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395|回复: 5
收起左侧

真理与谎言(近作3首)

[复制链接]
李建春 发表于 2010-5-13 22: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真理与谎言(近作3首)风

你把我倾入世界,搅拌,且让我看,
浸盐的风吹动树林,有手指醮我嘴唇。

顺从的水,叛逆的水,灰烬生烟。一千次
被创造之后,我水晶的心
在荒凉之上。

不是躲在万物身后,是成为
道——一种缺失,
爱——像水一样紧张!

我转眼向内,装满风的格栅,呼呼——
我把握;
强劲的季节风,怒气的、叫白发转黑的根,
在土壤的胎内,我把握——

敬畏的叫喊,饱胀的、急不择言的对话,
我吞食世界,生命,我爱我自己的……

长翼,在我眼眉的两侧吹拂;
不看而知的领悟,再次埋入众叶之下而
繁荣;
一种雄辩,在危险的城市景观之上,
风吹动地狱——

我哆嗦。赶紧缩回微小的芥菜子,
在一个房间内拨动笔套!
长长的祈祷,长长的吻,我深怀感激。

2010.2.8


黎明

看天边透明地积聚的、我经历的地点,
你,母腹一样的等,一个命令,黎明,
爱的手指指向我。

喊一声天就亮了。

何不哭泣。
哦,恋人,手臂嗔摇,在我肩下使劲地,
时间的箭射向爱情,空气中激起罪的反驳。

一晃就什么都明白了。

问候我新年的树,落一片叶,像一声
婴儿的交代,我转身看你,
哭,就在这时获得了意义。

这炸开的琐碎,撒一地纸屑,
这成熟,果实掉落后的蒂痕,
我从此当习惯你直接、无羞的语言。

早已知道,但倾耳听;
我,走了味儿,渴望被重新
蒸煮,在你日常的、洁白快速的腕下。

2010.2.18


真理与谎言

今天,走一条真理的路。我能具体到的
人和事……太卑微了,不值一提。

当我实行时,有回声在我耳畔;
有热力从脊柱散到两胛之间;
真理的形象,在我穿越的重重湖水的幕上晃荡;
亲吻的垂柳爱抚我脸。我不在意
祖国和时代,不在意生态……在我所受的
日常的苦中,有洪波涌起,拍打碣石……


另一条路是谎言,有月亮悬在头顶。
她能让太阳底下的一切
变成幻影,变成未来的意象;
在这条路上,一个人不断地制订计划,
但是意志竟耽于言词的迷宫,
他咬断了一根根线,向一个组织表决心,
向一面镜子……下巴和脸颊
扩大……这理想,原来是宫廷的侏儒。

诛心之路的里程碑将被记下。
往黑暗的领域添加的资本,
到了某个可诅咒的关口,也会自动
运转起来,他从此事事亨通……
像流水线吞噬女工的手臂,
地狱,在一个人的身上竟发出阵阵狮吼!

让我们铭记这些不体面的细节。
不管他拥有多么强大的
制作和传播的力量,
看他放大的脸和缩小的身子……学会
尊重语言,尊重真理的黄金律。

2010.2.25


 楼主| 李建春 发表于 2010-5-13 22: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家灯,夜鸟,建筑工地

家灯,夜鸟,建筑工地家灯

让炉火继续烧吧
像我离开家时一样
让家灯继续亮吧
像我看见的无数路灯一样

我的影子会跟在我身后
我的双手会为我忙碌
父亲,不要问我做错了什么

我的眼睛像镜子
我的头脑没有记忆
我的过去像水流过岩石

1993


夜鸟

打着响亮的指节
我一刻不停,打算借
月光,到树林的深处捡松球

这夜晚就我一人
带着好奇心和闲情逸致
我穿过树林抵达湖边空地

我坐在石头上
听夜鸟鸣啼,扑翅
却不知道它们在什么地方

1993


建筑工地
――致九思

阳光刺入空荡荡的工地,红砖堆
向阳的一面零乱地热乎起来,背阴处
亮晶晶的露水绷着衣褶眼泪淋漓。
靠墙根的铁桶,自来水冲击桶底。
手推车在未苏醒的沙堆旁停下,
他抽出一柄铁铲手臂挥动,冷气流灌入
挽起的袖口,脚板的神经向柔软的沙地
渗透;黝黑的额头,平稳的速度,
褴褛的膝盖,让我羞愧的专注;
简陋的家也在工地上七拼八凑地
筑起来,阳光洒在低矮的油毡顶上,
洒在他就着水龙头刷牙、满口白沫的妻子,
黑乎乎的里面失学的姐姐我想在逗
超生的老二玩儿……但是他有信心;
对着风口他裸露极少梳的乱发,
独轮车在高低不平的石子路上磕磕撞撞。

1993-2010

 楼主| 李建春 发表于 2010-5-13 22: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叫,下午的枞树,如果你的名字叫上帝,决心写作

