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拖拉机的妹妹 (阅读1607次)







秋天,郊外只剩下空白
乡村路上印满错话的辙痕


近视眼走出玻璃樊篱
为了句法模糊来而去


但是
创裂,决无愈合而辜负了酒精
一想起橡皮擦就哭


以拖拉机的慢速惯性
写作者如废铁跌入壕沟


但是,我说但是


经过稿纸那干燥的田野时
如果你遇到了拖拉机的妹妹


请你像钢笔那样摘下笔帽
向她剧痛的生锈体致哀——


在遇难者腐败的夕阳下
她伫候墨水来相会


 


返回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