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无理  (阅读4440次)



   无理
   ——为饭饭而作

   一

昨天夜里,我见到了
我的平方根。

“喂~~”我朝他喊,
听见他肚子里也发出了
细溜溜的声音:
“喂~~~~~~~~~~~~~”

我后来才知道,那是
我的立方根在回答。

我的平方根始终
没有理我。
不管他。我掖紧
被子上的根号,

继续往无理数里睡。

   二

春天来了。我上午敲下的“太”字
下午全都变成了“木”字。

“统统给我变回去,不然
我把你们全都删掉!”

有几个字很乖,甚至吓得
缩成了一个干巴巴的“大”字。

有几个不听话,我就把它们
加黑,还用斜体来折磨它们。

“太残忍啦!”所有其它的字
都在替它们打抱不平。

它们革命了。要字权,要
字道主义。行与行之间,

开始串联、游行。不一会儿,
整个屏幕都是愤怒的“木”字。

“不能让稿费泡汤!”我只好
在文章中贴了张小黄图片,

等它们累得不行了,再
老老实实地变回来。

   三

我得开始生儿育女了。
那些不健康的孩子令我痛心:
他们的父母不关心
他们身体里的圆周率,
任他们茁壮地循环。

我要和前村的王翠花
生下一儿一女:男的
白天喝鲫鱼奶,晚上
吃鼹鼠蛋;女的白天吃
鼹鼠蛋,晚上喝鲫鱼奶。
他们会笑得咯咯响,笑到
小数点后第784位数。

在那儿,我和王翠花
会幸福地拿一个麻袋
兜住他们的咯咯声,用它
裁两件咯咯响的衣裳,
让他们穿上,出门
去山里挖他们的直径。

     2001.2.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