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8706|回复: 19
收起左侧

画眉

[复制链接]
翩然落梅 发表于 2004-12-19 20: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画眉        只消一段传说就足够了 
  ??上演一出戏然后落幕
  ??只消轻轻的触动指尖 香尘落处
  ??一肩失去记忆的门
  ??即咿哑而开
  ??
  ??一把梳子在妆台上
    覆压着一段 荒烟蔓草的岁月
  ??书中说  有石若黛
  ??触手处还余有遥远的温存
  ??
  ??成为道具的 早已
  ??洇成一幅褪了色的中国画
  ??一弯柳叶 一带远山
  ??还有一页泛了黄的笑靥
  ??
  ??那只鸟的歌 唱得太久
  ??她转身只是一刹那
  ??画了一半的眉 
  ??点了一半的 绛唇
  ??一半遗留在  这面晓镜中
    另一半和灰烬一起  再度成尘
  
    而玉楼十二 行人渐远
    镜子吐出大片的荒凉
    一双寂寞的水袖径自舞着
    无人鼓掌的一出戏
    一张静静独白的嘴唇 突然紧闭
  
    春寒侧侧 酒醒后一院斜阳
    一出恩爱缠绵的戏剧 终于落暮
    我们抹净脸上的油彩
    只有抱紧自己的影子痛哭
  ??
  ??
夏雨雪 发表于 2004-12-19 16: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精致

精致
 楼主| 翩然落梅 发表于 2004-12-19 20: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知为什么我的显示是横着的 

我不知为什么我的显示是横着的 谢谢夏雨雪

不知为什么我的诗显示是这样的呢
为什么不是竖行呢
夜子1 发表于 2004-12-19 21: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

看了。
今我来兮 发表于 2004-12-21 15: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我来兮,于此徘徊

今我来兮,于此徘徊
今我来兮 发表于 2004-12-21 15: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好像不如画个圈,算是圈阅:)

呵呵,好像不如画个圈,算是圈阅:)
今我来兮 发表于 2004-12-21 15: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时间了,不曾迷失在一首诗里,唉~~~,谢翩然

好长时间了,不曾迷失在一首诗里,唉~~~,谢翩然
安歌 发表于 2004-12-21 19:45:50 | 显示全部楼层

似乎有点过于精致,不过和画眉到是配的。结尾。。

似乎有点过于精致,不过和画眉到是配的。结尾。。有点弱了,因为表达的太强,
让整个诗有点跑调。

另外,这里发诗只有横的,没竖的形式。
呼小咪 发表于 2004-12-21 20: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诗基本是按照写古词的方式来写的

本诗基本是按照写古词的方式来写的是吗
 楼主| 翩然落梅 发表于 2004-12-21 20:4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转来一首词当注脚。:)

转来一首词当注脚。:)我有点晕了。因为实在不习惯这种界面。
夏雨雪,夜子,今我来兮,谢谢阅读。
今我来兮,也许因为自己喜欢旧诗的缘故,我写的新诗老是带有旧诗的味道,而旧诗又有新诗的味道,有点四不象。:)
这里转过来我的一首词,(临江仙)也许可以做这首诗的注脚呢。

  十二楼台歌罢,
  俯身片瓦都无。
  旧罗衣上月飘浮。
  落花如雨乱,
  寂寂一床书。
  
  谁对西风浩叹,
  有人岸上惊呼。
  秋霜明镜俱模糊,
  斜阳燃蔓草,
  一梦到荒芜。

这首画眉的语言不够流畅。也是初写,请各位多多批评。
安歌,谢谢你的批评。
呼小咪,也许吧。:)

吴波 发表于 2004-12-21 21:3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古雅。

古雅。
今我来兮 发表于 2004-12-22 19: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万法归无,执着新旧,何必,何苦~~

万法归无,执着新旧,何必,何苦~~万法归无,诗好像也应该是这样的,等所有的技巧都失去意义的时候,好像才算是一番境界。

我读诗向来重在感觉,在你的诗里我找到了一种很好的感觉,我觉得这就够了,管它是新是旧!

不过你写诗的技巧好像还没有达到归无的境地,有些语句过于刻意,有明显雕琢的痕迹,这稍稍影响了我的感觉。

而且好像你的诗歌气脉有些不顺,你的功力还没有达到可以驾驭全篇的地步。有时候个别语句和整体感觉不符。比如安歌说的。还有临江仙下阙首句。
阳光下的小雨点 发表于 2004-12-23 10: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贵在感觉

诗贵在感觉
 楼主| 翩然落梅 发表于 2004-12-23 11: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的对,我也许过于着相了。。

你说的对,我也许过于着相了。。很欣赏你所说的“等所有的技巧都失去意义的时候,好像才算是一番境界。”
只是达到这种“每一句都不是诗,每一句又都是诗”的境界何其难也。语言只是诗的载体,我现在还太着重于语言,诗却常常在语言中失去了。有时就象是用手捧一掬沙,越是捧得紧,留在手中的沙却愈少。
真心谢谢你。
呼小咪 发表于 2004-12-23 21: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不等于今,旧不等于古

