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335|回复: 7
收起左侧

亚特兰蒂斯之旅

[复制链接]
倪可 发表于 2011-6-21 21:4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亚特兰蒂斯之旅
南都稿件,请勿转载
对于中国读者而言,杜尔斯•古伦拜恩(Durs Grünbein)也许还是个陌生的名字。一九六二年出生于德莱斯顿的古伦拜恩成长于前东德最后的岁月;最初满足这个孩子对世界所怀好奇的,是工业城市的笨拙与荒芜,还有乌托邦梦想破产前的幻灭与困惑。一九八五年,二十三的年轻人古伦拜恩来到柏林,三年后,他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诗集《灰区,早晨》(Grauzone, morgens)。值得一提的是,这部东德诗人的作品,却出版在柏林墙另一侧的西德。诗集出版后的第二年,柏林墙终于崩塌;一九九零年,两德统一;在这个后冷战的年代里,古伦拜恩以德国诗人及散文家的身份登上了世界文坛。他歌唱生活的无用和丰富,这让约翰•阿什贝利(John  Ashbery)深感共鸣;亚当•扎加耶夫斯基(Adam Zagajewski)称道其诗歌坚硬质地、嘲讽姿态下的无穷胜景;而海伦•文德勒(Helen Vendler)索性熬夜苦读古伦拜恩,认为其作品绝对不容忽视。我们的诗人屡次获奖,并曾经任教于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和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Kunstakademie Düsseldorf),而目前,他正于著名的欧洲研究院( European Graduate School)担任诗歌教授。
尚未到知天命之年的古伦拜恩已出版诗歌、散文作品近三十部,堪称著作等身。在德文世界之外,美国诗人迈寇•霍夫曼(Michael Hoffman)编选翻译了古伦拜恩诗歌作品集《早餐之灰》(Ashes for Breakfast),于二零零六年出版。二零一零年,Farrar, Straus and Giroux出版社再接再厉,推出了古伦拜恩散文选集,该选集由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迈寇•艾斯金(Michael Eskin)编选,迈寇•霍夫曼等人翻译,收录散文作品二十五篇,按照主题归类为六组,俨然是古伦拜恩人生经历和艺术之旅的纪念相册,也是呈献给读者的风光盛宴。在古伦拜恩笔下,我们能够有幸置身于六七十年代的前东德城市,与未来的诗人一同向往旅游探险,向往陌生的地域和境界;并流连于自然历史博物馆,渴望牢牢地掌握世界,把它呈现成透明玻璃后供孩童观瞻的模型展。然而,古伦拜恩又借用茨维塔耶娃的比喻来平衡年少时的美好妄想:“永恒”是座处女林,我们都是林中狼。我们这些冷嘲热讽的孩子呀,从天真向着经验爬行,学习恐惧,操练麻木,走进街道交错的大城市,那里没有女巫和矮人,但那里的壁垒、废墟和人群更为可怕。我们究竟该喟叹自己再也回不到黑森林呢,还是蓦然惊觉自己从不曾离开,林中狼无论怎样奔跑哀嚎,都不过是受困于自己的梦魇,而森林之黑、之沉静,又怎么可能被打扰?
在自传回忆文章之后,迈寇•艾斯金所选定的第二个主题是“诗与科学”,在这些文章里,古伦拜恩谈起了深海鱼和达尔文的眼睛。第三组文章都有关于“诗艺”,其中的点睛之作显然是“Bars of Atlantis”,全书标题正来自于此。亚特兰蒂斯是传说中神秘消失的大陆,那里曾经有过高度发达的文明。一来,古伦拜恩笔下的亚特兰蒂斯也许比拟着自然,是人迹罕至的深海和那里摇曳多姿的生命。再者说,沉没的大陆也有可能如迈寇•艾斯金所言,暗指“故国”前东德,曾经的乌托邦果然化为了乌有(我对该解读颇多怀疑,古伦拜恩非但不曾顺水推舟地秉承东欧文学“痛苦抗争”的传统,反而选择了文艺复兴时代的全景视野,热衷于自然科学和古典文化。当然,这也是对现代社会阵营对峙和各种碎片化趋势的一种回应)。还有一种可能,亚特兰蒂斯既象征着人力所不能企及的自然,又暗喻人类历史,还与想象力的疆域所重合。古伦拜恩提出了“诗性思考”的概念,所谓的“诗性思考”所指的,正是突破界限探索未知的想象力;它好比深入智齿间缝隙清理食物残渣的牙线,帮助医生检查病患胃部的胃镜,或者,向浩淼大海深处进发的潜水员,而迎接这些勇敢者的,是亚特兰蒂斯的水天一色。
古伦拜恩的散文集题为“The Bars of Atlantis”,谈了Atlantis的含义,bars的意味也值得把玩一番。艾斯金把bars读作“栅栏”,古伦拜恩则说bars就是“酒吧”。与亚特兰蒂斯组合在一起,栅栏就成了记忆与当下、现实与虚构之间的边界,“亚特兰蒂斯之栅栏”既标志着已知世界的局限,又展示了未知世界的诱惑。相比之下,“亚特兰蒂斯酒吧”则多了一份风趣,既然来到了亚特兰蒂斯,那就赶紧踏进酒吧,喝上几盅美酒,结交三两好友,分享奇闻趣事,把人生的无聊无趣无用点化成林中狼的蹁跹和海底鱼的斑斓。所以,虽然古伦拜恩的散文绝非消闲文字,但花时间研读下来,其间的趣味,却果真是妙不可言。文集的后三组分别以“绘画建筑”、“哲学”、和“古典作家”为主题。古伦拜恩的散文龙门阵海阔天空,却都从方方面面来探讨诗歌。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的散文创作以研究整理为主,为诗歌创作做了必要准备;而我在散文写作过程中所萌生的感受和情绪又往往要通过诗歌这一渠道得以抒发----所以,诗歌与散文相辅相成。
无论诗歌或散文,其关键因素自然不能一言以蔽之,但诸多关键因素中,想象力是不可或缺的,所以才会有诗歌、散文并生交融的想象之地亚特兰蒂斯,也就是古伦拜恩的这本The Bars of Atlantis。作为古伦拜恩的忠实读者,我最后再赘言两句:诗歌是呼吸的艺术,其节奏和韵律必须通过吟咏、通过口舌胸腹乃至全身去体验;而散文则离不开独特的视角和广阔的视野,散文中的语言固然不只是媒介,但它却不可推卸地要负担起媒介的职能。散文更像是古伦拜恩笔下的海葵峡谷或模型展,而散文语言就是当仁不让的潜水镜或透明玻璃,向我们展现世界的恢弘、绚烂和旖旎,而非局限于文字本身,在这种意义上,古伦拜恩的散文与其诗歌同样“绝对不容忽视”。 据说我们的诗人散文家也是诺贝尔文学奖候选大军中的潜力股,让我们且拭目以待他今后的成就,柏林墙早已倒下,他与中国读者之间的距离,也终有一天会消失。

