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684|回复: 5
收起左侧

诗19首

[复制链接]
李建春 发表于 2010-5-13 22: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19首三月铸就的女子

三月铸就的女子
她的头发像东风一样稠密
衣裙整洁,脸上挂着
含蓄的笑意
她的小脚轻盈地踩过山岗
向你们走来
你们,曾被凝固在
寒冰里的人们
你们,曾经是午夜梦想的孩子
她的小脚在向你们靠近
你们不要忽视她的到来
她是三月铸就的女子

1990


窗前的妇人

这妇人,没有忘记每日的消遣
在小屋里踩着碎步
玩弄胸前的白襟带
她嘴唇抿紧,柔和的曲线
改变了模样
却显得端正,也更柔和
她看到阳光在窗口的一丝晃动
仿佛玻璃在风中来回摇摆
空虚的眼睛流露了亮色
长长的睫毛却在
片刻间轻轻掩饰

她胸前仰起,移步向前
阳光顿时照到整个身子
身材的曲线大放异彩
衣服的衬托仿佛天使
捻起一朵荷花
明亮的窗子使小屋得救了
黑暗退避一边,在角落蹲踞
这光像一件利器,从窗口探进

妇人的身体泡在牛奶里
清晨上演的曲调
在小屋的附近盘旋
她是音乐中的和弦
没有鸟鸣夹杂其中
四周的静寂给了她安宁
她的徘徊正是为安宁

1990


深夜即兴

婴儿深睡之处,刺玫瑰
开放成优雅形状
空灵夜色中的遥远
仿佛危险露珠上的天使
歌声在灌木丛上飘荡
美好的存在,当烛火
在窗前赞叹时,却有一人
从傍晚到黎明
坐在一个隐秘的角落
焦灼的目光
刺痛了族长们罪孽的坟茔

但平静依然是夜的主流
孩子们的熟睡天真无邪
痛苦者和欢乐者
谁更有理由,谁更长久?
日轮明晃刺眼,月轮
拖着弯曲的背影。
但是在记忆的深处
他的爱人,家乡土灶的
火,却把万物无声地测量

1991


爱情十四行

让我们庆贺乡愁的消逝!
安静,闲暇,充实河岸的步子,
衣襟喜爱春日的远游,
葱白手指触动窗前的景物。

昆虫的欲望呼唤,得意洋洋的花蕊
把蜜蜂的金翅托起;
季节,多么完满,而人的欢喜
正与春风相会!

即使爱情如泥土一般盲目,
我们也应该,把欢乐的种子播撒!
灵魂从故乡带来灌丛的风,
奔驰的动物,漫游的脚步,
——不要让忧苦紧蹙的眉,
把爱情的回音葬送!

1991


1991年自画像


书生的苍白脸色,农民的谦卑和纯真,
内省的沧桑,激情在嘴角偶尔流露。
白天秩序井然,仿佛不担心失态。
但有时一声吆喝,乱纷纷的元素
蜂涌而出,兴冲冲地探听外界的信息,
对着阳光下清晰的景象伸个懒腰。

此刻,世界独他一人,无须
对镜自惭。他挺起腰板,仰望夜空,
沉吟含笑。——于是眨眼功夫,
他在星星之间,竟架起一座桥,
你们可有谁看得见,并和他
手携手,从这一头,颤悠悠走向那一头?

1991


为小真作

夕阳西下。她的莲花脚向前
试探,可是夏日的田埂怎
会有危险,没有水蛇,这里
青蛙猖獗,整夜儿咕咕叫
在温柔的脚边故作惊恐
轻轻地一跳,划出一道绿弧

姑娘们,你们的手臂晃啊晃
怎不叫男人们心襟摇荡
老人们引为知己
你们真是纯白可爱的兔子
在家门口的附近,像消遣
而世界竟在柔情下蹲伏

采一束映山红,插在窗前
让空气在花瓣下颤颤地流
像乌发溜过了情人的手指

1991


阳光在喊

阳光在喊:
“是我们,阳光
和我们在一起!”

我也想高喊:
“是这样,我们
不仅是我自己!”
我站在一棵树下
从黎明到现在
没有走出黑暗中
孤独的自己

在我的四周,阳光
照着一切
照着苔原发白的石头
照着你

我听到这呼喊的声音
的确,不仅是我自己

我走向路边的人,对他说:
“我们都在一起,为自我
寻找粮食,但还不是
为在这里吃。”

阳光在喊:
“我是阳光,来,
和我们在一起!”

他就是阳光,我们也是。
他已使你我
变成同样的,又分开走开了
我们都在洁白的你中
变得简单,变得容易

1992.12


四季

啊,四季,四季!
骇人的沉寂,可怕的消亡
转眼冬天又到,僵硬的水
结在枯枝,兽皮薰蒸灵魂的香气

时间在我的窗台上吐石灰,
使春游褪色、几只皮鞋衰老
指甲积满泥垢,我来不及
理发,手稿已泛黄、变脆

往事困在玻璃球内,不知从何处
探入,晚霞散成一声兽吼
我的祖父神秘、怪癖,他画一座
灯塔,雪水中几块砖头

苹果在万有引力下腐烂
宫殿残立,风驱赶露珠
帝王死在深秋,飞鸟生卵
时间孕育不服从的精华

啊,四季,四季,铜钟破了
少年在变声期,我的下肢渐入
麻木,是否四季中的我
已成为一尊奇怪的雕塑?

