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543|回复: 3
收起左侧

如是我闻(胡马诗三首)

[复制链接]
胡马 发表于 2009-7-10 20: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是我闻(胡马诗三首)
3 [$ ~+ {  u+ C6 u( n6 T) j  q7 d
$ O6 U( M+ R$ ?+ h- A, e4 H河畔& @# O& [% u: g

( `: y+ H* j4 y+ r+ r/ B在河面和玻璃幕墙的双重镜像间
/ L$ x7 \, d: }! I0 u! ?一个虚无的威尼斯就此呈现:
) ]* ?) D& H8 o( K; I红星大桥,车鸣,行人如蚁
( n# d5 W8 \1 d; P1 A观光艇逆流而上,红砂岩河堤向下游延伸. \5 J$ @$ t3 ^) L$ Q2 v( ^  s
微风中,停止了摆动的水车的巨轮还在深深叹息……
4 M% M/ K+ J. W8 e# }. F锈迹斑剥的铁栏杆上,一头狼蜘蛛9 @' L5 ^6 a0 l% h0 [: Q: }
一闪身迎面躲过了诗人张卫东的致命问候, R# D- Z1 b4 z
轻轻一跃,就将前进道路上的裂缝和沙粒抛在身后
% O# K! V3 d( W2 {0 s4 q这跟他须发戟张的青年时期何其相似# @: n! s" I$ |7 ^; h$ p1 g  K  |
那时他还不曾听到谁吟诵:
* _- J& @% }. J) F# {! [* ?+ D* h“哦!在这旅程即将结束的黄昏/ P0 Q$ u. |" |3 g9 E3 B
神早已将我们在黑暗中安顿……”
+ R0 D0 k4 s5 O  q4 ~. n% T: T' W$ j1 ~
落日余晖下,鹅卵石脸庞被涂上温暖的橙色$ u) z; g0 {6 Q/ i* L. q2 R
一只白鹭将倒影投入流水的怀抱 它的自由5 U: \" X0 E- `
难以超越身边纷披苇叶的宽度- g* B: p0 S0 q. a+ D
直到体温渐渐与茶杯接近- W" ^- h5 f6 q; Y0 V
尘世的壮阔风景被苍凉吹灭
6 @: F# k) \) U" V) P) y6 Y岸边 长满羊齿植物的小径习惯了星辰照耀' @' E0 F2 A- t( z
正如他一直习惯对生活沉默不语2 P4 g5 C. z! A# u/ u1 u6 V
斜坡上 那个幽暗的下午, ~& P; u# U0 d9 v
他遇到的那株观音座莲蕨正在长成它的纵轴3 i2 N: l" s; M/ B5 w" L
那时他还不曾在途中吟诵:
" a) y) M! ?) }. k* G: s+ k“哦!在这旅程即将结束的黄昏
9 U& y, B2 o/ `神早已将我们在黑暗中安顿……”
- ?7 D) a8 E" X: h- Q) O/ d. Y0 ?$ M+ F8 d6 f& o! i
时间在眺望中不易觉察地倾斜,扭曲
* |  R+ o) V9 ^: X0 r仿佛激流中船桅尽量平衡船体对航向的偏离
6 j% P7 |5 @. W: D: a* ]3 ~' `, {远处的塔尖上 暮色如铅. W. ~7 c1 Y- O( S' Z2 B
向落虹桥附近街巷的肺静脉深处吸附,沉着. n# \( Z# r6 {
叶脉何时径由指纹窜入脊髓?
+ z: o# F9 v+ N! e# a" V1 c他听见自己的心跳 在河那边空旷回响" i. x( I( e+ [( j, ]
冰凉琴弦上,苍老手指跳起忧伤的时光之舞
/ O5 t; I/ _! ^6 d* V2 `听众已经散去,欢宴即将收场) m! d: W( v' m& O* O2 y
那时他还不曾在窗前吟诵:  H9 Z& w) n/ l- ^
“哦!在这旅程即将结束的黄昏7 L2 |" t" x6 B+ K2 p+ j  X# l! ]
神早已将我们在黑暗中安顿……”
) p+ }% u2 |+ O. {! v8 \5 ~1 [6 N
如是我闻. @% P9 f5 e% {5 v* S. X

$ q5 l  H8 D5 P7 y6 G1 J2 T黑色枝条在窗外延伸。一只尺蠼' @) H/ G! r3 z& J
悄悄开始了它一天中的必修课:练习瑜伽
" e+ }8 S+ C, w: @或顶礼。时辰到了。一件寻常的事  t, S/ K& A% w& ~7 H; N
让他吃了一惊:指间滑落的挂面( J% A* E6 F" x
在沸腾的锅沿旋转、散开  T5 J- F# j& P, C9 D
倾斜着排成一个有着神秘韵律的数列, ^% C+ f* x+ v/ H! n, ~
下夜班路上,高速行驶的轮毂上崩脱的辐条
" i3 p- H8 g% H* G3 b' \坠地前就迈着这样的舞步% L0 `' s( A1 O0 Q
恍若遥远海岸古老神庙的廊柱的阴影……, q! [- t3 r) Y9 g2 V
他为此着迷,并暗自惊叹:4 I+ Z7 H9 ~' R( ?9 \8 F2 a
“噫!这图案暗藏的美和真理
$ p0 F! J8 c  a我曾在哪里见过,并将其拥入怀中?”   C& q0 \. i1 u0 b7 q

