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511|回复: 1
收起左侧

[诗歌作品] [靠近视野]吴银兰诗歌36首

[复制链接]
靠近诗刊 发表于 2011-9-3 10: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bb92580x91ea1c55390d&690.jpg

吴银兰诗歌36首


简介:吴银兰,女,1984年12月生于福建省惠安县。现居厦门。有诗、随笔等入选各种刊物与各民刊和选本。曾被评为《诗选刊》2007年最为活跃的20位青年诗人之一。






《爱人》



轻叩你的额头,

即使零距离,

冷躲进火里。

即使睡去,

疼,也会忽然醒来。





《旧事》



在这里,

我消耗了年华

动用了青春



该怎么把你想起

那些不见天日

的明媚,被

天空的眼泪陨碎



当往事被重新拾起,

我站在这里,

重新疼了一次。

旧时的湖里,

鱼儿枕着莲

莲睡在水中

我,醒在梦里。



《现状》



太阳忘了起床

宝贝在熟睡

丈夫沦为旧爱

我在椅子盘腿而坐



我是幸福的人,

听着悲戚的英文歌

情绪相互抗衡

内容难详



《大房子,小房子》



宝贝,爱你就借出我的子宫

让你入住十月。

妈妈是你的小房子,

即使是黑暗的,

用我的血液就能令你成长



爱你就借出我的产道,

让你撕扯,给你挣脱

爱你就借出我的疼,

为你敞开光明大道。



人世间是个大房子。

这里有妈妈无法给予的

宝贝,这里有爸爸。



爱你就给你乳汁,

给你臂弯当枕头

给你体温当棉被。



宝贝,爱你就给你我的青春

使你慢慢长大,妈妈却逐渐老去



《我和你》



夜被洗得很黑,

我们打着赤脚,走在水泥路上

就这么走了两个来回,

雨水悄悄地漫到了脚趾。



我们把伞压得很低

听雨水和伞,互诉衷肠。



《风铃在传说》



风铃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那里有女子,有微风

那里有歌声。

记忆被拴在远处

飞不高

下不来。



《鼓浪屿》



在鼓浪屿,花只愿意开放一半,

心事一半,幸福各一半,

另一半诗歌,

将为我遮藏落泪的细节。



在鼓浪屿,忧伤必会有的,

忧伤来自美:

