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4月12日的街道幻想家 (阅读3890次)




1.

临着深渊,临着街道
街道叙事主人公为何奔波
青草他发现不了
最初的草类掌握了万千的生殖秘密
而万千的草类成为血流的主宰
临着深渊,草类哭泣
赞叹草类哭泣的友好同事
草类情急中拉了一把他们的匆匆奔跑
一句话弄得街道亮了,街道在穿衣,绣花,死亡
裹尸布卷起来收藏街道所有尊贵的仆人,我主


2.

春日啊谁来祭奠拉在岸上的蕨类的死亡
这邋遢的葬礼,又醒又丧的葬礼主持人
悼词结结巴巴,牧童还没来到,牧童在回忆
有他来不来,悲伤的丧偶大妈也心存希望

葬礼的喇叭序曲早就响了,尊贵的哭丧队伍可以工作了
大妈的女儿来不来,在路途上,她一口气又产下了一位大妈
那饱满的儿童,说着神秘的催眠词,在路上,摇摇晃晃要来了
接话的老人说,"春日啊,岸上的蕨类开花,与水中一样,没有死亡"


3.

我梦见,我推动了小吃
那些零嘴,饥饿的流浪人充饥
死了,死在路途和公家的停尸房
放毒的氓之嗤嗤,幻想了又进新房
他也在路途上,选择下个投毒的目标

他的手何不高贵,布满肮脏细菌的指甲缝里
但愿掉进那些廉价食物一些话,一张埋在内心的图
当吞下毒物的我们邻人的口挨近了那张图,死亡就挽救了投毒者
死亡永不说话,陌生的魔鬼统治了流亡投毒者光洁而饥饿的手
这是陌生的汉语上帝的流放之手

(写给某地发生的多起投毒事件)


4.

论厌恶----

是不是广袤的原野上,放牧人在篝火的保护下
听见万千狼鸣而不至于危险,感到了满足,而满足之后
食肉的狼群不走,在篝火的照耀下,互相厮杀,吞着父母兄弟的血
放牧人再也不满足,他也学会了未来日子中在血缘内外厮杀饮血


5.

尖锐的仇狠仿佛要刺瞎他的双眼他才会止息
是啊当黑暗降临了,他会复现最初的生物在宇宙中的大美
死亡同样是大美,没有任何人能够言清它,而呱噪它的有福了
仇恨多好,被赞美,那些尖锐的仇恨,被赏识,怜悯,像善良的人也爱瞥见利刃上光洁的光

"来吧,黑暗,在黑暗前我祈祷遇见我的仇人"


6.

我通向了我原先寻觅的
12只鸟飞翔万里,找到了王,
原来岛上的王就是它们自己
这多像神话;但它符合我自己

我从未在过去的汉语里发现这样的欣喜
我可以踩灭大树,与人分享这仿佛迟到的礼物
至大者,我找到了,请分享的人一起来吧
如果没有听众,我葆有这个礼物,送给我的后人

我没有继续寻找,我就是一,我是所有的一切.
我谦卑,狂傲,遵守某些伦理的法则,我宣扬,我打击愚笨骄傲的人
我蔑视再蔑视那些我认为应该 蔑视的,尤其是无知的骄傲的心灵

我得到了一些慰籍,我感到喜悦,但我同时把它作为礼物一样奖赏给那些需要慰籍的人

7.

论愚笨----

那些不属于鸡族的公鸡吃饱了,
抬起了头,开始了谈论天气
可是他们竟然和墙壁争执起来,
吃饱的另类公鸡要站上风
一贯沉默的墙壁仍然保持了沉默

8.

低级艺术系教师唱起了什么
他要作谱写颂歌,写给一尊活着的笨菩萨
他平常多说的可是---"那些没有音乐的耳朵
道上的我多么喜悦,我没有让他们看出我的藐视呢"

没有主人,没有孱弱者相互真正的赞美
音乐系活着的高大主任啊仿佛已成菩萨
那些遍插茱萸的前辈乐手呢混进了泥土
泥土也没有对他们多说什么
泥土大约剩余了一句话
留给勇敢者
他拿过来
哎,谁知道
这无非
也是






2002/4/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