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开篇】 (阅读3324次)



开    篇
----------

对诸神我们太迟
对存在我们又太早。存在之诗
刚刚开篇,它是人。
                 --海德格尔


1.最 初
      --死去的人在风中飘荡
        正如我们在时间中奔走

在四季停止开花的地方,
一个人来到我面前
他带着正反两只手掌
他带着一枚游魂的徽章
他突然出现,穿着黑夜的布鞋
他吹拂我
他挤着我
他将我完整地挤到世界的手中
在世界的触摸下我衣饰丧尽
我离弃了故土、上天和父母
象一滴泪带着它自己的女人离开眼眶
它赤身裸体
面前只剩下一条侍从的路

我在为谁说话?时间在唤谁回家?
来到手边的酒浆是谁的生命?
鸟往空中飞,谁把好日子寄托在空中
将眼睛盯死在发光的门楣上?

大地向人们介绍着它那一个个国家
我踽踽向西,我说过的话
此刻被人们重复地说出
我鼓掌的鹰,现在又在被别人鼓掌
哪些是人?谁还在怜悯?
旋风在寻找谁的脸?
被流水带走的生命阴天又把它偷偷带回
满眼的技术,这些疯狂的欲火
他们都穿着爱情的服装

我不再生,也不再死亡
人们需要呼吸,人们需要战胜
但恰恰是空虚使他们生长
我不再生,也不再死亡
在四散的灰烬中我看见鲜花离开了四季



2、惭愧

我深感惭愧我丰盛的衣饰。
我深感惭愧我高傲的双眼
我惭愧你居高峰之上
为了长啸
而长啸
我惭愧泪,我惭愧血
在深深的海底我惭愧我的波浪应风而起
我大笑,或者大哭
我大怒,或者大悲
我的衣服已经弄脏,我惭愧我战胜的双手
欲望在空中飞
光从天上来
我惭愧我的道路在你的手掌上越走越开阔
越无边,无穷无尽地深入远方的风景

在你的手掌上,欲望被欲望向高处煽起
死亡向死亡挺进
他不再诞生
也不再死亡
无主的风向四方吹,我的脸变成了
许多人的脸
我丰盛的衣饰也越来越脏,再难以洗净
在喧哗的人声中我再难以沉寂
再难以无言
众生在我的眼中观看,为活着而烦恼
我鼻中的空气是别人的空气

一张脸。或者
干净的心。
我需要我愧对最初的流水
我需要从骨头里深感惭愧--
  在最上品的歌声中
  我恰恰看见下品
最锋利的刀刃口我恰恰看见了迟钝



3、说你们

      --我将说遍你们的屈辱、光荣、尴尬、丑陋
        我用大海的语言,钢铁的心
        最后我说到了自己的眼睛

我用树,草来说你们
用林中的豹,大街上闪烁的双眼
我用过去的风与现在的钟表
这些短暂的灰烬,狂妄的燃烧中
属于圣地的金杯
我用尽了我的时间
火依然在眼中诞生,我依然
在你们步行的门外
石头发展石头,你起步走向你们
在风声与歌声同步升起时
舞蹈动摇了冬天的主人

你们只重视声带,那么
是谁在教我诉说?
在我的庭院,基石,手指的围护中
是谁动摇了我的种子?
我如果有心,我也不能向你们倾心
因为你们不是我,你也不是任何一片风
一个词
我如果有锁,我的手就是他的锈迹与归宿
我的话只能在附近的空气中说出
规定的天空下,醒悟又一次落入迷茫
又一次再一次被第一次繁衍
我被城市限制,被语言归类
出生的风暴指定了结局
面对时间自在的分析
在他的布局下
属于我的时间只剩下一滴水,仅仅是一滴水
为大海归档,被土地接收

在太阳下我启唇歌唱一种光,我只能歌唱光
这背后的,最后的
刀割的狂喜与波浪

我看见我周围的墙垣,城堡,海报
优雅的洒水车
穿在贫苦人身上坚挺的西装,这一个我
与无数的我
走入爰情,这便宜的防风帽
躲避在房屋内,他们也希望从时间中逃出
他们读书、遐想,在眼睫的堤坝上
向大海的更高处眺望
他们拼命使自己向自己逃离
他们在到处超越
但他们是人
腿短,命长,一堵墙他们就落入了叹息