! R7 a4 {& E3 \4 q% t镜中微笑重现,如同灰尘叹息的地下室# H& P. B. [3 ~5 V/ y4 p" A+ R
他陷入沉思,浑身沾满被囚禁的痕迹
. K! F* l; Y4 g2 v/ r2 u! ], E热气在眼睑和印绶纹深处升腾,弥漫3 P9 k9 c* J% }/ f$ j
将他的脸和整个身体吞没,消失! t; w& B' L) ^: q! S
在暮色里,一条轨道徐徐弯曲3 Y! r( d# }! o; A) c
时辰到了。它伸向远方的双臂张开又收拢  v0 k, w, |0 v: a7 \$ L; @
薄雾中温柔的弧度
7 t- X: P8 Z) D- K/ u* E7 Z为他摆下一个有关生命的谜语……
, J7 Z3 N- ~, |1 _, I. M他为此着迷,并暗自惊叹:
. R8 g1 b% [9 X“噫!这图案暗藏的美和真理6 ~& B: l/ L# @0 `
我曾在哪里见过,并将其拥入怀中?”
* O, n$ C; x$ N7 o8 {# G: Y. u9 L* x5 e/ U' b! s8 g" f
透过衣裳的纹理,凉意沁入肌肤; C$ G! ]5 |/ L: ~+ x) j6 s8 b
一滴墨落下,在纸页背面构成或然的曲线
, P7 n7 e% Q6 E4 s1 k4 \记忆的旷野上,他是一棵失去了故乡的树, @1 U( E0 x6 K1 ?. w& T
时辰到了。风吹过铁栅栏和年轮
: E9 Z( w# L8 N/ }  {那些蜂巢状的庭院、石桥和世代绵延的生活7 T, D' e' G) j, V7 s# {
被压缩在一个楔形中,为谁替罪?1 f; B/ d7 ], q- `2 P- R! `
河面倒影里,另一个城市被折叠,搓碎
. Y. A4 |6 V) D5 `又恢复原状,这过程无限循环" K( e; {4 n" U+ v
仿佛一个时间的诅咒,在眼前重复……' e$ q6 V* j* H: n* [' O% Z
他为此着迷,并暗自惊叹:' y8 h4 {1 a" `( i, {+ }
“噫!这图案暗藏的美和真理
5 L' i0 p1 l- R/ j6 Y5 l, r我曾在哪里见过,并将其拥入怀中?”: o+ S) d0 `! y- T! Z

, N/ c7 \% J. I5 g落虹桥街六号的一个瞬间6 P/ C2 @4 ?- t  h, k0 g
( f7 N' u- D+ h1 B
无花果树还是榕树,究竟谁更深入我的内心?
# ]+ k" `% D6 r; U1 \- B一个模糊的的象征,在街巷交叉的昏暗角落默默无言
3 B5 e# o! D1 K! }它们或者将心事藏得幽深而隐秘,或者
, D' h* N6 V6 t& A9 }- ?将脆弱、敏感的根须悬在风中
% v; b, V) @! A0 w$ f挣扎着,伸向公共汽车、鸟、灰尘或者行人的脸
$ j) `: g5 i' Y5 u  g% i+ I& o捕捉那些或许并不存在的水滴、光线和热量
, [* w1 \& R% k" V- M仿佛一个躺在岸边的溺水者& n5 ~7 x- H. J: u- |$ |
等待可能出现的人工呼吸
: f5 F% Q: |, j% T5 d9 G哦,这样的场景我只能想象,但不能叙述:
; ?" C: v* `! V, f" P
' _- w8 a; j  p/ L$ M谁的欲望如此迫不及待?* W' l7 e. |* x6 @7 l
秋天还没有到来,枝条上的
9 F. j8 }8 z% _" X! f* E+ o0 `无花果就已经没有了。晦暗庭院里,必经的
5 b; z5 S. R5 Y. j: K十字形甬道上,在我低头走过的瞬间
+ G3 Z" m* S* P- d- H  o8 J它们曾经被阳光照耀。青色里的丝丝紫色,仿佛
0 \' n; @" W" x/ k! E& n猫的爪痕。一个与气象有关的谜语
9 y* C1 W: m8 L" h' V曾令我忘记迈步。哦,这样的时辰
; S7 D* B4 _: @+ I& _  S3 Q$ E6 {骰子已开始转动6 v9 b9 U+ q2 m6 P
暧昧的呻吟、油烟和钥匙的响声随夜色5 G' B, `# b2 z7 B  z% V7 P
漫过窗口。这样的时辰我偶尔出门走动
9 f9 j6 U7 ~8 I, J+ I院门口的长条椅上,一些老人
# d1 `! x, p2 P5 m6 k2 Z/ d" ?6 m在说着与死亡有关的事,等待睡意降临
- X0 j0 d6 h* ~& N. H& F8 ]  G. m哦,这样的场景我只能想象,但不能叙述:# R+ q" f& @" o6 T5 [/ \

