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379|回复: 15
收起左侧

诗十首,请多批评!

[复制链接]
倪可 发表于 2011-5-16 05:2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吉行淳之介《骤雨》
还能怎样,无非是嫖客爱上妓女。
叶落如骤雨,他拢着袖子,
在窗下等一拨拨男人离去。她也等他:
桌上空的酒杯,嵌进瓷里的渣,
缺页的相书,耷拉在床脚的棉被。
她笑起来……像一管就要吹断的笛子:
“有彼佳人,在水一方。”
整个晚上,他在街的另一边啃蟹腿,
为她守身。她说为他守身。
他们之间隔着水,淹死的马缓缓漂过。
镜子两头都是影子:她和他守身,
守着明年开张的花铺,或是洗澡堂----
阴户里,不属于他们的整个世界施舍着。
蟹壳硬,断了双筷子,有点沮丧。
他推门,最后一个嫖客。扫叶子的车。

暗影编年
喝太多酒,就能看见比雾更柔软的老虎,
背上鞭痕鳞片般细密的老虎,哭起来
就像是一锅鸦片汤被打翻的老虎。老虎说:
“侵略者都是勤劳的人呐,他们从不睡觉!
怎么办?我喝太多酒,手脚发软,任凭午后烈日
没声息地烤化了枕边铜镜,连同镜里镶银的枪。”
 
让我无所作为吧,明天就被毒死又何妨?
雨季迟迟不来,膀大腰圆的天使坐在石头上擦枪,
他长着火红的舌头,或许他就叫做伊必里斯。
现在我要跪在他脚下,求他别把我抛弃。
我的眼眶里已经开出了千万朵玫瑰,来吧,来吧,
陷进这场比老虎更斑斓的雾,涌动在
  
宫殿和旗舰之间的悬河,我行将覆灭的王朝!
古丽斯坦呀,着了火的花园,高声诵经的天使
再也不能回天堂,他搂着面目溃烂的女人
沉睡在虎腹中。怎么办?侵略者正摧毁一切,
为了让新鲜秩序生长。他们用手指戳我的肥屁股
并放声大笑:“被神宠爱的人注定蒙灾!”

背嵬
方郾城再捷,飞谓云曰:“贼屡败,必还攻颍昌,汝宜速援王贵。”既而兀术果至……云以骑兵八百挺前决战……----宋史•岳飞传
A lonely impulse of delight/Drove to this tumult in the clouds.----W.B. Yeats, “An Irish Airman”
如果未来是团乌贼,谁都不知道它有多黑;
太过敬畏这叵测,我早已麻木,却惹得父亲伤悲。
他命令我上马,呵斥我不合时宜的雀跃。
是的,哀鸣遍野,我却在欢呼,我年轻而美丽,
跨越尸骨如一道彩虹,或伤口里飚起的血箭。
父亲,我孤军奋战的父亲,敌人数以万计,
他只有八百勇士可派遣,去驰援即将被围攻的城池。
他神情凝重,看不见绝尘而去的我们
身形飘摇,沉醉于洪水决堤般的巨大幸福。
快!趁太阳还没升起,我们驰骋在时间之外!
每个瞬息都是诱人投身的深渊,纵马跃入,
为了伸手就抓住永恒!----后来,那些厮杀于
战场的,无非八百条影子而已。我们砍伐敌人,
也被敌人砍伐,成为一株雄伟坚韧的植物;
那怒放于烟尘之上的花蕊,是我年轻美丽的头颅。
叵测的未来啊,叵测的未来竟要采摘它,
献给坐镇后方的帝王。帝王注定背叛他的将士,
正如国家的基石是被牺牲的臣民。我的父亲
挫败了敌人,等待着他的却是无需罪名的死刑。
他终于不再伤悲,因为:我滚落的头颅
只是幻影,屠刀也并不存在,而那江山万代
又是哪条痴汉的幻梦一场。当整个世界被乌云蒙蔽,
父亲却望见迎面而来的八百援军,他的生命
终结于惊雷般的长啸:“快!跑起来,飞进那星空!
你是我懵懂无知的儿郎,我是神之父!”