4、问

    --问深扎的根。问乱走的云
      问历代帝王临死的恐惧
      我微笑地避开人类这一撮小小的灰尘

话中有话,正如花中有花
来到我手上的春天是最短暂的春天
难以抵达石头.难以抵达大海
处身在黑夜与黎明的中间
处身在蜡烛恍惚的光辉下
你我将身体凑在一起
在裸露的冬天一起哼小凋,写曲子
在圣诞的晚上我们读最低级的诗
谈飞鹰的哲学,浪漫的生命与蚂蚁的寿命
最珍贵的粮食与苍蝇的粮食

医生手中的钱与病人的疮痛,你我手上的春天
是最少价值的春天

宝塔是谁?太阳是谁?
神圣的光辉是谁的消遣?
沙漠的大笑,革命的狂喜
将好日子一一打发到路边
与垃圾为伴,与下层人为友
在焚烧的广场上是一缕轻烟

那么是谁要将磨难安置在门口?
宇宙间的事物,有哪一件不被人们所了解?
风暴的中心是寂静中的寂静
历史的追溯者永远是女人
大海曾经为存在而存在,现在大海消失
但出现过的季节必将再度出现
大海一样,包括太阳下的驿站,牌局
墓碑与哀歌
犹如挥起的马鞭下马车奔走
犹如坚石上打印记,唯有一种光荣
唯有一只手
唯有那位不能称作人的人

犹如逝去的哲学在闲遐中被想起
在腾挪的棋子问他推门出现--
那不能被称作人的人
在所有的人中他是最完整的人
真正的人恰恰在大地上不能被称作人

所以你我的脸只是-块蜡,生命是一场风
在夏天的活跃中我们最活跃
在冬天的冰冷中我们又最冰冷



5.声  音

     --应该有一种声音,在不是声音的地方
       他挺身显现

应该有一种声音,在不是声音的地方
他挺身显现
在手掌之外,在餐桌之上
在欣欣向荣的植物心中
应该有一种声音,在流水的地方他低声领唱
在第一滴雨中他高抬起双眼
应该有一把刀
使我们的空气看得更远
让我们重新看到隐蔽的鲜血,晶莹发亮的
坚硬的骨头
在倒塌的楼中我们看到建筑者的双手
在见底的油壶旁我们看到繁衍的秘密
从破裂的陶罐片,铜栅栏
从巨大的水缸中
应该有一种声音,在无用的翘望下
在没有光的地方
依稀的我们才开始认识光
火,大火才开始被我们鼓舞
他们在风中欢笑,舞蹈
隐隐的祭奠,遥远的美酒
祖上的日子再一次嘶鸣

应该有声音与钢刀一起向我们显现
在我们的生活中他重新下雨
他打哈,伸腿
挥剑杀人
在难以呼吸的山林中他酣然入睡
在难以迎接的风中
他的出现使风逃走

这样一种声音,在我们寻找的
单薄的手外
在幼稚绿叶的询问中
他说:
现在还是冰雹,现在还是飘蓬
现在的水
那失却脑浆的水
正一浪一浪地将我们掩埋



6、深入

  --大地使天空得到呼吸
    但是谁?
    我与你高歌的地方他撒下一串叹息

傍晚,当大雪将闲暇的时间填满,当又一阵风
吹在你我的体外
使无神的粮食又一次成熟
在众人的大街上,灯光将两边的黑暗照亮
生长或者死亡
我能否深入泥土?深入花?
通过水的道路
认清我十年来短暂的瞬间,好象批判
通过指责而认清了疯狂
在寂静的任命下
我再一次使笑容重新归家?
我曾经深入过最早的稻谷?人类手上的
第一粒火种?我是第一粒盐
使广泛的生活获得基础、道路、池塘、
鸟儿在枝头夸耀它的羽毛
大地使天空得到呼吸
但是谁?谁的声音如迫近的鼓声
如紧张而又有序的时间
如精神上巨大的
飞跑的车轮
是谁?在不在的地方他永远存在
这位缺席的裁夺者,是谁?

