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北方以北与格林威治时间 (阅读4533次)





海藻的迷梦弥漫在空气中
从伦敦出发,这环形的岛
如我梦中所见的那一种
湛蓝,潮湿的遗嘱

金属的车门铿锵关闭
往哪个方向都是海藻铺就的路
大西洋的高度刚到额头
上帝更远一些,只有风
只有教堂,庄园和牛津城
蛰伏在此,如一大群昆虫
飞得过文明而飞不过沧海

教堂的穹窿说,就这样
去各处呼吸海藻的气味吧
这是环形的岛
环形的,环形的海上文明
沿顺时针而行,我便可以返乡

East Grinstead

East Grinstead  这小镇
陷在深深植被中的生活
700年的草木睡着又醒来
教堂在小镇最高处望我
这只来自东方的飞禽

East Grinstead的英伦南部
驱车一个小时到伦敦
两小时便是海边,与巴黎相望
这令人晕眩
在同样的纬度上,埋着
我祖母的坟茔

天下的小镇都平和
骨子里却满藏魔幻
East Grinstead  我将在这里小住
想像梦中之梦
如何经受得起
英伦与中国的双重敲打

一个男人爱着我
而我爱着另一个男人
天哪,这故事
这故事发生在哪一个小镇呢


去天堂的路

在英格兰的天空下,去教堂
看见大团大团的乌云在飞跑
这是从附近的海底
被大赦而出的阴影
投在我的衣服上明暗交错

这是光,是海水和欲望
这是穹窿,它漏的任何东西
都足以让我们狂喜或忧伤
没人看见我走在这路上
被光与影掩埋以后
教堂的尖顶就近了

我该如何跨进那门槛
如何仰望庄严的穹窿,而同时
让十八世纪的圆柱和窗户
从我的左右缓缓流动

而教堂的尖顶在更高处
挑动着英格兰的海洋性季风
我从这分崩离析的天空下走来
没人看见我像被赦的乌云一样美丽


湮没在别人的语言中

下午,在伦敦市中心广场
上帝从远远的教堂尖顶处望见
各色人种汇聚在这里
享受生活,如《圣经》中的哪一页?

蘑菇形的咖啡座遍地生长
各色人种像五颜六色的虫子
蜷伏在蘑菇中,吃着喝着并说话
他们在交流,以世界上不同的语言
将我湮没在此,像一个阴谋
冷静,安全而无人知晓

有鸽子在啄着方砖上的阳光
我着陆在此,享受无人知晓的快乐
四周的语言除了嗡嗡声并不暴露什么
上帝知道,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的

就这样到下午四点了
泰晤士河在附近像百年前那样流动
我喝了一口咖啡,看见
对面的那位印度姑娘朝我微笑
我也笑了,没有语言
我们大家都像落在树林中的
一片树叶,只有上帝知道我们在哪里


我从童年的午睡中醒来

我从童年的午睡中醒来
听见管风琴的声音
几个穿红袍的女孩子在练唱
那歌声从我的额头穿堂而过
空气中已能嗅到一些蝙蝠的气味了

阿门 我借用大家的喉头发音
我从大家的眼中看见穹窿
以及绝非尘世的五颜六色的玻璃
这女孩女这女孩从哪里来呢
我问自己时,晚祈就开始了

父亲,你是怎么哄我入睡的
然后你轻轻的出门,去经历
常入难以忍受的荣辱
父亲,我醒来时还在童年
我额头圣洁,你在哪里

这女孩这女孩叫什么名字呢
我问自己时,管风琴就开始秦响第二轮了


一个中产阶级的午后

这个古老而稳重的窗口将花园览尽
Grandma  说,我已活了60多岁
她说她看见祖辈们仍在花园里散步
在英格半,怀旧是一种荣耀
这么说看,下午茶就端上来了

一个老绅士在廊下摘着黑梅
他要做一种叫做黑梅派的东西
Grandma说,她丈夫就这样
打过仗,经过商,老了更像孩子
我喝了一口茶,从窗口辨别来路
南面是海,北面是伦敦

迷失在下午茶中令人眩晕
脚下的地毯是一个家族厚厚的秘密
墙上油画中的人物高大典雅
像Grandma 的父亲,或儿子
我喝了一口茶
我还不够苍老,但在他们的注视中可以期待


泰晤士河边睡着古老的城堡

在伦敦桥上,举头便是
扑面而来的城堡,像直立的黑云
这太沉太沉的重量
水可以用倒影收留它
我如何承受,这石头垒出的帝国

伦敦塔是著名的
在这塔的群落里,风也走不出去
这里做过监狱,作过皇室住地
摸一摸冰凉的石缝,想像
高贵的犯人在这里等候大赦的消息

这是女王的帝国,皇冠上的钻石
闪烁在屏幕上,供游人观览
全世界各种肤色的游人
都交织在这城堡里,像滚动的水珠
正在被一颗巨大的落日蒸发

我坐在石阶上,嗅到它发出的
十七世纪某个雨后的气息
而泰晤士河正在这些石头旁流动
柔情浩荡,像一个女人
城堡都是儿子们干出的好事,她说


比北方更比

穿越更北的纬度,深入苏格兰
就是深入我们基因中的苍茫
这高地上石头奔驰
沿起伏的线条,将旷野推到极致
所以,苏格兰人用风笛
将我们这些来自伦敦的喧闹者
平息在它静穆的,静穆的边界线上

一直向北,路旁的泥土中
深陷着古罗马人的城墙
而更远处的乡村教堂忽隐忽现
对任何赶路者都是刻骨铭心的诱惑
谁都知道,这是征服与反征服的较量
我是一个女人,是否该生下一个儿子
让他来走这向北的路
我会目送他的背影,心疼而骄傲

穿越更北的纬度,有罗马柱兀立
一千多年了,这亡母的儿子
怎样在这旷野上逃过了死亡
我摸着他坚硬的身体照相
在我有面容后面,苏格兰奔腾四散
如一直向北的旷野的灵魂

一直向北是一种归途
我揉了揉眼睛,欧洲使人苍老
附近有绵羊在跑动,虚幻如光
打击我,如一种疏而不漏的轮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