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斜线皇后 (阅读1470次)







是谁曾一左一右倾谈?
并非波浪或父母亲
因为父亲要捏烂桃子
漩涡淹死了他的中指
是谁一高一矮宣布:
刀俘虏了敌人
绷带裹往了食物
因为母亲迈步而来
她哺育天使成疾,一个趔趄
她糜烂的上身:斜坡向阳的一侧


她拉直了甜蜜的波浪线
让果实由二滚到了一
她说:让花作螺旋的借口吧
让父亲摇着残废的桃树
她给了颂词一记耳光
让左边的括号空对右边的省略
她说:不许伏在我胸上哭泣
因为眼泪会浸湿我的背
她倦怠了对称,一个呵欠
她糜烂的身上:斜坡向阳的一侧


正如探戈舞那严肃的停顿
疾风会搂住暴雨折腰
正如焰火沿夜空而下
鲜血在狂喜中挺身而出
而你,你是天使饥饿的骷髅
难道你不感谢她的食物——


正如光芒危险地蹶着髋
她的上身:从海拔六千到漩涡的中心
尽可能地——糜烂
尽可能地——倾斜

 



返回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