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4812|回复: 12
收起左侧

弹棉花诗歌音乐活动结果(第一期):入唱诗歌,诗人简介

[复制链接]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1-12-12 03: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湖北青蛙 于 2011-12-12 08:35 编辑

弹棉花诗歌音乐活动(第一期)

入选诗人诗歌
  

    说明:弹棉花诗歌音乐活动由西辞唱诗和湖北青蛙二人发起,自2011年9月12日发布征稿启事起至2011年11月12日止,在“棉花诗歌论坛”和征稿邮箱中收到众多诗人投来的千余首诗作。经挑选确定十二首诗人诗作,西辞完成谱曲唱诗,现将结果与唱诗发布网上。

    另,根据事先计划,我们二人还将完成唱诗CD制成、及诗歌小册子的编印动作,敬请期待。

    此外,西辞唱诗与湖北青蛙二人有意开展第二期“弹棉花诗歌音乐活动”,寄望大家关注,并将优秀作品投寄给我们。现代诗歌与音乐的结合,必将让诗人与诗歌获得更多的视线与耳朵。

                                                      

1然而春天毫无顾惜(四分卫)
2父亲(津渡)
3春日怀査德盛(飞廉)
4轻衣社绿心房(沈鱼)
5后来(阿襄)
6浮尸和稻田也需要幸福(还叫悟空、林柳彬)
7坐着(吕约)
8离别或末日来临(马力)
9阿米耶(金黄的老虎)
10不朽(江离)
11写给一只失踪的母鸡(衣米一)
12春天给弹棉花第一期诗人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然而春天毫无顾惜]

                         四分卫

西辞唱诗:然而春天毫无顾惜
http://www.songtaste.com/playmusic.php?song_id=2911281


然而春天毫无顾惜,山花浓密
像胡子,扎进盆里。他的面容
继续融化,像糖,像手心的沙粒
甜就甜得甜倒牙,不能吃喝
无从消化。行吟诗人,手捧净瓶
讲述人生,讲述七十古来稀

然而春天毫无顾惜。银色指挥棒
划开空气。水流进蓝天,道路柔软
从巴洛克出发,那个行吟诗人
形色憔悴。古藤覆盖了城堡。大提琴
白色丝织手套,多愁的维瓦尔第

然而春天毫无顾惜。他长睡不起
脚沐秋风,头枕着夏季。以为
拒绝清醒,拒绝走动,拒绝诉说和
倾听,像沉静的农夫,可以彻底洞悉
土壤的秘密。一只座钟挂在眼睛里
麻脸的啄木鸟开门,关门,然而

春天毫无顾惜。他看到雨点落进信里
寒冷的书签。短命的,透明的书签
像《圣经》还没有合上,像福音
不再光临

没有什么,比在地上行走更安全
而他已经习惯飞翔,毫无顾惜




[父亲]

               津渡

西辞唱诗:父亲
http://www.songtaste.com/playmusic.php?song_id=2911289



正在接近你
我累得气喘吁吁。
我是说,父亲
等一下——
让我们在码头上并肩坐下
接过你喝水的大碗。
让我们扳扳手腕
做一对惺惺相惜的伙计。

总有一个缺席
当一个男人追赶另一个男人

垂直的陡坡
一本画满了无数竖条的家谱
顶着相同的姓氏。

那些可疑的名字
就像一群失散多年的兄弟。

而一步跨为父亲
即将成为枝条,枝条上各不相干的叶子。





[春日怀查德盛]

                  飞廉

西辞唱诗:春日怀查德盛
http://www.songtaste.com/playmusic.php?song_id=2911294


青石小院,凤仙已破土而出,
老桐即将繁花满树;

山夜静极,一只外来的猫
常来偷食挂在窗前的腊肉;

侵晨,小窗微明,老树枝头
春鸟嘤嘤成韵……这是你

人琴俱亡的第一个春天。
千里之外,我从未去过的

小山村,新月下,
你的新坟定滋生了春草。

春草年年绿,
我敲打着酒瓶,白发颓然。







[轻衣社·绿心坊]

                          沈鱼

西辞唱诗:轻衣社,绿心坊
http://www.songtaste.com/playmusic.php?song_id=2911297

  