押沙龙,押沙龙!
那天的炎热血一样泼溅
赶驴子的人坐在河边洗脚,然后用头发擦干
你经过他,扔下铜板,请求纪念
硕大的蜥蜴抱着你的右臂
分叉的舌,肩头的兰花
你佩戴它,出于虚荣,还在胸上插三杆标枪
——它们从哪里来,它们到哪里去——
这些都不成问题。冰淇淋上插三根吸管
手持白绫的皇上清扫房梁:
“让人心碎的疆域啊,我融化在阳光下的身子”
苍穹在上,沙砾间停着一只苍蝇
它搓它的头,它搓它的手,然后,追着驴尾巴离开
像一丁点赶不走的诅咒:
“为犹大的三桩罪孽
  或四桩,我已盛怒难当”
地震后的第二年,陌生人从海地来到县城
他苦苦寻找血统纯正的女人
他必须打败甘蔗地里的戈利亚,把他给发配边疆
整个雨季是帷幔低垂的温泉,南朝腐朽,北朝覆亡
或者,南方战败,北方挤满逃亡的杂种
在马赛诸萨,当桑塔亚纳乘船离开
去会见伊璧鸠鲁,并为缺席的人
留下最后一根吸管
来日大难,口燥舌干
——那都是后来的事了。对着芦苇说话
它也会长出驴子的耳朵
而我们一无所知,绝望地把过去的河流塞进它的现在
仿佛进入耶路撒冷的骑驴人
注定死于他所厌倦的复兴
哪怕他热衷于注定,或死,或厌倦
被他遗忘的祖先却看见面色苍白的鬼魂从女人双腿间钻出
还一眼认出自己的儿子
——押沙龙,押沙龙!
乌黑的长发及地,仿佛正午的黑暗从天而降
“不见羚羊,狮子不会作吼
  不设陷阱,鸟兽怎能就擒”
大钟按部就班地行走,扫平宫殿和山峦
造钟人在一旁小憩,梦见海边的树林,起名为竖子
叛乱者风筝般挂在枝头,像一只漏水的皮囊
追兵投出三杆标枪,标明野炊地:
黑面包、小腊肠还有鱼子酱;
可是天气炎热
每个人都气喘吁吁,想开口,却无话可说
  

耶利米
“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
                            ---耶利米书1:5
就像,就像铅笔的另一头是橡皮
一时兴起,你会调转方向,擦
擦掉应该被擦掉的东西
也许擦不干净,留下一团黑斑
但黑终将变白,不必等到水滴石穿
而白的不过是张纸,揉成团,要不就撕碎
他们说:资源有限,能循环的就循环
我却没有选择——不是做肥皂,就是钮扣
要不就多选——金牙炼成金表,人皮用于灯罩
连头发都有功可建,在格列佛手中扎木筏
木筏进化,悄无声息地驶来了潜水艇
耶路撒冷也想下潜,挤进岩石
挤进岩浆的再浸洗。他们说:
那场拥挤的仪式,亲眼目睹的人再不能亲口描述
没有水的浴室里堆满身体
白垩纪踩着玄武纪
“臭氧层破了,平流层是一颗寒冷的牙齿
对流层是另一颗;
或者,对流层是条愤怒的舌头
是被掐住喉咙,把嗓子喊破的耶利米
耶利米张开双臂,他的黑袍破得像臭氧层”
你试了一个句子,又一个,又擦掉
句子无所谓对错,你想擦就擦
就像审判战犯,屠杀屠夫,在启蒙课本上印满一个字
——爱。“汝等当爱人如己”
这更没有任何毛病。你写了擦,擦了写
阳光照耀彼岸,也照耀此岸
你从不留下影子,你还在阳光的上面
我却差点看见——当你掐住我咽喉
面对面——我差点看见你的脸
但那时的黑暗比尸体更重,比我自己的尸体更重
我只能坦白:
我是每晚刷牙的人,每晚默念祈祷词
我掐着一管牙膏,而你
从我的喉咙里挤出闷罐火车,潜水艇,宇宙飞船
人间的千年,天上一日,有人在整个世界里哭
只有你听见,还写下这样的问题:
耶利米哭个不停,这需要多大的气力?
干将路
“街心花园里,总有人无所事事地
躺着,脸上有别人的风筝
投下的影子在披拂,他们因此而假装表情丰富。”
――几年前,你在信里这样写。
我无从分辨,他们
是根本就不曾离开,还是见过了这世界,
并从此厌倦。此刻,如果你能听见,我要说:
“春天的芽各有各的名字。”
比如,你摔断腿哪儿都去不了;他
撕开车门上的胶条为父亲收尸;
我拖着空箱子上飞机,与人交换座位,
为了远离舷窗,逃避街道、陆地、还有那些风筝。
我们曾经发誓忠于彼此,做一群不屈服的
当代英雄,直到某一天,想要妥协
的人,发觉自己早已被拒绝在栏杆之外。
“甚至再也不能彼此面对,正因为还是朋友。”
――你在日记里这样写,
不在乎会被谁看见。习惯于受骗,
我们更为偏执地忠于彼此,却再也无法相信自己。
看,是什么蹲在花园的最深处?看呀,它的牙。

乡愁
 
阳台上可以眺望田野,灌木丛中飞起一群麻雀。
那一刻,我对你说:“我竟然感觉不到快乐――
长久等待的尽头,愿望偶尔实现,如同杯子被雨水注满,
  
我却彻底地空了。”其实,那时的我还不知道,
更漫长的等待始终在等着我们,对此谁都无可奈何。
别回头,不必勉强翘起嘴角,再试着丧失恐惧与悲伤的能力
  
――只有这样,才能平静地蹲下,翻捡落空的愿望,
它们同落叶一起腐朽,使土层变得肥厚。
大雨总会停息,酷暑转凉,活生生的兔子被做成手套,
  
叠放在抽屉的最深处。也许,你还在等我回家?
我已经走不动了,在世界尽头能听见阳台上的脚步声吗?
你去独自眺望田野,陌生的灌木丛中飞起陌生的麻雀。

流年
从没想过巷子里的灯会这么亮,亮得
让人低着头也无法忧伤,然后我们同时看见
那只死鸽子,左侧的翅膀几乎完全张开,
洁白的绒毛还没来得及沾染上草屑。
唉,吹起草屑的风叩响我们空空的额头
----就这么结束了,甚至还没来得及记住彼此的名字。
总也忘不了的,是巷子里的灯,那么亮!
简直就是场审判,裁决匆忙,谁都无力辩驳。
海洋动荡不安,星斗和船只一同沉没,
遥远的国度此起彼伏,电车上,有人攥着唯一的
那只手套。他用额头死死抵着肮脏的玻璃
----穿过它就能回去了吧!夏天啊,那年夏天…

