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浓汤之歌 (阅读5334次)



浓汤之歌
        一

是肋骨养出的恨
量出了痒,不,是炎症
亮出了真相,那不忍舍弃的
——往事的浓汤,从
圈套中往下看去的坡道
将不会给那张阴天的脸
一粒清脆的耳光

是往事向未来回放
是歌一样的浓汤
像浓汤一样的大哭
而实际上是干嚎
堵住了他身体所有的通道

他绷紧了睾丸
就象绷紧的电流——他把
绷紧的漆黑
终于熬成了浓汤

事情都是这样,越描越黑
往事是一盏多余的灯
倒不如拉下闸
连通肋骨,把头深深埋下
——喝汤



是浓汤长出的飞翔——瞄准
乌鸦在折返,乌鸦的
甜美,被射程之外的另几颗
浓汤之心获准

是打击乐搅拌的快乐——而
不是别的,是该死的眼镜
长成了胖子——才说出
通往浓汤的便道

看得见的桥梁在收费
看不见的乌鸦在结网,一只结网的乌鸦
看见另一只,他们克制着
发抖的幸福并致意:哈罗


是一只,不,是一群笑咪咪的属虎的乌鸦
酝酿的风暴,呈现出环型的
利爪,该抓的抓,不该抓的
——也抓,就是它
一场浓汤的梦,早就是一只
真实的盘子,就在那儿

就着几朵残云,几口剩下的席卷
——撑着变馊的人生
就着几个虚处下脚,不会再有
几声自行车铃声撞上腰间
以及向往青空的烟圈

浓汤伴着高飞
雨滴落进尘土,八月漫卷
肋骨和恨一起大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