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整个下午我和大哥去了趟意大利 (阅读4066次)



整个下午我和大哥去了趟意大利

伤脑筋的下午我和大哥去了趟意大利。
我们手挽着手,裤兜里有许多沉甸甸的五法郎硬币;
我的胃口大得可以吞下一家银行,对于意大利的馅饼店是一种考验。
整个下午,我呼吸困难,鼻孔中也长出了洋葱;
大哥身上的叉子如一把手术刀
神色庄重,生怕我可怜的牙床经受不住打击。
女侍从裙裾的下摆形成质朴可爱的轮廓,我的眼神
和大哥叉子上的反光一样敞亮不定。
她还系了根带子,下面光着粉红色的小腿,
她把微笑在我们之间均匀地分开。
然后,一团高雅的香粉味胶水般把将我们的面容固定住,
--这难以言喻的香味儿恰似逝去的爱情。
于是我把碟子舔得干干净净,为过往的岁月作一份祭奠。
哈,大哥的死脑筋又犯了,闷声不吭,
肩胛抖动--在面包上抹上一些粘稠的像眼屎的黄油。
这一瞬,感谢威尼斯的艄公--意大利共产党的支持者,
把一瓶辣椒酱涂在我的胸脯上:
“呸,中国的鲫鱼就是刺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