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信封里的槐花 (阅读10428次)



信封里的槐花
                 韩歆 著


目   录

1992-1994 12
手掌上的河流 12
山中 12
偶相逢 13
李广:将军令 13
94年的两个季节 15
静夜思 15
有那一天 16
演示 17
祈祷 18
九月葵花 18
蓝水仙 19
夜 歌 19
1995-1996 20
微笑着流淌 20
雨水送给二月 20
你能来吗 21
春天来了 22
爱情动物志 22
七月 25
南山 25
秋天的歌唱 26
爱情纪念册 27
设问,或答辩 28
仿造 30
我们有那么多的时光么 30
东崖子上的四棵树 31
夜色 32
病 33
寂寞是因为思念你 33
秋歌 34
蓝风 35
蓝色军旗 35
七行诗 36
八行诗 37
写给未曾谋面的远方朋友 38
1997 39
躲过红尘那颗心 39
期待 39
一个人 40
书 籍 40
星空下的倾听 41
(组诗) 41
青铜箭镞 43
十行诗十三首 43
新绝句十二行 48
苍茫之鱼 49
让我像风一样 50
在一座城市,和一位朋友谈到另一座城市的另一位朋友的名字 51
告诉我 51
读书 :苔痕上阶绿 52
冬至:1997 52
雾 53
倾吐 53
散文诗十二章 54
1998-2000………………………………………………………..57
乡歌 58
澹泊 59
其实 59
疗 疾 60
慢慢地走 61
暮春望山 62
春江花月夜 62
弈 63
今晚上 63
最后一个世纪,我和你 64
诗歌人物四题 64
黄金歌手 66
我就是等你的那个人 67
我就是你等的那个人 68
广场 69
母亲的月亮 70
平安夜,也是写给自己 70
四行诗 71
六行诗 74
七行诗 75
八行诗 76
十行诗 77
带家具出租房屋 79
1999,生日断章 79
汉俳十六首 81
愿望 83
不想上网的下午 84
单眼皮情人 85
恋歌 86
阅读笔记 86
醉看南山 89
哑风铃 89
日 90
古曲二首 90
遣忧 92
十二月 93
纸飞机 93
散文诗三章 94
适当地停留 95
幻象之秋 97
高楼上劳作的电焊工 98
蜘蛛人 99
河中之水歌 100
南菜园 101
1998,我住在大屯西路 101
春天十四行 102
城市上空的盲者 102
蓖麻 103
想起了春天的村庄 103
四行诗十首 104
五行诗五首 106
六行诗五首 107
七行诗二首 108
八行诗三首 109
九行诗 110
千年情人节 111
陀螺 111
偏头疼 112
自毁肖像 113
喝下你给的日子是一种醉 113
雨天 114
带一本《史记》坐火车 114
有感尾生抱柱而死 115
率意而行 115
附录:韩歆诗歌主要刊行及获奖年表 117


1992-1994
手掌上的河流
山中
  
  山中人黑衣黑帽
  听桃香沿着青石板
  一阶一阶地走远
  夜枭在树心狂舞
  它的歌声被天空一点点迫碎
  
  将半轮明月吞入腹中
  抖落遍地清辉,是我
  是我从黑夜的手中
  夺回猎犬红灼灼的眼睛
  夺回黎明
            93.5.2文峰山

偶相逢
  
  蝴蝶的翅膀
  琉璃的心
  一样的透明
  拂向天空
  褪于花朵的笑靥
  美人的骸骨一样闪耀光泽
  
  轻掭花粉,在空中
  书写雁阵的是
  哪只手
  裁剪离意
  裁剪归帆的眼波
  
  偶相逢
  云水横空
  删尽离人的泪
         93.5.5
 
  
  


  


李广:将军令
  
  将军手挽金盾
  以黄河之水代酒
  饮尽琵琶的弦声
  夜光杯在浩空中闪光
  月亮,再也无法斟上
  出征这杯酒
  
  战争倾听马蹄
  从血泊中践踏而过
  箭矢从战士的骸骨透穿
  宝剑在匣中跳跃
  夜由远方渡来枭的疯唱
  凛冽的潮湿打入巡夜者的瞳孔
  
  飞翔的雪看见
  一支羽毛般的箭 掠过
  它的魂灵 嘶嘶鸣叫
  天狼应声倒下
  倒下,雪中燃烧的岩石
  
  最后的一颗星
  吸尽黄河的涛声
  我要站在风的行列
  听一听是什么压过天空
  吱吱嘎嘎的天空
  张不住一只愤怒的眼睛
如果阳光飞回到从前
  
  如果阳光飞回到从前
  在这样好的天气-----
  白亮亮的露珠在红薯叶子上
  跳来跳去像是无忧的娃娃
  蚱蜢随遇而安:在草棵
  脱掉他们小小的夏天,悄悄地
  溜掉而留下它们的叫声
  反复回响在田野上空
  它是叫:孩子们
  帮忙把这面肥肥的绿叶子
  运走
  
  如果阳光飞回到从前
  在这样好的天气-----
  风也不流走
  棉桃子永远保暖
  
  如果我能够飞回到从前
  偎依在母亲身边-----
  时光啊,我愿意换取
  用整个秋天!
            93.10.8



94年的两个季节  
(一)秋叶
  
  递上一张发黄的名片
  秋天说它来了
  失去光合作用的叶绿素工厂
  现在
  完全破产了
  而西风跑来跑去
  宣告说
  一个忧伤的好素材
  发酵成熟了
            

(二)冬天的河渠
  
  枯涸如孤独者的心
  在冷寂的田野上划出长长的裂伤
  我觉得这是大气网不住的某种意绪
  向下的坠压……
  






静夜思
  
  我多像一粒沙,从众星的指缝
  沉落在大漠上。四周都是暴乱的狂风啊
  而安静正如没头没尾的一匹布裹缠着我
  而四周是把翅膀都拍烂了的黄风啊
  
  而夜在以看不清的速度航驶着
  黑暗的每一颗粒都涨满噪声:
  人的,车的,牲口的
  笑的,叫的,迷惘地呼号着的
  都在飞驶啊,我的耳鼓要炸破了!
  
  而我是一粒砂夹在这一切的缝里
  哑默着。(这血脉里涌腾的
  不是男儿的血?烧起来不一样煮得沸这颗心?)
  
  静啊,把我沤烂了的静的泥塘啊
  这难道不是拂晓时朝霞的沉思?
  等那黑暗的门扇再也关不住,自己
  坍倒了,爆碎了
  那时难道不会撞出大群大群
  白的刺眼的翅膀把空气摩得尖利地叫?
  