我与你高歌的地方他撒下一串叹息
将欢乐的葡萄挂在你我悲痛的家中
谁?让我又一次站在岔路的手臂中
这位深刻的反对者
让爱情继续生长,或者
去死。
迅速让身体走近星星
走进一座宫殿的墓地

疑问在举手投足间见风就长,这是谁的力量?    
因为谁
我再一次向你高声责问,而最高的责问
也恰恰是世界上最低的责问



7、刀子

    --所有纪念碑都顶着我的鞋底
      风暴挤入我内心
      我洁白的骨头向喊叫逼近

一把鲜明的刀子是另一种曙光,是另一种
弃我而去的语言
整整一个朝代,我跟踪一把刀子
在人类的鲜血与不可宽恕的圣殿之间
我填进了我的青春
我填进了被流水培养的童贞
我小心地用脚踩着我的土地,我不敢用力
因为战争在意外的弦上
因为祖先们唱歌在我的鞋底
他们指责我
他们将嘴唇撇在我的路边
他们的童贞曾经在山中传出鹰隼粗暴的呼啸
所以
所有纪念碑都顶着我的鞋底,风暴挤入我内心

整整二十年风暴占有我玻璃的双眼
我洁白的骨头向喊叫逼近
整整二十年
在温暖肉体的包裹下
需要一把刀
一把开封的刀,我在大街上走
我绕过湖边的姑娘与白鹤
我心中敲着光明的小鼓
我心中挥舞着风暴的双手
我无视衣饰,食品,历史书籍中
崇高的传说
因为需要切割乱麻的魅力,因为涅磐
是天空的鼓舞
因为勇气是稀少的黄金,因为
黄金将我挤到了沙漠上

在风的永恒吹拂下
我变成了一把刀子



8、故宫

   --谁敢说自己
     是群众和希望?

站在午门门口
谁敢说自己饱经沧桑?
谁敢说自己
是群众和希望?
风拉着灰尘在广场上跳舞
风指着广告在撇着嘴嘲笑

谁敢说生命比太阳更重?谁敢说
眼泪是钻石的父母?

站在午门的门口
我深思永恒与一叠废纸
我深思日历上撕下的骨灰

我长叹我脚踩的这块土地
我脚底下的祖宗都失去了喉咙
他们的眼睛是天上的星星
明亮却植根在黑夜的家中

最亮的启示
恰恰来自最低暗的触动

站在午门的门口
谁敢说自己高过了时间?
谁敢挺胸高歌
闭眼赞颂自己的胜利
轻轻躲开了大地的问候?
我买了门票
我跟着人走
正如我此刻跟着时间
我不敢大声
一辈子漫长莫测的前途
谁敢说自己硬得过石头?

跟着时间
我参观故宫
乾隆看了九分钟
慈禧才看了七分钟



9、热恋

我已经落入了迷茫与热恋,整整二十场落叶
我围着风转
我跟着风走
我让我在寺院里跟着袈裟哭
我或者朝疯人院大笑
我认为疯人的疯狂是薄冰的疯狂
他们的疯狂还不如我疯狂的一个指头

我故意不开灯,在深深的黑夜里辨识黑夜的
深度
我故意拒绝嘴,拒绝开花与海底下
广阔的爱情
是的,我落入了热恋
象剧院散场时最后一张空旷的凳子
不能说话
我却与邻座大声说话
我走不出等待,因为我继续热恋
因为燕子沿着自己的道路双双飞走

属于等待的只能继续等待
不管我做木匠活,去河边钓鱼
还是将一缕光滤出七种颜色
不管我在信中写信
还是将地址
在太阳的姓名下一一划去
陷入热恋的只能继续热恋,这便是人
作为人所唯一拥有的最高消遣



10、等待

因为等待侵入我细微的生活,侵入光
狂妄与石头
紧闭的大门与我的家庭
包括下雪和冬天
因为认识燕子,所以我欣赏他的来临
他的建设与哺育
等到等待叩门,燕子飞去
燕巢又一次空虚
我发现我的焦灼还不如一杯水

燕子有燕子追逐的道路
他来到我等待的屋檐,他啼叫
或者觅食
他展翅飞起或落脚在电线上
我等待着我的等待的过去。



11、他

你我手上的春天是春天中最脏的春天
而那迥然不同的人
那诞生于玻璃中,那将高山为坐石
那遇风就长
顺水而下的人
他的脚印在你我的脚印中显得歪斜
凌乱,而缺乏章法
他不仅从过去中解脱,他更从
现在的事物中得到解脱
他甚至将明天也提前挥霍,这位
与你我迥然不同的人
他将家安置在鞋面上,他落脚的地方
就是他的家繁荣的开始
他的脸也是一块蜡,但是他
又是谁?
将你我的生活搅乱
在平静的池塘上他吹来细微不息的波漪
我们的脸在他的脸中
显得贫瘠
在他的脸上我们的脸庞一片荒凉



