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仍然出奇地望着你 (阅读4181次)






你说你摸到了天的边界,大肚脐
你有明亮的水果装饰却也如此盲目
你要飞奔,惹惹太阳的屁股学后裔
但日间的温度怎么没见你为日伤心

你没有说上帝的尾巴像猴子的,而我
见过,这一点让你满怀嫉妒直至心酸
我想这样就离某座花果山近了,近得
出奇,我说快看吧,那座尾巴飞逝的样子

大肚脐是你的,过去的玻璃眼是你的
直至你说弓箭是你的,哑铃铛是你的
未来的女儿摆弄父亲,贞操是你的
然后呢,亲手操办的送葬队是你的

错了,错了,我仍然出奇地望着你
仿佛我们从未交谈,从未认识,仿佛
我的边界就是你的边界,你没有触摸
而我握紧的修边凿子已经是累累伤痕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