  当黄风呻吟着痉挛着翻转在地
  噪声都消失了,天与地
  平展如两爿相扣合的玻璃的时候啊…………
大风吹
  
  大风吹------
  滚滚如亘古的时辰攒聚
  黄沙。梦之大河
  垂挂如瀑布
  如泛滥之岩面,如凝结之诅咒。
  大风吹不灭心中的祈祷
  我的心
  将有寂寞之裂变
  
  呼吸孤独如呼吸自由的男人
  阴郁是你的唯一色调。自我烛照
  以幻想之辙迹;自我赞美
  以欲念之鼓角;自我戕毁
  虚设毒誓如供陈之祭祀
  钟表之蹄音已深陷进你的血浆
  你的忧戚正如渗出自黑土地的风
  已悄悄包围了你
  
  岁月之雪片揉入你的肌肤
  灌溉你无边的悒郁
  大风吹------吹不断你自我戕毁的孤独
  你的心将有:
  寂寞之裂变


有那一天
  
  有那一天,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
  都将从这世界上消逝?
  我将像露水一样一闪就无影无踪?
  连同我说过的话,读过的书
  爱过的人 ,写下的诗
  长长的跋涉
  快乐和烦忧?
  
  有那一天,这不可信赖的大地
  会把它所收藏的你的痕迹
  神秘地化成大气?这长青的山 ,芬芳的田野,如歌的河流
  会指使轻风抹去你虔诚的目光
  而接受新来者的赞美?
  你长夜的怔忡,为人怀过的不可言说的甜蜜
  你散发着玫瑰的心香的青春
  刀尖一样的岑寂
  你梦中的隐秘和黑暗中膨胀的想象力
  都永远地成为不为人知的秘密?
  
  啊,朋友,有那一天
  我将为你留下神情的祝福
  祝你快乐,健康,平安
  你活着,并且为了我
  为了曾经劳动在这土地上的一切人
  
 
演示
  
  周而复始的演示,计算精确的星辰分布
  这是:时间的步武,以脚迹为刻刀
  永无厌烦地,锲打着虚无的点
  
  这是气势宏大的操演
  白光之羽若鳞片嵌满夜空银光闪闪
  而黑色条纹如阴郁之河流贯穿其间
  这是神秘的飘动,无法完整丈量的想象力
  是内外宇宙心血来潮相撞的微颤
  是褐氅的树木珍藏的古歌
  是眼泪如火星般灼落胸前的
  夜行者的跫音
  
  是时光之神不可形诸视觉的宏大演示
  
    
 

  






祈祷
  
  乡下的日子 也就像
  村外的黄土大道 时光的叶轮
  飞转:忧郁 单调
  缺少曲折的延伸叫我惶惑不安
  
  每当世界甩掉它的白色外套
  我点亮小小灯盏:弱小 孤单
  却顽强撕啮着狰狞如狼牙的黑暗
  就像我 以颤抖的思绪
  敲响大地火星般的语言
  为了迎来有信心的明天 我祈祷
  
  火焰 大风斫不倒的
  高山 一把利刃斩断所有道路的
  巨流 一张被涛声洗得发白的
  帆 那暧昧得使人发狂的日子再不能容忍
  我的祈祷必须是
  
  墨汁浓缩成的一个
  黑点 扑开两翅
  覆盖所有的黑夜和白天
  它的名字:鹰
  


  九月葵花
  
  身披火焰的九月葵花 田野上
  带着它硕大的头盔 嘎嘎转动着
  这大地的舵盘
  率领秋天驶向黄金的港湾
  嘎嘎转动 跟天上的葵盘
  互相啮合 两只黄铜的齿轮
  恰似两粒纽扣
  使天地之妊娠的最后安静
  小心翼翼地保持着
  
  ………………………………
  以饱满的情绪碾过
  我心的十二时

 










蓝水仙
  
  蓝水仙
  是你的眼睛
  是碧波里轻轻揉荡的夜歌
  是你天蓝色的温柔:亭亭玉立的
  
  蓝水仙。
  在我梦湖里绽放
  你有云彩脱下的轻盈
  你有玉蜻蜓翅翼的透明
  你使我的欲望温润
   胜过白鸽子的心跳
  蓝水仙啊,你借助波光的飞翔
  是一段善良的祷词,是圣洁的
  雪花的衣裳,轻轻地
  盖在我忧郁的梦上
  
  请予我清澹的湖水:
  甜蜜的睡眠,让我生命的蓝水仙
  娟娟地开放





夜 歌

  我是这般的狂谬:我荒旷的呼吸如一片寒林默矗于磐石的夜,我心灵的独语如巫觋的咒语中妖妄地膨胀的红月亮。
  我是山中人假想的形骸,骨节上闪烁苍白如雪的清泽,我的筋肉发肤崩溃如被倒戈的王座的哀叹。
  我是被冷冰幽囚的古海,我飘扬的早生的白发恰似飞射交织于水光中的闪电,恰似狂欢的海燕四掷的惊叫。
  我是炼丹人的金炉,我是尚未压灭的炉底的一朵绿焰,我是雾岚缠裹的干将,我是折断翅膀的蓝幽幽的剑芒。
  我是狂人煽起的咏歌,我是接舆的狂歌,我是嵇叔夜的长哭,是青莲斗酒浇不断的愁肠,是龚定庵震碎狂飙之喑哑的控问。
  我是揭杆的隶徒,是怀素醉酣泼墨、龙惊电掣的狂草,是挟剑屠仇、为民除害的游侠,是铁骑金戈的大散关,是命乖数奇的李将军雪夜射石的一箭,是相如睥睨强秦的雄辩若簧之舌,是不破楼兰誓不还的腰下长剑,是醉卧沙场的夜光杯,是和亲单胡的昭君。
  是惊飞朵朵夜色的心灵电光,是滔滔的碧血,
  是补天的残石,未逝的精魂,
  是铭骨的一段恩怨,是史页间摇落的一点野性。是岩间摩过的一阵风。
  是毫不节制的沉想。我
  是这般狂谬的乐章。
  
1995-1996
微笑着流淌
雨水送给二月

清纯的雨水送给二月
初恋少女的微笑
送给二月
我家门口的第一株小草
扶起天空

明天,早霞就会搓红村头的那座石拱桥
白杨树皮肤上推开春天嫩绿的窗子
吐露你年轻的心
新鲜而潮润

如果试飞的乳鸽忘了标点
那是柳笛按住了你的嘴唇
如果田间小路问不出你的去向
斗笠已和雨丝达成了默契

清纯的雨水送给二月
初恋少女的微笑送给二月
二月送给庄上写诗的韩歆



你能来吗
  
  如果 轻轻地
  你问:“你能来吗?”
  如果春天胀破了柳树的皮肤
  如果
  能相遇
  如果星星绣制的蓝头巾梦幻般飘
  灵魂之灯为自己找到窗口
  
  相思 不能
  预支吗
  
  如果春天 如果
  相遇
  相遇又依别
  如果 轻轻地
  你问:
  “你能来吗?”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
  太阳的体温回升,脚步
  擦过蓝色绒毡时我听到哧哧轻响
  一种甜蜜的微微焦糊的气息
  大地的梦和云彩一起平稳而愉快地上升
  
