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冰火九重天  (阅读5583次)



冰火九重天


1

1548年的浴盆里,一只
红嘴鸥正用欢喜之喙
梳理它羽毛上的江南。

“洗浴、洗浴,
放下烟花、放下三月、放下扬州
做我翅膀下的绝句。”

2

脱下投资只穿着风险,
脱下商务只留下电子。
他们脱啊脱,脱成

风险的猴子、电子的猴子以及
更多的猴子。他们直起尾巴上的花果山
“但我们的水帘洞在哪里?”

3

也有尾巴不翘的:笑笑生
和萨德。他们来得早,耷拉着
狼毫和鹅毛,悠闲地讨论

哪一个更软。他们己蘸足
包房里的黑暗,开始叙事:
“此地名为‘浪淘沙’……”

4

洗浴之浪淘尽了她身上的千古。
她来自巴特侬,先后被拐卖到
奠边府和河南。最后她选择

牡丹江作为出生地,有人在榴莲上
留言:“渺姑射之山,住着一个
贼漂亮贼漂亮的老娘们儿。”

5

“伸出你的蛇信子,伸出
你的食人花,伸出你
粉颈中呜咽的尺八……”

哦,迷你裙、吊带袜,
辍学三年的O娘踢掉了红舞鞋
低头吻向按摩床上的青蛙。

6

洞箫、羌笛,羌笛、洞箫
他带来的乐器少得可怜。
她们吹出了反复、吹出了清明,

吹出了1652年的反清复明。
惊蛰时他被抄家、灭门,在黄泉
看见她们的大嘴吹回了樱唇。

7

孤灯昏黄。但她的虎牙却噙着
近似无限透明的蓝。它急于融化、
急于冲跨她深喉里的

博斯普鲁斯海峡。他们都藏在
一艘黄色潜水艇里,等着
在她的大陆架深处巡游、作战。

8

火山石里的庞培继续噼啪。
尼禄再次闻到蒸汽母亲身上
刺鼻的乱。她己习惯按钟点

将红旗火化:一杯矿泉水、
一杯热茶,任它枪杆子里的情话
四处游击,只顾舌生火花。

9

吹吧,吹吧。仅仅一夜
吹熟了少年游、吹绿了
金陵梦。她们舌苔上的春风

把他们变成纸币、变成纸鹞子,
吹向天堂的夜壶。“他们醒来
会不会和麻雀一起,在云端洗漱?”


2001.3.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