韦白 发表于 2011-6-22 15: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唐晓渡编的《当代世界诗坛》第一辑里有他的作品,确实很优秀,
虽然有一点点炫技。

 楼主| 倪可 发表于 2011-6-22 16: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韦白老师如果有时间有兴趣,再多翻几首这个人的诗呀:)

明迪 发表于 2011-6-24 21: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德莱斯顿本身就是一座亚特兰蒂斯,现代庞贝。我有废墟情结,也是他的粉丝,谢谢分享好文!

 楼主| 倪可 发表于 2011-6-25 11: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明迪姐去过德莱斯顿玩吗?我还木有去过!

明迪 发表于 2011-6-26 08:3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去过,印象很深。你下次可以“路过”呀!

明迪 发表于 2011-6-26 09: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最近又路过,到处写着 Freiheit für Ai Weiwei

沙织 发表于 2011-6-26 14: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精炼、强悍的介绍。
洪堡在《语言的两种形态:诗和散文》中说:散文在现实里寻找的正是它因之而立足于存在(Dasein)的根子,以及使它同该存在联系在一起的线索。
我将其理解为处处为家的寻乡之旅,上下求索,为茫茫时空划定坐标系以确定原点或基点的过程。
所以,废墟情结,必须的——真正的天堂是失去的天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15:18 , Processed in 0.19896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