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8501|回复: 10
收起左侧

近作一首:《石头,或圆镜》

[复制链接]
张永伟 发表于 2009-3-21 12: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作一首:《石头,或圆镜》      石头,或圆镜
+ N. z/ J  p1 ^3 o- ]4 Y) t) O5 d; P6 {6 v/ [$ q( T
他在一块石头上看到自己——3 ?$ D# R4 i5 N( D# J6 h
很多面孔中的一副。
; a; ^3 O4 \  x$ |/ `) W+ X他暗自为那线条的深刻而惊心,
: [* U/ E$ T4 ^虽然他几乎已不在乎自己现有的面孔。
5 ~8 M4 k. p0 C/ Z& R' f' `时间的霉斑下,完好的一切
2 }+ S2 R, _; a9 M2 o6 g: i比曾经破碎的更让人不安。3 h1 r9 f3 Y. _% M3 R. S
他驾驶着白色的别克,驾驶着# Z# v: a6 B) M4 c% e
低音、尖叫、滑嫩的曲线:丛林里奔跑着$ x* |& m4 S* T+ ^
钻石和昙花。" r9 z! A% r1 K: r. z7 M
他不想回头,可是天亮后,
  j% A4 Q9 N  V8 k! v( ^他在自己的鼻梁中间涂上了白色。
, ~. @9 O3 o' G% S$ O0 m
+ h" `: j5 q  z/ ~/ [在睡梦里,他用锯子把自己
, o! V, B$ U4 n拉成两半,像在魔术中做的那样。
# F- \+ F9 i$ y5 j. ^更多的时候,他不愿分得太清。& ]4 Y6 w) Z; O
人世间更多的黑,让他学会
5 K- ^5 M; v2 |适应身体里的暗。# r" d3 ^/ m" e+ |3 y4 u
在明媚的阳光下,他们拉着手,! K! @  G6 W/ T8 |) O9 E* r
少女的脸贴着少年。在电影般的- G& T' f! M: i7 L# ?# t
回忆里,他们无忧无虑。
! k2 i( ~& ~! |1 F: W画布上的蓝天和雪山,让他们的# w$ h* s% y2 E( \) u
心,贴得更紧。
4 j# x' r: v3 _7 l! G7 ~* u 5 g8 c/ k8 H2 }& D9 @8 P$ B
从别克上下来,他把脸的上半部+ [* J. G; }. P! Q
取下来,塞进左面的裤兜。
. ]2 u, M8 p5 E8 ^* d9 v) S6 ]' ~从右面的裤兜里掏出略显苍老的自己。
) D) A+ [0 V% \# @$ g9 A3 u' j' y爸爸。爸爸。来我们玩个游戏。
. l2 U# p0 m+ }: i这次我们要救回被暴徒抢走的
7 o' f% I. E0 B& ]) k- n+ q& Z女播音员——她娇巧,迷人,8 r; L% g! H. t) [  \
有着独特难比的声音——
/ s' F+ l2 g! R* n! B; {& V2 S大家混乱的心需要她来安慰。
0 c- A* K5 w2 b1 l: g
& }5 |6 j/ e4 P: i, d% B+ E0 m) o; r换了一张脸,她依然抓不住; M- c. i& I0 i8 w, s
自己的男人。在注水杂志中,她0 v3 k! {+ a) b4 a6 _
寻找各种各样的技巧。在更远的4 F) f+ @) ?$ r! L
小镇,他端坐在土戏台下,, B& ]$ M+ K, {. W
被花脸的小二逗得直乐。
* t3 }. v7 D+ v" S' B$ S! B而他十二岁的心一直牵挂着; n2 x' h+ c: E1 \1 }
昨天那场戏中的少女,她哭花的粉脸——
" p* A' P. P5 ^9 k; a4 o以及他自己模糊的失落和伤心。
& @* k2 C2 H9 C6 R5 F5 j8 O
, [- e6 c7 a! b# Z8 |她牵着风筝飞,牵着蝴蝶和星。
" N" G2 ^* o" I2 h5 M# F' ]她有着雪花般轻盈的衣裙和心。
8 D7 g0 G: c  e当时光像鲜花,簇拥而来,# q5 H: H" E' \* M: b- X, D7 i
耸立的山岳倾斜了,她也逐流而下。7 H3 x1 J4 }5 p' @2 S/ f0 t6 o: W6 V
撕碎的纸片,像曾经飞翔的星星,) y1 K& X, M$ e5 N4 U5 I+ y6 ?
凋落在泥泞的花园。: D# e/ z$ s; N7 H; i* }
两高脚杯杜康下去,她还没有脸红,# ?. Y/ |  Z6 g+ Y' K
在暧昧的赞美声中,她离席而去。" k! T, Z; y4 o5 D* N
午夜,她在卫生间吐出脆弱的自己。& w7 |6 O" e, W0 M/ J8 L+ I

