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早期和感情有关的一组小诗 (阅读4646次)





  回光永照
                        顾文涛

红尘弥漫,旋律凄迷逼人......
走出舞场,她习惯性地
活动一下笑容,掠一掠长发,老马识途般
往回走着,头脑犹自如万花筒
将许多面孔拼凑在一起
屋内漆黑一团,她懒于开灯便摸索着
来到床边......就在她倒向床头的一刹:
黑暗中
闪现出一句簿如轻烟的唐诗: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93.9.12

诗或爱人

我有一双粗糙的手可以骄傲
我有满天的星辰可以希望
我有五千年可以站立
我有你——可以梦想
和生存

我习惯对着苍天作画
象老马的眼睛一样孤独
乌云是我留给白昼的写意
黑夜是我的入口
天空是我的自由......

你——是我的
指戒


     人淡如菊

自悟出你是一株菊花起
你便开始淡淡地绽放
于你淡淡而过的路途,于众人
漠然中一漾的目光里......

在白昼或是暗夜  你的笑容里
没有阴影

一任四周的各色目光被你
不经意的身影所牵引
——你热爱——
额头上闪烁着欢悦的生活

告诉我你的光环何日向我倾斜:
你的欢颜里何日含有我粗糙的性格?
你目光抵达的终点可是我的星宿?

而你浑然如山中幽深的菊
唯暗香溢满山谷上夜的微寒
——我可否在此暗香中溯洄  直抵
你  淡爽的热爱
我血脉间挑跃的生命
将被我合盘托出
任你采撷

  
故  乡

只有谁他在静穆中
尝过你的颤栗

只有谁他在悲悸中
仰望过你的严肃

只有谁他亲吻泥土中你遗下的
任何一个音节

只有谁,他所有的行动
都含有你的力量

只有谁容我再一次寻索
他将生命熔成血红的一滴
注入你微笑时的洁白,宛如雪中
血的丝痕

只有谁他在衰老后
愿作怀抱你骸骨的
那  黄土



致友人

我知道,使四周的女性黯然失色并非
你的过错
你早已远离了对回头率的追求

我知道,一间孤独的小小寓所里
有一段灿烂夺目的青春
融化成你静谧专注的目光
夜夜厮守,寸寸堆起的典籍

你已淡忘了天生的丽质
这使我竟能在这样的世界上
咂摸到神圣那灼灼的滋味

但我知道
一句话就可以使你破碎



  关于生活
                    顾文涛
生活不是这样?
你说生活不应该是这样?
冬季有雪,夏季有星
春秋有风雨和你的唇
你却问我为何没有笑容
你询问时仿佛有天真在你脸上我的心里
昙花一现
我只想问问:你的笑容里为何没有----
幸  福
                        93.2.27



忧郁的青春
                       顾文涛

我知道你不会把苦闷和疲惫
都告诉我
我们到田野里漫步好吗?
离开茶杯旁的报纸和单位的大门
离开礼貌的领带和成熟
让我们去采集满袋满袋的阳光让我们......
        
你微笑着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突然争辨道:
“不!我们不应该这样活下去,
不要这样......看着我!
别笑......"

你的笑容舒展着,仿佛这一切饶有兴趣
我也开始笑......笑出了
灿烂的泪水
                               93.2.27


           漫    步
                           顾文涛

         走在深夜的街灯下,我指给你看
         那极暗淡的天鹰、天琴、天鹅......
         你微微昂起头
         街灯沿着你漆黑的长发泻下......
         夜凉如水,指凉如夜
         我感觉到:此刻一切语言和智慧
         只是纯粹的累赘

         我隐隐的自卑和徒劳的努力
         悉被你的手指察觉
         微然一笑,你并不侧头看我

         一辆夜车牵着它的尘土,响彻在街道上
         响彻在我空旷的心里......

        “回去吧......"
         你的声音亲切而陌生
         如水面上漂浮的一根水草
                              
                               93.2.27


天    使

我听见一段久已远去的往事
在记忆中展开
我看到你的身影忧郁  
在称作现实的昔日和现在
我懂得你的心是雪中的小鹿
我盼望一切美好的事物都不会被掩埋

我指着湛蓝的初冬呼唤你的名字
我等着在孤独中一个个往日浮现
(什么样的夜晚啊?
一件件小事情都嵌着你的神情
照耀着今夜我黯然的忧思)

多年之后我才痛惜地悟到
你的心是高山上轻漫的雪花
我只是山脚下一块顽石:等待着
你的降临将我洗濯
——一切都暗淡了
寒夜围剿过来

你在遥远的北方  在我记忆的远处
在数年前那一段时空里  向我袭来
又离我而去    象一颗流星
一颗朝圣的流星......

我掩盖着被你灼伤的创口
过着
日复一日的生活

                   94.12.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