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242|回复: 4
收起左侧

狱墙上的美人

[复制链接]
翩然落梅 发表于 2011-6-25 22: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狱墙上的美人


我曾在老监狱的墙上,偷偷画下过
一个美人


那年我大约十岁。黄昏时分,我在等爸爸
探望关在里面的堂兄


那地方很荒凉。高墙上
几只鸟,居高临下地盯着我


我仰头看着它们,蹲在冷冷地铁丝网上
使我惊讶,又害怕


于是我用刚买的彩笔在墙上画了
那个美人


微微右侧着的脸,抽象的长头发,丹凤眼,眼神迷茫
微张的小嘴唇,水袖上缠绕云一样的飘带


远远地有人来了。我慌张的逃走
把她一个人,留在了那里


多年后,我经过这里时,突然想起她,她的运命。
我绕着那破败的围墙走了一圈
毫无意外,踪迹全无


我想,她或许死了,或许
进去过,又出狱,已经衰老,拖着黑暗的长裙
正在不远处某个小巷中徘徊




  

玫瑰



我说,要有光。就有了光,把暗与暗分开
我说,玫瑰。就生出玫瑰,盛开在夜的花园里



我看着是好的
并领受这虚无


而黎明将至。湖边跳舞的人们
正用更深的恐惧试图将它驱走


她们血红的扇子
使我的花园缓慢地变形,绚烂变为幽暗


看,她们身后的松树上,正生长着
那僵硬的时钟巨瘤


而我必趟过烈火
一次次来砍翻它,为在我的花园,重铸我的新时针


在这里,这时
我将成为我。成为玫瑰,花园,黑夜,我的一部分


很慢,并很美



椅子


把她从虚妄的青春期抽离,并给她一把
椅子,让她在理想的废墟上,
呆坐一晌
看着白云移动,变成幻影


请从云端递给我,一把椅子,让我在尘世间
安身立命。山峰在远处摇晃
星群也如此
它们和我一起飘堕,如落叶渴望坐下来





落日


在镜子里我看到双眸中的一对落日
最后的瞬间,照亮了我体内的荒草、荆棘、幽深的灌木
和几近颓圮的庙宇

我用夜露清洗着羞愧。摸黑
重建我的寺庙,如果血之火,可以焚去荆棘,我愿这样做
并在灰烬上种下一棵乔木的幼苗




迟疑


夕光中,河水变慢。它在命定的归宿面前
亦略有迟疑。迟疑的还有青蝙蝠,久久在众鸟归去的虚空中
盘旋

而我们是河滩上,掷石子的孩子,兴高采烈地
把自己抛出。并在暗中竞赛着速度,以及谁滑翔的姿式
更美




背面


你要绕过庄严的烟囱,堂而皇之藏起了
惶恐的,那所谓的正面,绕过广场,医院,深潭一般的脸
必要时还须绕过月光,被机器打磨过,并涂上银色涂料的

我的背面极力不向正面妥协,她躲在报刊栏后
颤栗着,几乎要耗尽最后一丝真实





漩涡



在夜里,倒跌进一个漩涡,有多危险
就有多快意,那几乎要迎头将你撞裂的,吉他、月亮、撕掉的草稿
黑夜碎片堆砌的城市,那云一缕

玉一梭,青春长廊上幽微的灯火,你曾擦亮过
又一一吹灭的,被无奈推远又重拥入怀






甜美



低头看春水,看到被美化的
眼睛闪烁水波纹,唇畔的桃花是渐融化的蜜糖

爱于舌尖上,给这世界以丝丝的甜
可否抚去她的桑田沧海,还原一个粉嫩的婴儿

这毛绒绒的阡陌、池塘、柳丝儿
草的小嫩芽——春风软和,心头酥痒

好教人羞惭:我突然很想
在阳光下,袒露饱胀的双乳,把万物温存地抱上膝头






暮色



穿春风之裙的大地,在车窗外
颠颠地小跑。

而蓝天打盹
安坐着的人们悠闲

一张报纸飘下
核泄露的恐慌,仿佛暮色

在暗中浮起。倒流的旷野
拽着一寸光阴,频频向沧海桑田回头





浓汤



这一锅海蓝色浓汤

沸腾了,溢出来
上帝伸出食指搅拌着它

加点盐,加点铀、加点钚,再加一点儿
暮色,熬煮两万七千条小银鱼

忧愁的人们欢宴的
夜晚,基督从十字架上脱身,乘伊甸号去夜太空做颓糜的约会




布谷


布谷布谷,割麦种豆,你家给哪住?胡楼家后。
可看见爸爸,小河边种瓜?


