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读韩歆诗歌(尚冰雪)  (阅读4321次)



写给韩歆
--------读韩歆诗歌《狂想魏晋》和《短诗五首》
  尚冰雪

  打动我的……是韩歆的诗歌,尤其是这组诗.坦白的讲,这组诗并不符合我的审美要求和我内心深处看待诗歌的标准,但是,它的某些方面却打动了我.
  《狂想魏晋》这组诗歌里面有很多的意象,而且,第一首同名的诗歌并没有突出一个狂字,虽然第一小节里面有很多的金戈铁马,但是第二小节就稍稍弱了一些.而且,两个小节之间的转换和意境以及空间事件的转变,还是很生硬的.但是,就是这样的生硬打动了我,而且,打动我的正是气势没有强化的第二小节,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曾经尝试着删掉第一小节,但是我失败了,因为我忘记了节奏的问题.虽然气势弱了下来,但是整体的节奏,却一点点加强了,就在凌乱之中,有苍凉有悲愤有压抑,就是这样的,我被感动了:   五石散:丹砂。雄黄。明矾。石膏。青磁石  中国文学被迫喝下  除了嘴唇,中国的身体在发烧 这样的诗句连同后面的"清淡的魂魄"和前面的"变成野蓟的一小段胫骨/依然如遗落的箭壶装满锋锐"都是很难得的妙句,而且是有气势和见解的句子. 对于阮籍,我知道的并不是很多的.而且,那个年代的东西涉猎的也不是很多.但是,魏晋人格以一种“冲突”或“痛苦”的方式,以一种“悲剧性”的发生,承担着悲慨而厚重的魏晋审美文化与艺术精神,这一点,我是很清楚的,同时,“魏晋风度”是文化史上一个专有名词,“风度”本来是魏晋时用来品评人物的词语。魏晋时期,人们对人物的品评由道德风范转向人物外貌,进而发展到人物的精神气质。魏晋名士有一种不同于流俗、甚至不同于任何历史时期的言谈举止.在韩歆先生的《大道如青天》里面,我们看到了这个文人的"白眼".大概,这个白眼的说法,出自鲁迅先生的《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韩歆先生看的书,一定是很多的.同时,在这一首诗里,我阅读到的还是同上面第一首诗一样的节奏,我很奇怪这样的节奏是怎么样产生,并且能够做到有张有驰的. 对于李贺,我还是知道一点的,他的"笔补造化天无功"就是一直鼓励我在文学道路上走下去的一个动力.    他的问题是一个黑色洞口  他问:究竟有几人  在秋风中变老 就是这样一个问题,让我思考了很多天,没有答案,但是,我不能不承认,这首诗是我最欣赏的,因为他给了我想象和思考的空间,并且让我每次看到的时候心里都有想哭的感觉,这就足够了.
   韩歆先生的《短诗五首》中,《露水》和》《大地》是我最为喜欢的.《露水》是朦胧的,朦胧的是意境,而不是语言.而《大地》里面的苍凉以及寂寞和那个经典的"大寂静"让人心折。诗歌的点评,实在是多余的,很像相声里面说的那样:人家说的多全面,你还补充什么?可是,阿雪还是评了,因为我爱诗歌,这样一个理由,想必也应该足够了.
        2001年7月17日午后安宁之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