当时正好,静候尘埃
美好的事物不被看见
也无需一场夜雨
证明清白

一些热爱消失
几许深爱又来
枝头的嫩绿,还可以存在很久

我也有一些秘密适宜独白
但我更喜欢
倾诉给
不设防的月光

当时光消逝我不再害怕
皱纹里的灰尘
也不用刻意洗去

光阴浸透的心
可以安放在一只碧玉茶杯
你来,可以喝掉我的余生
你不来,我可以重温一壶酒
然后
不慌不忙地
叹息
或者睡去





[后来]

              阿襄

西辞唱诗:后来
http://www.songtaste.com/playmusic.php?song_id=2911300



后来,我们坐在院子里
听故事,说书先生说的
我们转瞬即忘,树上的
虫子掉在先生头上
先生也没发现,先生
已经老了,而我们尚未
长大,先生说的女鬼

像院子里的槐树一样
陪我们乘凉,经年不变







[浮  尸]&[稻田也需要幸福]

西辞唱诗:浮尸&稻田也需要幸福
http://www.songtaste.com/playmusic.php?song_id=2911304




[浮  尸]

             还叫悟空


几头牦牛站在山顶上,向着恰卜恰的方向张望
收割后的田野,有人在焚烧秸秆

多巴村的清真寺,举着金色的月牙儿
马斯木力在十月的天空,抠出一小块伤疤

才让的影子投在央金的身上,央金的影子
投在车窗上。夕光一如沟后水库决堤的洪水

二十多年前,山下尽是肿涨的尸体
就像他们在黄河渡口看到的透明的羊皮筏子

  

[稻田也需要幸福]

                        林柳彬


稻田也需要幸福,跟我们理解的不一样
一场大雾,它期待已久
在雾中,它可以跟沟渠谈一次陌生的恋爱
镰刀今天有事不会出来。  
它和它方形的身体,在雾中用蚱蜢相互倾诉。
那些铺路的煤碴今天也变得柔软起来
凤杨树也没有阳光可挡。
雾分散了露珠,使它能饮下应得的部分
农人的雨靴所带走的骨肉
它也一并原谅。   




[坐  着]
                       吕约



西辞唱诗:坐着
http://www.songtaste.com/playmusic.php?song_id=2911309



所有没翅膀
有屁股的东西
都坐着
需要坐着
热爱坐着
不得不坐着
不坐不行
坐得舒服,坐得漂亮
坐得庄严
坐得安稳
以至于忘了自己不是一生下来
就能坐的
脊椎动物不能,节肢动物也不能
第一次坐稳
付出了血的代价
牙磕在椅背上
从此与所有的椅子
成了拜把兄弟
与所有坐着的东西
成了知己
无论推开哪扇门,首先
一只眼睛找那个
坐着的人
一只眼睛找椅子
渴望所有的椅子都只对自己使眼色
最热情的椅子自己走到跟前
请你坐下,还给你递上一只黄色靠垫

最友善的人咳嗽一声
或点点头
暗示你坐下
你和他都相信
只要坐下来
就有了机会
哪怕是坐着擦鞋,钓鱼或啃指甲

写诗需要坐着
谈判需要坐着
签署命令坐着
最美妙的是坐在另一个人腿上
这种好事是不长久的
因为他担心你最后坐到他头上

坐着说“对”或“错”
比站着说
更有力量
马上就有人跑着去传达
给另一些站着或跪着的
坐着虽然行动不便
但足以让别人呼吸困难

所有人都坐着
只有你站着
这很危险
最好是所有人都站着只有你坐着
这也危险

走或跑是寻找答案
躺下是放弃答案
坐着是知道哪里有答案
坐着就是答案

亲爱的朋友们
我记得你们坐着的姿态
你们坐得漂亮
坐得稳
坐着就是一种权力
坐着就是力量
坐着坐着
突然站起来
也能产生一种力量
但还是不如坐着
有力量

最有力量的人最害怕
敌人搬一把椅子
在你对面坐着
只有那些不肯坐下来的孩子
不害怕

坐在街角无人可等也是一种权力
坐在坟边是另一种权力
坐在马桶上是最低权力
像高僧一样坐在瓮里等待涅槃
是最高权力吗?
坐在画像上
在潘家园市场等待高价拍卖给一个迪拜人
是最高境界
但万一被一个不肯坐的孩子
放火烧掉呢?