新不等于今,旧不等于古我想这应该是我们的共识了,两对概念虽然在具体对象上可能重合(但也要看语境),但其描述范畴和予以界定的出发点确是迥异的。

今我来兮说“万法归无,诗好像也应该是这样的,等所有的技巧都失去意义的时候,好像才算是一番境界”,此话固然不错,但所谓“归无”谈何容易,从根本上来说,它更像是现代主义逻辑中那个尖塔最顶尖的部分(虽然也是弥漫的最无边际的部分),而真的到了这种境界,我想连语言恐怕都是为之拒绝的,因此禅宗用棒喝-醒悟来传教,然而那个举起棒子打徒弟的老师亦是处于修行长途之中。因此,如果我们从如此一个关于“极端”的想象中去描述一首诗,恐怕并不得力。
新旧本是现代主义艺术的老话题了,有人认为“求新”本是现代主义艺术一贯的自我要求,虽然每个身处现代以来的大环境中的写诗人或艺术家都认识到所谓“求新”的相对性和虚妄,如同诗歌就语言来说势必要祛除陈词滥调,然而绝不必为了求新而求新以至陷入胡言乱语和造作,这同看到一首充斥陈词滥调的诗时让人的不喜欢,没有任何两样。
“我读诗向来重在感觉,在你的诗里我找到了一种很好的感觉,我觉得这就够了,管它是新是旧!”感觉,又是一个模糊的词,姑且不说,但重感觉是否要忽略“新旧”?如果是,我们则可以在太多东西中得到快乐,实在不必来写诗,比如一句爱人说的“我爱你”,感觉就足矣。

今我来兮 发表于 2004-12-25 00: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好!真心鼓掌。不过我觉得我挺委屈的,呵呵~~~

说的好!真心鼓掌。不过我觉得我挺委屈的,呵呵~~~小咪:

你帖子的第三段和我曾经写过的一段关于现代书法发展的文章有异曲同工之处。但我谈书法还能有些条理,谈诗歌就只能凭“感觉”了。因为我不懂诗歌,所以讲不出道理,只能说“凭感觉”。不过这话真的挺好用的,对自己不懂的事,故作深沉的说一句“凭感觉”,别人就看不出不懂了,呵呵:)

(不过诸法通融,我想大体的审美感觉或许应该不至于偏离的太远吧)

很赞同你的话,不过我真是觉得挺委屈的。我的那些话是承接翩然帖子的,你孤立的评析,虽然评的有理,但我还是觉得委屈。

(呵呵,或许这就是感性和理性的区别。我读到那首诗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想流泪的感觉,后来看到翩然关于新旧的文字,说了那些很感性的话。现在想来,确有些矫枉过正。不过我在想,一个人在理性的评论一件事物的时候,应该是站在事物之外,而且应该是愈远愈好。我在想当时这个人的表情应该是冷冷的,并不可爱。^_^,如此想来,我觉得自己还是可爱一点的好)

呵呵,您觉得呢?
今我来兮 发表于 2004-12-25 01:4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谈一些题外话,与小咪闲聊

谈一些题外话,与小咪闲聊“归无”是道家修行的法门,是一个过程,一个三而二、二而一、一而无的过程,这个过程的终极目的是最原始的混沌,也就是“无”。“无”是一个境界,确切一点来讲,是一种状态,类似于理想的真空状态,所谓理想,应该说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但不可能实现并不能说漫无边际,修行中“无”是很具象的,并非“弥漫的无边际”,每个人都可以体味到“无”的境界,只不过很短暂。而且真正的修行,重在过程。
在“无”的状态里,语言、文字确实是被拒绝的。在禅宗的修行中,有一个法门叫“禁语”,也就是不说话,明心见性。(南怀瑾先生曾在峨嵋禁语修行)
修行分层次,禅宗德山棒喝自有它的层次在,无可非议,不宜于举例。如果明天我也拿个棒子去敲人的头,就会被人笑掉大牙了。(呵呵,或许是被人打掉大牙。)

以上只是闲聊,承认用“无”的境界谈论诗歌不恰当:)

关于感觉,我觉得那实在是我自己的事,多说无益。
不过我确实从诗以外的很多东西里得到了快乐,而且我早就不写诗了,因为奈不住寻章摘句的苦,因为看不惯有些所谓的诗人的穷酸和做作,因为看多了有些所谓诗人的表里不一。当我最崇拜诗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么美的诗歌竟然可以出自一个心灵那么丑陋的人之手,就决定放弃了。当然,这些都是借口,最主要的还是自己不是那块料。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我喜欢诗。

最后再和小咪抬个杠:
你觉得爱人的一句“我爱你”就足够了,那只是你觉得。
我偏不觉的那样就够了,我非要爱人写一部诗卷,你可以说我神经病,但不能说我错,因为我喜欢我愿意,因为那样我才感觉“足够了”~~

呵呵,开玩笑,不必当真,觉得你说话刻薄了点,稍稍刺激你一下,^_^
今我来兮 发表于 2004-12-25 02: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确是不易

确是不易那种境界确是不易,但并非达不到。

至少做为努力的方向不会有错。现在太多的诗人在那里“做”诗,我不喜欢。

我认为一个真正的诗人绝对不是做出来的,首先应该是本身具有那种性情,那种纯真,那种和天道通融的潜意识。而这些绝不是后天的修为,这是先天的。甚至把话说的绝对点:一个真正的诗人应该是天生的!

诗人是天生的,但诗不是。诗有技巧,但诗的技巧应该是有过程的,类似从“看山是山”到“看山不是山”再到“看山是山”的过程。

你目前的诗歌好像还在最初的“看山是山”的层次。

呵呵,直言无怪。

不过我觉得你至少有做一个诗人的先天的本质,你不虚伪、不做作、不自以为是,假以时日,你会是个真诗人。
不是恭维,是十年研易的推算。

不过以我看来,真的有了这份天性,做不做诗人真的无所谓了。
 楼主| 翩然落梅 发表于 2004-12-28 10: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今我来兮和小眯。

问好今我来兮和小眯。我看到你们在上面的谈论,很有感触。今我说的真好。学习了。我对诗歌的理论所知甚少,只是写出自己某一瞬间的感觉。只恨自己总是词不达意。
神经cc 发表于 2005-1-23 14: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恩 这个也好

恩 这个也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10:03 , Processed in 0.233630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