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在臧棣的课上 (阅读4614次)





新近离婚的进修教师来此寻找
能够把一腔愤懑合理改造的高超技巧;
渴望爱情的女编辑不顾清晨骑车摔倒在地,
一瘸一拐地赶来注射一剂自白的勇气。
    
他们在臧棣的课上不期而遇,他们
正襟危坐、拿出纸笔,象两个毫无关系的标点
错印在汉译本叶芝的《在学童中间》。
而贝里曼的《教授之歌》则被兢兢业业的臧棣
    
低沉地唱起:为了备课他凌晨三点起床,
为这间局促的教室移来了北京上空盛大而惺松的星光;
星光下嗜书如命的蟑螂再次爬到一起,
墨香四溢的纸张就变成了人头攒动的
    
诗歌课堂:它象一瓶产于灵薄狱的碳酸饮料,
高压密封着求知的欲望、小资产阶级的甜蜜和忧伤,
而臧棣的声音里有一把精于分析的开瓶器,
不甘寂寞的灵魂小泡沫在等待写作过程的开启。
    
我未能去听臧棣的课,但却把我的女友
象一台录音机一样安放在托腮眨眼的人群背后。
当我在宿舍里按动她那哈欠连天的键钮,
听到的却是几个邻座的男生对她居心不良的问候。
                                            
       97·10·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