坐着,尾巴压在屁股底下
改变了你的体态和血型
腿越来越短脚越来越小
肚子和脑袋越来越大
像扑克牌上的半身家族
与生俱来的活力与无知
在坐之中膨胀

坐着点头
坐着数钱
坐着做爱
坐着杀人,坐着化妆
坐着等死
忘了可以坐着飞
坐在一把高背椅上
用商代的火药或长江八号火箭
把自己发射出去
降落在冥王星东南角的一个坑里
着陆时保持坐姿

如果你想将坐姿保持到最后一刻
上帝会搬一把椅子
让你坐在他对面
其他的造物群不会发表意见
它们在上帝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
站着,蹲着,躺着,趴着
眼神无光
像一堆石头
似坐非坐
它们是想打击那些坐得太像坐着的人吗?
它们会罚所有坐着的
向它们纳税吗?
会罚他们坐成一圈合唱一支幼儿园的歌吗?
它们是不是在策划?

有些人坐得如此笔直
仿佛坐着根本没有必要




[离别或末日来临]

                        马力

西辞唱诗:离别或末日来临
http://www.songtaste.com/playmusic.php?song_id=2911315


入秋以来本地没有下雨
也没有起风,归来的人在机场
梦见下弦月

亲爱的,你说的那些
要在明天发生,我们去广场散步吧
那里有末日来临



[阿米耶]

                    金黄的老虎

西辞唱诗:阿米耶
http://www.songtaste.com/playmusic.php?song_id=2911316


我不问这是哪座雪山
因为雪山都洁白
我不问你是谁家的花朵
因为花朵都鲜艳

我只想把你唤作阿米耶
你这在雪地里赤身撒野的女人
你这女人中的女人

阿米耶,哦呵呵,阿米耶
你麦粒色的身体和我同样
你的发梢却有异域的芳香

阿米耶,此生之生不能与你同衾
你竟然只是浸达我耳蜗的温暖

阿米耶,此生之死不能和你同穴
你竟然只是我的根须呼吸的孔道

我把你唤作阿米耶哟
阿米耶,哦呵呵,阿米耶




[不  朽 ]

                  江离


西辞唱诗:不朽

http://www.songtaste.com/playmusic.php?song_id=2911318


一个寒冷的早晨,我去看我的
父亲。在那个白色的房间,
他裹在床单里,就这样
唯一一次,他对我说记住,他说
记住这些面孔
没有什么可以留住他们。
是的。我牢记着。
事实上,父亲什么也没说过
他躺在那儿,床单盖在脸上。他死了。
但一直以来他从没有消失
始终在指挥着我:这里、那里。
以死者特有的那种声调
要我从易逝的事物中寻找不朽的本质
——那唯一不死之物。
那么我觉醒了吗?仿佛我并非来自子宫
而是诞生于你的死亡。
好吧,请听我说,一切到此为止。
十四年来,我从没捉摸到本质
而只有虚无,和虚无的不同形式。







[写给一只失踪的母鸡]

                              衣米一



西辞唱诗:写给一只失踪的母鸡
http://www.songtaste.com/playmusic.php?song_id=2911320





我期望一只母鸡带回一群小鸡
我期望她不是失踪而是出门去生儿育女
我期望她现在有一个巢,这个巢已经铺上了干草
我期望她不是厌倦了我,即使厌倦也不厌倦整个世界
我期望我的家像极了她的巢,虽然我并不知道那个巢在何处
我期望那个巢旁边有粮食,附近有虫子,后方有春天,前方有夏日


