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896|回复: 3
收起左侧

《特区文学》2012年第一期诗人联席阅读

[复制链接]
宋烈毅 发表于 2012-1-6 12: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面埋伏”推荐作品

诗人:杨典
诗作:《太平猴魁》
推荐人:朵渔

太平猴魁
杨典

春夜是一枚回形针
把我别在窗前

扫雪煮茶,剪灯初话
月光如一架订书机
把制度、门和我都订在一起

我像按图钉似的,把头按进风景里

胡兰成一红,就俗了
有些书需躲起来读

人老腿先老,宛如局部麻醉
生活即请君入瓮
无事且饮太平猴魁


“瓮中人”肖像
作者:宋烈毅

我们通过杨典的诗歌《太平猴魁》所看到的是一个“瓮中人”的肖像,人在瓮中,无法动弹,皆因为“生活即请君入瓮”。这个无法动弹的人被“春夜”这枚回形针“别在窗前”,被“月光”这架订书机连同“制度、门”一起“订在一起”,前者是一种享受和淡定,后者是一种无奈和困窘。但看样子,即便是面对“生活即请君入瓮”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诗人仍旧依耐了独饮一杯“太平猴魁”而能够在“瓮中”享受逍遥和自在。所以,作为一个“瓮中人”,他甘愿“躲起来”读“胡兰成”也不足为怪。实际上,在诗歌中,我们看到的是两个“瓮”,一个是生活本身形成的,另一个则是“瓮中人”自造的,重要的是自造的“瓮”,它是“瓮中人”的一个不受打扰的天地,在这样的一个天地里,茶汽氤氲,书香弥漫。

读杨典的《太平猴魁》,我们真的要感慨一杯茶的奇效,一切艰难的、沉重的、悲哀的,均由“无事且饮太平猴魁”变得轻了,更轻了,淡了,更淡了。从技巧来讲,我们在诗歌中享受到种种隐喻和反讽的乐趣,古意和现代感并存,长短句相间,只是偶感气息有些淤塞,不过这没关系,我们在和这个“瓮中人”作交谈后,不烦作“噫嘘兮”的嗟叹,或,也泡一杯清茶,像“按图钉似的”,把自己的头“按进风景里”。

这个“瓮中人”的形象还曾出现在杨典早先发表于《天涯》杂志上的长篇散文《虫天记》中,在这篇讲述作者在上海开琴馆的经历的散文中,他是这样描写这个不起眼的琴馆的:“那是一间不大的屋子,就在汾阳路大街上。每夜,窗外月照迷离,暮鸟息羽,整条街尽都昏暗下去了,惟琴馆内丝桐吐香,光辉如昼。”——瓮,在《虫天记》中转换成了这个大街上孤零的琴馆,虽自知在街头开琴馆到底是“一场空”,但这种“独自饮茶抚琴,不知不觉陷入坐忘之境”的惬意使得“瓮中人”获得了“大境界”,像蚕那样吐丝编茧,从而“升华和蜕变”。

在散文中,杨典说:蚕吐丝时,不可多看,看多即死。他还说:虫都有虫的渺小本能。……惟懂得渺小的人,才能进入伟大的境界。所以在诗歌《太平猴魁》中,这个懂得“渺小”的人大声地对我们呵斥道:“生活即请君入瓮/无事且饮太平猴魁。”在这样的棒喝中,我们每个人是否会幡然顿悟?




诗人推荐作品
宋烈毅推荐


诗人:田力
诗作:《这你知道》
推荐人:宋烈毅


这你知道
田力

依布朗是一条小狗,这你知道
依布朗一天一天长大
我睡觉的时候,它就
睡在我床下的棉拖鞋上面,我看书的
时候,这你知道,我看书就把书
弄得满地板都是
依布朗就随便选一本,枕在上面睡
依布朗总是睡觉
我不在家的时候,依布朗
睡不睡觉
我不知道。我这人有点神经质,走路喜欢
走直角,唉,这你知道
可你不知道的是,现在依布朗
也跟我学得走路不走弧线和圆圈


快意的饶舌
作者:宋烈毅

做过有轨电车售票员的辽宁诗人田力似乎有一种写作习惯,他似乎总是在一张纸片上随意地写上那么几句,若有自己满意的就誊写出来,贴到自己的博客上,让大家来读,分享他的随意写作之趣。这很有些像那个喜欢在各种纸条上写随笔感想的俄国作家洛扎洛夫。当然,我对于诗人田力的这种写作习惯是一种推测,这种推测是基于对田力诗歌的阅读和体会的结果。田力的很多诗歌给人感觉用笔很轻很淡,像简洁的钢笔画。

田力的这首《这你知道》,我们读了觉得里面好像什么东西也没有,诗歌“空无一物”,但读了之后又觉得内心有什么东西在划过,田力很显然与一些竭力想在诗歌中表达什么的诗人不同,他的叙述是懒洋洋的,随随便便的——当然是看似随随便便的,也可能他在写下“依布朗是一条小狗,这你知道”这个开头时并不知道如何将诗句进行下去,但慢慢地他找到了感觉,通过那个不断重复的喋喋不休的短语“这你知道”,他找到一首诗歌的叙述语调,而且还玩了一个小把戏,嗯,很聪明的小把戏。好看的是诗歌的后半部和结尾,所有的懒洋洋的感觉被一下子拎了起来,出现了诗歌叙述的一个“直角”,由“这你知道”转折到了自我揶揄“我不在家的时候,依布朗/睡不睡觉/我不知道。我这人有点神经质,走路喜欢/走直角”和荒谬的人狗关系的“可你不知道的是,现在依布朗/也跟我学得走路不走弧线和圆圈”。显然,诗人田力也深知这种懒洋洋的叙述必须在诗歌中找到一个停顿的“直角”,惯性的叙述必将导致阅读的厌倦。厌倦感在诗歌结尾猛然取消,获得一种欢欣的释然。这首短诗中,重复的“这你知道”和“我不知道”、“可你知道”是快意的饶舌,是不得不需要饶舌叙述的生活给予诗人的任务,是庸常的平淡阅读的一种遭遇。因此,在田力的看似“空无一物”的诗歌中,总有奇境出现。

想把一首小诗写得很干净而又有意味是不易的,而能够一反常态地写出与当下诗坛的流行趣味不同的小诗更为不易。在读这首《这你知道》时,我认为它还应该“饶舌”得更厉害些,把舌头狠狠地打上一个结,再慢慢解开。有没有这样一首“饶舌”的诗歌,当我们读完后会说:哦,这真要命,这真无可救药。有时,我们需要这种来自诗歌的冲击力,来刺激我们日渐麻木钝化的感觉。

呆呆 发表于 2012-1-8 21: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好诗。阅读总是快意的。
嗯嗯,我要把诗歌当做快意江湖的剑!~~~闯荡江湖,快意恩仇!~~
呆呆 发表于 2012-1-8 21: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杨典的那首。
为什么结尾,好像有点变味了呢?
林柳彬 发表于 2012-2-27 18: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平猴魁,饮?酒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23:00 , Processed in 0.82985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