1 B# E, i5 J/ H1 \水杯、书籍或者沾满灰尘的鞋子……
5 l, R* f% @! N0 y# V' m  e一遍又一遍,房东将电视剧当成新闻转述
8 e  {; r: u! q9 `# x" _虽然听不到火车、游艇或割草机的轰鸣
  r; k& V$ n7 I, c2 |但失眠之夜,警察的步话机在街角骤然响起,
8 p( i/ ]+ P  p7 b( z8 K. i. l2 P一个小偷在哀嚎,但没有求饶……) N% G' x2 A4 l8 n+ w
落叶轻轻砸向路面,天色渐亮,环卫工人开始清扫4 ]' k( e1 ~! ?# j! Y- B
一个亡灵在吆喝:买——酱油。还有豆浆、油条
" e; r0 Y. L* t% h8 z还有鹌鹑蛋……在我脆弱的神经里- _' L( t9 q0 q* U' ]
这么多人纷纷寻找到了1 V: R; w" d5 k4 k; `; c
他们的舞台,夜夜上演一出名叫《生活》的实验剧
9 J) t. q+ L6 n# m+ @, \! Y而我像一名观众
1 [, r( k0 f" v' d望着自己像一个溺水者
8 K# p- Z1 y/ H( o) h6 o在一条南方的河流上飘浮! n% {4 L- q( [+ O
等待可能出现的岸或人工呼吸6 p1 B8 p+ C4 x
哦,这样的场景我只能想象,但不能叙述:3 T; M& D& q8 G( e. D, k& Z1 a
5 }. \4 p$ H" c* T1 `, o
太亮了!太亮了!那么多光线( \+ V5 K: E; E8 y) U7 M& s% a
穿过大气层、钟楼和城市广场,像路过
; C- a2 F1 Y$ n3 o0 T杯子和水,并且在一瞬间将其照亮。在抵达/ l2 V3 }1 h6 D
街角的一棵榕树以前,在悬空的根须内外迅速弯曲  r* M2 T5 o  ~( {: O5 k
再弯曲,直到消失、融化于我梦魇深处的黑夜。
, G# o9 b9 }& {+ S& `$ V这一瞬间经历了一年、两年还是三年?" i: j2 Q# f) _/ U
这一瞬间,我的肉体1 l8 Z5 W( h- ^9 i& d+ C# {; @
一如城东最早苏醒的那些街巷% l( K5 H8 O$ Y; u1 {% `
将它应有的轮廓渐渐清晰地呈现在一片光明里
  }9 k4 y6 W$ u, o' {) P这样的时辰,许多根须变得柔软、透明5 `/ c) d& C1 F
开始颤抖,并且挣扎着爬出了我的体外  D) R( I9 r, O& z
这样的时辰,我不得不向世界打开充满血丝的双眼
/ w! \$ F1 \" a& }/ y$ I哦,这样的场景我只能想象,但不能叙述:
1 }: |0 G- [5 _1 |4 K
% t& W$ i$ [0 P+ S胡马简介:男,生于1970年。相信诗歌藏在词语中,就像火藏身于燧石,诗人的工作就是不舍昼夜地敲打和锤炼,籍此点燃自身并照亮世界。他的工作的全部意义就是通过发现词语,对既定的秩序重新命名后,从而找到自己的位置。
! F5 _. e( z" ~' {6 f8 i: w通讯地址:成都市红星路二段159号成都晚报社编辑中心胡君( Z5 R/ p8 b, l# ]7 K* d8 `
邮编:610016
3 i' A/ f$ \' Q( Q7 @, y! Z% O9 w电话:13076018151" i' T3 [9 q, ]6 l8 a
上官顽固 发表于 2009-7-10 21: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胡兄不停地挤压诗歌之心,也是为了给诗歌做点人工呼吸,这些词语得回过神来。

看胡兄不停地挤压诗歌之心,也是为了给诗歌做点人工呼吸,这些词语得回过神来。
 楼主| 胡马 发表于 2009-7-10 22: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谢谢提醒!

呵呵!谢谢提醒!
王净 发表于 2009-7-11 11:38: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教胡马度阴山

不教胡马度阴山难呵。呵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22:29 , Processed in 0.14796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