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8199|回复: 16
收起左侧

洛浦公园

[复制链接]
冯新伟 发表于 2007-12-21 00: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洛浦公园河堤可以再往后退
杂木相间,牡丹
才是首选只爱。踢
卵石下台阶的女孩
赋予游戏一次新机
玩与心,令少妇
窃喜,嗔怪

烧荒者给河滩
留下一脸的疤痕
一绅士,正梦游般
在河边排泄
多余的水分。女伴
的屁股,只许他拍
枯草的借口,一个掩饰

性的小动作。与倒影傍随
几位偏爱的男生
她戴近视镜的老歌
想压抑橡皮坝的嗓音
空旷的轰鸣,模拟瀑布
过铁桥的火车。而对岸
模糊,形同聋子耳朵

风,蹑手蹑脚
从河面溜过
刚合上租船人
记帐的作业簿。他
倚着晒黄的破帐蓬
打个呵欠,不理睬
木桌上,反光的闹钟

离异的披发人
乘公交车来寻梦。徒劳地
搜寻爱子的身影
他心灰、意冷,无组
织,无纪律,行迹
可疑。酷似歌星
但对风景缺乏杀伤力

老太太给孙女儿
示范,打水漂的秘芨
蹲在水畔的老伴发现
她依旧是少女。步下
防波堤的民工,眼里
只有娇妻,两岁的女儿
冲他喊:水,水,大水

数十个游人,聚散
不定。一排垂钓者
凝神,透视
深不可测的洄流。守着
比家还受宠的渔具
或搅拌不锈钢
容器内,粘稠的红线虫

云厚得可疑。船
有水依靠。骑跨在
自行车上,女生脚蹬护栏
下的基座,伫立坝顶
俯身在日记本上写作
她正以她的方式
把洛浦公园带走

      2004、1、3,于洛阳

张杰 发表于 2007-12-21 17: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不错。并产生一点小感触:

读,不错。并产生一点小感触:对活着的状态,有自己的黑幽默玩味。文字的腾挪带出了被描摹对象体的个人沉陷,并体察出一种存在的无意识和荒诞,我认为你在揭示一种当事人不自觉的沉陷。对一个事外的观察者而言,对象体以及被观察体就是一种在时间流里的沉陷,他们的一部分存在经由观察者而被令人难以忘怀地被昭示,而不仅仅是呈现了一些事物本来的面目,而是被昭示出一种智慧困境的东西,用精神用智慧都无法解决的一些生存局限和个人困境,但当事人却浑然不知。


另,这首与《沙河之夜》不管语言和内核大不同,能看到你的不断自我突破。
 楼主| 冯新伟 发表于 2007-12-24 19: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期待你的酷评高论:)

厉害,期待你的酷评高论:)
木朵 发表于 2008-1-24 10: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打水漂的秘芨”

“打水漂的秘芨”前松后紧,那种邂逅的节奏一开始是多么耳目一新,后来却又一股子勉强的味道,似乎硬塞给这节奏一些长镜头。
梦呓 发表于 2008-1-25 06:3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你的断句很感兴趣,呵呵。似乎有那种游刃于两种可能间的味道。

对你的断句很感兴趣,呵呵。似乎有那种游刃于两种可能间的味道。
 楼主| 冯新伟 发表于 2008-1-26 19: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梦呓

你好,梦呓我已经不再那样写了:)
不喜欢重复自己,更不喜欢重复别人,年轻时如此,现在就更加如此。握手,兄弟:)
 楼主| 冯新伟 发表于 2008-1-26 20: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什麽叫“前松后紧”?

什麽叫“前松后紧”?“勉强”?“硬塞进”?

    从技术层面上讲,您也许是个保守型的批评家。

    长期从事诗歌创作的行家都知道:一首诗,尤其是一首稍长一点的诗的递进与结构,理应是富于变化、出人意料、放收自如的。否则,就没有必要继续写下去,也不可能写下去。每个局部,每个词语,以及相应的表现手法与形式,都是一种刺激,一种兴奋点,一种内驱力;都是构成整体的必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一些不和谐音或变调,强烈的对比与反差,往往更能强化一首诗的艺术表现力和张力。作为时间的艺术和虚幻的记忆,一首诗不可能自始至终都是轻轻松松、松散或松松垮垮的,或密不透风,绷得像一张弓。也许别人能做到,而我却不能。尽管《洛浦公园》已成旧作,我的创作这几年又有了不少变化,但对《洛浦公园》这首诗依然是偏爱的,不然,不会在存放了整整四年后还把它拿出来发表。因为,它曾不止一次地向我提示:创作的无限可能,和现实经验怎样转化为不朽的诗歌的幻象。
   
