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曹疏影的诗 (阅读15498次)



诗人简介:

    曹疏影,哈尔滨人,北京大学中文系学士、比较文学硕士。现旅居香港,为自由撰稿人。诗作结集为《拉线木偶》、《茱萸箱》,另写有童话集《和呼咪一起钓鱼》、《苦菩湾故事》。



《你我同时行走于山冈的两面》

你我同时行走于山冈的两面
这难以忍受
只有各自的花朵穿梭,奔跑于前方
遇见飞鸟,伪装成被风吹散的长袜
遇见野兽和虫豸,扮演着林林总总
遇见各自虚构或不想要的陷阱
有的饶舌,有的盲目
这是一个正正经经的陷阱么
多像洗衣机,只是把污垢推入另一轮循环

更多的山冈在我们外侧行走
蜥蜴在星星上转动眼球
巨大的树冠聚起寒气——那是风的前身
为什么这一切难以忍受
只有滩涂不产生阴影
只有尘世的化学静悄悄发生

                       2007.12.16



《无题》

总有一天,我要用透明的材料
搭出亭台和楼榭
没有栏杆的小桥
台阶不再自下而上
水鸟也放弃一贯的角度
用无限的镜子制作无限的湖泊
在它上面,你看不见往昔的任何面孔

那时我就可以告诉你
这一切都是为你
这是我们的天地

即使是现在,我也可以写它
唱它,看见它
是的,我想看见就能看见
如同看见这样一个有冷有暖的今夜
你仍熟睡,物理学
仍存在于所有的哭泣之中

                  2007.12.16



《新人》

清晨清冷
我是否在梦中,当你笑着醒来
树林仿如倒立的闪电
静谧着从我们之中醒来
我们在它身边梦了多久
环绕了多久
直到落叶全溶于雪底
带着我们的日期和皮肤
一次次,我们如此初生又无言
一次次从这些蓝光的清晨出发
把水流和石留在身后
把轻雪掩盖旧痕迹
请告诉我天下的海棠花是否在梦中
当你我笑着醒来

                 2007.12.14



《下山》

我在一辆巴士上看见另一辆巴士载满长者,
他们在一个中年女人的带领下拍手,
很齐。不齐。
他们边笑边往窗外看。
在类似事情上运用对照结构是可耻的,
世界无所谓车窗。
而我们都是它的挖掘者,
一个生命逝去,
世界便藉它划破的小伤口愈合。
满载人的巴士为这一过程减速,
类似的事物,还有无线电、叮当猫和碗。
我惊觉这巴士内的勇猛,
他们下山饮水,
又携带着野果一样的确信
返回林中。

                2007.12.19


《新年》

新年庆典结束
所有少年跑出来
积雪仍旧闪烁
清雪又下起
我来到马路对面的公车站
那一年我十四岁
所有语言都是新鲜的
世界如同公车在雪地上也能辨认方向
只要愿意,我还可以双脚轮换
滑行着回家
把无论什么车辙甩在身后
就是那样的那一天
没有什么不是容易起驶,乐于暂停
那一天我喜欢祈使句,它就是杏黄色的
那一天没有风,清雪就又下起
松花江的冰层下,跳动着数不清的鱼

                    2007.12.18


《学习》
——给琪琪

我教你辨认红色
你把它们读作“空”
小水涡在双唇中间隐没
你指着一个词问我,什么是“绯红”
就象桃红再加盐
水红滴进血
举例时你想了很久
然后指着门口一双拖鞋
它们塑胶的颜色
如同左脚和右脚一样分明
如果它们这样啪哒哒走进天空
然后和云的影子一起
被海浪稀释,一次又一次
然后,就不会再想左
还是右的问题
这些硬要人相信的道理
塑胶继续留在盆子,杯子
和梳子上,全都有一个形状
全都是移动时
轻易丢失一重影子
你抿抿嘴巴,说出一声
“轰”——坚决得不需要对错
我的天空里,就全是你绯红色的小脚印
认真如即将成雨的云