6 ]2 P# H6 f$ v# i/ m# f# R. K1 ]$ I跌倒以后,他躺在倾斜的雪地上,
+ k$ z% i& ^/ C" \) Z0 r, s/ T滑,游向睡梦深处。0 M9 E7 x2 t$ ]7 e9 w
一条条小鱼游在回归的路上,, D! h) y& s( f3 K8 {# N
游向逐渐透明的过去,过去——
$ `% k" K5 E  |0 J) v大家像青蛙那么快乐,坐在荷叶上
$ e1 F; f8 B+ \" `8 L; W  y5 U呱呱,呼吸新鲜空气。
& _5 L% N8 o. O: y2 F 6 C$ {7 ?6 z+ V+ E* J4 e" X* c
儿子戴上了狼头面具,嗷的一声,% `% |: Z7 ]& T8 V8 e7 P/ z& i2 {- p
吓唬他。他假装瘫倒在沙发上。
: r$ m7 A4 M) ~; u/ U其实,他早已适应了没有嚎叫声的# D- i/ V$ _# b
狼群,他自由出入其中,
8 E1 @8 P' r) c3 K! j- {; S自以为是披着狼皮的猎人。/ i8 q, W: i4 h# }. y
失去本性的人们,捧着狼皮卷,9 {4 i4 {' D3 f2 M- ~& i4 X
组成了唱诗班。他们相信,; w! v7 U* }: L9 y! a
只要变成狼,真正的狼,一切都会变得简单:7 a8 P5 Y& w" p7 D2 `! p' B) V
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只烤熟的兔子,7 b% r: |! g$ f4 i" R$ C
自动送上他们的餐桌。
( I  V% X3 v2 U1 h! S9 o
( n5 q* e# ]& B# N) ^1 O% A回乡的途中,他偶然看到车窗外
: d. U+ q, w& t  Z" ?) \5 p5 \小山坳里的湖泊,静。
, j1 x. T% w# k! D' U他曾经在类似的小湖里游泳,8 F: {1 _; Y5 A2 j% \
游累的时候,他像野鸭那样停在
7 C) B) S7 C# a0 {小树阴下,观望山顶的浮云。
  @# }# ~8 D7 z  R% g* ~0 L* z, c# B
' ?4 L: _# Z) e/ y) P" V* n; l' ]车厢里,脚臭味混合着冷漠的面孔,
) V2 s  O) @* m连出门打工的老头都会欺负
, K5 B' z4 S* [5 V0 c- J孤单的外乡人。他们人多,所以他蛮横。8 [8 }( V) m5 R
看着他枯皱的衣服,扭曲的皱纹,
* E0 ^% ?- }; {0 w我的心在臭味中下坠。如果蹲在地头,
* ^7 ^  r3 s8 G" i8 s看上去他该是个多么老实巴交的人呀。% W1 M" @2 m5 z
车厢里看戏似的众人,让我% l% Q; c% |5 D4 @
想起扶桑写给木槿的诗信:
# z: i: g2 r  @4 ~“如果你这时候出门,一定会遇见
/ [* R6 V7 x! q( Y1 m; F4 p许多面无表情的鬼魂 ”。
. L; f" z7 f) c& A+ Q! e; g " ]' o) N* Z. Y& G, r2 y
困倦的时候,儿子画了一个大圆镜,7 g0 L: H# ^" Y; y
让我猜测里面的东西。
5 R$ @, S; T* K# \# H% K我探头看了看,说:
: s$ `" D4 f9 F+ x1 L* l没有。
9 R6 y  l( {/ Q: u8 r儿子说:再看。3 D5 N0 u2 x0 M+ O4 L) i
我看见湖面上晃动许多无家的灵魂。% d  F( z' t  q! R5 `+ _* g# E
儿子说:再看。
' }* `# M( }; u9 ~- ~* Y7 e: ?7 T我忽然听见即将消失的旷野边缘,
$ e. o# I* l4 |6 Z% H7 R$ j& }狼在嚎哭,为了这个假狼充斥的世界。
) o1 g7 d) r2 S+ l儿子:……
5 @1 g0 b; b4 X
5 N9 I+ \7 `: V) b! b# Q阳光嫩黄的柳树下,瘦小的男人
4 i: f4 N1 \4 u" _: G! Y+ u在走神。母亲和女儿在旁边的麦地里, c0 o1 g, ~6 g+ }
挖着辣菜。作为旁观者,我不停地弯下腰去:
6 k% K; S* U7 p3 L. @$ ^, t- x  C- i我总是不自觉地把自己当成剧中人,: j  s$ L! o" `; ]  j7 ?/ I8 ?! c
替他们反复地懊恼和后悔。
8 B# K8 i! G- d2 o不像小时侯,挨完打一会就忘了,照样偷着去6 A' P9 M8 k6 f. L: B- m! T
游泳、摸蟹、瞎逛和爬树。+ [) C* X7 ]: o- X/ T- A
, d! b& Y/ r* z6 X
从家里出来,他觉得偌大的世界9 D( t9 O: q0 r5 l2 B' G# [* l
没有他要去的地方。
$ r, o5 s1 a( Q2 p; A4 p! T; U白色的别克在雨中慢行,! Y0 b2 |+ b$ Z1 g) @6 K6 A; W
刮雨器刮得睫毛生疼,可还是& I; a. C8 b1 M* B" l
看不清前方。这时候,他看见$ ]- f) V0 Y* `- T$ M3 D
一个飞人,轻快地落在车窗前,- n( B/ I( t2 d$ ~: ~
给车顶系上一个气球。
. J4 X4 `5 n8 N* K+ k: A转眼间他又飞向另一处车顶、房屋……; l- q# y; s, R( o" h9 B2 w2 S
雨水噼啪地燃烧着,9 P/ z4 }' T& _
他感觉汽车越来越轻,做梦一样,* L( m4 c) B5 r3 S/ S3 X
穿越了圆镜:地球越转越黑,人群越飞越大。
* I4 D; e7 {3 h( k
% {& [  X$ `- i( p6 D! ?        2009,3,13-16: x# Z& Y, r1 ^) G

