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394|回复: 6
收起左侧

自深处De Profunclis

[复制链接]
廖偉棠 发表于 2010-10-28 15: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深处De Profunclis自深处De Profunclis



我从林苑的水井里饮着
   上帝的沉默。

    ——特拉克尔







如果我从天使的队列中倾听

谁会呼喊我?从我的发间,

走出那饮黑暗为生,灿烂的兽。



1914年的欧洲东线,天使索要着血肉;

2010年的中国,天使索要着血肉;

人却拒绝了,夜里担雪回乡。



伸手不见五指的家乡里,雪花变成了

水晶一般的沉默。我的爱人

亲手把门阖上。狐狸



狐狸、野兔和猫头鹰,萨尔茨堡

的疯子合唱团——不是我

第一个拒绝窥视,拒绝自己的名字。







这是一个美丽的世界,我们对拓而居。

把你的头颠倒过来,你会和我的头相撞

像两根火柴。被渐渐汹涌的洪水扑熄。



16日了,地球绕着我旋转,草木、

情人和政客都晕眩,我右手搭着左手

摸到一根微弱的矿脉——

我摸到自己的五官,像一个中国人。



小时候母亲告诉我,只要一直挖

就能从智利挖到中国。我一直挖

挖到了死神的裙裾,瓷器一样精细的花边。



四周是五个大陆孤独如岛,仅以绝望相连。

母亲,那年我们埋在花园里的尸体

它发芽了吗?我为它要到了一枚总统的勋章。



在石幔与岩浆之间,我嗅到了潘帕斯高原

风的腥味。在我干裂渗血的嘴唇间

我吻着一个中国姑娘。哦,桑丘

把那条河、那消瘦的闪电给我牵来!







死在浪费着死。生来付账。

山西话是咒语。死神有四川口音。

京城点着烟花。官员齐咏度亡经。

就在我的左脚变煤,右脚流向海河的那一天。



小时候妈妈告诉我:一直挖一直挖

就能挖到美国。我一直挖,

挖到了大同,一纸四万人民币的生死状

折叠成我的观音。她的裙裾锋利



像一张美元。孩子,两年前你埋在花园里

的尸体,它开花了吗?两年前

你为之哭泣的那个国家,它戴上了自己的假牙。



黑啊,太黑了,我用煤灰在自己胸膛绘画

一幅曼陀罗。我摸黑喂马……

一夜走遍了地狱,秋池荡漾的,好地狱。



我听见绵阳开始下雨,上海被濡烂了。

一百个喇嘛从我家门走过。

太阳在抬着太阳的担架。月亮来输血。







大兔子病了,
二兔子瞧,
三兔子买药,
四兔子熬,
五兔子死了,
六兔子抬,
七兔子挖坑,
八兔子埋,
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
十兔子问它为什么哭?
九兔子说,
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我是七兔子,我继续挖挖挖,

在八千米地底,搜救我自己,

一边挖一边埋葬,那个圣母似的爱丽丝

那个菩萨似的爱丽丝。蝴蝶打了死结。



我的中微子通讯器已经耗尽了能源,

报告:地球还好,我是小白队员。

我还好,一去不回来的只是那摩登时代。



现在地球绕着我旋转,世界上每个人

都离我一样远:我抵达了地心。

每一个人都孤独地躺在我的心中——

瞬息间正午来临。



我在一部抛锚的地心潜艇里种梅,

我知道山外的岁月已经耗尽,薄酒已奠,

那个被埋在花园里的少女,结甜果子了。



滴滴光阴深。我是爱丽丝

花影烧着了我的白裙子,

我在地底和闪电结婚,生育了大海。







常德路旁有一群天使,打伞的打伞,

不打伞的被慈悲淋得精光。

我在其中倾听,蜂群密集

圣歌震耳欲聋,有苏北口音。



我赶路如萧红,在云中捋大先生的胡子,

中国病了,他是药引。如今天地即方寸

铁屋子烫手,他举着自己的火盆。



黑追逐着黑,笑声因循旧日的笑声,

一个小上帝被我带出了浦东机场,

在我怀中那朵乌云中,他像中国人一样不安。



这里信号不良,网页已经停止搜寻,

唯独一匹马学会了翻墙。

我在马腹里睡着了,我梦见萧军

带回了明天的午餐,一支烧黑了的箭。



凌晨上帝的沉默震耳欲聋。





                  2010.10.23.于上海大声展“黑盒子现场写作”
楼河 发表于 2010-11-14 09: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首诗歌很好,值得提起。

这首诗歌很好,值得提起。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0-11-14 11: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首诗贯穿着的东西与内容,及个人意见多

这首诗贯穿着的东西与内容,及个人意见多有强抑的愤懑。

诗好
高玉磊 发表于 2010-11-15 15:43: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句句血泪。

不错,句句血泪。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0-12-12 11: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提。此诗再读仍有力量,它没有减弱
班卓 发表于 2010-12-12 15: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死在浪费着死。生来付账。

山西话是咒语。死神有四川口音。

京城点着烟花。官员齐咏度亡经。

就在我的左脚变煤,右脚流向海河的那一天。



小时候妈妈告诉我:一直挖一直挖

就能挖到美国。我一直挖,

挖到了大同,一纸四万人民币的生死状

折叠成我的观音。她的裙裾锋利



像一张美元。孩子,两年前你埋在花园里

的尸体,它开花了吗?两年前

你为之哭泣的那个国家,它戴上了自己的假牙。



黑啊,太黑了,我用煤灰在自己胸膛绘画

一幅曼陀罗。我摸黑喂马……

一夜走遍了地狱,秋池荡漾的,好地狱。



我听见绵阳开始下雨,上海被濡烂了。

一百个喇嘛从我家门走过。

太阳在抬着太阳的担架。月亮来输血。


班卓 发表于 2010-12-12 15: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不能完全看懂,但知道这写的不是风花雪月之类的东西,句子也很干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09:47 , Processed in 0.15242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