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切换2007最新作品 (阅读13617次)



作者:切换

◎春天比较温柔

基本上,我就是个木桶
在这大好春光里
腐朽不及铁。有喷泉在异动
我体内,楼房顶着楼房

有人夸夸其谈,也有人
不以为然。这份阳光
该分摊的都分摊了
樱桃花开不开,假山不关心

我三缄其口,一脸木然
一池水,痒得没有一点理由
我亦数度张嘴
鱼儿有情,尽抛白眼

◎春思无邪

二月,如玫瑰一样忧郁
身世不明,时光继续
与预感错位。你与生活站到了一起
望而生畏,而良机美好
俯身为黄昏的光芒。春风,野草
历历远山,都已不言自明
只有尘沙怨声四起,我坐与天齐
看明月东起

你寄来影子,让我抱残守缺
随大地,我们足可以把梦
拉得很长,让假想像星辰一样挂到更远
当白日来临,我们变身为水笼头
开关皆如。在各自的封地
围花裙,把现场烘托得乌烟障气

◎空地

从黄昏中的牛羊,失却欲望的空档
走过去。一条黄沙路
穿越温饱中的村落
从马背御下梦幻,去月下,河边
看水声洗涤祖先从坟茔吐露的身子骨

与时刻无关,与野香无关
我们寄身草尖,睁着眼,睡到天明

◎自解

有时生活可以并行设计
一条指东,一条往西
完全可以做到,胡言而非乱语
与其把自己抱在水里,不如撒手
清者入天,浊者化泥

远离危险品,行云流水
让各自相继老去。缺牙,不缺笑意
不必等到尘埃落定,我们已
血肉两清,魂还太虚

◎说春天,已经开始

终究不能,代为哭泣
石头启发石头,雨箭追逐雨箭
这一路下来,也够毁灭
春天,我们总撞不到边际

一物相赠,行使皇令
像脸面一样尴尬
皱不得,脏不得,明明窝囊
依然忠心耿耿
虽说风尘仆仆,总是天恩浩荡

在坐拥天下与孑然百世之间
有明亮的分水岭
山花满野,流水遍地

07.03于高原小区。


◎谁是最可爱的人

那些年饥荒,为了生计外婆改嫁,
大舅发怒,提着板斧把外婆追了几匹坡。
口中念念有词:你不是我娘,
我只是借你的肚子,过过路而已。
援朝战争爆发,他参战并光荣退役,
回老家种地。生儿育女,提拔乡干部也不去。
表哥们渐渐成虎,因意见不合
也用板斧将他追了几匹坡,也念念有词:
你如何对奶奶,我们就如何对你。
此事成了经典笑谈,尔后大舅一直鳏居至今,
有时也自言自语:人老了才晓得,
活着,其实没多大意思。
我想起魏巍这篇文章的时候,六方会谈正
窃窃私语。对我就像,大舅柴圪蔸上的沸水
乌烟障气,又遥不可及。

◎春天比较温和

基本上,我就是个木桶
在这大好春光里
腐朽不及铁。有喷泉在异动
我体内,楼房顶着楼房

有人夸夸其谈,也有人
不以为然。这份阳光
该分摊的都分摊了
樱桃花开不开,假山不关心

我三缄其口,一脸木然
一池水,痒得没有一点理由
我亦数度张嘴
鱼儿有情,尽抛白眼

◎息树

父亲说去年蜜桔大收,
今年就不会太好。
这叫息树。我问他,
为何还要用农肥,紧追不舍,
难道是为了答谢?
父亲一生节俭,注重存钱,
白发如针了,依旧没几个子。
我劝他不要难为自己,
他说,我干活,是锻炼身体。
我出生那年,父亲种两棵石榴,
如今一枯一荣,对比鲜明。
石榴花开,朵朵火红,
照亮寂寞的院子,却从未息树。
那些天,是我的生日。
如果我回去,也会坐在下面,
看绿野连天,夏来春去。

07.02于高原小区。


◎花柳无心

你紧张个啥,我虽箭在弦上,
但可发可不发。
不要和孤独的人说话,这话是我现在说的。
你明明是在帮我,怎么自个儿,
掉进来了哩?

用力不当不是错,继续用力就不对了。
原来这么傻,这话是你说的。
好比俩卒子,对着走定会相遇,
如今哪还顾什么王与后,我们这对冤家,
谁来收拾残局?

◎命不堪命

说那些年。说勤劳,说自律,
说胸怀一种美德。
不如说,拆东墙去补西墙,
一口下去,亦脆亦汁。

花花天地,风来雨去。
人世像纸糊的,我也是,
纸醉金迷也是。
上马,破釜沉舟凉快到底,
要玩,就要死不认罪。

◎野村往事

到乡下过年这些天,春阳高照,
挂在天上的鸟儿净打磕睡。
小野花在女儿身边来回地开,
让她手忙脚乱。座落在时代边上的野村,
几个红灯笼,像妇人的肚兜,
已不惹眼。倒是冒出山拗的几株樱花,
毫无羞涩地打量着我们。

山顶上,没有片云。
突然的风让我打了几个冷颤,
女儿兴奋地对着山谷喊,回声空越。
我坐在一块白石上,
给城里的朋友们发短信。
我给女儿讲我儿时玩的游戏,看的花灯,
说那时的戏子,
穿着草鞋扮黄帝,打竹杆的小戏子光着膀子。
她嚷着也要看,我说那些已成过去。

过去的还有,那年我七岁,
用红纸包两三棵小木棍,挨家挨户的唱,
叫“送财”。我和你伯父赚了半背篓粑粑,
足足吃了一个春。你们如今要压岁钱
没有一点新意。

女儿不信,我就唱给她听:
一进门来十色新,我把财门表分明。
财门本是鲁班造……
直到唱到:愁苦愁甜都是愁,
梦来梦去均须梦。我自己也吃一惊,
原来那时候,我就是一个会唱道情的小仙人。
如今不过是在世上,混白了光阴,
就像屁股下面这块石头,有些凉人。

07.02.22于高原小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