1992.9


燃烧的葡萄

葡萄藤燃烧到天明
像一群穿红装的少女
坐在雪地上

明亮,悲壮,结实
冬日的火堆,孩子的脸
在惨白的穹窿下

下雪,寒冷,太阳
是无形的,相信――
化为满坡果树的火!

1992


秋天的死亡
――给海子和凡•高

我最后一次看到你,你是那个
枪口上插着麦穗的人
行走在田野的空气中

雨后的秋天,死亡

黄鼠狼的口中吐出寂静
不知哪一粒麦子打疼了你
(你脸色铁青,在堤岸上徘徊
捂着一只破耳朵)

雨后的秋天,死亡

黄鼠狼的秋天留下一行
细小的足迹,我最后一次看到你
你是那个站在雨水的刀口上的人

1992


月光下的军队

午夜的沙漠,明月高照
一只军队正跋涉前进

急剧降温的沙地,响尾蛇
在岩石后蜕皮,狼群的爪子
划过发白的坡脊

军刀撞击,马蹄嗞嗞地踩入
中尉挥舞手臂,传令兵来回穿插

沉寂中这支军队将开往何方?
到何处与前敌交锋?星星的
炮火。迎风坡下,沙漠微动

战斗接近尾声时
夜,正缩入一只羚羊的角

1992


小竹林

噢,小竹林,回忆中
故乡的小竹林
在夜色中渐渐亮,渐渐近

竹林中的老人黝黑健康
竹林中的小狗对我
凶狠地叫汪汪

太阳照进竹林的叶间
芝麻秸靠着红砖矮墙
光柱颤颤地撑起宁静

你坐进吱吱响的竹椅
翠绿的空气挤入镶花的发髻
调皮地,你用指节敲竹杆:

“笃――笃――”早晨便一排排
向这声音靠拢,你把我置入
爱的中心

当小山脚下
湖面上的中午长胖时
我们便相伴着还家

1992




从乌云上冲下来
鸽子吐出火
雨啊,我感到震惊
你与生活反向而行

1992


葡萄架下的梦

想象我的爱人靠在水边
葡萄的星星照着她
发红的脚趾

夏日的一个
最短的黎明
露水下她的头发拖长
湖边栖息着
一群蓝晶体的鸟

1992


情诗

几点灯火
在草坪上闪
山峦已离得远
引我们滑入
梦中,
不知道的世界
向我们侵近

风吹着
时有,时无
我握你从
肩上
滑下的手指
月光照你梅额

客松
第三夜在
沾露水的岩石上
针叶湖脚下荡漾
细细银光
欲献给你
钻戒和誓言

数不清的
又像是
唯一的,
当你裹在
毯里靠我的膝
睡去时,
我摘取了
全部爱
给你戴上

1993.3


清早归来

我头脑中的一片战场
有一挺机枪在顽强地扫射、喷着火光

我骨头中的一座山
有一条溪流在峡谷间喧腾、挤撞

我血肉中的一盏灯
迎着海风彻夜地闪烁、摇晃

徒劳无功,我度过了严峻的一夜
鸟啊,请用歌声迎接我
说不出的爱……

1993


幸福

今天,幸福驮起我
到草地上,
像妈妈晒着的一件
白床单,幸福把我铺在河岸

最先看到阳光的人
也最先在阳光里融化
最先成为露水的人
也最先在露水里发光

对着小树林里的村庄
我的肉体像一只
松鼠的尾巴
在烟囱旁
顺风而下

1992


黄昏的甘蔗地

夕阳落在
滑过湖面的大鸟背上
浑圆的时光催动

一阵厚风
使黄土沉寂

湖边的甘蔗地,敞开
像你在田野中间
牵着黄牛完成了夏季

1992


给母亲的诗

  (在金色的房间中转悠
  隐约听见蝉鸣声在扩大
  窗外,月光的夜晚
  女人用层层布包裹婴儿)

啊,母亲,母亲
你是田野
你是风信子和杜鹃的鸣叫

广阔,寒冷。现在我记得
我到月光下玩耍,纸糊的岁月和一个
风筝的骨架

推开房门时
母亲坐在门后黑暗中
月光流进了明亮的呼喊

1992


 楼主| 李建春 发表于 2010-4-12 23:3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晚的风

夜晚的风夜晚的风

愿我的诗能荣幸地,到一个劳累的人手中,
他像树干一样躺下来,靠着井栏;
愿我的诗能传入那位农民的耳朵,
他刚刚从肮脏的牛圈
踅回泥屋;

一个妇人在她的床上摊开尿片和我的诗,
她的孩子睡着了,因我的诗沉闷,
现在,她可以安静地
向着炉火;

愿我的诗爽朗如这夜晚的风,让人忘记
冷热、饥渴、恩怨,
不快的情绪在面对大海时
会随波远去;

我知道你像我一样,住在狭窄、临时的屋子里,
但是你在内心深处,总有一片开阔地
与我的诗相会。

1993
甘谷列 发表于 2010-4-12 11:4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建春好,好久不见你来论坛了!

建春好,好久不见你来论坛了!问候春天好!听说你换了一个系,祝工作好!
廖偉棠 发表于 2010-4-12 12: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多么清新,又隐忍的诗。

多么清新,又隐忍的诗。
 楼主| 李建春 发表于 2010-4-14 08:4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伟棠兄、谷列兄!

问候伟棠兄、谷列兄!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0-12-26 23:53: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春天的帖,如今提起也算是总结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23:09 , Processed in 0.14363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