  多美啊,我听见残冬
  半夜撤退被惊醒的草芽用纤纤的触须
  卷住了一只脚,飞舞成暖暖的晨曦
  迎回远途的马车,浪子或归人
  给大地染上最初的暖色调
  而燕子的恋歌
  在情人节那天,被一个少年
  扎成迎春花束
  送给了一位微笑的含羞的村姑
  返青的麦田如一条柔软的舌头
  使远处的天更蓝,更蓝,蓝得就要滴下来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柳树发芽,桃树开花“
  冰雪消融,山脚下的小学校
  一年级的新生正在学习他们的新课
                        


爱情动物志
蝴蝶
  
  把午睡叠好 (那里,藏着
  一个好梦),床单上的皱褶
  移在心里,你眼儿微饧
  像天井中披了一半日影
  闪动香翅的蝴蝶花
  
  晶体的阳光折断在窗前
  寂寞,被你双手扶在窗棂
  你向窗外的花圃打听
  
  思念的消息:一只蝴蝶
  翩翩的翔姿
  振动你的呼吸有如一根丝线
  互相牵连
  你想:定是那午睡的
  他了,爱读庄子的他
  心里藏一对翅膀
  
  唤他呢,他不动
  轻手轻脚偎近他,飞了
  还调皮地在你头顶打了一个旋儿
  于是,你用凝视放牧着这只亲爱的蝶儿
  和他嬉戏;另一只呢
  
  收拢翅膀,随浓夜
  一同潜入他梦里
             6.3
  
  
一只公鸡在散步
  
  被夕照洗得发黄
  沉默的竹篱笆
  仿佛一卷展开的简书
  雪白的 ,一只公鸡
  读着
  孤独的散步
  
  篱头,停栖了整整一下午的
  那只红蜻蜓,那个受伤的词语
  沉默的词语,养好了伤
  飞走了
  略微变形的翅膀
  把公鸡的眼角
  烫了一下
  
  (整整一星期,他的男主人
  没有读信给他听,没喂他了)
  
  竹篱笆
  仿佛红蜻蜓
  遗下的一封书简
  雪白的那只公鸡,读着
  孤独的散步

  
灰鸽子 白鸽子
  
  灰鸽子是前天 白鸽子是昨天
  今天早晨
  它们成了忧伤的两只眼
  白鸽子是爱 灰鸽子是恨
  今天早晨
  它们进入天空
  在空白的地上留下灰烬
  
  灰鸽子 白鸽子
  今天早晨的阳光是它们的名字
  我的影子是它们的坟墓
  灰鸽子 白鸽子
  它们的灰烬都是黑色
  使你的目光颤抖着
  暗了一下的黑色
  灰鸽子 白鸽子
  带着灰烬继续上升
  成了太阳的盲点
  而镌刻你
  在朝霞倾洒的微笑中
  
麻雀在枝上,写一些很短的诗行

很小的麻雀,刚刚掌握了飞翔
便以天空为题
从榆树枝上到柳树枝上
写一些,短距离的诗行

浅吟轻唱的春风帮它们来念
一个趔趄,吹跑了我手上的纸张






















七月
  
  七月睁开它红豆似的眼睛.
  季节的拐角处,黄瓜架
  绞下一片片绿荫和大滴大滴的凉意
  烈日是顽皮的孩子撑起小小八角琉璃伞
  在暗红的屋瓦上演习
  和星星的接头语
  墙脚下,白色葫芦轻轻伸了个懒腰
  睡眼量世界:一下子变得这么小!
  我取出草帽,不告诉任何人
  我去哪里
  
  穿过一大片稻田(怀着不为人知的幸福
  静静地扬花的稻田),是呼吸着翡翠的玉米地
  春天里,在那儿
  我屏住呼吸种下一绺春风
  现在,她正唤我
  以一角黄色手帕儿……
   7.1
  
  





南山
  
  南山,秋的跫音
  悄然展开如梦的黄金
  淡淡一笑,白露
  雪白的马车带来心灵的颤音
  有人在枫火旁临窗诵读
  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
  遂有凝霜的皓腕
  拈灭灯盏,而
  心灵之烛,照着莲步
  缓缓移向流水
  
  回一回头,日子
  就古井般深了
  而你微飘的衣袂
  使我不由自主
  眼中噙泪
  
  哦,相饲以梦的
  爱人呀,在我的南山中
  你如期待一样长久和美好
  而从这座原反复的城市
  我夜夜打马赶回
  你的南山 
秋天的歌唱

  秋天,谛听原野
  谛听谷种般播进心田的雁鸣
  辽远的目光泼成一角青天
  在秋天,我歌唱火焰
  我以火焰的嘴唇召集经了霜的钻天杨叶子
  焚冶丹枫,并且在流动的云笺签上风的名字
  吹送到西山,到你柔柔的鬓边
  呵,我有爱情
  我有纯粹的原始的火种
  
  我有爱情,我歌唱爱情
  在秋天,爱情的声音如此纯美
  如轻轻绽开白云的蒲公英
  我口吐金丝,细心地把太阳裹缠成一只茧
  暖暖地卧在爱人的心上
  我们将安详而浪漫,度过就要到来的冬天
  为小山缝好雾衫,为大雪中觅食的麻雀备下口粮
  为远行的马车祝福
  我们互相濡润的手心贮满黄金矿藏
  从秋天最后一次远足中
  带回一只铭刻星光的罗盘
  即使茫茫风雪夜
  我们也永远不会迷路
  
  呵,在秋天
  我虔诚的歌唱
  抖动生命和诗歌的火练
  写下爱情经久的诺言
   95.9.18























爱情纪念册

   (一)
  
  低诵着月光的名字,你把今晚的海水移到高潮,移到我海岸般轰鸣的胸口。下一刻,下一刻我就会倾颓,把涛声镂成时间的皮纹,体验被生命穿透的快感。
  送信人仍然在这个下午迷途,你小心地帮窗前的月季除虫,你听不清哭泣的是花蕊还是虫子,而你的心头有什么蠕动,疼疼的。
  背靠着背坐老晚上,让爱情生根,天堂枝叶繁茂。
  等你,我是一座巨大的金矿,需要你柔情的发掘。
  狡猾的你!我是一份只用一个主题的诗刊,早已被你预订了每一页,每一期!
  今夜的弦月是一张纯金的弯弓,射我洁白的相思之羽,纷纷跌落你梦的门槛,等待你温柔的收容。
  小小的爱人,你是个蜜做的小人儿,而我,我是个不知餍足的旋涡呀!
  你行行远去的脚印是一只只蝉蜕。走吧,不挽留你!如果朝霞是你鲜红的蝉翼,我将在一片早涸的树叶里为你鼓掌送行。
  我知道,春天,你在每一片树叶上都留下鲜绿的旋律,我不奢望留住你,只望你给我的这段舞蹈谱上曲子。
   95.7
  
