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522|回复: 0
收起左侧

《孙玉石文集》发布会暨学术研讨会成功举办

[复制链接]
陈均 发表于 2010-11-27 19:4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均 于 2010-11-27 20:00 编辑

史家眼光与诗人情怀
——《孙玉石文集》发布会暨学术研讨会成功举办

值北京大学中文系百年华诞之际,由北京大学中文系、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北京大学出版社联合主办的“《孙玉石文集》发布会暨学术研讨会”,于11月26日下午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新闻发布厅成功举办。
会议由中文系系主任陈平原先生主持。在发布会上,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院长谢冕先生首先致辞。他向多年的同窗好友和同事孙玉石表达了由衷的祝贺。接着,中国中坤投资集团副董事长李红雨先生重申了对中国新诗和学术研究出版事业的关注,北京大学出版社总编辑张黎明先生则表示很羡慕现代时期作家和出版家的紧密关系。此后,中文系教授吴晓东宣读了杨匡汉、吴思敬和解志熙等先生发来的贺词。
紧接着召开的研讨会在热烈、紧张的气氛中进行。谢冕先生意味深长地说,《孙玉石文集》的出版是北大中文系百年华诞“完美的句号”。他认为孙先生的《<野草>研究》是集大成之作。随后,鲁迅博物馆的王得后先生详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历史语境,指出《野草》研究象征主义分析模式提出的意义和影响之所在。中国社科院的张恩和先生则指出孙玉石“游走于鲁迅与新诗之间”,结合了看似相反的两个研究领域,既有史家的功力又有诗人的才情。而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吴福辉先生精炼地概括了孙玉石“历史的”和“美学的”方法的结合。
北大“七七级”校友江锡铨和郭小聪两位先生则回忆了和恩师交往中的点点滴滴。除了为文严谨,更有为人、为师的春风化雨,孙玉石学术研究“史家眼光”和“诗人情怀”的结合,也被确认为一种“独特的不可复制的风格”。孙玉石老师当年课堂上的名言被再次传播:“赵树理是从一个村子里看世界,所以写出了《小二黑结婚》,而鲁迅却是从世界看一个村子,所以写出了《阿Q正传》和祥林嫂(《祝福》)。”
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教授、《民族文学研究》常务副主编关纪新先生“爆料”称,孙玉石身上所体现出的优点,既是他作为一个“满族人后裔”的精神品质,也是多民族融洽相处的表现之一。
南开大学文学院的张铁荣先生叙述了他发动学生和朋友寻找一篇“轶文”的过程。他说,《寂寞与突破的时刻》写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表现出对“中国现代主义诗歌的命运”的关心;这篇文章最终是找到了,但遗憾的是没有赶上文集的出版。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的王光明先生指出,孙玉石的新诗研究是中国现代主义诗歌研究的奠基石和里程碑。他特别肯定了孙玉石对鲁迅以“神飞”为笔名发表在1919年《国民公报》的第一组散文诗《自言自语》的发现。王光明说,孙玉石的新诗流派研究奠定了中国现代主义诗潮研究的“基本格局”,而且他所提出和践行的现代中国“解诗学”,可谓良多苦心,值得重视。
日本东京女子大学的下出铁男先生说,孙玉石自1983年起至日本讲授中国现代诗歌,日本学界同人和孙玉石有了更密切的交往,得以细致地体认其学问和人格的真髓。下出回忆道:孙玉石的讲课让他体悟了徐志摩的诗之美,他还动情地朗读起《雪花的快乐》:“假如我是一朵雪花,/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飞扬,飞扬,飞扬,——”;他还记得,当年一同去听课的丸山升先生曾感慨说,中国的现代文学研究在经历了十年浩劫后仍然保持了很高的水平。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的李怡先生首先指出中国现代“解诗学”相对于新诗创作实绩的落后,进而强调了建立一门解诗学的意义。他说,这种解诗学也许可以“呈现中国现代诗歌、现代文学的独立形态”,这本身就是对“中国现代文学相较于古典文学和西方文学是否构成一种独立形态”这个问题的回答,但是却有利于超越二元对立的思考模式。他似乎更愿意在较为宏阔的视野下看待孙玉石的现代“解诗学”。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的张松建先生首先高度评价了孙玉石的《野草》研究,他认为在“国际汉学”的范围内,孙玉石的专论《<野草>研究》也是一个不可得多的特例,其他特出者,仅李欧梵的《铁屋中的呐喊》为《野草》专辟一章。孙玉石的《中国现代主义诗潮史论》则兼容了历史分析与审美分析,既注重对文本形式的具体分析,又注重对作品“意境”、“境界”的整体把握,这就让其与追求“精密化的科学活动”的西方“新批评”区别开来,而成为一种独特的中国现代解诗学。对如何化解新诗这个难题,现代解诗学是一个重要的方向。
中山大学文学院的李荣明先生着重讨论了孙玉石解诗学中的“尺度”问题,即如何协调诗歌作品意义的客观性和多义性?孙玉石通过追述历史和诗人主体的方式达到了前者,而诗无达诂,不同历史视野下的“重构”也是后者的体现。《孙玉石文集》的出版可以带来“思想和方法上的指引”。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的张洁宇女士与李先生一样,都曾求学孙先生门下。她回忆说,孙老师给她讲了一个学期梁启超的《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让她体会“乾嘉学派”,也就是“科学的古典学派”对待史料的严谨态度;而后来论文写作的指导,孙老师也是身教多过言传。
最后,孙玉石应陈平原之邀做了发言。他首先感谢了主办方和与会代表,提到坚守、坚持、坚毅对于学者的重要,他引用牛汉的诗句说:“我感谢我的骨头”。他谈到了鲁迅,和日本友人的交往,自然就谈到了文学研究在这个时代的意义以及它和民族精神的重建的可能有的关系,难掩心中忧虑。先生说:“不管我们对我们自己的工作有多么大的怀疑,我们还是会坚持下去,这也许就是鲁迅所谓‘绝望中的希望’吧。”
参加此次会议的还有黄子平、费振刚、温儒敏、赵园、小谷一郎、方锡德、邓方宁、高远东、商金林、严家炎、张剑福、季剑青、刘福春、王风、高恒文、李今、李方、林分份、刘玉凯、马俊江、桑农、张桃洲、冷霜、王家平、王国绶、王世家、孙晓娅、刘继业、陈均、陈旭光、陈艳、敬文东、陆成、罗振亚、陈菁霞、龙清涛、葛飞、刘进才、高秀芹、姚丹、杨柳、张杰、张雅秋、张鸣、张黎明、张凤珠、张玲霞、周楠本等,以及中文系的师生,兄弟院校的诸多同人和媒体方面的朋友。

(王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10:02 , Processed in 0.237260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