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599|回复: 1
收起左侧

[诗歌作品] [靠近视野]蓝冰丫头诗歌30首

[复制链接]
靠近诗刊 发表于 2011-7-24 23: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叶来 于 2011-8-3 17:14 编辑

6bb92580x91e9c627af94&690.jpg

蓝冰丫头诗歌30首


简介:蓝冰丫头,真名罗薇薇。女,1991年出生。



宵夜



今夕何夕
今夕在铜锣湾吃一盘炒河粉
肠粉,老广州的味道
姐妹们坐过来
这样的日子不常有
风继续吹,只为今晚乌有的月亮
一到秋天就想唱骊歌
好世界啊,我们醉熏熏的跳舞
每一个投影迎着秋风吹
笑呵,到窗外看新开的紫荆花
不要依靠谁,我们所能做的
不过是在青春年少时过的高兴些罢了
喝酒吧,说什么九月啊



一路平安


今朝模仿伟人倒背双手上月台
从艳阳天和清风倒影来看,天下仿佛就是我的
山河上的冬菊花完好,国家装满粮食和火车
上月台,容我细察子民们
匆匆赴家的急切,我被你们大包小包挽手相牵所感动
祖国的暖阳照着你们归乡的步伐
我爱花朵一样爱你们,一群生活的迁徙者
我希望我是王给你们一生幸福的麻烦



归心


活着形同在线
死去只是一个小小的故障
大风落在地上无人打扰,梧桐树上的叶子有些远
一生只剩下仿佛,每个人心里藏着一块铁走向百花堂
一年快如落山的烧饼,很无聊
一年犯了春困和伤心感冒,很多人拜拜
一年全球气候变暖引起人民的争吵
争吵,烦扰,流水终结到蓝里,行人匆忙接近心中的核
我努力上进只想得到一张回去的票
就是那么难,天气时好时坏
往年成为一方旧址,过年的人请走斑马线
谢谢合作,挥手再见




什么歌


什么时候遗恨,把冬日比做一个出口
这样下去有什么什么滴孤傲之感
想要独立出来
可又不能当什么样滴皇帝
步步尖锥那般生痛,翅膀张开成什么
被寒风缓缓吹开激动得像什么
浓霜撩人悱恻,偏偏又
下在了什么地方
感冒加重时脱口说出前朝的什么人
雪花急急惴惴
落地声从什么国传来,兄台
与奴婢寻得一些什么雪来掩埋
三尺庭院的什么之冷



去流浪


去一个平稳的叙述里交出所有的黄叶
从此不着急,一意去远方
遇见凉亭又拜别凉亭,不再有很多亲戚
没有家。瘦小的身子藏在衣摆里
去黄河里拜见祖国,席地坐下,面向东方
静心接纳初生的红太阳
世界共和,美好,一百亩棉花地升起来
一千朵忘忧草都是我的过去
让一只手抚琴,弹出春天,醉里挑灯跳街舞
去愿景里追逐,仰泳
去干净的水里洗去满身尘土
让往事不再激动我,心里慢慢踏实
修正脾气,与人细细交谈
不梳头,不插艾草和玫瑰,不发表
任何见解,从此,对生活放心
爱上许多人,爱上静坐,独舞,和流浪




春心旌荡


话已不多,光线好白呀
流水退回到曲线图,一位少年在约定的大礼堂撕一札信
十个窗子露出了十簇星星花
开得好谦虚
我不在你那里绕手指,我在清风里把身子藏起来
表情落寞,如小霜
如春天里怯场的那一朵单亲花,在窗外的墙根下
轻轻地颤栗着



想起青竹


那些年,青竹在寂寞堂口摇动
一些青竹被下山风
吹倒,露出匍匐倒地的雨
妈妈挖竹笋没有回来,妈妈在涧水边
甩她的湿被单
立大志的人啊别回头,黄昏的小摊还在雨里候着贵客
有一双筷子,在桌上发着青光
我为你烧了一锅竹叶水,还有一袋
妈妈用竹叶包的软糍粑
竹笋饼,春笋清炒冬笋,啊,立大志的人
请用餐,在别人的城市
请举起这两棵小青竹,青竹青竹
摇一摇,像妈妈的手
轻轻地摇一摇,天色很美丽,风啊雨啊
无所顾忌的掉头沉下去




冬至


过冬至的他们到火锅庄去了
街灯一盏接一盏,不要钱一样亮起来
那微量的火把,一生在记取这个有情义的夜晚
走着这么多有情义的人
急忙赶路的脚板让这条路恨不起来
哪一个我都不是我
每一段路上都走过一位和尚,中专生
和老板。寒气越来越重
路把路绷直,路把每一条命藏起来
灯亮到更坏处,就快要暴露
一名皇帝的銮轿
一个挑沙工人的肩膀,一个卖艺人的细腰肌
就快要暴露出一位母亲煮汤圆
的良好厨艺,赶不回家团聚的寄宿生