  
  (二)
  
  我们的爱情永不会被篡改,因为我们的泪珠不是橡皮,红珊瑚的心跳怎能被擦掉?
  你的目光小鹿儿般撞着我的心扉,我觉得我是一块肥美鲜嫩的草甸,就要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
  你的轻语是一片片洁白细腻的天鹅绒,我的心呀,插上翅膀飞舞起来了。
  我聆听,因为你唱着;我歌唱,因为你要听。我们缄默着,因为天堂的乐声已密密地把我和你缝在一起了。
  我就是那风,我毫不犹疑吹进你天鹅湖的胸间,并且制造小小的波峰绊住时间飘移的步履。
  在你的凝眸中,我开垦出一小片春天的皮肤,并且种植了我热烈的相思。
  我的嘴唇,不是伪钞复印机,不能吐出伪钞一样吐出谎言,并以此购取你短暂的信任。
  我的沉默是一只小巧的灵鸟,从我心头飞出,飞到你的胸口,把你的信儿叼进我心里,孵出两串得意的叹号,读你成一首优美的抒情诗。
  你总爱把眼泪哭在我怀里,把我哭成你的领海,让你任性地在蔚蓝的溺爱中游弋。
  沿着你的心灵之梯,我拾级而上,我要和你一同瞩望,在灵魂最高的地方。
  我是一座相思城。
  在你沉默的庇护下,我静静地吐丝,像坚持着黑夜的星星,终有那一刻,我将把你宣布给爱情的黎明。
   95.11-12
(三)
暮春的雨水顺着暗红色的瓦垄滴下来,象我心中无数道伤口在流血。能不能,能不能让春天,交出你若水的名字?
夜,深深埋葬了你,烛光摇曳着,把你洗得苍白,你的目光有忧郁的鳞片,你和白烛同游于你无奈的幻思之中。
今夜,我以海的姿势涌向你,披着梦的流波,星星是洁白的浮沤。我以浩瀚的体腔装满月光和一点点清风,去扣打你美丽的漂流瓶,这样的夜晚只能用一种方式享受:我为你打开世界的暗门,我们就永沐在彼此的光华里了。
为春而病的人儿,你低垂着头,缄默如午夜的木桩,你内心的烛光既已熄灭,你从身体到灵魂必然是漆黑一团,拯救你的人在路上为风雨所阻,说是来生可至。
我亲爱的乡村槐花,你在什么地方藏起了我的竹马?我亲爱的远方的妹妹,你在什么时候拿走了我的心!
我病了,我饮下,一杯杯相思之鸩,轻唤着白云的名字解心灵的渴,日里梦里。
如何对你说我消瘦若文竹的笑容,如何对你说我等待的河流已经枯涸,曾经摸着季节的石头去朝拜你,而今凋萎是我的名字。
红裙子似的,早霞摇出清凉的风,夜来香关闭的心房回荡着我的马蹄声。
春天,树木们辗转抄袭着绿色,能给我一点鲜艳的惊喜吗,你?

  
  












设问,或答辩
设问,或答辩
   (肉体对灵魂的)
  
  你要带我到什么地方去
  
  刚刚落了一场雨
  天空把自己倒空了
  疲惫而得意
  眼神如上品景泰蓝
  摔碎在路旁的水潦里
  
  你说,你的眼睛叫雾
  
  你借我以皮肤,胃肠和呼吸
  而我的心脏
  却恰好掉进影子的漩涡里
  因而生命显得高深莫测
  仿佛一粒经日月捶打千年的古莲子
  我曾包裹你一层又一层
  又以行走携带你挤入人群
  你发现我的同时
  我诞生了你
  诞生了头顶蔚蓝色永恒的谜
  
  你说你的骨骼是空气
  而梦,是我的替身
  
  我朽了
  你将流落哪里
 
  
告诉
  
  告诉夏天
  说桃花已和佩带桃花的水纹远去
  告诉夏天
  说柳枝已倦于婆娑弄影
  杨叶太肥 而我的目光太瘦
  都不宜于鸟声的珍藏
  而天空太远 一首情诗又太短
  所以我不迎来者 也不送谁的走
  
  告诉知情人
  说琴声已杳耳畔挂满空空的水声
  告诉流水
  说我退而结网自己却有幸成了一条鱼
  告诉饕餮的时光
  说我离它不远却也不愿太近
  ---------说有时我作为岁月的单词
  就在它的嘴边
  
  


仿造
  
  黄昏陷落,亘古的城镇
  毁于一场自焚的大火
  心灵的废墟呈现
  夜,无法无天
  楔入你暗淡的身体
  你的身体遍布嘴唇
  却无法说出梦的名字
  有如夜色被蝙蝠编写
  寂寞却不能躲过
  
  在桐叶为秋天推开的湛蓝色天空中
  季节在悄悄仿造心境
  也许全世界的泪水只为炫示海洋的深度
  犹如火红的黑暗之于你的掌心
  倘若你不是在仿造一种过于深刻的怀念
  你喃喃的晦涩的口腔又代表什么
  
  美仑美奂,惟妙惟肖
  完美主义永远是一种期待,一种
  并不渴望逾越的仿造
  在接近天堂的入口处你轻盈地跌落
  仿佛冬天唯一的花朵
  而你年轻的躯体里
  堆满了仿造失败的花瓣

 我们有那么多的时光么
  
  我们有那么多的时光么,文子
  沿着秋风响动的小河岸
  我们已经走了那么远
  阳光絮语在护林人的小屋前
  
  文子,有多少梦境如旋涡一样闪烁不明
  春光中见到的那条病鱼
  已经化作了水藻,我们共折的那条纸舟儿呢
  文子,季节的承诺如此易碎
  
  我们沿着河岸走
  要走到那彼岸去么,文子
  淡红的夕晖在黄草中闪烁
  你轻眯的眼睫上风儿驰过
  而你我依然不敢双手相握么
  
  那么多的怅惘,远山后轻轻腾起的是什么呵
  黄叶包裹歌声飘落,这样沉默地走下去
  文子,我们有那么多等待的时光么
  
  
  



东崖子上的四棵树
  
  立秋以来,我一直在东崖子上散步
  这儿,秋风够不着
  粗砺的石块会硌痛它的脚
  谁都知道
  我对太阳虚与委蛇
   而让那些便执的小石子在暗夜里发光
  
  崖子上有四棵数
  种植着我的四个方向
  朝哪个方向走
  都是迷惘
  黑夜也像白天一样变得不可靠
  山那边的火把是梦一样松弛的乳房
  哺育不了我的倾吐所需要的船舱
  