0 q' D* Q5 B' M; Y* I$ Y! s: n
扎西 发表于 2009-3-21 16: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好啊。

真是好啊。
铁哥 发表于 2009-3-21 22: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像一部电影

像一部电影人世间更多的黑,让他学会
, ?  P- u+ ]8 _0 W* U" J) K适应身体里的暗。
4 F+ ^# ^+ [4 }/ W7 `/ b& Y
7 s4 v4 l9 C9 n( w0 y暗和光的接驳。
( }/ T9 G8 H: ?. ]5 K" J+ ?/ D
8 q! ?" o0 A4 [' O2 x8 q呵呵,永伟,尚能酒否?
虚坻 发表于 2009-3-22 11: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圆镜是一种逾越吗?还是从现场逃离的愿望?

圆镜是一种逾越吗?还是从现场逃离的愿望?
派拉蒙 发表于 2009-3-22 19: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镜头感

镜头感
+ K. b" ]& l7 J0 g- O" Z  n" ~非常强
三下五去二斯基 发表于 2009-3-22 20: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视野和思维够雄奇。

视野和思维够雄奇。伴随着偶或出现的芜杂,依然有拖泥带水之感。
% k& l+ H4 ~6 _
0 i: s: G) I) s% S$ m9 |# |试着去掉其中几节,这首诗在我读来仍然完整,而且更为凝固有力——7 n' }  G2 c+ R7 s% e3 B0 E
4 _" D5 u! R' a5 v  V
      石头,或圆镜; X' o- n& T) c, _