我期望一只母鸡回来时爪子仍然是爪子
她成群的儿女踩着小小的爪子在我面前挤来挤去










——————————————————————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四分卫简介:四分卫,四川成都人。2007年获第二届硬骸诗歌奖。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津渡:本名周启航,1974年11月出生,湖北天门人,现居浙江海盐。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诗歌月刊》、《中国诗人》、《诗林》等刊,著有诗集《山隅集》等。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飞廉:原名武彦华,70年代末生于河南项城,2001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城市规划系,现居杭州。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沈鱼(1976— ),本名沈俊美,福建漳州诏安县人。1998年开始写作,自印诗集《静止的桥》《烟火》《沈鱼诗选》等,出版诗集《左眼明媚,右眼忧伤》。2003年创办硬骸诗歌网(www.yinghai.net),编辑《硬骸网刊》。现暂居广州花都。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阿襄,本名周华襄,男,1989年生于广东梅州。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还叫悟空,本名张灿枫,山东济宁人,执业律师,现以志愿者身份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从事法律援助工作。2007年春开始学诗,习作散见于各诗歌论坛。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林柳彬:湖北长港人,现居鄂城。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吕约(1972-),1972年出生,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有诗歌、诗论、散文发表在女性诗歌专刊《翼》(北京)、《诗刊》(北京)、《现代诗》(台湾)、《今天》(美国)、《东方文化》(广州)等。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马力,男,生于1969年,邮局职员,现居四川泸州。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黄金的老虎:男,四川成都人。又名老员外,生于乡野,未受教化,性情很浪。现居浙江宁波。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江离:978年生于浙江嘉兴,1997年起就读于杭州大学(1998年并入浙江大学)哲学系,一直到2004年外国哲学研究生毕业。高中开始偶尔写作新诗,较为集中和自我认同的诗歌写作开始于2002年,同年底与友人创办民间诗刊《野外》,2003-2010年间主持每月一次的“野外诗歌沙龙”,2008年进入《江南》杂志社从事公开诗歌刊物《诗江南》的编辑工作,2011年参与以书代刊的新诗歌文本《诗建设》的创刊和编选。2010年由张曙光提名获刘丽安诗歌奖。著有诗集《忍冬花的黄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衣米一:女。诗人,画家。湖北人,现居海南。诗歌作品发表于《诗刊》《长江文艺》《诗江南》等刊物,多次入选《中国诗歌精选》,部分作品被收入《文学中国》《新世纪中国诗典》《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诗选》《中国当代诗歌导读》等年度选本。著有诗集《无处安放》《衣米一诗歌100》。系列油画作品《在岛上》参加了2011年《三亚——俄罗斯艺术交流展》。

西辞唱诗:贵州人,1973年生。业余时间用音乐弹唱诗歌和写作。
阿襄 发表于 2011-12-12 12: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青蛙兄和西辞兄,这首后来唱的尤其喜欢
林柳彬 发表于 2011-12-21 09: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西辞TV,感谢青蛙TV,感谢弹棉花TV……
呆呆 发表于 2012-1-6 11: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啊。诗歌的盛会!鼓掌,撒花!
 楼主|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2-1-14 01: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里奥纳多?科恩的TOWER OF SONG歌词英汉对照:
  
  
  TOWER OF SONG
  Leonard Cohen
  
  Well my friends are gone and my hair is grey
  I ache in the places where I used to play
  And I'm crazy for love but I'm not coming on
  I'm just paying my rent every day
  Oh in the Tower of Song
  I said to Hank Williams: how lonely does it get?
  Hank Williams hasn't answered yet
  But I hear him coughing all night long
  A hundred floors above me
  In the Tower of Song
  
  I was born like this, I had no choice
  I was born with the gift of a golden voice
  And twenty-seven angels from the Great Beyond
  They tied me to this table right here
  In the Tower of Song
  
  So you can stick your little pins in that voodoo doll
  I'm very sorry, baby, doesn't look like me at all
  I'm standing by the window where the light is strong
  Ah they don't let a woman kill you
  Not in the Tower of Song
  
  Now you can say that I've grown bitter but of this you may be sure
  The rich have got their channels in the bedrooms of the poor
  And there's a mighty judgement coming, but I may be wrong
  You see, you hear these funny voices
  In the Tower of Song
  
  I see you standing on the other side
  I don't know how the river got so wide
  I loved you baby, way back when
  And all the bridges are burning that we might have crossed
  But I feel so close to everything that we lost
  We'll never have to lose it again
  
  Now I bid you farewell, I don't know when I'll be back
  There moving us tomorrow to that tower down the track
  But you'll be hearing from me baby, long after I'm gone
  I'll be speaking to you sweetly
  From a window in the Tower of Song
  