  春天里
  有一个姑娘
  在树下停留又歌唱
  
  秋天已经摸着了我的心脏
  
  四棵树四种风情,献身于黑暗
  留下广漠的启示:
  什么都没有,叫做永恒
  
忧郁之诗

  十月,在露珠上逡巡
  优美的清晨里一只精致的玻璃量杯
  有限的容积盛放着我无限的幽思
  在无人的地方
  解开太阳纽扣,如果能够
  我将发现什么
  一片树叶落在空荡荡的大道上
  ----像一名年轻的木匠
  坐在衰老的板凳上
  单薄的卷尺使心灵受伤
  
  傍晚时分,我习惯于
  带着一条小路,几粒风
  到爱情晒不到的地方去散步
  我帮助那朵紫色的小花呼吸
  聆听一只蓝背鸟
  在我住了二十二年的老屋背后
  进行声音的搬运
  日子像火柴那样走路
  有人听到这儿就忧郁得哭了
  像我四年前会做的那样




夜色
  
  夜色是青枝上的桃花
  从你的眼角绽开
  你的眼神清淡而空茫
  仿佛远郊孤零零的出租房
  忧伤的人总是有心可伤
  听觉里苔迹斑斑
  那人的足音不再响起
  
  那是用秋风做成的幸福
  转眼一片凄凉
  
  
  













  
  秋风一点点刮瘦了天空
  河渠中的鱼一天天减少
  每天在桥上吟哦的少年
  衣衫单薄
  
  夜的笑容是夜的旋涡
  风中变换的树叶是季节的船舶
  春天里启碇
  痛悔中凋落
  
  伤怨可以留赠
  往事无法遣散
  徘徊如最后一绺星光的少年
  白露述说你的清醒
  
    
    








寂寞是因为思念你
  
  这时寂寞如梳
  寂寞如梳却熨不平我满腔凌乱的思
  这令我想起你那双调皮的小手
  总爱插入我发间把头发弄乱
  还要嘟着红草莓的嘴唇
  数星星似的,数我头顶早生的白发
  你说那是照亮我们长长寂寞路的
  早熟的星光(我说:你的发上溢出的夜)
  村头的那条小河流了好多年
  象我们前世的传说一样美好
  
  爱,其实就是一座空房子
  它那么顽固的存在是因为
  这世界要和我一起有一个你
  而我多少年来不敢轻易开口是因为
  
  在这座房子头顶上的天空
  是那么矮,矮得象你从袖口伸出的小拇指
  云破月出天地间盛不下流溢的相思




秋歌

是谁在山之外
布满空白
众水跌落,捧出锐利的树木
星星会在此时呼痛吗
露水是不是它们掉下的银泪
一个神祗  一袭黑袍包裹的
伤口  沿着十月的大路将自己剖开
是谁  由过于清醒的梦里惊寤
门前流水  一唱三叹地
运走落花的彩衣

是不是太匆匆了?
未成熟的果实也必须坠落
不关是否自愿  田野的庄稼和草
一律被西风收割
裎裸的何止你一个啊

萧声
是从月亮的耳朵沁出的吗
促织的琴音把你抬高又扔下
你的目光秋水一样明澈
但你既看不见别人 也看不见自己
浩浩荡荡的金筚篥
轻易就收降了世界的颜色
你还会不会想 翻空的那只鹞子
可能挣脱云的枷锁

月光的轮子碾过四野
你的听觉收拢双翼
倾听  仍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你的灵魂  怎样被
一个神祗悄悄收回




















蓝风

蓝风,飘啊飘,把天儿飘动
蓝风,是什么使你玻璃似的透明
是什么使你童心般的干净
贴着天衣,飘啊飘,蓝风

看见过老货郎的翡翠烟袋吗
看见过土垣的跛脚下白色的葫芦花吗
掀起过二姐绯红的纱金和她的爱情吗
漂洗过小溪简单的琵琶声吗
偷吃过火眼金狐的丹药吗
-----你的跣足踩过心头
怎么这么的软,这么的轻啊
你可是去寻找废旧的皇宫中沉睡的小公主
和她手上握着的魔法师的蓝宝石戒指
你漂亮的手指如精致的银铃呜呜响呀,吹呀
我的身体就要象一阵古庙的钟声
消逝在你蓝色的咒语里啦

蓝风,蓝风,你轻轻地飘
把天儿飘动
你多孔窍的身子,海珊瑚似的
把蓝色的谣曲播送


蓝色军旗

蓝色军旗。
一位不写诗的朋友,在我的诗歌笔记上留下这样四个字。
他斜挎暗红色木吉他的身体有如一枚铜质别针,使他的远行坚定、辉煌。
九月的阳光,顺着一条宽阔倾斜的沥青路面,源源不断地被倒掉。从高坡这面,看不到那是怎样一只容纳的手。
蓝色军旗。
就这样插进我的眼睛,尖锐,不容置疑。虽然,也许它指引的方向只是,迷茫。
蓝色军旗。
一枚神秘的钉子。一次意外的邂逅。一条古老的谶语。八月风暴后残留的一小片天空。
一道不可愈合的生活的深渊。
一个永恒的谜面。
蓝色军旗。
它指挥大海说出不可知的言语。
它指挥生命倾听航海者下沉的速度。
蓝色军旗。






七行诗
流水,和我的女孩
  
  水靠在我的左边,你靠在我的右边
  都在柔声地说着什么
  一根头发跳上水面
  长出一条漂亮的水纹
  (你一笑,鼻子皱起)
  
  我想把头发拔光
  让流水长出你一生的笑容


  野火

暮色里拉炭的马车辚辚的声响。
在通往城市的这条黄土路上
拉炭人黑亮的笑容噼劈燃烧
这醉心于自焚的火苗
焦裂的嘴唇使黑夜一块块熔落如受伤的蝙蝠。
这梦幻般的阳光标语
告我以生之沉重与快乐


秋夜谣曲
  
  秋夜深又深。深深的秋夜里
  一只蛐蛐儿
  打磨着一只小小陶罐儿
  小小的陶罐是露珠儿
  陶罐里星星跳跳是小鱼儿
  
  小鱼儿咬破了琴声
  有一根琴弦断了




















八行诗
山色有无中

山色淡若心事
有时在天空默默涂抹一只飞鸟
才起倏落,精致的弧线
(是岁月之裳的拉链)

此中山色
说它有,就有
说它无
便无


走过红尘
  
  鸡叫三遍
  以梦走路的人
  陆续回来
  
  那个在乡村屋檐下写诗的人
  用尾韵承接雨水
  想起红尘中深陷的众兄弟
  空了
  半截笔管

胸间有棵树

游子的胸间有棵树
它永远扶着故乡的天空,青青的
密叶,是写满家书的炊烟,是袍襟上
严实的目光

游子的胸间有棵树
它永远裹着故乡的泥土,红红的
血络,裹着村庄的心,能在黑暗中
听到老父的咳嗽声















写给未曾谋面的远方朋友

我的朋友,多年来我一直牵挂着你。在我的邮箱中,那个城市以你为王,你名字的双翼覆盖了那个城市的天空,你寄的信饱含它的风风雨雨。
我想你的身体是四四方方一座城池,高高的雉堞,有一个缺口通向我,把城中鼎沸的生活过滤给我。街灯明明灭灭,你坦诚地说,要在城市最晦暗的角落,才找得到你。
但你剪辑给我的,总是透明的风景。
我的朋友,我感谢你。
人生难得一知己,即使你不过是把我当成天堂或地狱中你自己的回声,我还是感谢你为这世界保留的一点真诚。
这世界终会使你我都娶妻生子,对于我,你也许会像我对你一样,在儿子面前三缄其口。
他们,也会有自己的朋友,远方的回声吧。










