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编辑部的早春  (阅读4719次)







空气中似有一架印刷机在轻轻轰响
是什么事物在远去 又是什么在临近
满屋的香气确实来自隔墙的喇嘛庙
而不是一支幻想的手
在转动我们体内烤肉的铁签


伟人辞世已近周年 传真机有分寸地
吐出亡灵的请柬 但那客套的修辞
显然仍出自这个世界(你无权删改人称
无权褪下一篇社论的衬裙)
墙壁上层层叠叠的暖气片散出余温


仿佛魔鬼造句时仍然皱紧的眉心
“图像清晰的三月里还要调整头顶的
袖珍天线吗?”当天空缩微成一枚小型张
反贴在部主任充血的视网膜背面
校对科 审读室 照排车间


一条电话线连缀起制度松散的裤腰
三十而立 人生肿胀的彩虹
已消瘦成一份份脱水的简历
“为了向生活复仇 赶快抓起笔”
女同事饭后芳香的饱嗝 已呛翻雅与俗


正与斜 官方或民间……只是
整个下午你双手忙碌 无暇旁顾
春天啊!煞费苦心 窗外枝头上
尚未有绿芽吐露 恰如一封
写给大人物的退稿信当然要句酌字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