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898|回复: 16
收起左侧

近作选

[复制链接]
李建春 发表于 2009-2-16 12: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作选近作选 

一、性情诗


性情

任什么都过了头,任什么都不够:
酒鬼,赌徒,败家子,情种……
我在区区人世,赢得这么多头衔。
物质的愤怒砸在我身上,惨哪!

任什么都不信,任什么都要试:
父母,兄长,老师……我是村支书的老幺。
母爱裏住我,我蹬腿。
父爱吓唬我,我抓住一点气焰。
小手挥舞嫩枝,在匆匆滑过的春天。

夏天太快,光着膀子恋爱!
名落孙山――男孩女孩穿的确良的
就剩我们俩。同姓结婚?
村里一棵老槐动了一下。吵吵闹闹,
直到把外甥抱回娘家,与老丈人干杯……
我们心心相印,因为……血性!

怎么混日子?八十年代末
有一班小浪漫,在镇文化馆
出租之前。我们抱成一团,拒绝实际,
拒绝……古风的晚来儿,读
《三侠五义》,用义气换了生计。
我以惊世骇俗树立威望于迷茫。

打学生。自杀殉情的消息也传来了……
有人做生意,有人凭关系进了矿区。
父亲临终前给我最后的宠爱――
一套小居室,作为我的小家庭安居之所。
但是我一时冲动卖了,为一笔投资,
妹妹、妹夫忽悠了我。

做小贩,饮酒,用日用粮狂赌……
我立身清廉,但是嫉妒上司的贪婪。
我拾了制度的牙慧……讲关系,
关系明明害我。一辆小车
将我撞倒了……拖出20米,全身骨折……
确凿的证据让我输了官司。

2008.12


去年冬

在镜子的背面。窗外的铁
呼啸。集体的裸照,兰花指
拂回乡的民工。

火车站提前满了,
陶渊明的五柳,在张开的手掌上。




我们仨,蹒跚着追赶一只兔子。
秋草太多。兔子停下来,
坐在月亮里。

你,你,坐在我掌上,
我,她,坐在你眼里,
他,我,坐在你心头。


距离

只差一点儿就哭。
只差一点儿就变成毛毛虫。
只差一点儿就到达。
只差一点儿就恨。

现在我们哪里也去不了,
像玩具火车睡入冬景,
只等着雪化了,又呜呜。

圣诞老人的胡子
滴下天堂的一滴泪。


贵妃雪

得先忍受冻雨的针扎,在贵妃雪
上岸之前。他们等啊等,像净过身似的。
唔,这么多人咳嗽,这么多人
流鼻涕,到捂着脸的白大褂那儿。

我坚持住了。我的冷与你相似,
我的热也没有去势。雪儿,你过来,
旁若无人地到这厢来。雾化器
震动,他们吸啊吸,为了治好自己的咽喉。

风风雨雨,这丫头真有一手。
我沿途咄咄,去汤逊湖看个究竟。
地产商整了一半的路面,在要命的冬季结了冰,
他们错误的判断竖着,脚手架也没有拆除。

汤池荡面纱。爱,腾起一片空濛。
对面的小山说:你看我,像不像蓬莱?
――你一点儿也不像,让人讨厌。
我火烧火燎,几乎伸手去探水。

她忽然哈哈笑,小指尖碰一下,又不见。
我站在岸上,昂首闭眼。她其实知道
我流了多少泪水,却偏说:
是你的恨,在我脸上后悔!

她火辣辣地搧我耳光!我真的这么傻吗?
如果不逃到附近的酒家,吃一顿鲜鱼丸,
让她,而不是我,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会是发高烧的唐明皇,愁成少年白!