即景
陌生人晾在后院的旧衬衫,飘落在栅栏上,
已经干了。踩着木楼梯拔出瓶塞,瞥见火车
缓慢地拖动它的身子,穿越山峦,消失在远方。
喝完这瓶天就黑了,丧失温度的空气是张
被揉皱的薄纸,蒙住口鼻,让呼吸变得艰难。
----我为什么还留在这里?几乎是屈辱的,
就像这后院,堆满被遗弃的残破家具、
还没来得及清理的垃圾。夏天时疯长的野草
潮水般退去,它们如此任性!而我无能为力,
肩上越来越重的只有星光和霜。请原谅我
已经不再有信心。多空旷啊,这拥挤的人世
----那轻轻挥舞的,是栅栏上没有手臂的衣袖。

双栖
我的耳朵是一对花瓶,深埋在身子里,
插满了受惊的靛蓝、深紫、和金黄。
我穿过午夜的长廊,像一支就要熄灭的焰火,
在你的手上。可你还说冷,你咬着我的耳朵,
像要吹开杯沿上那些倏忽生灭的气泡,
去探望幽闭内壁上的倒影,你自己的脸庞。
我们还能做什么?就这样守着彼此,
守着两根绳子打成的死结;双手下垂,
再也不做任何抵抗:像雨进入湖,或土,
像旧衣裳从椅背上滑下,当屋里堆满空的画框。
“天冷的时候,我画潮水……”——你说
“睡眠里的潮水是一张嘴,长满尖利的牙。”
瓦砾和灰从天花板上坍塌。你还在睡。
经过了那么多年,你变得虚弱,像一丝细水,
却再也不能,不能灌进被污垢堵塞的瓶。
我们深重地驼着背,当潮水又一次涨起,
我们如此深重地渴望屈服,像墙上被敲弯的钉子,
为了悬挂一幅画,多可怕,那里的美与和谐。

明迪 发表于 2011-5-16 06: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原来是你的大作!刚收到有人转来的10首诗,没有作者名字,看的我心跳加速(读到喜欢的诗都会心跳,呵呵,不好意思),没有想到是你的。现在我知道你谁了,超级才女!

王敖(Lucifer) 发表于 2011-5-16 06: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是有人

明迪 发表于 2011-5-16 07:4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谢谢敖哥。我只看了三行就问你,“谁的诗?超喜欢!”
现在全部读完,2011年(到今天为止)最给力的一组诗!我一激动就坐不住,第一个动作是站起来,第二个动作是找水喝,第三个动作是开窗子,透口气,然后坐下来仔细欣赏~~~~

 楼主| 倪可 发表于 2011-5-16 07: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敖哥转信啊!感激明迪欣赏!
还有个20首版的。。。我可不可以换成那个更多的。。。

明迪 发表于 2011-5-16 08: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中
肯定不止一个人想读,粉丝要排队了~~

 楼主| 倪可 发表于 2011-5-16 09: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组:故事
题吉行淳之介《骤雨》
还能怎样,无非是嫖客爱上妓女。
叶落如骤雨,他拢着袖子,
在窗下等一拨拨男人离去。她也等他:
桌上空的酒杯,嵌进瓷里的渣,
缺页的相书,耷拉在床脚的棉被。
她笑起来……像一管就要吹断的笛子:
“有彼佳人,在水一方。”
整个晚上,他在街的另一边啃蟹腿,
为她守身。她说为他守身。
他们之间隔着水,淹死的马缓缓漂过。
镜子两头都是影子:她和他守身,
守着明年开张的花铺,或是洗澡堂----
阴户里,不属于他们的整个世界施舍着。
蟹壳硬,断了双筷子,有点沮丧。
他推门,最后一个嫖客。扫叶子的车。
******************************
暗影编年
喝太多酒,就能看见比雾更柔软的老虎,
背上鞭痕鳞片般细密的老虎,哭起来
就像是一锅鸦片汤被打翻的老虎。老虎说:
“侵略者都是勤劳的人呐,他们从不睡觉!
怎么办?我喝太多酒,手脚发软,任凭午后烈日
没声息地烤化了枕边铜镜,连同镜里镶银的枪。”
 
让我无所作为吧,明天就被毒死又何妨?
雨季迟迟不来,膀大腰圆的天使坐在石头上擦枪,
他长着火红的舌头,或许他就叫做伊必里斯。
现在我要跪在他脚下,求他别把我抛弃。
我的眼眶里已经开出了千万朵玫瑰,来吧,来吧,
陷进这场比老虎更斑斓的雾,涌动在
  