# N, ^" T5 h0 U* F9 r5 ~他在一块石头上看到自己——
3 A) v' K* M( P& O: F& t很多面孔中的一副。' ~8 ^3 g* l# _1 y& t0 C% E0 e
他暗自为那线条的深刻而惊心,7 l4 g9 s* f+ {; M/ ^) _
虽然他几乎已不在乎自己现有的面孔。
/ c: i  o# B% U$ p" j/ V时间的霉斑下,完好的一切& J5 c7 Q9 U( B) ]
比曾经破碎的更让人不安。; p8 P& V  M8 a( y9 _$ h3 q
他驾驶着白色的别克,驾驶着
& S9 W- W. ~& ?3 [+ g低音、尖叫、滑嫩的曲线:丛林里奔跑着
! m/ B6 N5 H0 J8 u9 ^钻石和昙花。; y* b: @0 z  }( g/ ?( U
他不想回头,可是天亮后,9 P: E" f5 K$ {7 l/ e4 j
他在自己的鼻梁中间涂上了白色。
2 M8 q: ~  ^+ F# h9 K+ \, P0 G: k # R3 k; F( b2 b
在睡梦里,他用锯子把自己) W' s4 r  T3 y) ]
拉成两半,像在魔术中做的那样。) v2 J5 p9 ~0 t* \
更多的时候,他不愿分得太清。% x; I# w8 k  P! ~
人世间更多的黑,让他学会% H5 b; w) X6 m4 s3 r/ M/ z) b) a+ |! z
适应身体里的暗。$ B3 s; x5 v3 {4 C, U0 N
在明媚的阳光下,他们拉着手,
" K6 @1 U! t: X少女的脸贴着少年。在电影般的& x0 {( G  N4 B  }9 `
回忆里,他们无忧无虑。/ R. d) ~/ F3 o# ^
画布上的蓝天和雪山,让他们的
* v7 X) I# E! x* m" y; d+ `% a心,贴得更紧。" J4 [& E8 C; o# M  U

9 w8 ?* D3 X& c3 _6 c: E# X从别克上下来,他把脸的上半部
! Z5 s: _, E6 S5 `, r: ]取下来,塞进左面的裤兜。
, N! V) C- `0 _* b从右面的裤兜里掏出略显苍老的自己。: U$ I' K! {" F! b# C- R: ^
爸爸。爸爸。来我们玩个游戏。6 ^+ v$ M/ s) d$ v, l' |
这次我们要救回被暴徒抢走的+ X8 G" L7 t; |6 u/ |- B8 n" d
女播音员——她娇巧,迷人,' |( K$ i8 H4 f+ Z/ W8 m
有着独特难比的声音——
5 a* w9 b+ w& p* C" X9 _$ a7 n大家混乱的心需要她来安慰。
5 P2 e! U& i  f0 T) _7 D% w7 }+ N 2 ~; G$ k7 ?( Z2 R0 R
换了一张脸,她依然抓不住1 j/ R8 |2 N; |3 E1 f0 o5 {7 Q+ `
自己的男人。在注水杂志中,她
& D8 ?: r6 n6 P( P& v* Y寻找各种各样的技巧。在更远的; J9 I0 D1 R" {5 d2 r* k4 p
小镇,他端坐在土戏台下,/ c0 c" D9 Z5 a- G- e
被花脸的小二逗得直乐。, V% O9 I* g) S( }
而他十二岁的心一直牵挂着
9 ]* p  Y& r( |! a+ {昨天那场戏中的少女,她哭花的粉脸——
. J! x9 W2 Y. t+ r以及他自己模糊的失落和伤心。
8 H# O' J" m3 { 6 F# C/ T% X& s" U
她牵着风筝飞,牵着蝴蝶和星。
% q7 Q$ ?7 p' _; o! K9 m  Y" V- l她有着雪花般轻盈的衣裙和心。
: B& _' [. H) M$ `# Z- Q当时光像鲜花,簇拥而来,
8 Y6 R" {' g& I耸立的山岳倾斜了,她也逐流而下。* _! A+ U$ y- H- K/ Z4 x% u
撕碎的纸片,像曾经飞翔的星星,* j# s5 h6 d. k- c
凋落在泥泞的花园。
( s; l* S. u& p( q4 }两高脚杯杜康下去,她还没有脸红,
9 j" q, ]' t3 X1 j& z在暧昧的赞美声中,她离席而去。
. N) e5 g' a& n5 {午夜,她在卫生间吐出脆弱的自己。
' z% @! S8 M/ q$ o* K. ?# l 1 ]' w  ]4 q) Z& _+ K
跌倒以后,他躺在倾斜的雪地上,( X* S. o$ }% m* e, S. C/ q) e0 b3 t
滑,游向睡梦深处。
' v2 J. u5 D. U/ ^一条条小鱼游在回归的路上,; Y* G/ X8 V8 h8 e( e6 R) b( S3 k
游向逐渐透明的过去,过去——
% {# y4 ~7 {# `, E! x/ D大家像青蛙那么快乐,坐在荷叶上, T/ V7 B& @3 C) k4 H
呱呱,呼吸新鲜空气。* }1 a( Q% f" Q. a3 \