    ----祝好!过个好年:)
木朵 发表于 2008-1-26 20: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家都知道”

“行家都知道”  创作的无限可能与鉴赏的无限可能,想必都令人心安理得。蜗居在“无限”中,人人就都是“保守型的批评家”。我所说的“前松后紧”,主要是谈诗的全局观:可以说,诗的第一小节启动得干净利落,在体态上、断句方式上,都提供了示范,也吊人胃口。随之而来的是摄像机的平移,把镜头里的角色一一摄入,那种写作的松弛感顿时消失了,因为写作时你总在警惕着——甚至最后一小节,作为结尾,略显急促,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确实,一首诗“理应是富于变化、出人意料、放收自如的”,但在这里,你似乎变化太少。幸好措辞上的讲究保全了这一次奇遇。这也就是我谓之“勉强”的起因。也祝你创作顺利。
楼河 发表于 2008-1-26 21: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用轻灵的笔法写出了

用轻灵的笔法写出了沉闷的诗。前面尚还能接受,越到后面便越让人起疑——这诗歌到底写到时候才算完?到了后头就那么点流水帐的意思,变化的确少了点,长镜头的说法比较贴切,因为后几节几乎没有剪辑般的跳跃与腾挪。

网上直言是我的习惯,见谅!
沙沁 发表于 2008-1-27 00: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不是什么“前松后紧”

我读不是什么“前松后紧”而是前后脱节,像两首诗,各是各的节奏。

从“风,蹑手蹑脚”处以上,字词句跳跃很大;以下,比较写实。猜测大概是你转型期间的文风。个人喜欢后面部分。
 楼主| 冯新伟 发表于 2008-1-27 20:25:5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猜对了

你猜对了为追求变化,后半部分是放慢了节奏。问好。
 楼主| 冯新伟 发表于 2008-1-28 16: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但说无妨:)

但说无妨:)这首诗需要这笔“流水帐”。你可以找些格言、绝句看看,那不费多少眼神,也不会使你“沉闷”。很抱歉,让你受那麽长罪。
梦呓 发表于 2008-1-27 20: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好习惯啊。坚持就是胜利--套用这句很俗的话。握手。

呵呵。好习惯啊。坚持就是胜利--套用这句很俗的话。握手。
 楼主| 冯新伟 发表于 2008-1-28 16: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与你的批评相反,

与你的批评相反,结尾恰恰是我所满意的。不是你所谓的“没有办法的办法”,那只是你的误读或错觉,或阅读期待的落空。难道一相情愿的阅读期待的落空,能怪作者吗?谁知道你究竟期待什麽呢?你不至于荒唐到要求作者创作一首诗时,首先要考虑到读者、要预见到批评家的阅读期待或专门为批评家写作吧?一首诗不是一部商业片。而那些断句的不厌其繁的运用,正是为了推迟一次奇遇的结束。置身于同一个环境,面对同一片风景,由于每个人观察事物的角度与理解事物的方式不同,感受也不会相似,记忆也存在差异。正如女生“正以她的方式/把洛浦公园带走”一样,我也在用我的方式完成一首诗歌,用一首诗歌保存一个经验,一个虚幻的记忆。因为:时间是一个个瞬间不断消解的过程,而诗歌则赋予时间一个永久的模式。
     
    ----若有冲撞之处请多包涵。
木朵 发表于 2008-1-28 17: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荒唐”

“荒唐”  这确实是一个有趣的分歧。不过,作为一个普遍读者,我比较信任罗兰·巴特“作者之死”的说辞,所以,从不在阅读中抱有某种“期待”,例外的情况只限于杰作。我也不打算说服谁,只是说一说阅读的想法。至于被批评者的反应,以及他对“荒唐”的插播,我也早已领略多次,这里那里,都是康德所说的“人人都有自己的鉴赏”。我把这些体会总结在《论被批评》。如果非要说“期待的落空”,我想,那是作者的反应难以带来新颖,几乎都在那篇散文的预料中:每次期待作者与读者之间的纽带焕然一新,可往往“落空”。“若有冲撞之处请多包涵”。
楼河 发表于 2008-1-29 14: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受罪是应该的,不受罪怎么共同进步,一起提高呢?

受罪是应该的,不受罪怎么共同进步,一起提高呢?我受这点罪不算什么,生产更辛苦,现在大雪封山,请注意维护生产工具。与君共勉。
甘谷列 发表于 2008-2-2 10: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去。

上去。替我掩盖一下。

看了一下,挑个错字:“只爱”——应为“至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20:05 , Processed in 0.241952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