宫殿和旗舰之间的悬河,我行将覆灭的王朝!
古丽斯坦呀,着了火的花园,高声诵经的天使
再也不能回天堂,他搂着面目溃烂的女人
沉睡在虎腹中。怎么办?侵略者正摧毁一切,
为了让新鲜秩序生长。他们用手指戳我的肥屁股
并放声大笑:“被神宠爱的人注定蒙灾!”
**********************************************
背嵬
方郾城再捷,飞谓云曰:“贼屡败,必还攻颍昌,汝宜速援王贵。”既而兀术果至……云以骑兵八百挺前决战……----宋史•岳飞传
A lonely impulse of delight/Drove to this tumult in the clouds.----W.B. Yeats, “An Irish Airman”
如果未来是团乌贼,谁都不知道它有多黑;
太过敬畏这叵测,我早已麻木,却惹得父亲伤悲。
他命令我上马,呵斥我不合时宜的雀跃。
是的,哀鸣遍野,我却在欢呼,我年轻而美丽,
跨越尸骨如一道彩虹,或伤口里飚起的血箭。
父亲,我孤军奋战的父亲,敌人数以万计,
他只有八百勇士可派遣,去驰援即将被围攻的城池。
他神情凝重,看不见绝尘而去的我们
身形飘摇,沉醉于洪水决堤般的巨大幸福。
快!趁太阳还没升起,我们驰骋在时间之外!
每个瞬息都是诱人投身的深渊,纵马跃入,
为了伸手就抓住永恒!----后来,那些厮杀于
战场的,无非八百条影子而已。我们砍伐敌人,
也被敌人砍伐,成为一株雄伟坚韧的植物;
那怒放于烟尘之上的花蕊,是我年轻美丽的头颅。
叵测的未来啊,叵测的未来竟要采摘它,
献给坐镇后方的帝王。帝王注定背叛他的将士,
正如国家的基石是被牺牲的臣民。我的父亲
挫败了敌人,等待着他的却是无需罪名的死刑。
他终于不再伤悲,因为:我滚落的头颅
只是幻影,屠刀也并不存在,而那江山万代
又是哪条痴汉的幻梦一场。当整个世界被乌云蒙蔽,
父亲却望见迎面而来的八百援军,他的生命
终结于惊雷般的长啸:“快!跑起来,飞进那星空!
你是我懵懂无知的儿郎,我是神之父!”
************************************************
押沙龙,押沙龙!
那天的炎热血一样泼溅
赶驴子的人坐在河边洗脚,然后用头发擦干
你经过他,扔下铜板,请求纪念
硕大的蜥蜴抱着你的右臂
分叉的舌,肩头的兰花
你佩戴它,出于虚荣,还在胸上插三杆标枪
——它们从哪里来,它们到哪里去——
这些都不成问题。冰淇淋上插三根吸管
手持白绫的皇上清扫房梁:
“让人心碎的疆域啊,我融化在阳光下的身子”
苍穹在上,沙砾间停着一只苍蝇
它搓它的头,它搓它的手,然后,追着驴尾巴离开
像一丁点赶不走的诅咒:
“为犹大的三桩罪孽
或四桩,我已盛怒难当”
地震后的第二年,陌生人从海地来到县城
他苦苦寻找血统纯正的女人
他必须打败甘蔗地里的戈利亚,把他给发配边疆
整个雨季是帷幔低垂的温泉,南朝腐朽,北朝覆亡
或者,南方战败,北方挤满逃亡的杂种
在马赛诸萨,当桑塔亚纳乘船离开
去会见伊璧鸠鲁,并为缺席的人
留下最后一根吸管
来日大难,口燥舌干
——那都是后来的事了。对着芦苇说话
它也会长出驴子的耳朵
而我们一无所知,绝望地把过去的河流塞进它的现在
仿佛进入耶路撒冷的骑驴人
注定死于他所厌倦的复兴
哪怕他热衷于注定,或死,或厌倦
被他遗忘的祖先却看见面色苍白的鬼魂从女人双腿间钻出
还一眼认出自己的儿子
——押沙龙,押沙龙!
乌黑的长发及地,仿佛正午的黑暗从天而降
“不见羚羊,狮子不会作吼
不设陷阱,鸟兽怎能就擒”
大钟按部就班地行走,扫平宫殿和山峦
造钟人在一旁小憩,梦见海边的树林,起名为竖子
叛乱者风筝般挂在枝头,像一只漏水的皮囊
追兵投出三杆标枪,标明野炊地:
黑面包、小腊肠还有鱼子酱;
可是天气炎热
每个人都气喘吁吁,想开口,却无话可说
****************************************** 
耶利米
“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
---耶利米书1:5
就像,就像铅笔的另一头是橡皮
一时兴起,你会调转方向,擦
擦掉应该被擦掉的东西
也许擦不干净,留下一团黑斑
但黑终将变白,不必等到水滴石穿
而白的不过是张纸,揉成团,要不就撕碎
他们说:资源有限,能循环的就循环
我却没有选择——不是做肥皂,就是钮扣
要不就多选——金牙炼成金表,人皮用于灯罩
连头发都有功可建,在格列佛手中扎木筏
木筏进化,悄无声息地驶来了潜水艇
耶路撒冷也想下潜,挤进岩石
挤进岩浆的再浸洗。他们说:
那场拥挤的仪式,亲眼目睹的人再不能亲口描述
没有水的浴室里堆满身体
白垩纪踩着玄武纪
“臭氧层破了,平流层是一颗寒冷的牙齿
对流层是另一颗;
或者,对流层是条愤怒的舌头
是被掐住喉咙,把嗓子喊破的耶利米
耶利米张开双臂,他的黑袍破得像臭氧层”
你试了一个句子,又一个,又擦掉
句子无所谓对错,你想擦就擦
就像审判战犯,屠杀屠夫,在启蒙课本上印满一个字
——爱。“汝等当爱人如己”
这更没有任何毛病。你写了擦,擦了写
