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会唱歌的鱼——评虹影的诗集《鱼教会鱼歌唱》 (阅读5312次)





  在这里,我要展现给你的是一种极端的美:姿意、率性、狂野,不动声色的外倾,如河流般自由地奔腾。最终,疆界消失,而她注定会在某一个时辰,某一段河流的拐弯处脱胎换骨。本质张扬的生命,无论命运之手把她抛  在一个什么样的起点,她终要奋力攀上高处。并且,那高处如春似夏。
与《鱼教会鱼歌唱》相遇是个偶然。先是被书名吸引拿过书来扫到封面上虹影的名字翻开才知是本诗集。真正让我买下这本书的是书中横七竖八地排列着的虚构虹影、现实虹影的写真。这已不仅仅与诗歌有关,她关乎命运,这对我有相当的诱惑。长期以来女人的命运令我着迷。我陷入其中,有时竟忘了自己的命运。
  穿过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倩影潜入文字,这才是我真正想做的。任何时候,与女诗人的文字对视,我都会默然而自如像一条深海中的鱼。对我来说,一首真正的诗就是一次语言的蹦极:刺激、出轨、疯狂,终被一线牵着大呼大叫地回到现实,惊魂未定。乍一看,虹影的诗似乎挺容易进入,句子看起来直白、易懂,深入进去,遇上的却是阵阵谜团,全然不那么容易,无论是言说的方式还是言说的内容。这就一下子让人产生了棋逢对手的兴奋和阅读兴趣。
  在这些汉字中游动,我首先触到的竟是绝望。不知为什么,真正的才情总与绝望结伴。仔细辩认,这绝望的底蕴是乐观的。甚至是享乐的。我们可以试想有一种绝望的乐观主义。“蜡烛只剩下最后一寸/在黑暗扑灭一切之前/我必须做完这个梦/我追求任何瞬间的快乐/胜过仔细挑选的盼望。”这里,享乐的面孔浮出。享乐,但基于绝望。或许,早在饥饿的年代,虹影便懂得了饥不择食。不择食者,方可觅到最多最好的食。
  虹影的诗中还透露出一种可贵的中性品质。中性,一种既不同于男性亦不同于女性的气质,近来我日趋认为这是一种极佳的艺术质地。这一感语来源于观看金星的现代舞的瞬间。“我开始吻他的眼睛/可能,这是惟一忘记的方式。”这让我想到:“爱上他,是为了忘记他”这一著名句式,充满博尔赫斯式的狡黠无奈。
  “是你教会我成为一个最坏的女人/你说女人就得这样”。一旦一个女人下定决心成为坏女人,她便拥有了参与时间,改变自身命运的力量。所谓的“坏”便是狂野的欲望和旺盛的生命力,这两者可以让一个女人纯洁而邪恶。因此,她“要的就是整个世界”,并且可以“将一片黑色折叠起来”。哪怕“瞳会中集中这些世纪所有的泪水。”她的世界真的也就日新月异起来。
  看看附录上虹影创作年表上众多的作品,你就知道她是怎样一路狂奔着逃离出了饥饿的感觉。“河水泛着冰凉的气泡/从河面飘过/年华,我走得更快”。虹影,一个跑过了时间的女人。在成就作品的同时成就了自己。一不留神,她自己也要成为一件艺术品了。
  一条鱼,一条会唱歌的鱼,她的居住地四面临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