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访谈录 (阅读4531次)







将两只细瓷茶杯想象为两个的小女生:
低垂的粉颈 欠缺的花容
天空阴沉沉地配合了她们毛衣上
鲜艳的蝴蝶(当然,会有一只
最终飞上了天而另一只呆在我身边)
但拿一首白话诗换取名声
太不划算!还是坐在这小小的茶园
用咯唆的京白让现场的听众
锤打各自的木桩 诙谐且诚恳
自然会有一只话筒从云端里垂下
裹着未来岁月的甜蜜
摘走喉咙间愤怒的葡萄
却留下一个空空的世界,拆去了布景
象一辆敞蓬轿车
等待高谈阔论的司机酗酒归来
你当然还可以大吼一声
惊飞直播间里盘旋的青头税吏
但谁能保证会再次大红大紫
手提公文包只身穿越闹哄哄的大海
可惜两个小女生此时乱了方寸
忘记了该怎样在矬子里拔出将军
怎样在蒜苗里挑出韭菜
其实由她们中的哪一个来发问
倒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
在情场之中我向来不缺少立场
(需要杜撰的只是立足之地)
我们,对,也包括你和她
先把一代代旧人的座次排成花朵的芳龄
而后将自己看做其中一枚苦闷的芽
穿过编年体 触痛彼此
而万事俱备 只欠一声锣鼓
唤醒我们和存折一起轻轻压在桌布下
的灵魂。曾记否 某年某月
你也曾从自行车上飞身而下
展开的肉翼仿效着隐型轰炸机
笨重的优雅 在大地的某个角落
投下一袋面粉,一罐煤气
或允诺一种未曾实现的美学
“男儿当自强”:也就是将平滑肌
拉伸成划向欲望深处的橡皮艇
话虽如此 但在迎风喷嚏时
还要不失风度 不要试图
都通过一本绝版书挤到海浪的前沿
朋友们原来其实个个忠诚、踊跃
技艺精湛 躲在他们之中就如同
躲在木马的腹中:有错必纠
少食多餐 尝试以一当十地
把“身处困境”折算成“渐入佳境”
等待一座城池繁华的陷落
等待长长的星斗象餐桌上的筷子
伸进夜晚 在腰间悬垂的水瓶挑起风波
它们一左一右 七上八下
使好时光也染上了不祥的征兆:
不论是“日啖荔枝三百颗”
还是“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都不过是少年人的腼腆、肥胖
从午夜焚烧到天明
等到公众阅读修剪了风格史
草率的尾巴 就干脆乘上一辆巴士
去乡间小住 并坐进这小小的茶园
仰望乌云里的圆桌会议
(如果运气不坏 还可能碰巧
有座席空出 那就可以傍上一只
想象的蝴蝶一同飞上蓝天
不被地方主义和版权法所拘限)
可惜两个小女生多少有点厌倦
不象思想的蝴蝶在花间的劳动中
还频频颔首 举一反三
她们深沉的爱慕能见度太低
偶像也会一个踉跄
在人生的中途上踩掉母马的鞋跟
但总会有绵绵细雨解除尴尬
互递名片 互道晚安
然后是盛大的研究
开始于几株茂盛的茶树撑破睡眠
为了安抚那胃部歌唱的溃疡
一枚湖南口音的柚子正从远方寄来
里面坐着个干瘪的菩萨
也喜欢在秋风里收听评书长篇: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谨小慎微的你庆幸在此地就业
鼓励青蛙洗心革面
在总结会上连声称赞食物链
我们,对,也包括你和她
就是这样迎来送往
听一根椽子讲述房屋的来龙去脉
让海底铺就的马赛克被飓风重新打乱
如果你放心不下 可以雇佣晚霞
去监督子孙的晚自习
如果你矢志不渝 可以将自我
改装成黑暗中小巧的捕鼠器
或者干脆在舌头下安上弹簧
如同混入大厅的便衣,支支吾吾
佯装着对变故的无知
可两个小女生只能在瓷器中酣睡
她们深沉的爱慕笼罩四野
此刻 简便易学的催眠术便是
一边攀爬月亮上的环形山
一边低头俯看 时刻惦记着自己
衣衫整齐,也曾是个优等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