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水鬼散步 (阅读4158次)



  

1.

复活了,孩童的孩童
醒着的时候不懂世事
死去和睡梦时不指望活着
丢失了,孩童,丢失了不懂哭

四边形,孩子的四边形苦水
在倒记分数,数学的父亲何曾出世
父亲数了数手指,骄傲地说
"每只6个",而公鸡不打鸣

这是世间的时事,下游的草听着
顺便在水鬼的魂里昏睡,弄得水鬼
起早,连夜跑,一日就是一百里啊
披头散发的样子,阎王老子怎受得了

"走了走了",鞋底蹭油的父亲
在光明的地狱里,一把火就捡到了

当年他那把木枪


2.

总之蝉王是要受封的
树上的革命谁人不晓
他率领的那些革命的奴隶
叫嚣的时候,都是响当当

他要急着让女蝉怀孕呢
电视里,蝉王看见男螳螂的头
被女螳螂吃着,而尾部还没出来
"出来吧",蝉王要自己做司仪了

革命革命,革你老子的命
没见我一心念佛,大把施舍
但关键时,见你蠢蠢欲动,
我就准备连根铲除,不见你血我不罢休

"罢罢罢",蝉王的老子气疯了
他发动所有三宫六院的女蝉,把所有的树叶

叫落了


3.

底色要干净,哪里有干净的底色
白茫茫不算底色,湖底沙石更逊一筹
那个叫嚣的熟悉的鬼呢,有人亲热过他
但他恶魔的夜间变容还是吓跑了孩子

而地狱仿佛涂上了蓝天白云
侍卫既摆锄头,又舞文书
侍卫的脸羞涩地旋转,哗地一响
魔鬼美女,美女魔鬼

小水鬼一定不是私生的
他偷听波浪卷走一个家族时才学会哭
但他瞬间听懂了夜猫在责怪夜鸟
夜鸟的安慰是地狱海水蔚蓝

"呸----",水鬼在高唱
而水鬼之母在叹息,叹息得

水底树荫要烧着了


4.

一只好果冻,颜色匆匆,颜色匆匆
大老粗读死书,而梦想外遇的小媳妇
拼命锄地,颜色匆匆,地上的水流
说来就来,说变就变

好个丢弃夜晚的狐狸,黄昏的肌肉
躺倒在果冻的懒床,没指望好天气
倒是狂风天,狐狸指挥一切动物
动动动,没有冬天

谁吸引了他们,股市的手和货币的心
老革命心花怒放,嫩枝儿不等含苞
干干干,城市的红灯要飞离岸上
河流倒走,扭歪了腰,要去痛

你见它剖开了肠肚,"嘻嘻
隔日我造林植木,大地有颜面

你仍来垦荒"

5.

也有隐晦的船帮
也有招摇的海盗
抹去,抹去,一个真实的坟墓
一个天大的石灰字,凶狠地抹去

你见知了还叫
秋天凉了,夏天的门钥匙还在
野草仍然疯长,更大的湖面
喊魂的声音还在

乳房在保护
阵痛的叫喊听不出来
层层叠叠的白大褂
淹没了隆起的腹部

疯子只等疯子
你什么也喊不出

于是邪恶的山峦一天集体出走了




2002年9月3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