琴弦低泣,花影婉约,人影碎。



在鼓浪屿,我们一步一个城,

走着走着,便环游了世界。



我想,在这之前,

鼓浪屿是颗小小的种子,

无意从母亲的子宫遗落



再后来,它便有了母亲的模样,

慈祥、温顺,苍老,并年轻着。



《慢下来》





慢下来,眼泪慢下来,  

刀尖划破伤口的速度慢下来,

用慢下来的时间尝出疼的味道。



慢下来,秋天慢下来,

11月的风慢下来,

和我一起低头想象荼靡负伤。



请慢下来,慢下来,

颤抖的诗行慢下来,让我

一字一个顿挫的记下一段盲文,

它们字体纤瘦。





《模仿》



我喜欢你,不说出来

对着镜子

学着你走路的样子,

说话的语气,和扮鬼脸

学着你,

假装对于我的表白,

一脸不屑的模样。



《慢下来》



慢下来,眼泪慢下来,

刀尖划破伤口的速度慢下来,

用慢下来的时间尝出疼的味道。



慢下来,秋天慢下来,

11月的风慢下来,

和我一起低头想象荼靡负伤。



请慢下来,慢下来,

颤抖的诗行慢下来,让我

一字一个顿挫的记下一段盲文,

它们字体纤瘦。



《比方说》



比方说,我死了,

我的亲人,应该要帮我穿上白色的衣服

白色不是为了代表死亡,白色代表圣洁。

让我干净的来,干净的走。

这世界将少了一个忧郁的人,一个病人。

爱我的人为我哭泣,恨我的人拍手叫好。

对于一个死人来说,爱与恨,都已不重要。



比方说我死了,

美丽的鸽子,一定得从我遗体上掠过,

我就可以和平地离开,这是最后的夙愿。

我的最后一滴眼泪,会让荒园开出花来。

马蹄声一定要宁静下来,听风声在歌唱。

海浪一定要停止波澜,

听我讲最后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



比方说我死了,

我不会把身上的各个器官捐献,

我没有这么伟大,我还要留住美。

留住眼睛,来看这个没有我存在的世界。

留住耳朵,听地下蚯蚓与蚂蚁的脚步声,

留住皮肤,感触大地与河流的温度。

留下一颗停止跳动的心脏,感受死。



你们不要担心,我只是,打个比方。



《我们如此而已》



选择单飞,再各自寻找,

选择在一个路口相遇,

简单的牵手,没有说话

没有把想念说出来

做为一颗内心的种子,它的初期,

只管发芽,不负责吐



《桃花女》



桃花谷里,哥哥

抚琴我吟诗

偶尔舞剑对弈抽刀断水

小桥之下,对影成双

俩不提江湖旧事。

江湖传言,桃花谷内桃花女

以桃花夺人命,

尔不犯我,我不犯人



《棉花糖》



一些小小的糖颗粒,

在不被允许的时间里,

被扩大成幸福面积

它们有了新的名字,叫棉花糖



无意间有了轻盈的翅膀

翅膀不被用来飞翔,

而是加倍的讨好舌尖,

或用来展示某些美好



这个充斥着雨水的午后,

棉花糖,流着甜味的泪。



《竹为誓》



金榜公园的这个角落里,

雨水变得更加缠绵,

且富有诗意。一些飞虫

因承载太多誓言而飞得更低



天涯海角只需走完五步:

一步是,秋天因果实而泛黄

两步是,桃花红了梨花开

三步是,每对情侣都有我们的影子

四步后,倦鸟都已如愿归巢



第五步,在最后的一片竹林

竹梗上,我们一起

受过很多伤,刻下疼痛。

一起留下忽明忽暗的爱,

刻下蜂蜜。

一起立下地老天荒

把最相爱的瞬间,用琥珀包裹。

是的,我们的爱。竹为证。



《仪式》



看到曙光,那是后来的事了。

我们经历了寒冷、晦阴和第三空间

习惯了枷锁、镣铐和自我安慰。

不如醒着,不如隔岸观火

看那熊熊大火烧到失去颜色

这是一场,多么盛大的告别仪式。



《在此之前》



在此之前,我只是忘了奔跑

有蜗牛的触角及温柔

怕受伤或一夜长大

怕天太蓝,那是地球以外的血液

只可想象,不可触及。



《一个人》



这样的夜晚,

我喜欢打开电视和电脑

打开音乐,没有声音

它们不被使用,却不能停歇



《对比》



开始是凌乱的

后来整洁得有些不可思议。

如果是幸福的,

甚至是不被看见的

好比,一个人憔悴

镜子照出某些疼。



《如此想象》



几乎是可以这样的:

