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月坛北街观雪  (阅读4199次)



   月坛北街观雪


雪下得不算大,但足以覆盖
我们精益求精的抬杠。你脸上的
公务员阴云迅速消退,浮现出
小学时代的纯朴乡村。我也一样,
像好斗的鸡公突然被扔到一个
遍地食欲的打谷场。满满一嗉馕的
幸福时光!我们手拉手
          出门去看雪。
附近的小公园此时看上去
还算清秀,白生生地
空着。平时这里散布着
神情怪异的男人,他们交换着
切口和爱,交换着使小树林
阴森起来的肉体。我们曾在一个下雨天
闯进过这里,他们之中最亲热的两个
仇恨地看着我们:我们是他们的
仇恨。
   但现在是下雪天,
同情的雪遮蔽了他们的器官
只剩下寂静的冷,和我们寂静的
再次闯入。你猫着腰
在干枯的迎春藤之间穿行,你的头发
碰掉的冬青浆果落在雪里
就象我落在你不经意的言辞里。
我追赶着你。追到的
却是墙根下
     一只肥胖的灰喜鹊。
你第一次清晰地看到
灰喜鹊的脚印:那么大,
像黑板上忘光了的一堆
数学运算符号。也有小一点的,
像我们在中学课堂上传纸条时
写的暗号:那是麻雀的脚印。
你骄傲地用植物的语言
宣布你的新发现:不同于
灰喜鹊的互生脚印,麻雀的脚印
是对生的。
     “那是因为它们用双脚
一齐蹦。”说完你也开始蹦,
从我们早恋的树枝上,蹦回
我们的中年门槛。这门槛
现在是小公园里的一张
积满落雪的椅子。我们一同
坐了上去,而后站起来,像
海豚一样地扭身。
        “哈哈,
你的屁股印没有我坐的圆!”
你笑着。我看见你的眼睛里
有一口井,而我的眼睛正在
这口井的井底,悠着,井口上是
飘飞的雪花
     没有封冻。

     200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