布谷布谷,割麦种豆,你想吃啥呀?烧饼夹肉。
打烧饼的妈妈,在榆树下。芝麻被你衔跑啦



布谷布谷,且歌且翔。
南风漾漾,小麦黄黄。
爰居于此,共我爹娘。





白杨


“羊是怎么变成树的呢?”
儿子一脸惊讶地,仰望着
白杨,仿佛找到了,它们之间的某种密码


并不经意地,让它,和身边这群低头吃草的亲戚
相认。你们失散了多久?


他纯而黑的眼睛,发现了什么秘密?
他吮着指头,发痴。一会儿是羊,一会儿是树
一会又是枝头斜掠的雀鸟


有什么,在我们的随意变幻之间
流动不已?树随着我呼吸,我们相互混淆难以分辨的
气息




大巴过河南某乡村集市


穿钢铁之衣的,我们
象水蛭,茫然地钻过这乡村的心脏
她会不会感到疼?



伤口在身后合拢
一个农民扛一口袋面粉登上客车
他是润滑剂,在尖锐的钉子上涂油


我如释重负。看,蚂蚁们衔饭粒而来
卖镰刀的,卖竹帚的,卖太阳能的
卖红薯的,卖香粉的,卖手机MP3的



卖油条的,卖日韩内衣的,卖小人书的
卖力气的
一群泥瓦匠登上拖拉机



另一群又回来
这是乡村中最快的部分,让我们陷于
相对论的慢。可让我看到



再往后一点,慵懒的妇人在院中梳头
包头巾的祖母给孙儿把尿
两三个儿童在桃花下背书



一大片金色菜地在春光里自顾自灿烂
这让我频频爱上,从身体里不停出走的
自己,带着童年无邪的脸和成长的血丝


而速度和无意义的, 尘世之目的
揪着我们的头,把我们从这温暖的血肉中拔除






春花和冬梅


万亩梨花是不是你们用面粉团成?当我看过梨花
再来拜访朱冬梅---这个在面粉厂打工的农妇
被梨花晃晕的眼睛里又亮了一下。穿白工衣,头发眉毛落满面粉的
你,仿佛可以直接把你放到梨花枝头
你一定默默无语的结出果子。从未被移植的
一株梨树 ,在这个泥地的小院里,抚育子女
并在孩子用旧的作业本上写诗
我的姐妹,我愿你不要象我一样
在庄稼地里种花,也不要在破砖房上建亭子
以抵御那锄草时突然袭来的惆怅
学会拒绝被无端放在媒体的锅里翻炒吧
你这个讷言、惶恐的女人
你默默端出二十几盘亲手调制的小菜
招待这几个汗颜的假诗人
在寒旧的农舍里一台电脑新鲜触目
它真的是你的幸福机器?
我想一定有些什么被你深藏
就象你剥落的砖墙,旧鞋子烂在窗台
而一株桃花在墙角,不问春风,淡淡然也开到自如惊艳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1-6-25 23: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落梅的诗,有一种韵味,是古诗里带来的;有一种情怀,是中国人特有的;有一种生活,是虚构中最真实的——生活的真实正是虚构能达到和不能达到的混合体。
阿襄 发表于 2011-6-25 23: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梅姐好诗,这些都爱读。
lryzxx 发表于 2011-6-28 19: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味道,赞同。
 楼主| 翩然落梅 发表于 2011-7-11 11:3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大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13:55 , Processed in 0.21163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