阳光照耀彼岸,也照耀此岸
你从不留下影子,你还在阳光的上面
我却差点看见——当你掐住我咽喉
面对面——我差点看见你的脸
但那时的黑暗比尸体更重,比我自己的尸体更重
我只能坦白:
我是每晚刷牙的人,每晚默念祈祷词
我掐着一管牙膏,而你
从我的喉咙里挤出闷罐火车,潜水艇,宇宙飞船
人间的千年,天上一日,有人在整个世界里哭
只有你听见,还写下这样的问题:
耶利米哭个不停,这需要多大的气力?
&&&&&&&&&&&&&&&&&&&&&&&&&&&&
第二组:爱情
Lesbian Phallus
我的爱人睡在丑男人身边
一群黑乎乎的东西从脚底往上爬
她有微波炉和下水道,她的拖鞋开始发臭,我胸口堵得慌
我数脉搏,1,2,停,1,2,停,1,停,2,3,4,5,6
六张脸,六双手,天花板上飘着大石头
如果时间不存在,我们就相爱
我的爱人睡在丑男人身边,我吃面
我吐,蜈蚣的弟弟蜘蛛,半截身子的蜘蛛吐沫沫
地铁站里升起花瓣,她的脚法西斯一样美,多么冷,
火焰吞没城市的日子
多么冷啊,我的牙都黑了,说话时四处飞溅
我拎着塑料袋上车,装满晃晃荡荡的脸
面朝墙站,手放在脑后,数一数影子,1,2,停,1,2,停
走近,面对面,离开――笑声把肺炸开。
开火的号令从远处传来
好像水杯里看似折断的筷子
我没有cock。我没有cock。我没有cock。她是个妖精
她踩着自己的拖鞋在门口和我说话
绿松石项链,发丝里的棉絮,背后的影子静静移开
我来道别,我的爱人睡在丑男人身边,她流了很多鼻涕
她一声不响地哭
我说:你去睡在丑男人身边
我美,我不能幸存
我那没有cock的、
大理石般冰冷坚固的美,完美得塞不进心脏
*********************************************
爸爸碎了
小妈妈,那个男人站在窗台上,
龟裂的唇上流淌着波多黎各的阳光,
子虚乌有的阳光和他的笑容一样安静,
他从眼睛里消失,他沉沦,他堕落
——他的名字叫爸爸。
从二十二楼起我跌跌撞撞地数向下的楼梯,
它们和他的骨头一样粉碎而且凌乱。
他正上楼,顶着头盖骨上洁白浓厚的花,
花园里珍藏空无一人的家。
你木然地看着我,小妈妈,
你蛇一般的手臂缠绕另一个我,
我是我的妹妹,饥饿得哭不出声的老娃娃,
没有爸爸的小妈妈,
我在盘旋的楼梯上撞倒那个没有脸的男人,
他抓我的手,
他笑得那么安静,他不放手,绝望得不能放手,
他要把自己种在小妈妈的脚下。
二十二楼的窗口,趴着北大西洋,满头灰白。
小妈妈说:你终于摆脱了那个男人,他温柔而腐朽。
小妈妈说:为了幸存,
我们只能阉割自己,学会柔软和舒展,
比风轻,比谎言轻,
比小妈妈午夜时无人作答的诉说,更轻。
我睡在你怀里,
放弃这颗孤独的星球,放弃心脏。
你的眼泪是甜的,你前生是枝头的苹果,
掉下来了,掉下来了,
爸爸从楼上跳下去了,爸爸从楼下爬上来了,
爸爸安静地碎了,
爸爸躲在小娃娃的空壳里,
我夜不能寐,大举苏醒的疼痛就要破土而出――
爸爸的碎片插在喉中,小妈妈的瘦弱屠刀。
我被钉在窗玻璃上,
城市的灯火是溅落的污血,
天堂在二十二楼的上面,人是自由落体。
小妈妈的舌探进我,寻找自己枯萎的影子,
她哭得那么热:
“家里没有人,我要你留下!留下!留下!”
**************************************
无生老母
(小妈妈想跟我说话,她没有嘴,没有嘴的她
看起来让人心碎,风,越刮越大)
我坐电梯,去很高的地方,很高很高
的,谁的,骨架。别人往上爬,把手磨成吸盘。
我想起了秋千,还是秋天,丝线抛起的晕眩,
集市上弥漫炒洋葱的香,意大利人卷着烟。
可现在,不得不抓紧栏杆,像那些纸条
贴在死了的枝条上。阳光橙黄,黄得可以变绿,
白色的水桶扣在石头中间,
空空的脑袋,什么都不去看见。
(没有嘴,小妈妈蹲在楼顶,像是
等待拯救,偶尔,笑,没有缝隙的皮越扯越软,
越扯越软)我看见海,看见一个让人安静的手势。
越来越高的电梯,高过风,高过光,
只剩一根栏杆,没有地板、四壁。
小妈妈在每张纸条上写字。她的手腕上,血渐渐变干。
我怎么都念不出声,没有缝隙的皮
是整张脸,是吞噬的海,从不变黑的暗,是
真空家乡的,无生老母。
(纸条上,小妈妈写满了
“真空家乡,无生老母”。她看着,我
怎么都念不出声,没有嘴,笑,让人心碎)
****************************
金黄的,漆黑
金黄的,一声噼――啪。
金黄的小孩――子,醒来。
金黄的树,气球炸开的瞬间,泼
金黄的:叶子,鸟骨头,漂在天上的,小――妈妈。
我们铺开死――小孩子。
我们抓来满笼子的蚊子,刺,死小孩的死。
我们是死掉的小孩,噼――泼――啪。
我们是小妈妈的生根,发芽,和开花。
小妈妈只有半只脚掌,
她过河,又回来,叮叮――当。
小妈妈背上绣着一棵树,树里的小孩
摇铃鼓,叮――铃铃。
小妈妈咬着一把――枪,
甜的,棒棒糖。
小妈妈笑,她把丁零和当啷――的她,收
进垃圾袋,嘘――我们都是,漆黑的。
&&&&&&&&&&&&&&&&&&&&&&&&&&&&&&&


