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与班主任的合作 (阅读4416次)







小酒盅会妨碍交往的直来直去
所以我们干脆换上大杯啤酒
就着花生米商量如何劝导另一个人
象竖起小拇指那样重新竖起生活的勇气
他是你的学生 眼神温柔似水
并且时刻警告同桌的女生:阅读杂文
会使面庞粗砺 不妨试试
婆婆妈妈的三毛或方头方脑的顾城
“十根指头可以拆出几只蝴蝶?
水中的月亮会碎成几瓣?”
他的独白开始于一场语言学事故
又以对自己死亡的影射为终
当然 这是受了一些坏诗的影响
(我们的判断一致 为此
还干了杯底的残酒)你喉间的核桃
耸动着 带来一阵山谷的清凉
这多少给交谈增添了中断的可能
然而是旭日冉冉的责任心
依旧驱动你的双唇搅拌机一样上下翻动
我则多半出于好奇心 想瞧瞧
人道主义的闸皮能否刹住虚无主义的车轮
分析自我、阐释他人:小酒馆里
灯火摇晃 端上端下的杯盘交头接耳
你已介绍了他的身世——如表现主义的诗歌
简洁 明了 一行行按部就班
并且保证:他青春的身体还未被莽撞的女同学
污损。“不是为了爱情
问题出在这里”你把一根筷子指向额际
仿佛那里有一口油井在高速旋转
我却若有所思 吃下去的食物引起体内
一连串天然气的爆裂
没有理由劝阻受孕的马儿不要恶心
没有理由防备自我批评的莲花从天而降
我猜测自恋的根源是家庭失和
畸形教育 或是生理上的难言之隐
你反驳说外在的羽毛可以随时脱去
关键是在内部 那里
有一个植物般的自我在慢吞吞地发表意见
(但你又不能把它象WALKMAN那样随手关掉)
但当个人汇成人群 硬币堆积成资本
我立刻提出质疑:“自我只是阿姨消闲时
吐出的烟圈 还带着薄荷局促的香型”
当然 未抽的香烟不会理解肥大的烟蒂
我刚二十出头 象草地上的蜗牛居无定所
而你已步入而立之年 在两室一厅里
正稳重地操持着岁月的缰绳
还有三万元人民币象铁锚搁浅在银行里
使私生活的船头不致被感伤的风暴打翻
你爽快回答:“不错!我们的婚床两头翘起
的确参考了方舟的款式”
只是一枚塑料桶被门外汉偶然踢翻
提醒了众人:既然昏睡是结局
呕吐是出路 那头顶杂沓的脚步声
显然来自一名天堂里的尿频者
然而是否所有的欢笑、牙痛和体臭
都能汇成旋涡状的楼梯口
通向这一顿免费晚餐(即使在炼狱的
厨房里它可能煮过了头)
多说又有何益 你咽下金色的酒花
坦白明天一早就要探亲返乡
呼啸的车头会瞬间带走愁云和白发
“去他妈的!”让猜想或反驳
还象一场掰腕子游戏
在大学教育的旮旯里继续相持不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