1997
躲过红尘那颗心

期待
  
  星星在小河里
  布满了蓝色陶罐!
  每夜每夜
  灌满了水
  期待
  
  黎明来把它们提走
  
 



 一个人
  
  一个人 行走
  像黑夜 他想的什么
  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凌乱的黑头发
  像忘了枯荣的路边的草
  
  秋风追上了他的脚尖
  从今后时日艰难






  书 籍
  
  梦中的火灾
  手掌上的道路
  明明灭灭词语的火把
  帮助我们找到庄子时代的鱼
  
  晦暗的河流
  我是钓丝
  孔子和柏拉图隔河对钓
  雄辩的哲学想忘记历史
  像鱼想忘记水
  
  寂寞时每条道路都可伐作桅杆
  套上封皮就能当帆
  也许从血脉里驶来的都是不朽的船
  
  文字的翅膀使目光优美
  从书籍中我们缓缓抬起头
  就触到了如歌的天空
  
  枝叶葳蕤的脑细胞
  默念着
  “山中行舟,海上耕田”
  
  
 
星空下的倾听
       (组诗)
  
星空

  繁茂的夜空
  这么多灿烂的叶子围坐你的额头
  闪着神秘而热情的光
  思考着大地无尽的流水,房厦,田亩
  和窗帘内跳动的梦焰
  
  向上一万里
  可以碰见说出那句著名格言的
  康德-------“位我上者”
  所有的恒星与行星
  都众口一词
  教我在黑暗中沉思
  默然行走
  美玉的光环被未来环抱
  
  不懈的脚步有如刻刀
  记载着风吹来的力度
  机器的轰鸣从城市散布乡村
  在草尖儿上凝结露珠,风吹过仿佛过时的谣言
  在传说中引用现实
  以猜测指代生活
  我所仰慕的星空
  你看到了一切
  
  ---------我依然拽紧那生命的犁铧
  倾听着黎明上路


月下

月光
拍遍一个人的影子
落花炙出伤口
秋林咳出西风
一粒夜鸟儿缓缓
被惊悸抛上天空
夜心解不开这枚纽扣

一绺一绺撕落
一寸一寸迷惑
月啊,以泪作蕊
爱情如此执迷而辛苦
往事漂浮
让我如何回到从前
从前,每一刻晃动都使海水疼痛
被爱情淹没的海呀
古老的诗句如何诠释
那么漫长,又如此短暂
散落的音符
哑涩在时光的行板中

一个人的身影
将月光拍遍
岁月的夹缝,一丝虫鸣倏然穿过



今晚上
  
  今晚上,我们都喝了酒
  感到了醉意,45瓦的电灯泡
  使我们正好能彼此看清对方的表情
  你随手播放的是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
  墙角的煤球炉上坐着锡水壶
  正在发出咝咝的声响
  是否让你想到多瑙河上那个抽木制烟斗的老渔人
  是否让你同情老渔人一辈子撒网
  却没遇上可爱的美人鱼
  
  今晚上,我依然不敢去握你的双手
  依然只静静地倾听
  窗外的星星啪啪的燃烧
  那依然让我心动的燃烧
  而我,我怎么才能用火焰
  扣开你的心房呀,今晚上




青铜箭镞
  
  那是祖宗的一块胸骨
  那锈蚀的英气于苍绿中仍让我
  感到生命的一种绝望
  那丝丝破空之声
  那洞穿护心镜的砰然一响
  那让我于千年后仍感到凛凛悲壮的
  歹毒的撕啮,仿佛毒蛇舌信
  嘲弄我心底的那一丝懦弱
  那倒下时的一声浩叹
  仍足以让整个世界站起
  
  青铜箭镞,你撕下的肉迸流的血斫断的骨头
  像那最后的谣歌,大风里的谣歌
  声声仍让苍天变色.你浑身散发的黄土的腥气
  让我们不能忘记
  祖宗的血-----
  有多少成为历史
  又有多少成为秘密
  
  
  
  