12、击鼓

   --他的声音比黑夜更黑,比光更亮
     比翠绿的橄榄枝更加迷人

是谁?是谁?是谁?
他敲着流水的小鼓,他敲着钢刀的锋刃
他敲着朋友那如纸的脸皮
是谁?是谁?是谁?
他敲着所有风中那最单薄的风
他敲着自己的双眼
他敲着天空的肋骨
在一面破鼓中他一敲再敲
他读书,或者撒尿
或者脚踩着云彩与冬天赛跑
他或者将自己的鲜血涂抹在太阳上
他或者哭
他或者笑
他或者在倾听中深入鸣蝉
他骑在高树上,他歌唱在油漆里
他的声音比黑夜更黑
比光更亮,比翠绿的橄榄枝更加迷人
是乞丐中的乞丐,政客中的政客
是两条大河中更宽的那条河
他敲着一片落叶中他腐烂的良心
他顺流而下,在时间中
在奔腾下
他敲着跌落的牙齿,敲着失掉的鞋
在姑娘的翘望中他比老人更老
在老人的回首中
他比幼孩更无知
更莽撞
是一场没有主人的斗争
在眨眼的瞬间他敲着瞬间中眨眼的永恒
激情或者风暴
战胜
或者死亡
是谁?是谁?是谁?
他向四面的空中频频击鼓!



13、我遍尝风霜

    --我为他的愤怒
      感到泄气
      他活着已经是一付重担
      他还要加上更重的负担

自从初夏在石碑上站住脚,我和他便开始遍尝风霜
每一次远离,车站与度假
惊醒的电话,信,和一切亲切的笑容
在翻手的天空下
风暴与风暴连在一起,但是我和他
难以分开
他和死去的人一起讨论活着的意义
他或者站起身
在新鲜的太阳下指责一筐变质的带鱼
我为他的愤怒
感到泄气
他活着已经是一付重担,他还要加上更重的负担

他穿行在火焰中,他两眼射出纯粹的黄金
他喜悦时手捧着鲜红的苹果
谁在吃苹果?
苹果一旦离开枝头
它就将落入人类的命运

这样,我不得不再一次寻找发芽,我生的欲望
烈火的大笑与水中的拯救
为了他美好的双眼
我沉寂
无语
自从初夏在石碑上站住脚,天空不再说话
他藏起了喉咙
他将他的大门朝我们关闭
走下去
这种磨难,带着磨难的心,走进宝塔
苍鹰的爪,大海与篷帆
一次次远离与团聚,梦想
和半夜停电前最后一盏坚持的孤灯

走下去,一点点流露出他的感情
好象眼中射出的黄金
既然他与我已经落入历史的手中
在他斑驳的墙上
只能走下去,从墙中走出
被一扇门关闭只能试着走另一道门

但是地点与终结,是谁?
是谁呢?
将丧钟敲响着
将无尽的空白预先刻满在最高的墓志铭上?



14、石碑上的姓名

石碑上刻着字,你在哪里?
你的手是肉
你的泪是水
你向风赞颂的歌
风早已将它吹入泥土
你站在碑前看
你靠着碑文想
你的一生是鞋子的一生
是世界安排的路,是世界制成的鞋
在世界的梦想中你走到了尽头
你依恋,你回首
已经没有边缘,可到处都是边缘
已经没有了生长,可到处都是生长
石匠在刻你的碑
石匠在刻你的字
你的姓名在石头上看你
你在战胜在碑文里送你
你缓缓起飞,你到底在哪里?
那人们最为畏怯的生命
你却在心中默默地赞美
你观察你的手
你分析你的泪
你将唱过的歌曲一唱再唱
你难以离开,你难以忍受
但永恒的是轻风,永恒的
是四季
在世界的尽头鸟从来不飞
在世界的尽头我没有消息


15、荣  耀


语言离我而去。今天开始
我从这世界上争取到的荣耀
如青瓦上纤细的一缕烟
离开我
轻轻散去

作为一个人,我从何处得到荣耀?
我有什么荣耀可以值得
对人谈起
浪漫的树叶想用绿色染遍秋天
但是积水
碰到冬天就开始积冰。

从何时开始,我们的眼睛有了一个结晶体的别名?
我们的眼睛开始结冰
我们的伟大
终于建立在狂风的基础上
从此之后
我的泪水将对谁而流?我将对谁
说我心底心酸的爱?