马叫,下午的枞树,如果你的名字叫上帝,决心写作马叫

我听见你的叫声,马呀
半夜里起床,听见你嘶鸣
像血管里游动的鲨鱼

马骨头堆满房间
像初春的落叶
像垃圾上雨点闪光

远处是一座纸扎的灵城

我们的爱情,今夜流进一根自来水管
在整个高空中循环,
它是背叛,是红色的档案
是滴在字上的一团墨渍

1995.2.19


下午的枞树

枞树,枞树,你的针叶
在整个下午的空气中闪光!
风吹着,在你的清甜中
我长成一个完美的孩子……

你根深叶茂,从我的
回忆中长出。
少年时,我曾在这树下遗落一堆水晶

即使你的风,把我吹成
流泪的嘴巴
即使我被回忆(或火)再一次
劈为两半……
而枞树,从我的裂痕中长出的枞树
在风中,我再一次
装满了水晶、天空、鸟鸣和海……

1995.2.23


如果你的名字叫上帝

我似乎听到了你的声音。
风吹着,吹透了潮湿的楼板,
这场景好像在一本书中。
多年来,我被一盏黄光照着,
在书中做梦……
你么?如果你的名字叫“上帝”,
从我裂开的血中,这名字
有些陌生:我认不清自己……
我没有生活,没有过去,没有空间,
像一个影子在世间漂浮。

我曾怀着一个秘密的愿望,带上
秘密的刑具,到北方去。
在清冽的空气中,我几乎死了。
赤杨,煤球,银杏,一排红色的树,
在河边,当我乘车驶过时。
玻璃,大厦,反光,深夜的街上
轮胎轧出的响声……
在北方,我寻找的东西被一层薄冰盖着,
但我离开了,带着脑际的雪和落叶。

回到家乡。在江南的雾中,
我看不清自己。
南风偶尔把水面吹出裂纹,
回到过去使我感到痛苦……

血,响着。深而黑的夜,我听到了。
书页轧轧作响,这倾听的姿态
好似一幢建筑的结构,
而衣服,是张开的脚手架。
从这房间,我生存的刺向世界伸出。

我似乎听到了……这历史……

1995.2.27


决心写作

在一些声音的浪尖,城市
用它紫色的阴影
擦过我的额角。此刻
我沉浸于言谈的喜悦,抚摸着
新买的桌子,决心用它
写出更多的诗――她睡了
安宁在嘴角漾出波纹
睡眠从四面八方鼓动我

而我想到要写一首诗,钢笔
躺在我的掌中,由微凉
变成温暖――写什么呢?
写青草发芽的声音?
写北方的雪掠过夜空或在我
脑际飘旋?写午夜的情侣
从餐厅出来带着微醉?
生活与写作多么不同!

一些人留下轻柔的回声
另一些人像土拔鼠,趁着黑夜
挖洞穴,或者为逃离故乡
而坐上南行的列车
驰过发亮的铁轨……
生活与写作多么不同!
一些人做爱,一些人工作交谈
词语的风暴像车轮
在泥泞的小道留下辙迹

而我要写下一首诗
在一天话音的尽头
生活需要被证实
而我们处在这样快的时代
看不清时间的面目
为了持久,需要加倍努力

1995.2.28

 楼主| 李建春 发表于 2010-5-18 08: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13首

诗13首死,生

死,你是生的另一个名字
我在沙中漂
我在水中漂
我在越来越薄的空气中陶醉

你的名字那样轻
就像你的身体
你是我梦中一场小雪

我能感到
你的热和冷
你的刺
已卡在我青春的血中

像在午后的梦里
你是我家中之家
但你显然更像一只蓝老虎,从天空
跃下

那样透明
那样弱小
像一个凶暴的婴儿

1995.3.7


骨中的树

那个人,他坐入树荫下的凳坐在忧郁里下午在
公园的废墟里
他的脸颊冒沙子他的手握笔他的身体
像一堆存款和石头

他是个好人
他有很多美德他是我的上司和亲戚

如果在几前年,我不会认真倾听他
如果在几年前,我宁愿
拖着影子走在荒街走在沙漠走在异乡的山和城上
如果在几年前,我宁愿住在河底

为什么我想哭?我的头骨长出一棵树

1995.3.9


夏季

夏季,听见遥远的词
音乐中断
生命跳跃
孤独是一个休止符

听见花瓣落下,大雨涌来
听见男人像预料中倒下

走在无人的街上
四面八方的飞鸟
在上漆的屋檐下扑打
它们不关心“夏季”这个词

1995.4.10


迟疑

我拥有的不是我要的
哦,延迟,一再地延迟,直到
站在雪线边缘

有人在夜里投下新发的种子
他发光,自在地,从寒冷中
拒绝将临的白昼
而我却深怀戒惧,因此要等,等

像一条雨中发芽的船。
是时候了,我听到下头的波浪撕裂

成为诗人或一粒谷种的壳
这是我要的,方向
转移

你的果壳之旅和满载的雪
可能安慰这些日子
这些迟疑的日子,白白逝去的日子?