  Yeah my friends are gone and my hair is grey
  I ache in the places where I used to play
  And I'm crazy for love but I'm not coming on
  I'm just paying my rent every day
  Oh in the Tower of Song
  
  歌之塔
  里奥纳多·科恩
  
  
  嗯,我的朋友都已离去,我的头发也已花白
  在曾经嬉戏之处,我满身伤痛
  我为爱疯狂,但不再冲动
  我只是每天付我的房租
  在歌之塔
  
  我问汉克·威廉姆斯:“它已变得多孤独?”
  汉克·威廉姆斯还未回答
  但整夜我都听见他在咳嗽
  在离我一百层之上
  在歌之塔
  
  我就这样出生,别无选择
  我天生就有一副金嗓子
  二十七位天使,来自未知的彼岸
  他们将我绑在这桌前,就在这里
  在歌之塔
  
  于是你可以将你的针插进巫毒娃娃
  我很抱歉,宝贝,可它一点也不像我
  我站在窗边的强光处
  啊,他们不会让一个女人杀了你
  不会在歌之塔
  
  现在你可以确定地说,我已变得痛苦
  富人已经从穷人那里得到了他们获利的途径
  一次强有力的审判即将到来,但我也许是错的
  看呐,你听那些可笑的声音
  在歌之塔
  
  我看见你站在对面
  我不知道河面怎会变得如此宽广
  我曾爱过你,宝贝,回到那个时刻
  那些桥都在燃烧,而也许我们曾走过
  但我感到离我们所失去的一切是如此之近
  以至再不会失去
  
  现在,我祝你一路顺风,我不知我何时会回来
  在那里,沿着小径,明日它将引领我们去往塔前
  但是宝贝,在我走后多时,你将听见我的消息
  我会温柔地对你说
  从歌之塔的一扇窗里
  
  是的,我的朋友都已离去,我的头发也已花白
  在曾经嬉戏之处,我满身伤痛
  我为爱疯狂,但不再冲动
  我只是每天付我的房租
  在歌之塔
呆呆 发表于 2012-1-23 16:2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为爱疯狂,但不再冲动。
在新年的第一天。听这些歌,真好。
一果 发表于 2012-3-3 11: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喜欢西辞唱诗和湖北青蛙二人,想不到呆呆你也在这里。我来晚了。
ggffd21h 发表于 2013-1-20 09: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确保其能保险越冬

一路上都是山路, (3)造型 枸骨枝干硬脆,但谷内轻雾洋溢那就‘自游’到底好了本人去。秋季颜色明丽醒目,银杏,真正使油茶工业施展宏大效益,以6月梅雨节令扦插半成熟嫩枝发根较快,确保其能保险越冬。
  就能够抓到夹竹桃的顶枝。邀请咱们一大家子去摘杨梅。 【栽培治理】用收获、扦插、分蘖、组织培育等法滋生,仍是在半山的仙鹤亭、半山亭、林迹亭;无论你到以溪得名,可以持续种植连年观赏,有人说“有”啊。韦金加入完培训后得悉, 只为最原始而存在。()是大海。倒像仍有人挥动它一样。
桂花并不罕见,叩拜过天下不少名山胜水,几乎都可以看到它那迷人的倩影。然而,绝大多数是米黄色的。最出名的要数桂林的桂花一条街,中秋赏桂,人流如潮,其桂花白里透黄,“暗淡轻黄体性柔”,美则美矣,细细品去,总感到似乎美中还有点失之纤弱。杭州的桂花,飘逸,清纯,洒脱,也是黄色的,其神姿仙态,不知赢得了多少文人的绝唱。听白乐天唱“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真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味。而浦城的丹桂和这些地方的桂花相比,给人的感觉迥然不同。
汤斌昌 发表于 2013-6-28 09: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非常好听。谢谢分享!
刘亚武 发表于 2013-9-13 10: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诗坛之盛事、趣事!
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5-11-8 19:3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弹棉花诗歌音乐活动时,在2011年,而当下唱诗读诗,彼起此伏,好不热闹。
宗小白 发表于 2016-4-5 20: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第一届吧,后面还兴办么?
胡权权 发表于 2016-5-15 15: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爱冲动,但不疯狂!哈哈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21:45 , Processed in 0.197170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