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586|回复: 8
收起左侧

《刘丽的铁锹》

[复制链接]
金辉 发表于 2007-6-30 12: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丽的铁锹》《刘丽的铁锹》

刘丽的铁锹永远都是新的
更多的时候她都站在1970年代的
北部荒原上劳动,这可以从她的粗布
工装上做出判断。30余年前,荒原
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兴起沉思,它介于顽强
和无可奈何间生长的草皮正被刘丽
用她女性的耐力从泥泞的土层上掘起
刘丽要向下挖去。在她开垦的土地上
还没有人来重复她的劳动。但是她的
铁锹永远都是新的。
试着想想,作为一个男性,我们
都为女性做过什么?作为女性,刘丽
粗布工帽上的天空和荒原上的天空
都是潮湿和阴霾的。没有人对她要求得
更多,甚至没有人来过。刘丽几乎不知道
应该把这片荒原挖掘到什么深度,所以
她浅尝辄止。但是,这不一定使她的
铁锹永远都是新的。
对于刘丽来说,荒原上的时间就是没有
时间,妄想从天空和云层上做出判断
所以她记不得那个健硕的男人是什么时间
来的。她几乎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性
和性的欲望。男人有一头黏湿而杂乱的头发
像刘丽铁锹下被挖掘的草。男人强迫她
挖得深些,再深些。刘丽不同意男人的做法
但是男人就像一头斗兽,野蛮得只剩下
只言片语。刘丽还是第一次从这样的角度来观察
一片天空,像昨天一样,铅灰色的低云
笼罩了荒原。也许没有多久,那个野蛮人
走了。刘丽的铁锹还在她的手里。现在
铁锹是不是新的,对于刘丽来说已经不再新鲜
她想着如何脱离自己的时代,来到现在
30余年以后,气候干燥,凡事变得一饮而尽

2007.06.30
楼河 发表于 2007-6-30 23: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一提

提一提
 楼主| 金辉 发表于 2007-7-2 07: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带来降雨》

《诗人带来降雨》《诗人带来降雨》

在从沃尔玛超市赶往酒店的路上
是的,我们都是写诗的人,但是
有个问题,我不得不以朋友的名义
作出提醒,你梦中反复出现的天竺葵
那是何等壮观的一大盆花,实话实说
你们正在相互毁掉。上一次我见到你的
时候,你正伏案写着,天竺葵的叶子
已经变成烟草,正被编排成一段不可理喻
的犯罪过程。而你,已经开始后背疼痛

从昆仑酒店出来已是第二天的凌晨两点
你前半夜的诗句得到了应验:诗人带来了
降雨。但是,天竺葵永远都在你
诗意的栖居里,无法淋到历年的降水
出租车司机也不认同我们的部分诗句
他径直的道路曲解了我们的本意
我们回去的地方是宅第,而非超市
你的后背开始疼痛,象从屋顶滑落的瓦
再也无法回到屋顶上,离雨水最近的地方

2007.07.01
李建春 发表于 2007-7-3 10: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

挺好。关注你怎样变
 楼主| 金辉 发表于 2007-7-6 15: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致XX心理医生的一封信》

《致XX心理医生的一封信》《致XX心理医生的一封信》

尊敬的XX医生:见字如面。啊,不对
或许我们从未谋面,在无数个早晨的
露天早市上也从未得见。但是,这不影响
我直抒胸臆。若干个以前的早晨,当我
兜里揣着川资路费走进一幢五星级酒店
你知道,以前里面总有一双眼睛逼视着我
我甚至想爱上它的一位女服务生,我们
门当户对,她又温柔得足够漂亮
当我走上它猩红的地毯,足够漫长
竟然没有人拦住我问问去路,直到两米以内
我才看清楚她,笑靥如花,腰身如缎
有胆量直视着我的脸部,直到履行完必要的
手续,却不送我到18楼的高度。我想我们完了
没有发展的可能了。在18楼,走廊两侧的灯光偏软
诠释着打开房门瞬间的辉煌。我终于自由了
可以在象牙白的牙床上小心翼翼地撒娇
直到她来揿动门铃的时候,我希望是她
并娇嗔我的妄为,但是不是,是另外一个人
推着小车,底眉顺眼地往房间里摆放着
干净的毛巾和床单,同时还有小块儿的香皂
和一小瓶碧绿的浴液。晚上洗澡的时候
闻到浴液有一种前所未闻的香味,马上
联想到她头发上的味道。我把浴液涂满全身
肆虐起无数绿色的泡沫。一夜,我睡得宾至如归

207.07.06
张杰 发表于 2007-7-6 18: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反读为现代另类版的《氓》,或反读为

可反读为现代另类版的《氓》,或反读为    或反读为现代另类版的汉乐府的《上山采蘼芜》(诗里讲妇遇故夫,故夫两相比照新旧人,有其特殊角度或视角典型性且饱含爱之沧桑),不过你去的是酒店,遭遇的是(类似)初恋或一见钟情的闪电之爱,应该同有触电后的感觉抒发呵呵,这一点是相同的。而《上山采蘼芜》用了四组五言,共十六句,计八十个字,惜墨如金。

    在民间中﹐反映寻遇爱情的民间叙事诗挺丰富的。反映寻遇爱情的叙事诗﹐人物形像一般较完整﹑鲜明﹐语言一般自然﹑生动﹐有的比较精练﹐富有表现力,有些却抒情性较强。

   有的其中故事还有开端﹑发展﹑高潮和结局﹐有些还有尾声,完全可做小说读,而比兴﹑夸张﹑排比﹑拟人﹑重叠﹑复沓等惯常修辞手法的使用也有在当下重新审视并遴选吸纳的创作激活意义。

  我想,当我们面对:

   期待的爱情
   想像的爱情

   总是幸福的,不拘束的自在传达其微妙尤其重要。
   如果有比较清晰的故事情节,也可以把多些的散韵,换喻等穿插进去,也许这样更流利些,多些传统音乐性;也许会少些拙,少些朴实神韵,两者如何巧妙平衡结合,的确奇妙无常。

   以上权做我的乱弹,不必介意
   好,期待你的叙事诗。
李建春 发表于 2007-7-6 17: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有意思,但致心理医生却不必。

写得很有意思,但致心理医生却不必。你虽然说出了这段古怪的心理,但没有说出向心理医生请教的理由,这本来是你可以在心理或道德上发挥一下说教的机会。
 楼主| 金辉 发表于 2007-7-10 07: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在新开河边独居的时光》

《想起在新开河边独居的时光》《想起在新开河边独居的时光》

从没有一条河流能够如此地
照亮一个城市的内心
它随意生长的灌木丛和斜草坡
被冠以静修的名义
实则已经挥霍到了夏天的末梢

感觉暮晚,并非对称的河之两岸
对应着各自不同的傍晚生活
一个人步下台阶,径直到对面的倒影里去
另一个人跑上河岸,去他的家里看个究竟
他们从未相遇。在某一路段流水朝南

2007.07.09
李建春 发表于 2007-7-11 17: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06:40 , Processed in 0.19720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