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赴宴 (阅读3939次)



赴宴

宴会沿着城市里的街道,沿着平行延伸的街道
无休止地推送着圆盘:一只圆盘两鬓苍白,
一只圆盘习惯了为食客所有,又不仅仅为食客所有。
平行延伸的街道仍会交叉,仍然让我们相遇在
那么多的圆盘之间——仿佛一只规矩的母鸡下着清一色的蛋;
然后是高大的酒盅,眼泪与语言并存的酒盅,
正中了宴会的下怀,秘而不宣这令人压抑的奥秘:
在最高的意义上说,每一条街道都是混血儿,
它们摆在我们面前的方向,并非是唯一的方向。
我们围绕着餐桌,踏着节奏,两手模仿着指南针的线条;
如果,此时,垂直的刻度在我们的手中,我们又在谁的手里?
然后,随着圆盘的增殖,我们预感到自己
将和橙子林中的橙子一样,
早已有了坠落的遗愿。

宴会追逐着街道,这是内部的追逐,
两条腿赶不上嘴皮子的速度。
我们在赴宴的途中,并将永远在途中,
窗户与窗户彼此警觉,闪光的镜片后面
空旷的黑夜独自完美,独自承受着
圆桌与圆桌之间的距离。这距离恰好等于
赴宴所需要的长度——也是无休止的圆盘叠加的高度。
那终点,口腔的暴力齿颊留香,
仍然吸引着我们去相信有着一个起点,
一条从终点倒退而来的通途;
相信那里的水果依然清新,花式菜肴
——被咬伤的甲鱼、螃蟹、蘑菇和卷心菜,
在我们的记忆里逐渐被赋予精微的含义:
纸上的宴会不多也不少,无比虚无。

河西
2002.10.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