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装修与现实 (阅读4355次)







他们在墙壁上忙忙碌碌 无肉的锁骨
被轻风连缀成一支汗臭的B小调
他们鼻翼有节奏地翕动 重复起
警察时代培养的对漆料的分寸感
窗外是四月风和日丽的杰作
天空弯曲着配合云朵造作的曲线
而鸽子飞翔的尾部露出了油箱
一切完整如初 多么象友人们的肩膀
曾榫头一样嵌套在往事或隐喻中
只有他们还在用力搅拌桶里的灰浆
固执地用唾液搭配事物不相干的嘴唇:
从交通图到明星头像 从比萨饼到试验剧
从热情的煎蛋到收音机里沙哑的雨王
似乎这件事不见得难过 在花香浓郁的
暮春里教导一枚轮胎写作
你看 他们正鼓起双腮有说有笑
生硬的普通话里夹杂着方言诙谐的裤脚
他们正坐在窗台上 将报纸折叠成三角形风帽
又仿佛是经过劳碌的蝴蝶在思忖着
该如何享用岁月肿胀的花房
窗外的春色水银般光滑
鸽子飞翔的尾部露出了螺旋桨
看来更深入地装修
不过是为了在内部更为简便地拆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