2009.1


六爷

这击中我的温暖
来自轮胎外缘一样
粗而黑的手掌。
他显然为回家过年
买了一件新袄,
老人头的亮鞋
沾着一些泥。

递他烟,他就接着,
递他火,他就点着,
一连抽了六七根。
后来我停了。
他根本就没有烟瘾,
只是贪爱这好烟,
或不会拒绝。

他的老树根举起碗,
他的小儿麻痹症的儿子
也颤颤地举起碗。
我惊讶于煤
竟渗透了一寸厚的老茧,
使一只大猩猩翻过来,
外面是我和蔼的六爷。

六爷的妻子死得早。
六爷的植物人母亲
躺十年后,父亲也死了,
他把母亲抬到哥嫂家,
哥嫂又抬回来,他抬过去,
锁上门,一家四口
逃到贵州的某铁路。

他的三个孩子中
最好看的长女,却远嫁
千里之外,逃出了火坑……
这一去七年未归,
其间有多少变故。
他终于回来奔了丧,
因此也回来过年。

我陪他喝酒,听他聊天。
他聊什么?这一家发了,
那一家不行,什么原因;
感叹国家领导人某某
去年倒霉,又是雪灾,
又是地震!笑某某副省长
吃了大亏,手中没有权。

2009.2


情人节

-、

妻子要求我为她写一首情诗,
并且交代说,“要有所不言”,
不能写细节,不能写柴米油盐――
哦,亲爱的,这等于把我抛出窗外!

我向她要钱,为了买一束玫瑰,
她感觉不爽――算了吧,
她又不痛快。亲爱的,
我们多么希望回到期期艾艾的日子。

那时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因此拼着命要把对方占有
(这几乎伤了我的身体),现在是否
已达到目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二、

从红颜恋人到黄脸知己,
中间经历了多少磨难。
我14岁认识你。从你家到我家,
一条小河把我们隔开了14年。

那时你像一株小树苗儿
刚从土里冒出来,绷着脸。
你怎么看我像陌生人?
我怎么就不知道我的命运?

再过4年。你穿着白云的裙子,
我的脚底安了弹簧――
从蹦蹦跳跳到哈着腰,
有多少错误让我想哭。

第一次。我拉着你在黑暗的田野里唱。
因为那时我们不知道命运。

三、

或许真的可以越过细节,
让细节的地毯勾勾卷卷,
自动铺到黄发之年,
因为向前走时,并不朝脚下看;

不妨继续想象幸福的身体
已瘫在真理的轮椅上,
你推我,我推你――
颤颤悠悠的规范写下自由。

2009.2.14


二、祈祷诗



我不亏欠这世界

我不亏欠这世界,只亏欠你。
群山涌动,你的形象
在我心中。泪眼看菊黯淡,
深冬的留鸟哀鸣。

我何故离你如此遥远?
虚荣开败,无一物
可以久存。寒空积玉。
你的掩面,丧失--

纯粹的美。孤独呼啸。竹影映
南墙。我说:爱--
我说:是--
满眼燃烧的荆棘。
西天风静,彩霞明灭。


母亲在电话中催促

三天前,母亲在电话中催促:
“快回来吃鸡子……”我的心已飞了。
交接,收拾,留言,我与世界的关系
都在你眼里。

四十年印象,人事,水落石出。
我曾试图抓住其中的一些:
恋情,知己……驱车绕过阻塞,
郊区的建筑忽然松开。

不洁,杂乱,但已可望见天际。
我们的信心像这城市的能见度。
小丘、平林入眼,展开如记忆。

家……父亲安葬在背垴。
或许现在要纠正青年时代的不孝为时已晚。
入睡前拉开大门,满目的星星竟使我满足。


故乡已是一片荒场

可是故乡已是一片荒场!
有人破坏,无人建设,
有人砍伐,无人种植,
有人消费,无人保育,
这大毁灭几十年前就已开始……

我的祖辈、父辈犯的罪,落到这世代:
他们有计划地把山林斫尽,改成梯田,
如今连良田也无人耕种。
沿途所见,尽是茅草,小山包一年年稀下去。
一栋栋水泥立起来,却依然是水泥。
他们心甘情愿地被欲望驱使,跑到城市做贱民,
留下老人看守空荡荡的新家,
像经历一场战争后,满村孤寡。