 楼主| 倪可 发表于 2011-5-16 09: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组:流光
干将路
“街心花园里,总有人无所事事地
躺着,脸上有别人的风筝
投下的影子在披拂,他们因此而假装表情丰富。”
――几年前,你在信里这样写。
我无从分辨,他们
是根本就不曾离开,还是见过了这世界,
并从此厌倦。此刻,如果你能听见,我要说:
“春天的芽各有各的名字。”
比如,你摔断腿哪儿都去不了;他
撕开车门上的胶条为父亲收尸;
我拖着空箱子上飞机,与人交换座位,
为了远离舷窗,逃避街道、陆地、还有那些风筝。
我们曾经发誓忠于彼此,做一群不屈服的
当代英雄,直到某一天,想要妥协
的人,发觉自己早已被拒绝在栏杆之外。
“甚至再也不能彼此面对,正因为还是朋友。”
――你在日记里这样写,
不在乎会被谁看见。习惯于受骗,
我们更为偏执地忠于彼此,却再也无法相信自己。
看,是什么蹲在花园的最深处?看呀,它的牙。
*****************************
诱拐
  
(为什么只在夜里叫?那些鸟――)
手指是耐心的,它们摘捡已经冷透的时光,
忍受柔软却没有弹性的牵连,
像一群不得不活下去的人,苦于捏造意义,
用蛇的皮、马的鬃、悬在井口慢慢腐烂的绳子。
光的砂漏完了,那一刻,我摸到你的喉:
那里锁着注定被舍弃的一切,
果真如此不安呢,你却比青色的火焰更为沉默。
可是,我们都听见了,那些鸟在叫――
(天不会亮,就是这样,我再也见不到天亮。)
做我的石头,和我一起沉下去吧。
你多新鲜,我怎么忍心眼睁睁看你被打败。
我认识它们,你折的每一只鸟,
床很空,纸做的翅膀在棉布褶皱里滑翔――
别再骗自己,又有谁能从我这里逃走。
很多年后,你会回来,推开窗,
瞥见花园里盛开的郁金香,嗅出风里的焦味,
想象栅栏另一边的烧烤――那又怎样?
指间的刀片终将嵌入喉骨(飞起来了,那些鸟!)
你却没有镜子,看不见我刹那间变热的脸。
*************************************
乡愁
 
