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0年,某岛 (阅读4538次)




长夏还依旧在此金光闪烁
但除了太阳,一切已沉没
——拜伦《唐潢·哀希腊》

那岛*今天开始回忆
灼热的长发与手臂
有狮子坠到河里的声音
手指相缠,如天堂的常青藤
挽救我的苍老
在两千年之外

隔着时间的玻璃
观赏少女
除了神,谁都会痛苦不堪
圆润的、光滑的昔日
当我们的身体
被日光压成薄片
我们便叫它影子

饱满的是那些难忘的衣裙
一些布、一些薄纱和柔丝
这些都是神话的原素
我13岁,它们因接近我
而从此与神接近

生为女人
知道那岛是雌性的
我们天生会爱
让激烈的海浪平息于沙上
这幅画上有我的赤脚
而身体在画框外的我
比单薄的衣裳
更容易被风划伤

当暴雨前的面孔
将我们逼回小屋
潮湿的,潮湿的热度啊
我的姐妹睡在赤道上
——夕阳西沉
甜蜜的惊恐会在睫毛中作巢么

哎,无人看见的少女
以我早年的名义活着
在时间背面
见着堤岸上的青草就哭了

那是些天使出没的日子
我的手指晶莹剔透
而我的姐妹简直就是水晶
看得见血液喂养的天空
薄雾笼罩,让我们披着
与世隔绝的薄纱
谁用小小手掌
接住过我的泪水
这化石里嵌着幸福之谜
一整个下午
廊柱游动,屋檐欲飞
谁的影子让我心跳
神的絮语
使我们双颊红润
眼睛因静谧而笑时
海底的生灵便蜂涌而至了
当如水之夜
将荒原上的动物掩埋
只有神与我们
有着俯脸向下的温存


两千多年前的光芒
靠着星星和少女才能传递
我的某个时期,是否是
文明的最初与最后的图腾
或者是祭品
一只苹果,比海水更冷
我的姐妹,那件使我们
共同御寒的大衣呢
它漂在方向不明的水上
成为某幅画中的清冽之魂
从时间到空间
困在两面镜子中多么幸福
墙上的雨痕刚留下就苍老了
如上帝的指纹让人神秘
谁是影子?谁看见
衣扣后面,一片废墟
我的姐妹消失在赤道上
剩下苹果,比海水更冷

那岛今天开始回忆
我的姐妹,我们己分属于
不同的男人
盘子、晚餐、刀叉切割
精致的战争中疼痛无比
当星空倾斜
一张脸的碎片便散落到水中

堤岸上的青草还神性盎然么
那些风在我的身体里
血与水让它认识另一种文明
我的姐妹疑虑重重
谁在与我们为敌?
女人除了爱便永无对手

神睡去之后便渐显苍老了
虚拟的天使曾说
只有女人,才这样挚爱着女人
在那已深陷海底的岛上
——光荣属于希腊
那一年,我13岁
我的姐妹睡在赤道上
我们身着与世隔绝的薄纱……

*指希腊的雷斯博斯岛。传说古希腊女诗人萨蒂当年在岛上领导着一批少女组成诗社(实为崇拜阿芙洛狄忒的宗教团体),萨蒂为她们写了许多表示爱恋或惜别的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