今夜不回家


你是今夜最后浮出的那只嘻哈蝴蝶
你有瓷器的小伤口
你很拽
比门口卖烧饼的大佬还拽,南风乱乱
吹晕了真好
晕得无主张,恰好可以把垮裤坠到臀下
小蛮腰美极
你养了十七年的小伤口美极
人民大道的夜色
多澄清啊
南风吹过你的小辫儿
晃晃又何妨啊
从人民大道疯到西门町的夜市,吹吹口哨
劈劈叉叉
有家不归的孩子,帅呆了



  
去流浪


遇见凉亭又拜别凉亭,不再有很多
亲戚
没有家。瘦小的身子藏在衣摆里
去黄河拜见祖国,席地坐下,面向东方
静心接纳初生的红太阳
世界共和,美好,一百亩棉花地升起来
一千朵忘忧草都是我的过去
让一只手抚琴,弹出春天,醉里挑灯
跳街舞
去愿望里追逐,仰泳
去干净的水里洗去满身尘土
让往事不再激动我,心里慢慢踏实
修正脾气,与人细细交谈
不梳头,不插艾草和玫瑰,不发表
任何见解,从此,对生活放心
爱上许多人,爱上静坐,独舞,和流浪
  


夙愿


想成为风,无聊时吹吹这国度
去天边唤出更多
懵懂的花,折枝人孤零零地在春天
拢起一把天真的扇子
时而凝望
山下斜线般的城镇
朝阳,繁花,在青春的口沿上
轮换着,慢慢磨损
又几乎不能辨认出其中的一朵



我正欲说出的山河易碎:我怎敢吹拂
与我穷途末路的庶民:我不可吹拂
  


小画家

  
我仰望天上那些善意的蓝
我爱上你被日光照亮的布衣口袋
你像以前那样
用中华牌铅笔画我,背后有酸枣树
有太阳,晒着水塘东
晒着水塘西,无所谓光阴
低下头来,让你画吧
画我倒洗衣粉的小样,画我的湿凉鞋
和草丛里蹲着的几只青蛙
南风和暖,我对你轻轻笑一个


  
落红


不要妄动落红
不要惊吓,我寡居在枝条上的穷姐妹
抚摸皱得像草纸一样的命
她说什么我都信,一朵花,在雨里站
久了,会累的
被风吹久了会慢慢磨损掉
骄傲的脾气。她年轻,美丽,曾用一
生的积蓄
开了一次花,她生前没有人情债,没
有贷款,没有享受过
一块钱的富贵,没有出门打灯油
没有多余的衣裳和商品房,她甚至
连爱人也没有
连一次亲昵的抚摸和
举止也没有,就一头栽了下来
从高蹈的枝头,从中国式的山水里
卸下了积攒一生的香
  

  

去减轻


春天,无花可靠
去路上捉一些纸蝴蝶吧
那些骗人的
小技艺,叶子一样压弯了树
我们要去减轻
要碰见一回就删一回
我们要让春天有原则地站在那里
光秃秃的齐
齐整整的秃,不要再去顾虑
旁逸斜出的美




烟花


她在夜空中放手,让一群花到了天上
她望着漫天的火焰
喜极而泣
“它们相遇了”
像抵额相望的闪电,轻轻战栗
那从暗处慢慢愈合的风
就要把她吹亮
那些被她焐热的纸灯笼,那归宿
短,而且美




小香槐
  

那小镇,有几棵小香槐
落叶了
那些落叶都会抵达你,都会像我一样
为你把他乡的夜色避开
在别人的广场
你抽了一根烟,想了想
终于允许我落下
我这么小就朝你落下
请你别介意啊
如果秋天没有凋零的缺陷
我又怎么敢
爱上你的欲言又止




门楣的反光
 

七岁,他是躲在柴房背后
那双眼睛,是扶着门框上的小手,是新锁
被迫把所有宅院打开
他是小的,暗的
简陋的,易碎的
他爱坐在门槛上,倾听一些人来去
每一个季节从身边经过
都像他的手一样,把门框擦亮,擦出光
从门楣反光里
他摸到了苦楝子树味道和一只蝉鸣
他摸到童年的那一刻
尖叫起来,扶着门把的手禁不住
向着光影里斜去
啊,他斜去,像从没点燃过的油灯一样
往暮色里斜去