上两辈人毁灭了精英,满腔合法的仇恨,
向全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宣战,
我们这一辈用吸引器、探针把孩子搅碎,
祭献给欲望之神,
那些生下来的,落入愚昧……

年关已近,村里一片空虚。
稀稀落落的鞭炮声,像发自大地枯萎的胸膛,
他们正在各省的车站里受煎迫……

2009.1


季风为太平洋的西岸……

天变了,地变了,经纬也变了,
季风为太平洋的西岸……恍惚的铅锤
掠过天坛……废除的讯号
多么沉重。不破不立的使者,红色的使者啊,
满地蝗虫……他们咬啮了民族语言。

带着羞耻的印记,我的祖先对你并不陌生。
大混合,大开放,边缘
一再地僭居中心,直到旧皮囊再也装不下
你的尺度。我何尝不想回到陶潜的时代,
你却允计那贪婪的搜刮
把桃花源的梦想也劫掠……
挤啊,挤啊,挤着错误的奶,为付之一炬的阿房宫。
两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从未看见自己
像现在这样丑陋。

检讨书上交了,还不够,要再写,一遍遍地
重写。
他的稿纸上,阅读的机构塌陷,像脂油雕塑
融化于全民交代的坩锅。
非汽化诉说,决没有谅解的沸点,只有烤焦的刻度……
罪的概念开始鞭打一个种族。

我体验你清凉的滋味始于何时?
你的优美的黄金律落在我身上始于何时?
你的声音不在旋风中,
也不在燃烧的火柱周围……
喧嚣的现象过后,清风的低语,像婴儿,
我凝神细听,就听见了你。

我举目看见的驳杂,像这山川。开采的伤口;
盘山公路,水果刀绕着地球转;
高架桥的龙门阵摆到地老天荒。我感到一阵晕眩……
除旧迎新的拔火罐附在我身上。红包装着爱。
拜年――拜时间,
春节――春之祭。
弟弟放了太多的焰火,我的儿子吓着了。
他不能理解,向天空开炮怎么会是祝愿?

但是也请你品尝这陈酒,我的血液的习惯!
我的粗鲁的韵律,一度凋谢于情欲,
竟不惜吞下大块大块的红烧肉,
在12点审判之前,写下对联的祷文。

2009.2

甘谷列 发表于 2009-2-15 22: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建春兄写得好多啊

建春兄写得好多啊好几首读得很沉重啊!
 楼主| 李建春 发表于 2009-2-15 22: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甘兄新年好!

甘兄新年好!现在开学了,不大有精力写了。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09-2-17 22: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建春兄写得好,读过发现你有许多改变

建春兄写得好,读过发现你有许多改变自然了,轻松了,坦然了
 楼主| 李建春 发表于 2009-2-17 23: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青蛙!你让我非常欣慰。

谢谢你青蛙!你让我非常欣慰。我进步还是太慢,与你的速度不能比啊。唉,此生夫复何求,就这一点字啊词啊。我写得太少,与本坛诸君没法比。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09-2-18 09: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建春兄,你说我

建春兄,你说我进步速度很快???我觉得我还倒退了哩。以前自己写的诗,现在自己重读都觉得还有许多生趣,现在写的倒不一定,而且基本上听不到什么称赞了,更别说被民刊、官刊、年选等选中发出来了(诗生活除外:)))。混得其实很惨!