' U' s2 g) o6 c/ o5 m6 B回乡的途中,他偶然看到车窗外2 l( T% g. T, s: I
小山坳里的湖泊,静。
5 d# r6 E, |. ]他曾经在类似的小湖里游泳,
1 i/ Y+ ]9 n4 J游累的时候,他像野鸭那样停在
: q5 `. P- o1 }8 T% k  s* e小树阴下,观望山顶的浮云。! Z! q: R+ B% t

% U$ [3 ]- I, F; R$ f" }从家里出来,他觉得偌大的世界0 ?) X% L6 `7 c: |( R1 b& }5 `
没有他要去的地方。+ \, h4 ^5 F" i3 ?+ k* }3 M2 I. @$ G
白色的别克在雨中慢行,
0 z% R" P8 a) a2 k刮雨器刮得睫毛生疼,可还是
3 i8 y$ q0 h9 v: q" p! Z看不清前方。这时候,他看见
" l3 R8 R9 {: B" b& U1 y: r一个飞人,轻快地落在车窗前,7 L- q7 ]0 @( b$ ]" {2 o
给车顶系上一个气球。  S  @! [$ O: K) n
转眼间他又飞向另一处车顶、房屋……" @2 ?5 c3 ~0 J
雨水噼啪地燃烧着,
2 |2 k2 J$ X9 l( x) ~( V他感觉汽车越来越轻,做梦一样,
# U/ P) w8 g; I$ N1 Q6 ]1 K, M穿越了圆镜:地球越转越黑,人群越飞越大。  _8 O7 O, y. j9 V  T  D

! X* R7 q0 N3 d7 e  ]; }2 R6 b3 O1 D( @" I7 F, ^8 r

. r& g8 m6 o! d  G( V2 t- X$ n
7 ]- _: q" ^' E9 r* q
扎西 发表于 2009-3-22 20:57:4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为技术和想象羁绊得太深了。现实生活是那样吗?想象的世界真的如此吗?假想象

你们为技术和想象羁绊得太深了。现实生活是那样吗?想象的世界真的如此吗?假想象,假现实啊。
扎西 发表于 2009-3-22 21: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是为写好一首诗,只是为修改好一首诗,只是为阅读好一首诗。

只是为写好一首诗,只是为修改好一首诗,只是为阅读好一首诗。
 楼主| 张永伟 发表于 2009-3-27 14: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诸友批阅!

多谢诸友批阅!最近比较闲,试着写得长点,有很多漏洞在里面,我继续努力!
0 [& |& p* [# F( R) l: f" X6 ^3 \: @( z0 j; {, K
握手!
 楼主| 张永伟 发表于 2009-3-27 14: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

:)现在酒量好象还没减,前几天魔头贝贝和冯新伟来,我陪他们喝酒:第一天晚上我自己喝了一斤45度的白酒,一瓶7度的红酒,附加1瓶啤酒,居然没有晕,他们喝啤酒居然东倒西歪,把贝贝安排到宾馆,我和冯新伟意犹未尽,拐到路旁要俩小菜又喝了3瓶啤酒,我喝着喝着居然更清醒了,送新伟回去后我又看书到凌晨2点。第二天晚上,我喝一斤52度白酒,附加2瓶劲酒,居然又没晕,他们差不多又晕了。唉!
' u/ b# F8 Y  w1 d$ I0 ?7 e5 ]6 |1 p
兄尚能酒否?何时你来?
扎西 发表于 2009-3-30 23: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胡乱说,永伟兄见谅。

我胡乱说,永伟兄见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22:26 , Processed in 0.168389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