                      2007.6.20


《背景》

金雪,长窗,落镜
树叶举以树叶之重
不若轻,不落于一场选举或称颂
万众的背景中,退进桥梁
过岸人擦金雪,栏杆分明闪动
雪之重,树叶举以这树叶
之重

而背景一路摇闪、扩生,长窗内遍是
镜面光耀其深重,金雪人短吁着靠近
裹不出窗中景,桥梁上举步,遇花果冷硬

                             2007.8


《致扎铁工人》

今天让我们重新学习肉体
通过你们的手臂,刚刚离开钢筋和铁柱
进入此般空气的骨和肉
不错,空气是飘忽的,它在而不在,它营运着光
而你们是在黑暗深处扭聚光成固体的——人?
不,生命——当那骨、肉接触光,当光被挤压
深入更暗处的血。
我们的血,亦是在,而不在,当世界遭折叠
树林宛如手语,湖泊被囤积,河流被截断如舌
而海洋被填充,填充,填充如胆固醇过高的心脏
我们的红色与蓝色,被静悄悄粘贴在闪电和滚雷背后
那么用我们背部的所有汗腺重新学习肉体
它们被支开到宇宙的最外层,那里大气薄脆,但让它们贴紧
让目光向前,如滚雷,看乌云淬出暴雨
看山脉紧贴大地,向外凸起,看矿层呼之欲出
然后是铁,铁中黧黑的漩涡
闪电间我们的肉体以阴影的方式降临
行走于这一切褶皱

                                2007.8.25


《旅程》

山——山——磊落,我们
穿行于亚热带,过分秾艳的绿
沿途引爆热情

走一万里不歇脚,就这样
谈起烟水,我们也曾计划在它的深处安家

但我还是离开了这一切
倾斜着,飞离整个亚热带
有光照彻层云深处,我热爱
我于一瞬穿梭它的心志
那曾诱惑的,只在下界湖泊中渐远

也有海,在太阳下开,落,蒸腾
放弃,放弃那热吻于空气之你
噩梦中每每攥紧我的手指,我愿意
那落水人攀枯枝,最黑那黑海之你
不初醒,不松开
我愿意

但我还是离开了这一切
如今,我只是热爱我们之间的距离
——海到海底,那一场磷光盛大
涡流,摇转于涡流之中

                  2005.11.16




《给呼咪》

仅仅十分钟,凤凰山黎明来到
我因一只小猫在梦中丢失
提前醒来,坐在这里,不能做些什么
在梦里,它消失前,瞪向我碗口大的眼睛
溢满光阴,我的,它的,我不能一勺勺盛起它们
我望住它一个纵跃入草丛深处
所谓隐身,是你无法再揪出它们
从世界的每个角落,世界便是这边界清晰的草场
所谓穿越,是你并无胜算
一如凤凰山的天空已是水墨无边
而所谓最好的知音,是否便如你掉头
即忘所有,即熄光,即留梦给上一个梦者
留呼吸和枝叶的形状,给这如约而至的黎明

                           2005.9.14



《讲述》
     ——送给我的越南朋友羊德孝


讲述一个人的生平需要多久
你用几分钟就讲完自己的,
几十个汉字,对照结构:
60年代,我的,乒乓,庄则栋和容国团
现在,不打了,跑步
60年代,我的,好的
现在,不行了
60年代,有她,我爱
后来,德国去了,乒乓,我不打了
70年代,我,国家队教练,后来她去德国,我不打了
现在,我的朋友,领导了
60年代,她,很美,演电影
现在,老,不行、不行了
80年代,我的小女儿
现在,德国,18,像你们中国的,章子怡
6、70年代,中国,我去,南宁,广州,武汉,北京,上海,都喜欢,大革命,红卫兵
1967,亚非拉,周恩来,刘少奇
现在,没去过了,电视里,很好很好的
她,我,美,现在,不行了,很好很好的,领导,电视里,亚非拉

三天后,我乘坐的火车行驶在海岸线边,
沙滩、悬崖、稻田和丛林,它鲜红着身子穿过
驶向前方一处故都,毫不夸张,青草已经比它的房檐还高
很多人就从那里开始讲述,他们讲述的时候迈动双脚
请暂停,请暂停,这不是一个起点消失的问题,
仿佛永远,我们用肉体穿过一些需要穿过的
用字词表达摩擦的,用情感盛接被逐一敲落的
我们奔跑着拥抱和分开,直到光阴倏地撤离
我们向任何方向跑动,虹桥便向任何方向架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