阳台上可以眺望田野,灌木丛中飞起一群麻雀。
那一刻,我对你说:“我竟然感觉不到快乐――
长久等待的尽头,愿望偶尔实现,如同杯子被雨水注满,
  
我却彻底地空了。”其实,那时的我还不知道,
更漫长的等待始终在等着我们,对此谁都无可奈何。
别回头,不必勉强翘起嘴角,再试着丧失恐惧与悲伤的能力
  
――只有这样,才能平静地蹲下,翻捡落空的愿望,
它们同落叶一起腐朽,使土层变得肥厚。
大雨总会停息,酷暑转凉,活生生的兔子被做成手套,
  
叠放在抽屉的最深处。也许,你还在等我回家?
我已经走不动了,在世界尽头能听见阳台上的脚步声吗?
你去独自眺望田野,陌生的灌木丛中飞起陌生的麻雀。
************************************
流年
从没想过巷子里的灯会这么亮,亮得
让人低着头也无法忧伤,然后我们同时看见
那只死鸽子,左侧的翅膀几乎完全张开,
洁白的绒毛还没来得及沾染上草屑。
唉,吹起草屑的风叩响我们空空的额头
----就这么结束了,甚至还没来得及记住彼此的名字。
总也忘不了的,是巷子里的灯,那么亮!
简直就是场审判,裁决匆忙,谁都无力辩驳。
海洋动荡不安,星斗和船只一同沉没,
遥远的国度此起彼伏,电车上,有人攥着唯一的
那只手套。他用额头死死抵着肮脏的玻璃
----穿过它就能回去了吧!夏天啊,那年夏天…
*************************************
即景
陌生人晾在后院的旧衬衫,飘落在栅栏上,
已经干了。踩着木楼梯拔出瓶塞,瞥见火车
缓慢地拖动它的身子,穿越山峦,消失在远方。
喝完这瓶天就黑了,丧失温度的空气是张
被揉皱的薄纸,蒙住口鼻,让呼吸变得艰难。
----我为什么还留在这里?几乎是屈辱的,
就像这后院,堆满被遗弃的残破家具、
还没来得及清理的垃圾。夏天时疯长的野草
潮水般退去,它们如此任性!而我无能为力,
肩上越来越重的只有星光和霜。请原谅我
已经不再有信心。多空旷啊,这拥挤的人世
----那轻轻挥舞的,是栅栏上没有手臂的衣袖。
************************************
邂逅
他竭力留下痕迹,那些水纹里渐渐模糊的脚印。
更疲惫的却是这海。呜咽声从不知名的远方而来,
被他拢在掌心,就像是旅人沉沉睡去,
把身子托付给陌生的床。再也,再也不要
醒来,就在这里,在这水凝结成沙石的夜晚,
曾经动荡的一切收紧它们自己,整个海洋结束在他
眼前。他收藏的钟表全都停在曾经的
某个时刻;他受伤的左腿再也不会有知觉;
他尝试过发疯,唾弃施舍的爱,因为那不够多;
他穿过树林,面对海,面对那场无可挽回的失败,
心中终于生出甜蜜----没有人孤单,我们
都睡在一起,手指纠缠,就连太阳都不再升起。
******************************************
双栖
我的耳朵是一对花瓶,深埋在身子里,
插满了受惊的靛蓝、深紫、和金黄。
我穿过午夜的长廊,像一支就要熄灭的焰火,
在你的手上。可你还说冷,你咬着我的耳朵,
像要吹开杯沿上那些倏忽生灭的气泡,
去探望幽闭内壁上的倒影,你自己的脸庞。
我们还能做什么?就这样守着彼此,
守着两根绳子打成的死结;双手下垂,
再也不做任何抵抗:像雨进入湖,或土,
像旧衣裳从椅背上滑下,当屋里堆满空的画框。
“天冷的时候,我画潮水……”——你说
“睡眠里的潮水是一张嘴,长满尖利的牙。”
瓦砾和灰从天花板上坍塌。你还在睡。
经过了那么多年,你变得虚弱,像一丝细水,
却再也不能,不能灌进被污垢堵塞的瓶。
我们深重地驼着背,当潮水又一次涨起,
我们如此深重地渴望屈服,像墙上被敲弯的钉子,
为了悬挂一幅画,多可怕,那里的美与和谐。
&&&&&&&&&&&&&&&&
第四组:梦魇
沧浪
我不喜欢阳台,像一只手掌在胸前摊开的阳台,这是家里最冷的地方,在半空中支起竹竿,抓着鱼线爬上来的是猴子和小孩,他们戴奇怪的帽子,笑起来露出漆黑的牙齿,我抓着竹竿坐在阳台的地板上,把重要的东西都藏进肚子里,是的,我的肚子是只抽屉,里面只有一把剪刀和一列玩具火车,云越来越浓的时候我会变得惊恐莫名:太多了!太多的贼!把这截突出的东西砍掉!
我给鱼缸铺上床单,展开被褥,在上面睡觉,翻着宣传单打购物电话,用红笔标注地铁路线,天气好的时候把床单和被褥搬到阳台上去晾晒,偶尔还会推开玻璃缸的盖子,水黄得发浊,而且已经开始发臭,还好我并不是个敏感的人,就连视力都差得厉害,能看见扑簌簌的叶子和影子,却怎么都找不到去年淹死在缸里的猫,当我把脸贴在玻璃上张望的时候,一只头大如斗的怪鱼忽然出现在眼前,我想我曾经梦见过这一幕:它瞪着我,嘴巴不停地开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天气实在太好,我决定出门走走,奇怪的是街上的人都只穿短裤,即便夏天也不该这样,天上的云是几何形状的,像被剪刀剪过,我的家在半空中,卧室外面还有个阳台,那里阳光充足,地面上却布满阴影,难怪短裤下的腿都白得发青,像死鱼的肚皮,于是我很想去河里钓鱼,这样的事我还从没干过,因为世上早就没有河了,天是蓝的,金黄色的沙漠里趴着很多座桥。
**************************
凤凰
在不明所以的压力下,人们开始移居地心,他们挤满下沉的电梯,在大楼中心,在大楼最隐秘的中心,我怎样都找不到的地方,沿着无穷无尽的长廊,长廊也奔跑它们自己,一路撒满门和楼梯,它们彼此侵入,一道加减乘除的算式,却总能自行生长新的肢体。
请你告诉我电梯的方向――我对着一间空荡荡的办公室叫喊。有人正埋头捆绑纸张,侏儒们从半开的窗户里不停地往里爬,他踢开他们,把一只半透明的试管扔给我,说这就是地图,我攥着它撒腿就跑,却一头撞上一扇怎么也打不开的门。
开门!开门!灾难就要降临,我需要一条通道,一条插入黑暗核心的橡皮管,一觉醒来,发现认识与不认识的人都拥挤在身边,他们前所未有地衰老,在聚餐时彼此交换没有镜片的望远镜,把食物分给脚下潮水般汹涌的鼠群,他们偶尔邀请我返回地面,哭着在新鲜的草地上漫步,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因为,一切都不曾发生。
只有我看见天空的漂移,看见一张威胁的纸的呈现。我那么地悲哀,我悲哀地把母亲和女仆送进下沉的电梯,她们敲打着半透明的玻璃沉下去,她们知道我再也没有时间了,我再也没有时间赶到大楼最隐秘的中心,以躲避抹平世界的那只手,我从壁橱里拉出一只船,划着它在远离地面的高度悬浮,光一点一点耗尽,我把自己刻进事物的另一面,只留下一条影子,无数浮动的金黄斑点,它们最终爆炸,释放出一对巨大的翅膀,扇动着,扇动着铺张开比金黄更让人无所适从的遗忘。
*******************************
启示录
他们在那边施工,好像是很久以前,记忆淡得像未曾动笔的小说。他们捧着图纸走来走去,地基上生长出楼层。然而,十七层完工后,十六层消失了。有人爬上十八层,却不曾经过十六层,因为他不可能经过十六层。十八层里有一块黑板,他开始画消失的十六层。于是,十四层不见了,但楼还在生长。他们只能去工地边的简易房里睡觉,梦见图纸上挤满国王,战争爆发的时候,小说主人公的曾祖母从楼下经过,看见一块玻璃从高处落下,直到很久以后,它才终于在当地报纸上砸死一个六岁男孩。
    