我们打闹,不修边幅。

生娃娃,你当妈妈我当爸。

养猫、养狗,养鸡鸭

偶尔养乞丐

你嫌我笨,一聪明就不喜欢。



或者,我叫你乖儿子

你喊我好闺女。



又或许,我们言语极少

只是坐拥夕阳,感觉生活无限好。



《半个情人的情人节》



SM、乌石埔

薛岭刚到。一步一步,

不能走得太快。



我的半个小情人,

这时我想再多走一些弯路

不能让幸福,

一下子到达终点站



就像心里堆满了笑意

却看着一些单身的人

想笑又不忍笑出口。





《幸灾乐祸》



那个从公车上消失的人,

再没有出现。

他爱去哪儿就去哪儿

他爱抽烟,爱玩女人,

他爱谁谁,

直到把爱用尽,

心空如洗。

我的笑容啊

便如那山丹丹开花哟

红艳艳。





《洗头记》



它们做了一次

没有章节的游戏。

彼此亲吻,打闹,

一起受过很多伤。



我是说,

它们有时候还来不及黑

便黄了,或是黑黄相接。

或是不得已就直了,

不得已便弯曲了身体。



后来,

它们像些安静的小姑娘,

忧忧郁郁地躺着,

很美,但不言语。





《在医院》



同学病了,

电话病了,

公车病了,

左手病了,

一楼和二楼病了

我的眼睛也病了,

看到的一切都有病的模样。

做B超的医生也病了。



这个医院装满了病人,

这个世界装满了病人,

好大的病房,

从这里到外星。





《不可一世》



至少你是多情的,

今天爱西施,明天爱貂蝉。

至少你貌潘安似伯虎。

至少你还有三二十年青春可供挥霍

甚至万千河山任你踩踏,

想走高原就走高原,愿走沙漠就走沙漠

天空是你的,大海也是你的。



至少你是诸葛亮,就没人敢当周逾

你开了,别人就不敢绽放。

至少你说你自己是青蛙,就没人敢称王子

甚至,树上的叶子,秋天到了,

你让它不掉,它就得乖乖地挂在树上。



至少,你是王,你是帝

你愿意爱,就可以轰轰烈烈地爱。

甚至,你愿意死,阎王爷也万万不敢阻挠。



《如果我是潘金莲》



你有这样那样的缺点:

抽烟、酗酒,说粗话,

吃面叭叽作响,双腿习惯性抖动。

笑声如炮鼾声如雷。

爱吹牛,建牧场,

牛不吃草却只只肥膘。



你不高大,且面容黝黑。黑暗处,

更只见得你的两排月牙似的白牙齿。

衣衫褴褛步伐微醉。



夜夜里,你在我的左边,

用你的胸大肌,让我落枕而眠

说肉麻的情话。



仅此而已,我将爱你如命。





《请允许》



允许我看一部小说,从结局看到开头

允许我把酒观月,越饮越清醒,

甚至允许我错入你满是带水的眼眸中

允许我即使明知会淹死,都义无反顾。





《如果我爱你》



如果我爱你,我是一只狐狸,

流多情而无味的泪。

用我缠绵的身段,

去配合你的三言两拍。



如果我爱你,你不张开嘴,

不把完美的歌声给我,

不把肥厚的肉瞄准我,如果我爱你,

你不在我的设计以内,



那么,想我一帘残梦落尽,

好比那孤鸟落单而飞。



《只写两首》



今天的诗,我只想写两首,

一首满是孤单,一首满是寂寞。

它们脉络清晰,长短不一。



《相思雨》



风动珠帘,窗外的

雨天是你的。

一个人说话,听木星

尝一杯杯苦相思拌冰糖

等待新欢成为旧事。







《情哥哥》



几多相思几多愁,

梦里的哥哥叫旭飞。



哥哥两袖清风眼含湖水,

一身剑气半点忧伤。



哥哥呀哥哥,妹妹愿意

为你秋日煎茶寒夜煮酒。

在很深的夜里,

和你促膝长谈人间烟火。



《疗伤》



有时我会紧闭门窗,

不开风扇,吃辣椒,

流多多的汗

感觉某些情感渐渐流失,

身体变得越来越轻,

你便离我越来越远。



《细节》



肯定有些细节被我无意忽略,

像你来过的足音,日渐单薄。



想像你的样子,从黄昏到日落,

越想越相思,越想越愁绪。



想像你菱角分明,眼神空洞,

一丝微笑,瞬间从嘴角逃离。



《唯一的亲人》



那些年,我想陪你哭,陪你笑

陪你掉牙天荒和地老。

携手两步看一眼江山。

我们走得太远太远,不曾回头。

最寂寥不过尘世间,你是我唯一的亲人。



《暂时不爱你》



那年,轻纱滑落之时,

彼此的爱已变得越来越轻盈。

黄昏温暖大地,伤口温暖我。

寂寞就像午后那条长长的影子,

走得越远,越显越荒凉。



镜子面前,我唇含笑,蝴蝶泪,

越是明媚,越感伤寒。



后来,爱像烟灰,掉了一截,又一截。

在世纪末荒芜之时,请不要把我带走,

让我站在原地,好好的练习,暂时不爱你!