1995.6.11


成都见诗人柏桦

正常的街道,错乱的中午
终于有难得的机会
我在成都见你,
带着自行车的光芒

曾在青春期听你的声音,
“那甩掉了思想的声音”
然而我一再迟延,错过了
“为一句话而自杀的年龄”

现在你告诫我,“要敏感!”
你拿起一本杂志,口中
喃喃自语:“好的,好的……”
宿舍楼忽然陷入黑暗

我们都“难免来到人间”
害怕人间的光芒,
哦,诗人,直到现在
我还不敢睁开双眼!

1995.6.11


玫瑰,楔子

骨头在火中跳荡:楔子。
一些词已打下烙印,
它们是玫瑰的外来户:蜂和苍蝇
轮番变换着空间

我需要在空间之上
一朵玫瑰中的玫瑰
需要一个沉寂的夜晚
骨头在火中反复清洗

你的嘴,磨擦我皮肤之灯。
在那吃力地透出的光中
我的心,我的心,
你看见怎样的玫瑰,燃烧的玫瑰?

1995.6.15


一生中有太多的间隙

六月的人群在大雨中叹息,把热气
喷上我脸
果实摇落,带着盛夏的气味,果肉
令人陶醉
我害怕闪亮的骨头,本质的白色的核

一生中有太多的空白,太多的间隙

当动力消失爱的感觉找不见吉它手
停止弹唱
一生中有太多的夜,太多的思念,夜中
自己醒来
哦,我的脸,我的脸到了哪里?

一生中有太多的寂静,太多的自己

当秒针逃走电唱机飞奔重力加速度
使我晕眩
这时我害怕身体醒来家具醒来石头
张口说话
石头的心跳猛烈抚摸凶狠甚于盛夏的马群

一生中面对夜的时间太多

1995.6.16


芝诺

岁月流逝,箭镞停在中途
复仇的意志长出叶子
复仇的动机被忘记
截留在午后荒凉的岛屿

你把思想存入银行
却无法抵御通货膨胀
因此增值的是愤怒的滋味
时间刻下徒劳的弧线

哦,芝诺,迟钝的射手
伟大的艺术家,
你卷入了怎样的空虚
――怎样意志的空虚?

1995.6.20


我用弃置的右手挖掘荒凉的左手

我在行将到来的荒唐的风暴中呼吸。
现在风暴加上风暴,从左到右
构成倾斜的肩膀

这剩下的弃置的手,更加荒唐
它从里到外
摸索边缘的黑暗

(在那中心,在那我看不见的,我在
其中的,是光……)

右手挖向左手
我听见自己的神经
在疼痛中醒来

1995.6.20


语法的时刻,悲痛的时刻

夏夜来了,敏感的生辰来了
血液的化学的狮子
到了饥饿的时刻

悲痛把语法移上山墙
变成吃人的句子
阳光的运动停止
石头的热度退却
点石成金的悲剧早已酿成

现在,夏夜已到,血液的汽油运到
白色发动机停止
黑色发动机可以醒来

1995.6.21


未名的风

从思想出发,我不能到达这下午。
从思想出发,我不能接受
这些光线空气中有无尽的
蔚蓝和安慰以及无尽的颗粒

我看见无数灵魂洗澡为了迎接
夜晚他们用清水刷翅膀用树叶
擦金色的小裸体对着光哦他们把水
泼在凸凹不平的路上你走路得小心
别让他们溅湿你走进光中无尽的夏

从思想出发,我不能接受这下午
沿着偶然的街道走进六月未名的风中

1995.6.27


世纪之秋

男孩,当世纪之光快速转移
而我们赶上肃杀的秋季
你说我们快成熟了而我说不

我憎恶这懒洋洋的成熟的果园
我要继续狂怒的哭泣暴跳的
速度哦盛夏的热!我要午后的雨
继续一厢情愿的爱继续此刻我仍在
街上走着呢但我是在游行而不是购物

而我们拥有太多智慧我说这是谎言
我情愿留在未知中这沉稳深不可测的蓝
是青春之敌

而我们拥有太多死亡我说这是谎言
不是死亡是死亡的智慧催我们年老

1995.7.10-2010.5.14

注:“游行”的诗意,初稿中没这么明确,实与我不久前我读过的当代诗有关,故特此强调定稿时间。


夜,我说,我必须说

一只手掌可以覆盖一个夜晚。
夜,我的担心,如果那确是我要说的
那被一再地说的
那是虚无

但是夜,藏在我的掌纹深处。
我说,我知道我必须说
说出我的羞耻,说出你发光的种子

1995.7.19



李浔 发表于 2010-6-3 10: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建春好,你现在哪?

建春好,你现在哪?
 楼主| 李建春 发表于 2010-6-5 23: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浔师兄好!

李浔师兄好!屈指算来,18年没见兄了!我在湖北美术学院美术学系任教。
我的邮箱:lijianchun70@yahoo.com.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10:28 , Processed in 1.19040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