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8953|回复: 6
收起左侧

柿子

[复制链接]
陈均 发表于 2011-11-3 21:2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院子里的穷人,
不多不少(无猫无狗棒球帽)。
月亮游走时,
柿子是暗的。
一名农妇蹲在墙头,
屋外有细马啾啾。
这时代太冷清了,
醉颜看枝头灯红。
枯、虫、败、冬,
生、老、病、苟。
白雪之上的偷盗者哟,
你是雅债一枚。
另一个世界,只有
黄鸟、黄果;黄泉。
城堡里的客人,
隔三差五索柿忙,未晓为何?
想起“夫妻肺片”,川菜馆的
一味小菜,在深秋,亦未晓为何?
书生当官、观戏、饮汤,
回寓所后作《游居柿录》。
窗台上一堆冷柿,
楼梯间亦用方盒满溢。
“莫听穿林打叶声”,
只闻闲来剥柿皮,颇淋漓也。
昔时写鹊来讨柿,
彼已茫茫不知归处。
我亦说“食柿大是美意,
然观柿更慰寥落之怀也。”
强者每喜夺之,
若风雨飘零者。
(又如牛嚼牡丹)
单位窗外的柿子成列,
然只许看不许摘,违者罚款。
入世间即得柿,
出世间法即难觅矣。
我取下柿叶来写一首诗,
然后埋在地里,三秋不朽。
深夜,有谁感叹如贾岛?
立于地者,(一椿、二柿)数树而已。
背着微光,身藏叶丛,
看到一个美好的人,踉跄的人。
不瞒众人说,今日我
乃发现我陷于柿子的温暖里。
糖,弃绝之。蜂,给你
一个梦:午后。暑中。一盏清酒。
高楼上数人,愈见其小。
冷斋里寻书,更得红尘之哀也。
                     111103

哑石 发表于 2011-11-4 08: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樊雨潺 发表于 2011-11-4 08: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跟读。
入世还是出世,真是一个两难选择。
如何在二者间保持一种必要的张力,更难。

 楼主| 陈均 发表于 2011-11-4 12: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哑石兄读!雨潺君悟!
再来一个:
桔子
路上。霜浓。风紧。纤手。
桔子皮也可能是火山灰。
身居橘子洲畔,每忆涕泪彷徨。
那年你从家乡携来一柚,
众人分而食之,笑语犹在。
(此亦吾第一次闻柚也。)
饭后食桔一枚,便觉
此日可度也。诚然。
妈妈闲言:在家时,于三楼
晾衣,俯首见青橘累累,
遂顺手摘而食之。(又,
居京半载,恐枯死矣。唉。)
我终于说到了这个不愿提及的字。
桔子国里,南窗之下,有魂灵寄焉。
某冬,剥桔甚多,二指俱黄也,
有若灿烂千阳(又如鸦片鬼哭)。
越一冬,购单位所配福建橘
一箱,甜甚,然食久亦寡味也。
偶而全家共食冰糖桔,有杯酒
话桑麻,笑语盈平生之意。
桔可分,可入药,但易生火,
犹胜于桃也。(“二桃杀三士”)
柚则有此好,却无此弊,且圆大
如气球,近日宜置之。
“吴盐凝雪”,哪及“晚来风急”,
屋中人有笑、有哀、亦有大感概矣。
又,机杼声、电脑音,千载以下,
室内风景悠悠。
(且奉一片“半月”桔瓣,可好?)
往事不可胜数,当日把酒论天下者,
已有黄泉之客寥寥矣。
橘子醺红,依旧读《庄子》
《五灯会元》以遣怀。金风起细雾。
美成、梦窗之悲,我如今
又添上一层也。然帽犹歪,夜正黄。
                         111104

明迪 发表于 2011-11-4 20: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赞这两首,期待下一枚水果~

樊雨潺 发表于 2011-11-5 11: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桔子是我一直喜欢的水果,昨天刚好一口气剥了四个,突然萌生了写《桔赋》的念头,但笔力不逮只能中途作罢,今天就看到陈君此诗,真有点心生嫉妒恨恨之感。醉读。呵呵。

樊雨潺 发表于 2011-11-5 11: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何日陈兄再来一首《桔赋》?期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10:32 , Processed in 0.249020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