 十行诗十三首

   太阳歌
  
  你是我咽不下的青春情结
  亿万年来踩着血样红的荆棘
  你沿着我的心弦不懈地走来
  
  为什么我的六弦琴上总只有苦涩的湖水
  
  亿万年等待只为说一声:我已来过
  并且和太阳,啊和你,相互点燃过
  而歌声却常被这世界虚置
  像那渐渐冷熄的烽火
  
  而太阳的步履安详,它的光芒
  有多少,我们就欠它多少
  
  
  大风歌
  
  大风吹裂了嘴唇
  剑毫溢出的寒气透穿铁甲
  幽谷空旷,石间的冷流仍如汩汩血泉
  八十万将士死于一战,无一幸免
  中军大纛犹直插在敌首的胸膛,如招魂幡
  
  苍凉空中的星形文字也许查不到这场大战
  我是大战唯一幸存的见证人。风袭幽谷
  天空在此嘎嘎裂开
  如今惟有大风吹裂了嘴唇
  惟有红月亮如干果遥挂星宇
  
  
  俯仰歌
  
  一俯一仰乃成春秋
  
  一枚寂寞的树叶
  不被指认的大地的冠冕
  天空的嘴唇
  一枯一荣沉醉于风的幻术
  
  它本无知
  
  我不是那枚树叶,我亦不能
  用短暂的歌声重构天堂
  如果告别的洞箫迫碎了屋顶的青霜
  
  遥远之远,是我留不住的故乡
  
  
  踏雪歌
  
  遍地是白马的尸首
  行走在白马洁白的鬃毛上
  小心翼翼.洁白的蹄声
  在我心里植成一片
  密集的云。且问白马为谁而死
  
  遍地是白马的尸首
  行走在白马洁白的骨骸上
  千里平旷.萧萧的嘶鸣
  耸成绵延雪峰。且问白马为谁而活
  
  我的双肩化成两匹白马奔跑
  
  
  诗
  
  你是谁的故乡
  你是谁的坟场
  你的北风吹走了
  谁的胸膛
  
  大地无限苍凉
  手掌上的露水,寂寞的岁月堡垒
  灯心草微弱的光芒说着无悔
  
  我是行走在陆地的
  一小片海水,在人群之间的黑暗里
  流着汗,流着泪
  

  愿望歌
  
  黎明的马车,露珠的鞍辔
  草叶中珍藏的道路有多远
  
  鲜红的朝霞,多情的内科医生
  你知道带伤飞行的鸟儿有多少
  
  带着愿望从道路的尽头消失
  带着愿望,听辚辚的马车声
  碾过头顶,带着愿望
  云中深藏的梦境抚慰疲惫的眼瞳
  
  迟滞的步履如日渐艰难的书籍
  看不清死亡能埋葬多少秘密
  

  弹剑歌
  
  风雨如晦,黑夜之蕊
  铮鸣中次第开放
  有狂者如刃,有亮丽的黑马
  整鞍而待,梦的阴影在剑尖舞蹈
  
  呵呵,逃不开青春之幻象
  呵呵,多情的女巫等在路旁
  
  弹剑如歌,谁可解开长襟上岁月的咒诅
  衷心如焚,谁来移植这梦中窒息的火焰
  
  轻舟如月,十月因谁而逝
  苍苔露冷,黄叶因谁而落
  
  
  莅临,诗神
  
  请为我升起海水中的铜号
  请抹平我波涛般的呢喃
  用你天堂般的眼眸
  点燃我音乐似的食指
  歌声不远 诗神呵
  
  岁月呵
  是什么使我知觉尽失 泪水全无
  十月的草 十月的胎
  愈行愈近北风的鞋
  春天不远 诗神呵
  
  
  
  船儿跳跳
   -----古意仿民歌体
  
  船儿船儿跳跳,蛤蟆蛤蟆叫叫
  月牙儿睫毛翘翘,挂在树梢
  
  草儿比月光矮,草儿比月光高
  谁的瘦眉压弯了
  
  船儿船儿跳跳,西风吹梦滔滔
  是谁躲开了那风中的巢
  
  左挎兜是好,右挎兜是了
  是谁心里长满了青蒿蒿
  
  船儿呀,露珠把你的桨声吞掉
  草根根下的故事谁知道
  
  
    山行
  
  假若变作一叶松林的涛声
  假若变作一痕梅鹿的蹄影
  假若变作半阕黄鹂的曼歌
  在山中,在每一座山中
  我将获得永生的可能
  
  我就这样孤单地走着
  偶尔回身将一颗沉甸甸的心跳踢下山径
  默默体味着一个人拥有一座山的快乐
  
  我不知道红尘中谁会在此时恰好想起我
  我只知,在我不知道的地方
  也会有我不知道的快乐
  
   过客歌
  
  人们都叫我过客,其不知
  我也是个归人
  我的心跳是深夜的蹄声,放牧着旷野
  我却分一半心到天尽头等我
  
  等待的心等不到我
  流浪的心流不枯我
  我仿佛是自古而然
  天地间难解开的一个结
  
  过也是客,不过也是客
  黑山白水若琴键,起起落落,任人评说
  
  
  等雪
  
  让我变成一只透明的雪蛹
  用一千年的耐心 静静地
  如北风中的丝绸
  我的等待 细致而温柔
  
  会有多少雪花飘下来?
  那旧城墙后隐隐的萧鼓,那岁月皱成的远山
  宁寂中心跳如滴
  载走我全部梦境的会是哪一片
  
  洁白的帆?一瞬间天色更暗
  等待中我已多么苍老,多么苍老
  
  远离梦境的桃
  
  脚步默颂着旧年华,那篱笆
  答应我回来时不再点燃桃花
  山腰的苍苔小屋,那流水
  答应我做梦时不再以行云为马
  
  桃,隔夜的雨打湿了那人的头发
  
  现在谁再说以泉为扉,以梦为家
  现在谁还在那棵大树下
  解马系马,手掐一朵黄花
  隔花看她
  
  桃,隔夜的雨打湿了我的头发
                  1997年12月














新绝句十二行
  
  有一种歌唱叫作沉默
  有一种相见叫作离别
  有一种白天叫作黑夜
  有一种坚硬叫作软弱
  有一种快乐叫作寂寞
  有一种燃烧叫作熄灭
  有一种甜蜜叫作疼痛
  有一种接受叫作拒绝
  有一种得到叫作失去
  有一种自由叫作失落
  
  有一种石头叫作岁月
  有一种恨,叫作爱
        










苍茫之鱼
如果这黄昏的树叶一齐开口说话
会使更多的星光到达地面
会使今夜的露珠
亮得像少女无邪的指环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见
那个山坡,倾斜得象一个我们就要忘记的故事
可以更清楚地看见
那片被夜色涂改的面目模糊的枫林
仍然在燃烧
还有那个穿青衣的男子
他不会往你的视线里挤,但你忽略不掉他
他仿佛一条燃烧的鱼,哦不
他的眼睛,仿佛是燃烧的鱼
而他沉静得像湖水
他就抱着一湖水,象这个世界的客人
他没有根,他是你的幻觉
你一开口他就消失,如你嘴边那个名字
遥远的西山冈上,吹来吹去的风
无意中吹去多少的人间悲欢

吹低你和我的额头
游弋的萧声永远是无人穿上的鞋子
飘荡在我所熟知的乡村上空
等着我的肩头长草,等着你回来
敲响我空空的脚印,那些残留在
乡下恋情中枯瘠的鱼骨

                         1997.6.4黄昏
                         2001.11.7改























让我像风一样

让我像风一样
在云的皮肤上轻声喊你的名字
让我像歌谣一样
在霜降后的红薯蔓上叫醒星光
自远古而来的心迹若有若无
L,是几百年前的哪个梦境带我来到这里

来到这里,比岁月轻
比爱情老
沿着你黑发的河畔
想走进你心的城堡
而握过的手怎么就成了死掉火焰的窑

把海水当皮肤穿
连目光都是咸的
而我只能像风一样
在你的天空下轻轻驰过
不敢带着怨悔

              1997.7.4作
              2001.11.7改



在一座城市,和一位朋友谈到另一座城市的另一位朋友的名字
  
  谁也没有想说到你
  你的名字突然就从朋友的嘴唇里跳了出来
  你的出现并不就代表我们之间的其中一个思念你
  是不是代表你恰在此时想到我们不得而知
  名字这东西极不负责任
  如果我是在写小说,我甚至可以假定
  你的名字和你的那座城市的出现不仅偶然,而且
  可以是子虚乌有,虽然实际上我们都知道它们的真实存在性
  你的名字还和我们都曾熟悉的餐桌、书籍、门窗紧密相连
  你的名字不能让这些东西发生质变但一定改变了我们
  对这些事物的一些看法
  
  我们决定就此打住,不再提和你有关的任何事情
  因为名字这东西极不负责它好象什么都拥有又好象
  什么都拒它于千里之外
  而且我们都不知道
  远方的你的那座城市是否在你的夜色里悄然淹没
  有如此刻你的名字在我们的香烟里悄然淹没
  97.11.2  