玻璃花


碎了,就碎在那里玩吧
花鸽子跳舞三二一
三,二,一,我们相约去那里
那里是窗外,是硕大的光明,那里世界好
我们可以
抿抿小嘴,大胆相爱
我们的宠物鸽子从窗前走过
成熟而有素养
我植于玻璃上的花
菊花,芍药,蕉花红,蔷薇蔓,玉兰解,紫薇浸月
无论是高贵的,卑贱的,你的我的
都叫做玻璃花吧
它们年轻,弹指即破
我轻轻描上,你一一唤开




赏花正当时


春天,很好
花,很好
大雾无常,台风吹断了老师手中的教鞭
此时去窗台赏花
无意义。我们走出各自的穴居
低调,不浪费墨水,带上世界地图和东方神起
描一遍指甲油,吃爆米花
听狼牙,搜索到一首劲爆的新歌就
与你抓狂
春天,百花开
我们树立大理想,去好时光里
拉风,周游盛世
赏正确的花
花朵里藏着一瓣瓣良心



为谁落花


我想
获得坠落,像落英
慢慢卸下心中一千吨的雨水
春寒
倦怠,慢慢来到身上
没什么关系
桃木低垂,一千朵花等着去挣脱
一千个薇薇在空中
沉浮,流浪



郎来看我绣桃花


彼时,郎去南京城
有人用十字绣,维持着剩下的春色
桃红柳绿,线一样轻
轻轻地像水
像我这样的一个
弱女子。我说,那么轻的花
爱开就多开一点
像我一样薄命的
水啊,流到哪里就算哪里吧



困惑


你打我电话,响一下就挂掉
当时天空很低,允许鸟儿飞过三层云
我站在白光里,默念着心中的
一座座远山
一架架的花,像油画
我在亮调子中央,被你的河流唤醒
举起,从画布里走出来了
你还顾虑什么



冬去春来


一觉醒来,天空,竟然蓝成了那样
夹竹桃静默,仿佛爱上了什么
跟我起早迎春的人啊
河流中的积雪
化了,学校紧挨着加工厂
一眼可以望到底
如果,我像关灯一样关掉这白日
我会和你,提灯去看大海



脱衣橙


雨下衢州,离我还有一省远
我们可以放心的
剥橙子
剥一瓢一瓢的未来
写一瓢一瓢的
迂迂酸酸的
诗,橙皮诗还真有点酸,天也酸
那些从天上下来的雨
更酸,我们在很酸很酸的环境里
剥橙子
天黑以前,我们剥去了那层
传统又心酸的橙皮




为祭


他跪在宅基地上喝酒
陪酒的人
不见了,天上的雨落下来
天上的雨
又落下来,他说啊
这么好的天气,不说说话
就太孤独了。他喝几口酒匝一匝 (应为咂——吧)
他说着话儿啊
就想把房子扶起来,就希望
有个人会从废墟里
慢慢走出来,为他:倒酒
洗衣
生孩子
或者和他一起跪下来,说
“我来为你搬砖”





啊!新年


又一年过去了
一个在阁楼里喝咖啡的人恨得想哭
他刻苦追忆的神情
像一棵槭树,丧失了尘世般的响动
当雪花无望的扑打着新瓦
当灯笼把陈年的一切苟且之事照亮
他想啊:新年到了
那些庸常的万物,那么多的罪行
又该选用哪种仪式,蒙混过关




弯月亮照着我的脸


你发短信来
问我意如何
那时,明月低头照我
我思念起
到草庵当了学徒的同学
邻居家溺水而亡的
吊兰
书本散落一地
地板上的水渍还没有干
还有很多
让我忧心的事。我难过
我不知
如何回答好你的问题





归来如劫


口矣,这位姊姊
女尔,为何像我一样
落寞————



这是一句京剧台词,被我拿来
用到你的身上,姊姊,你为何在黑暗中
———低下头来。灯光已抵达你衣褶上的群草
托住凉处嘤嘤抖动的绿
曾经很朝气的草叶
怎么努力,也越不过背靠的灰墙
就伤心在那儿。看着一支支发簪把长发压弯
沿着你的肩头驯服而下
另一个肩头,散发着青铜的光泽
忍住了无限的寂寥
如果我再一次转身看你,姊姊啊
你何时把花朵别在了耳畔,忍而不露的
红在其中,迟疑一会
忧郁一会。难道你还思念着前朝的
张生?宝哥哥?
或者是这个世界建造得太坚固了
你无法像戕一样从多戾的
身世中穿过来
当我这样劝你,失意像凉雾一样
紧紧相逼。容不得你把荧幕上的台词念完
转向暗处,再暗处
与我低头告辞,回到各自的朝代
你做一只含着青烟的化蝶,我从你现身的
荧幕前经过,剧终以后
就不再联系