附随笔:





《内心的小宇宙》



结婚前我是十分喜欢小孩的,非常把握将来能做一个好母亲。因为先生是长子,结婚时,我年纪也不小了,所以并不排斥马上要小孩。

结婚的第二个月,便被一枚测孕棒告知我们要当父母的好消息。于是我开始疯狂的想象孩子的性别、模样、等等N种可能性。杰南虽然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家伙有着些许的好奇心,但他的期待程度远没有我的高。对他而言,也许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恋爱了必然要结婚,结婚后就一定会生子。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当我与宝宝同时被推出产房时,蜂拥而至在我身边的除了我的父母,就是杰南。那时我很欣慰,孩子的到来并没有夺去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转入病房后,他才近距离地看着儿子,那天他靠着小床边,歪着头看着宝宝,连呼吸也开始变得小心翼翼,生怕用大了力气,就会把蒲公英吹飞掉。从他的眼神,便可以看得出一些无以言状的东西,那分明是感动与慈爱。

虽然刚生出来的宝宝丑丑的,出生时,头又被挤得长长的,那小模样实在是不敢恭维。但他却每天不厌其烦的转在小床边,一会儿夸头发长得好看,一会儿说眼睛大,一会儿说鼻子高。宝宝出生第三天去游泳,他陪在他身边,跟他说很多很多话,微笑从来没有离开过脸庞。在我眼里,有点小酷的他变成了慈祥的父亲。我想,这就是血溶于水的爱,不需培养,无需酝酿,它是一件多么自然而然的事情。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宝宝会笑了,宝宝湿疹了,宝宝指甲长了,宝宝会吃手指头了,会坐了,会爬了,出牙了,会吃粗粮了,生病了,会叫爸爸妈妈了,会走了,甚至是会发小脾气了,每一丁点的小事,无一不牵动着我们的心。

杰南像一个超级奶爸,学会了给宝宝洗澡,修指甲,换尿布,甚至是剪头发。他开始梦想着儿子将来长大能陪他一起打篮球一起把妹,幻想着儿子有一天帅成万人迷,吴尊第二。早晨起来他便开始烧开水冲奶粉,若是没有泡奶粉就带他到楼下买早点。一大清早宝宝就会拿着馒头边啃边溜达,走到房里就拿着馒头硬往睡梦里我的嘴巴里塞。这父子俩一大清早吵得人不得安睡,大呼小叫。一会儿躲猫猫,一会儿骑大马。

每次上班,宝宝都要亲自把他送到门口,再由我强行着把他抱回房间。杰南经常被他哭得眼里满是不舍。有几次甚至是带着他出门办事的。把他绑在副驾上,便带着他驱车去岛外。当他们凯旋归来时,我已是一觉睡到自然醒,把家里的卫生也打扫妥当了。

只要杰南一下班,门铃刚响,宝宝就开始兴奋起来,因为他知道爸爸回来了。在门打开的第一刻,他就会笑着一头扎进爸爸的怀抱里。每当看到他们父子情深的那一幕,我心里就那个羡慕嫉妒恨。我怀他十月不说,生他的产痛可以忘,断奶后胸部缩水也可以不计较,甚至为了他放弃所有个人自由也可以不计较,这一年多年,我没有一个晚上能睡上安稳觉,三分五分就要醒来看宝宝是否盖好被子。导致生物钟紊乱,隔一会儿就会条件反射自然醒过一次。爷俩每天玩得险些把房子拆了,我就得跟在屁股后面小心收拾。中午吃饭最崩溃,他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总算是把一口饭塞到他嘴里了,他却“噗”的一下把整口饭喷到地板上,我还得大耐着性子收拾干净。(不是不舍得打他,爷爷奶奶不在再收拾你)

母亲为孩子做这些向来是不奢求有回报的。但当我看到他们这番父子情深的动人情景,我便会醋意大发。有几次甚至是对杰南严重声讨过的,并让他衡量好老婆与“第三者”的关系,他则是一脸莫名气愤又哭笑不得的表情。有时我却想,男人的心里我不懂,我不如好好享受难得的个人世界先。

