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276|回复: 1
收起左侧

诗5首

[复制链接]
李建春 发表于 2010-4-12 23: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5首秒针

主啊,帮助我静下来,认识——

秒针忽然跛脚的沙哑。
我临镜
看自己的欲望,倒退的虹彩。

2009.9.24


我有许多不适

我有许多不适!这周身皮肤的敏感,
这万种焦急,怎能就这样捂着!
喝一杯茶强化他它们,散步收集它们,
九月像孵我罪的母鸡,有时轻轻把我搅动。
怎么,清风,使我恐惧?拒绝成熟?
阴雨天倒扣一碗隔夜粥,
我饱尝了回头的无味,和背弃真理的无趣。

2009.9.27


我丢了身份

我作了一个奉献,却不知道奉献了什么,
也不知道为什么奉献,
我把自己整个地投进去了,
却没有人接受。

主,我能感到你远离。
我的家人与我撇清了关系,
这件太个人的事情。世间所有的人
都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呼吸,
——不,事实就在隔壁,
但我关起门,闻着自己,
变成一个动物。

我遭遇了什么冷酷的东西?
我丢了身份。
我发誓从此不再回头,不再受
旧人诱惑!

说真的,其实没有什么欲望。
我能想起的欲望,都满足了。
我只是害怕我的心,一颗好奇心,
并不真的相信,却总想探索一下
别的可能性。

2009.9.28


贫乏

我用劲时太性急,不经意间又陷入无聊;
是什么仇敌总在追赶着我?
我的生命,为何这样贫乏?

我生于文革的中途,根苦而浅;
成长于学习恨,辩证法或强迫,
从乡间土路的石头
了解世界的物质性,
赤脚走过夏秋,冬春缩在旧袄的壳里。

我追赶村里跛脚的电影放映员,
讲故事的轮子耸起时,扇形光
超越了灰尘飞蛾;
斗争的幻象在黑压压的人头上涌动,
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奴隶。

少年时代唯一的乐趣——用弹弓射鸟
或许受除四害影响,鸟尸的余温
当我会流泪后开始烫手,如今的我,
不敢杀鸡、看血——
但是心哪,在计算历史的方向时仍然那么狠!

……不惜牺牲,用蛮力坚持生活,
如果我垮下来,你是否愿接住我?

2009.9.30


我踉跄

你为我所做的工作,在我的身后化为涌泉。

我有时幻见其光彩,在夕阳下。

我踉跄。所经之地,火焰跳舞,好像要狙击我,把我的苦压到你那里。

我话不对题,急促,怎想到在乎别人的心灵。

你引我到你面前吵闹。一边在世俗间狂乱地冲突。

我样样都错了,但是错得高兴,因为我纠正时,能感到你的柔和。

2009.10.9



廖偉棠 发表于 2010-4-12 12: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

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21:04 , Processed in 0.21759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