离歌



一日三餐难咽,每日到乔木下
背书,在小径上遇见同一个人的晦气相
很没意思。大风吹呀,我也懒得和你相视
我独白,翻书一页一页
清晨是凉的,郁郁不欢是表现给你看的
你呀你呀,别想用你那小小的树荫
换下我的成长史



衰人
早年我就和你说过,我和小鸟不一样
我站在树上,树就归我管
我飞叶取人,取你,取下你的豆蔻年华
和国家,怎么办



一颗杨梅一口水
养育了我一个下午,酸啊苦的,可又有什么用
快要毕业了,我们还没有达成
谅解,借你的三俩个碎银子没有还清
想着这只鸟
这只鸟,飞着飞着就不见了
想着你的倒霉样就舍不得
衰人,再过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呢





梅郎


贺岁片里的棒角儿,一个人
从晚清的梨园不露破绽的唱到如今
我和在座的看见他
即便已经很红很红,还是会紧张到
“我忽然一句词都记不起来了。”
怎么办?大家花50块人民币来看这场戏
关键时候你被卡住
有时抛下深爱的人去成全一世虚名
想想你的伯伯和导演
怎样评价你的未来
思忖了N久,我是白白为你担忧
只记得散场后的很多天
我仍想着梨园
一个唱京剧的少年蜷缩其中
不抽烟不上网,形色孤单,让人生出怜惜




附随评:


读诗小扎


武靖东


  罗微微是一名中学生,学校中文系毕业的老师给她教授仅有百年历史的“现代汉语 ”的语法,她同其他孩子一样,学习词语的搭配组合、句子句群的层次结构、篇章的逻辑布局的规范、规则,她也像其他智力正常的孩子一样,能够写出遣词造句恰当、中心思想明确、文笔流畅、格式符合要求的记叙文、议论文等“作文”,然后在考试中得到分数,学校老师也就此完成了大纲所规定的教学任务,他们也获得了与其年龄阶段相应的实际应运“现代汉语”的能力,这值得肯定和欣慰。但她又是“蓝冰丫头”,一个有着诗歌天赋的小丫头,她要表达她个人对世界的独特看法、经验和憧憬,她用语文老师教给她的东西表达不了那些新的、涌动在她内心的东西,她随心所欲,写下了一些文字,抛弃了现代汉语的规范,“不小心”创新了表达方式,成为艺术品。罗微微写的作文,王微微、李微微都能写得出来,因为有统一的汉语规范指导;蓝冰丫头写的诗歌,王微微、李微微写不出来,因为她没按大家共同遵守的规则写,只是按个人的想法来写。

    我们很多“成人诗人”,到现在还是按我们学生时代“老师”交给我们的“规则 ”来写作、来阅读,写了好多,对自己的“美妙的”词语、“严谨的”文笔、没有“ 语病的”的措辞沾沾自喜,唯独没有发现自己写的、表达的也都是一般人能表达出或者别人表达过的东西,如语言都是一些套话庸话,人云亦云,所谓的“思想”只不过是些常识或低级见识——没有一点是自己的,不知道何为“艺术”、何为创作,分不清什么是“作文”什么是“文学”。但“蓝冰丫头”分清了,当她是罗微微的时候,能写出老师叫好的、有用的作文,当她是蓝冰丫头的时候,她能创作出生动的、不会增加考试分数的诗歌——令许多“诗人”汗颜的诗歌。

  她说“南风乱乱”,她说“剥橙子/剥一瓢一瓢的未来”、“我们在很酸很酸的环境里”、“你很拽”、“吹吹口哨/劈劈叉叉”......她的诗歌中不合乎现行语法的部分,正是艺术创造部分。道理你懂吗?不懂的话,我给你举个例子:把字写得很工整,横竖撇捺钩符合楷体宋体诸体规范,这样的书写者是“写字的人”,不是书法家,书法家就是把字写得很个性、很不“工整”,自己有自己横竖撇捺钩的写法,打破了规范形态——这就是区分书法家和“写字的人”的简单方法......

  关于这一点,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我的访谈文章有关“自主语言”的论述。

    读了她的诗歌,深受感染和惊讶,没有想到她写得如此之好;语言简练、直接,而且闪现质感——独特,不一般;诗思活跃、灵动,呈现了个人对俗常事物不一般的看法,读来够味,她的诗歌有质地,不油滑,有性情,不虚假。后来才知道她年龄不大,90后,她的灵慧和灵悟能力使我感慨不已。

星落河 发表于 2011-8-3 09: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90后写得这么好!才气飞扬,诗歌之路大有前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21:37 , Processed in 0.327495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