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牧羊人之月(殷龙龙) (阅读4209次)



牧羊人之月
-----小读韩歆的诗歌
爱尔兰歌手恩雅有一首歌,叫《牧羊人之月》,舒缓的音乐,悠远的情怀,如水晶般透明,光滑如少女的皮肤,忧郁而不哀伤;你会感觉韩歆的诗歌和此曲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谁说韩歆的诗歌缺乏一种力度,那么我会告诉他,这位山东大汉忽略了他的笔触的粗线条,他会一直探询人的内心。
    韩歆运用他特有的语言非常细腻地描绘了自己纯粹的生活,自己古典的命运。
    他写春天:你觉得大街上/所有的少女都在拿棍子揍你,啊!她们是幸福本身。
    他写寂静:我抓起一片月光抛向河面/周围突然塞满了惊叫。
    他写时间的流逝:水以云为脚/过多的奔走使天空阴晴不定/水化为云,云涌九天/离人类的感受越来越远。
    他的诗歌常常散发着槐花香,这股香味虽然在信封里,春天会给我们打开它。
    韩歆所提倡的新古典主义我早就接触过;国外的绘画、建筑、音乐都有新古典的流派。诗歌中的新古典流派,却常常有有心无力的气象。而我们在韩歆的诗中却没有看到一丝颓废和过分拘谨的风格。
    《想起了春天的村庄》、《醉看南山》、《幻象之秋》等诗,大气,纯熟,和谐,她们明媚,她们充满古色古香的味道。这些诗歌都从侧面反映出韩歆个人的趣味和艺术深厚的功底;生命是神秘的,那幽深,忽明忽暗的地方正好迎着诗人疯狂的灵感和激情,当他们拥抱的时候,一种声音充盈在周围,由弱渐强。
    “我种下的枫叶红的诗句 / 期盼蓝蓝的天空结出你暖月亮的脸。”可以看出这两句诗非常美,但是这样把词语分开重新拼凑,用来追求形而上的美,我却认为是得不偿失。有些诗句则非常局限地把人的存在、生命的秘密简单地归纳起来,把一切都美化,罩上一层美丽灿烂的光环。韩歆太注重新诗里的意境了,汉语的意境会成就一个诗人,也会沉迷在内不能自拔。中国文人那种天人合一,反朴归真的气质在韩歆的诗里出色地表现出来,这是优点,也是新古典主义者的缺陷。希望韩歆自己能够意识到,某一流派并不能载负自己渡过生活这条大河,也不会完全帮助诗人写出更加优秀的作品;自身的悟性和对人生的热爱才能使我们抛弃背上的包袱,顺着大地那上升的、透明的气流,展开翅膀自由飞翔。
    这是我第一次给人象模象样的写诗歌小评,乱七八糟没经验,不对的地方还请谅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