我活着,然后去死
很多人活着,接着去死--
为得到一点多余的住宅
如一捧飞灰想占住时间,想在风中
更久的飘摇
但是下坠,这泥土的宿命
谁在说希望是太阳的光辉?

我们还这样从一个家门到另一个家门
从一座台阶到另一个台阶
从一双手到另一双手地
不断转换着我们的人生
我们的女人
用她们的身体和爱情的家
不断提醒我们的前进
但是
我们的眼睛已经结冰

我只是这样一个人,我又怎敢大声的谈起荣耀?
我又怎敢对人类问一声
将在几时结束?
我们重新过一遍我们的一生



16、    雪

比疆界更远。大雪
深深下落
他以轻松的步伐
走遍乡村、城市、烟囱和树杈
每年的最后
雪从空中向人间下落
雪以纯白飘动的步态告诉世界
他活着,始终呼吸着
直到死亡来临
--大雪向大地全面服从。

从不大声呼喝,只是轻轻讲述
在时间最后的广场上
象一个奇迹,死过的大雪啊
经过欲望的六月,竭尽表现的
阴险春天
放肆劫掠后
衰残的秋季
又一次
他深深下落在悲痛的大地
洁白一片
接着另一片,因肮脏而死
然后
又重新来临

是这样坚定活着,并且
始终呼吸着
从不大声呼喝,只是轻轻讲诉
大雪向大地全面服从
开始于空中
再走向大地
在人类的生活中他最后完成

比疆界更遥远。我站在街边
我看着大雪向我下落
我想着宿命,我已经是另一场牺牲的大雪
在时间最后,我将痛哭
流泪
因为无限的大雪在说:
他就是我的未来,目前正是我的现在



17、向下看

向下看,与鸟一起生活的人
春天离他们越来越远
我看着花开,我看着他们在流水中
在漂撒的羽毛中将一生度完
来自底层的草最终在泥土里
落入归宿
泥土是他们的根,他们的家
与灰土一起将宿命低吟
成绩与清明一起下雨
正如相反的鲜花,他开花在枝头上
正如鸣蝉歌唱在高处
鹰将道路铺开在天空上

我看着这一切发生
我又转身走开,我微笑
我不表态
我把手放在了季节的门外


18:好  消  息

好消息被你带进明天
我风尘的战袍再一次黯淡,再一次退色的
我的眼睛
向胸前收拢高飞的翅翼
我降下来
在急促的钟声里将灰烬掸净

我穿过石头,黑烟和高塔
永恒的旗杆上
我浸透了冰霜
我降下来
我降的还不够
好消息深埋在各户人家

馨香的好消息是低矮的灯盏
我降下来
背后我盖住了明天的光芒


19、进  入

那在风中久藏的,风必将使他显现,
  正如一滴水
他来自大海
  他的归宿与泥土为伴
我经历过风,我深入过最早的语言
  在风中歌唱的
风将最后为他而歌唱

我领略过这一切。我沉思的手
  在不可升级的高地上停留
在闭门不出的庭院中开放
  或者布种
好象是最好的梦境为眼睛打开
  为城堡打开
为最迟的旅行者卸下了负担

我与风一起深藏
  与歌一起高唱
在棉花地里我深入过季节
  旺盛的季节
为落叶而鼓掌
  为丰收而站立畅饮黄酒

最烈的黄洒也是我最不可忘怀的回想
  我一点点记叙
我一点点遗忘
  我一点点走入我生命的中途


20:   漫  游

我身上落下了该落的叶子。我手下长出了该长的语言
  我歌唱
或者沉思
  我漫游,或者在梦境中将现实记述
我已经起飞
  但飞翔得还不够
我低下头
  我在褐色的泥土中将水份清洗

钟声不响,我的歌声不亮
  正如一轮太阳使夜晚向往
我跟着一只鸟,我观察一群鹰
  我在过去的传说中展开了翅膀

是告诉你的时候,我在说着故事
  是繁盛的开端,我在倾听着寂静
好像是一种光
  我在光中回想
在最大的风中我轻轻启动着双唇
  没有字
没有让你领悟的通道
  已经落下了叶子,但落得还不够
在应该生长的地方
  我的飞翔在飞翔中静止。