但这劳什子都写了半辈子了,正如兄所言“此生夫复何求,就这一点字啊词啊”,要想停是停不下来。且不管别人如何道哉,只管自己舒服,这样的事就是写诗。
陈律 发表于 2009-2-19 09: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爷》其实写得挺好的。

《六爷》其实写得挺好的。它没有其他人写这类诗时的情感上的隔膜或居高临下或借鸡生蛋,相反它很平易,这其实很难,其他的其实都是小问题。所以信基督至少可以让人帮助弱者,真正站在弱者一边。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09-2-19 09: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不跟信教的人争论信教的问题

我们不跟信教的人争论信教的问题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诗人中,我知道最早信教、且公开自己信仰的人是鲁西西。我们从她的字里行间能看得出宗教的影响,和宗教在字面上走过的痕迹。
 楼主| 李建春 发表于 2009-2-19 10: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蛙,

青蛙,你早期的诗是生龙活虎,但有一股江湖浪子的气息,现在的诗书生气重多了,当然还有漂泊者的底色。你谈到你原来受欢迎而现在比较孤独,我个人觉得正好是你进步的表现。我挺喜欢你的长句子,那股要命的、没办法的激情,这方面要向你学习。只是有时太即兴了点
 楼主| 李建春 发表于 2009-2-19 11: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和沈方放在这儿的作品我都读的,

你和沈方放在这儿的作品我都读的,却克制了夸奖,免得有人说原来我们这坛子就几个人吵,现在却融成一块了。你的起点中古典的成分比较厚一些,而我最近才多看,所以给你看出了《六爷》中雅训的一面,我是在学古文的笔法呢,在此炫耀一下。
基督教的问题,如果你跟我谈,我劝你最好还是信了,你心里本源的朴素还在,又很独特。孤独可能不亚于我。我有一个体会,就是中国古代的君子或士的精神,在现在的这个状况中,真的还只有通过基督才能拣回来。肉体诱惑的一点小利益,可能一时难以放开,好像还没有在那个空虚酸苦中过到瘾似的--你也不妨慷慨、豪气一点,看清自己的处境,决心一定,就可以成的。
基督教是有保证的,当一个人看清自己的渺小时,就需要这些。让你心中的爱与善,与上帝联成一片,这不就是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吗?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09-2-19 15: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评点

你的评点点到要害。我即兴的成份占90%以上,所以总难成气候,而所得无非就是自己先快意一下先。

有时候固执,有时候听信批评,不能以一贯之,弄得自己似乎无处可走,正惶恐中哩。

廖偉棠 发表于 2009-2-23 22: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我拉着你在黑暗的田野里唱。

第一次。我拉着你在黑暗的田野里唱。第一次。我拉着你在黑暗的田野里唱。
因为那时我们不知道命运。

这首和性情,极好。
杨典 发表于 2009-2-23 22:5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请建春兄,

我也请建春兄,有可能就把这诗也发到今天论坛去。
 楼主| 李建春 发表于 2009-2-24 16: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伟棠杨典!

谢伟棠杨典!今天我不知道上哪一个版块。一发帖就要关注,我近期是没时间管诗的事了。你先告诉我发在哪儿,我以后再说。
杨典 发表于 2009-2-24 17: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发在《今天论坛》的诗歌点评版块里啊,地址是

就发在《今天论坛》的诗歌点评版块里啊,地址是http://www1.jintian.net/bb/forumdisplay.php?fid=2
 楼主| 李建春 发表于 2009-2-24 17: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我们三个都吃艺术饭,只有我吃得最辛苦,全靠文字。

好。我们三个都吃艺术饭,只有我吃得最辛苦,全靠文字。看了你的博客,敬佩。你弹的古琴有一股杀气。画也很好。你整个儿专走偏门,怪到了极点。
对你的诗提个意见:利玛窦是写得很好的,但我建议你用这种感觉写当代,写自己或身边人的感受。学问越好,越要克制用二手材料。
这段时间忙于写艺评。
握手!
杨典 发表于 2009-2-24 18: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可是我写的当代题材也很多啊

谢谢!可是我写的当代题材也很多啊只是不知道你看了没有。利玛窦等类题材是一种尝试而已,就好像我玩图像或公式的那些。
我的作品整体比例,当代题材远多于各类选题。

谢谢你对我博客的关心。握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01:50 , Processed in 0.20731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