爷爷奶奶带着一群孩子等火车。他们看见街那边有人在施工,整个城市尘土飞扬。下午三点钟天就完全变黑,如果不及时吞下红色药片,三分之二的人会尖叫着长出嘴里的嘴,然后是嘴里的嘴里的嘴,嘴里的嘴里的嘴里的嘴,直到他们的声音一根根棉线似的瘫软下来。我们已经等了五天,我们和爷爷奶奶。火车终于来了,街角亮起土黄色的光。它拐过来,占据大半条街道,长长的脖子向后扭,顶着一颗女人的头。这是火车的头,她正向我们微笑。车轮的位置上排列着无数条腿,它们踢开工地上飞来的石子,或是因为踩了水塘而跺脚。
“记住:一定要在下一站下车!”——爷爷奶奶把一群孩子塞进车厢——“不管看见什么,听见什么;也无论你们是死是活。”
*****************************************
土星人
只有倒吊男才自称沙皇,乌鸦不会因为枪响
而放弃树,它们的爪子骤然暴涨,撑破水晶宫殿,
我脸上压着倒塌的巨柱
----莫非,这就是所谓厄运的重量?
请称呼我为土星居民。
我行动迟缓,郁郁寡欢,每餐吞下五头大象,
每夜失眠,用它们的骨头搭建轨道,
驱车探索不存在的大陆。风景总是那么
稠密,说成肮脏也毫不过分:
河流错乱如盲肠,树木与树木彼此搏斗,
根本无暇喘息。当然,这只是消化不良而已,
偶尔升华成反乌托邦的噩梦,
(替罪羊有响亮的名号:理性,世界精神,
茅屋里的黑格尔) 但最终总会醒来,
水晶宫殿的最后一块碎片扎破耳膜。
我说我听不见,请尽情挥霍你的诅咒和谩骂,
我吞下它们就像是地里的洞容纳死肉,竟然如此宽大!
是时候了,必须学会面对自己,
太过粗砺的喉咙发不出猫的哀鸣,当然,
它也并不是狮子出没的巢穴。
请允许我保持沉默,连眼睛都不眨,傲慢至极,
变成石头。朝圣者!你须牢记,
抵达时务必从怀里掏出锤子,来吧,敲碎我的手!

沙织 发表于 2011-5-16 11: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哲学的安慰》的作者和你是同一个人?写的太好了。

王东东 发表于 2011-5-16 14: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是nizhange,她的诗歌我熟悉一部分,还要消化:))

明迪 发表于 2011-5-16 15: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沙织,是同一个人, 一个让人兴奋的人,读她的诗有鸦片的感觉,可洛因吧,小妈妈真斗,我的小爹地不敢贴出来了。

NETTSAW 发表于 2011-5-16 16: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蛮美眉?先前的ID登陆不了吗?
得一忘二 发表于 2011-5-16 19: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倪可 的帖子

复制了,打印了,我需要拿在手里细细读。
 楼主| 倪可 发表于 2011-5-17 00: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的诸位好啊!我是倪湛舸,我以前的id忘了密码,所以重新注册了一个:(
这里贴的都是以前写的,这些年啥都没写,光写论文了:)
请大家多多批评指教,我要重新开始!~
桑克 发表于 2011-5-24 14: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有了一个新马甲?
楼河 发表于 2011-5-24 18:2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倪大人,您这里的几首诗快有十岁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01:45 , Processed in 0.14802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