21、    黄  金

我不仅在风中取出黄金,我还从烟中
从青瓦覆盖的门廊
从身上遗落的雨点
是的,我从更高的时间里
象一只鸟
我在所有的绿草丛中叫喊出黄金

精神的黄金,在四季的门外
在门外,大道上汽车狂奔
人群驻立在站牌下
失望使他们相互默认
用纸牌抵抗惊恐的黄昏

从黑夜中取出黄金,他胜过星星
他也依附星星
伸出光芒的手臂
他从高空俯下身体
他告诉我
黄金越多,人群越瘦
黄金产生在饥饿的眼中


22、太阳

我总是歌唱你,从瓦片的缝隙
茶杯的沿口,从上班途中
哪一刻我抬头时不遇见你?
梦中,甚至
低头的时候

你也在我的目光中踱步
你几乎不用姿式,在我的目光中
你随意进出
你以我的眼睛为家
轻松,闲暇
哪一刻我不为你的远离
而睁着眼过夜
太阳
你不出现我难以入眠
在你的足迹里
我种下汗水,泪水
年轻的生命
我跟着你,直到以你为家

但是你的骄傲如带刺的高山
我只能聆听
我只能跟从
在你的家中
我仅仅有一份谦卑的食谱


23、树的插曲


在诞生之前我就在等待,一个人
越过茫茫人海终于来到我面前
他伸手捧起我,他将我插入
温暖的泥土
我伸枝展叶,这时我开始在空气中等待
我在街边、花园里,或者荒野
孩子、成人,甚至野兽露出友善的双眼
我开始粗壮,这时我等待各类啼鸟
它们将叫出我心底难言的喜悦
之后我等待下雨、惊雷、太阳和云彩
我开始衰老,我被焚烧、伐倒
或者被拖到狭窄的后院
被一个人用斧子从中间劈开
我死了,我又回到诞生以前,我重新等待
哀伤、喜悦、痛苦、兴奋
他们都不重要
我是树,等待便是一切
我是树,或者我就叫等待

24:下面的预感

我们的生活象冷清的黑夜从眼皮底下翻起
置身在麻雀
轻佻的
四处乱停的风中
属于我们的日子
它坐在一只大木吊桶中
向命运难测的深井中坠落
向上的生命和向下的流水
友谊在打滑的卵石上诞生
可是心灵底下的希望
寂寞中太阳一样生出光芒热烈的翅膀
等到时间敲门
等到时间插进另外一只手
所有丰富的脸庞全都变成最初的一张白纸
谁不苍白
谁就与人类分开了归途

我对风说爱
我对水说坚持不动的信心
可大街上的人们四处走开
他们低着头
惊喜地寻找最近的通途

我知道我是一撮灰
旺盛的年轻烧剩下的一撮灰
我站起身体
从地下的灰中
我端出我的笑脸

笑脸是我活着的唯一证明
可世界说灰尘是大风的唾液


25、允许
      --允许我的思想开始流动,接受风
        接受你内心善良的大雨


允许我的精神在风中坚定,在歌中胜利
在最小的石块中说起永恒
允许我在树中生根
在广大的荒漠中我寻找到水分
允许我第一口喝下这神圣的露珠
你双垂的眼帘
允许我走过你的膝前,象一个人
身上是坚硬的白骨头与
太阳上笔直流下来的血
允许我飞过你的门楣,堂前
如夜晚的流萤
因为你我发光
我展翅
在你的时间中我得以进食
允许我的思想开始流动,接受风
接受你内心善良的大雨
让我光辉,让我脆弱的双脚
抬头升起来
在众星之中让我从你得到喜悦,欢笑
最美丽的女子
与河流碧蓝的大腿
让我生下的孩子使我宽心
幸福绕膝
与悠长的回忆
让乐观象黄金一样被我领受
从你智慧的大手中
让我在无家的人群中得到一个家
得到一把开你的钥匙

并且允许我随意地出走,碰壁
直到在浪费的血中再度将你认出
象衰弱的草再度认清阳光
允许我向上站起
象虎一样生长
允许我的双眼色彩斑斓

在我的死亡中你永远不死
因为我的逝去你再度扩宽了永恒

       90年12月20日-93年3月4日
          作于北京、西安、郑州、上海、杭州
       2002年10月17日修改整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