告诉我
  
  告诉我,除了我所看到的
  这世界还有什么应该向我呈现
  
  连寂寞得不发光的星星都接受过我梦的抚摩了
  告诉我:在我梦不到的地方
  
  还有多少忧愁和快乐,等着我
  还有多少黎明,需要灌满
  
  我的新鲜的血汁。告诉我!
  一年十二个愿望走失后,最后一页日历
  
  用什么样的姿势印刷岁月的尸体
  告诉我……我留下的诗篇
  会不会使那个黑夜的瞎眼人
  感到一丝温暖……
                     九七年腊八







读书 :苔痕上阶绿
  
  那个读书人,站在唐朝
  背对秋天,红尘万丈在成熟的果树间静静垂落
  他的身影写在竹帘上仿佛流水
  
  那个读书人,他的声音悬在一只焦尾琴弦上
  因此他的吟哦飘来有些不真实:
  
  风从西方来,我无心
  风从东方来,我无心
  风从南方来,我无心
  风从北方来,我无心
  风从心中来……呀
  看青苔
  已将石阶淹没了……
   九七腊月十日










冬至:1997
  
  可惜我不是南回归线,不能
  阻止你把光和热带到更远的远方
  离北更远,最远是南极
  离你最远,最远是北极
  地理书上是这样讲的:南辕可以北辙
  但我不愿这样.不相信.究竟谁蠢不可及
  裂过的东西总有愈合的痕迹,除非打破重来
  春天多冬天的介入是悄悄的,不露痕迹
  但你还是会在早晨醒来的时候听见冰面炸裂的声音
  就是这样.睡个好觉.日历上说今夜最长
              1997.12.22冬至日
  
  













  
  白露滴清响.我不敢说
  那无形之物许久许久凝成的一滴
  就是你.我依然不能
  以听觉画出你临去时的瘦腰身
  像一只猫踮起脚行走......我在想
  即使雾散了我依然看不清你
  那时,是我们两人一起走
  在雾里......而今是我自己,从浓雾的
  那一滴响感受时光之蹄飞迸四溅的
  身影......你锈蚀在雾中的脚印依然在痛
  .......
  
                       1997.12.19家












倾吐
  
  那么多落叶向着小路的肩膀倾吐秋天。
  它们不知道它其实承受不了这么多岁月的平仄
  向晚的黄金,是一天中太阳最贵重的时刻
  它的美在于它的不可挽留
  
  我的美在于我踩在这条无法回头的小路上。
  夕阳拽紧我的心,流出带血的泪水
  而谁又能在这空旷的原野上
  写下风的嘴唇,遗失的名字
  
  因此落叶的倾吐显得多么虚伪而多余
  在岁月的平原上,只剩下我的肩头
  如两只时光之刺
  尖锐又顽强地默然而立











散文诗十二章

大野
  
  大野:只有荒旷是荒旷的辙迹,只有邃密是邃密的脚印.接天的野草如浪人的古歌,迤俪去远;寂寞的风声若酒徒的纯醪,经久弥醇;而星斗阑干的指示一如时光遗落之骨骸,依然是寓意深长。
  大野:适于吊古,适于送行,适于鹞鹰以扑天之势恣意抒写狂放诗句,适于大梦未湮于红尘者独立霜晨静听那锴锴鸡鸣于天之一角。
  大野荒天,大道由之,岁月磨不灭圣这衣襟之半幅,由生命之风的不绝吹送,仍然可感那开拓之路上激荡旅人之长发:如旗。
  大野:我愿我一芥之微躯,如小小火种,献祭于你的沉雄博大
   97.12
  

雨天,想写一封信
  
  烟蒂烧到了手指,才蓦然发觉雨丝飘落.一条丝可以牵走一颗心,亿万条丝可以做什么呢?亿万条丝飘下来,是天空告诉大地:亲爱的,我不会弃你而去.一条丝不这么说,它只顾自己的漂泊,不管一颗跟随着的心的劳累.它是伊人的信使,告知我伊若有若无的消息,却不肯就向我靠拢.为了不使我绝望伊委托云寄来这根丝,却又徒增我的怅惘。
  ......想写一封信,用尽我一生的丝(思).这细致的缠绕会把伊的心缚住.可是伊呀,比天空的云彩还没有可靠的居止......就让我,就让我走出去,走进雨丝的包围,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作茧,每一只脚印都是一张情深意长的信笺,一直到我的双眼被焦渴灼枯.伊呀,你还不肯现身慰藉一丝儿我的渴意么?
   97.腊月

 
快乐方舟

   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是我的快乐方舟呢?假若我把一朵雪花来命名它,它未免太易逝了;假若我把一片云彩来命名它,它未免太飘忽了;假若我把一只飞行的燕子,一头奔跑的小鹿,甚至一支燃烧的香烟,一瓶开启的啤酒,一段劳伦斯的曲子来命名它,它又似乎过于不可捉摸了!
   在这个世界之外,又有什么是我的快乐方舟呢?即便有,又未免太隔阂了!于是,我只好夜夜以梦为耳,谛听着睡眠之湖彼岸的楫声,祈求那微风似的上帝的允诺,吹送来我的快乐方舟,哪怕只有一瞬........ 
 
  
囚雪
  
  被天空囚了那么久的,雪,终于挣脱了沉沉的云枷,在凛冽的北风中投向大地,是那么的急切,那么地迫不及待!雪,也许你不是我往世曾经遇及并为之融化的那一场;而我的来生,大概也难再与你相逢,因此,我的雪呀,你是我今生的珍重,现时的唯一!
  行走在雪里,仿佛我是被剖开的时光的骨骸,如此的荒旷.似乎此生除了雪,没有更多的情节,没有更多的故事.那么雪,你便是我纯洁的恋人了!我要专暴地统治你并以此来统治我自己,我要囚你,以我的粗重的呼吸,以我燃烧的眼瞳,以我甜蜜的梦魂.囚你,以我对生的眷恋和对死的皈依!
  雪,不要告诉我你是真实的,因为我的爱情始终始终是一个未曾说出的秘密;也不要告诉我你是不变的,因为我的心正在随着你的消融而消融!
  雪呀,在沉默的行走中,你看见,我是怎样被你变成一个雪囚了!
   97.腊月.16


 听雪

   谁如果象我一样不眠,谁就能听到这雪。一片雪说明寒冷,数不清的雪代表一种美的境界。在这儿,美没有重量。在乡间的夜,隔着屋顶你可以想象雪飘时裙裾的婆娑,你可以想象数不清的雪是一位美好的人儿在舞蹈。只为不眠的你。她轻盈的跣足踩在树的细枝上,踩在屋瓦上,仿佛一个美的灵魂沙沙地响。沙沙地摩拭着我的不眠的心。我故意闭了眼睛,不去给她开门,让她知道因了她的迟到,我已经假装生气了。
   谁如果是一片雪,谁就能飘向听雪的我。我开放整个的听觉和整个的灵魂,只为谛听她的来临,并且随时准备着去拥抱她带来的好梦呵!
                                97.腊月18夜


倚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