傍晚的时候,杰南就带他去楼下玩,每次下去之前做准备工作,小家伙便已是兴奋不已了,具体玩什么我是不必知道的。我只顾在家里摆弄家具,看电视或者上网。回来时儿子脸上永远是挂着满足的笑意。

在他看来,妈妈可能是枯燥无味的。她只喜欢呆在家里看书,上网,扫卫生。就说卫生吧,一天要打扫两三次,吃馒头不许人把馒头屑掉地上,玩玩具不许人把玩具到处丢,丢个纸屑在垃圾桶里是立马要把垃圾桶移进桌子底下的,妈妈不让玩风扇,不让我拿他柜子上的书,不许我去阳台玩,更不许玩马桶。在家里,似乎只有一个地方能去,那就是药箱子,抽屉也是不被允许随意翻动的。妈妈是个洁癖精,小气鬼,唠叨婆。

有时我也会自我反省,很多地方我确实做得不尽人意。我讨厌脏孩子,不喜欢他到处乱摸,再把脏手放嘴里吸得唧唧响。看到这些我就会发火,一发火就会鬼使神差地打他,看到他哭泣的样子又会犯溅地去抱他哄他不哭。

教育是门大学问,或许我这个妈当得很逊色,但我却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去爱的,哪怕仅存一点小小的力气,我都要竭力释放。

很多人都认为我这个曾经的诗人因为丈夫孩子停止了诗歌,因为结婚生子而辞去工作,一心一意大在家相夫教子,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煮妇。有些人觉得这是一种耽误,也是一种损失。或许我确实丢失了诗人的那份敏感,写不出厚有力的诗篇。但这些日子却是我一生当中最安逸满足幸福的时光。当我和孩子逐一的在杰南肚脐眼上吹泡泡时,儿子乐得咯咯笑;当我们一家三口散步在任何一条小路上,那股幸福的感觉就好似一头冲动的小鹿就要从胸口蹦出来。当儿子终于安详的睡着了,听到爸爸妈妈说笑的声音却又不禁在梦里笑出声来,在那样的时刻里,所有的贫穷与困难便会顷刻间化为乌有。此时此刻,该名煮妇,就算是笑得眼角起了皱纹,也该是一幅最美好的画面。





《阿游正传》



阿游是村里的一大青年,平时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跟着村里的狗到处溜达,两手插着裤兜,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颇有电视连续剧里王保长的德行。只差脸上没长麻子,那笑容倒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阿游小时候并不是家喻户晓的,成年了以后,一些阿游特有的特征就慢慢地显现了出来。起初是爱占女人便宜,趁与女人搭讪的时候偷瞄女人的胸部。对此女人们并不十分计较,都说让他看得到吃不到,谗死他。

八十年代那会儿,BP机还是个新鲜物,阿游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得意的不行,给自己发了不少BP信息,在众人面前显出一副极其忙碌的样子,说:“我去回个电话”,样子十分了得。后来有钱人又流行起手机来,阿游更是繁忙无比了,常常拿着没有任何信号的手机乱按一通,对着空气大声地说:“好,好,好,我马上到”,便消失在人群当中。

再后来,我们都长大了,已不再爱看阿游的笑话。大家各忙各的,渐渐地,也忘了有阿游这么一号人物。很多很多年过去了,人们又开始重新议论起阿游来,这时候我们才又回忆起有这么一个人。议论的内容是阿游结婚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原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可到了阿游这里,就成了新鲜事了。有人竟开始怀疑阿游结了婚以后到底懂不懂得房事,事实证明,阿游是懂的,因为过了些时日,又听说阿游当了爸爸,众人又是一阵哗然,好象阿游拥有这些能力都是上天另外恩赐予他的。

最后一次听人家讲起阿游是前两年,那位村民气愤地说,他们在家里打麻将,阿游打电话报了110把他们抓了。起初110值班的是不愿意理睬他的,无奈阿游执著的很,搁几分钟就打一个,打得值班人员烦躁万分,不得已才把几个打麻将的村民抓了去才算了事。这是我所有听过阿游做过最英勇的事情了。  







叶来 发表于 2011-9-16 16: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房子,小房子》

生命的体验之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23:35 , Processed in 0.214100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