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像时间一样缓慢》 (阅读679次)



          《像时间一样缓慢》

    二十世纪的最后一个周末,你与同伴在一间叫"东海堂"的酒吧临街而坐,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凝着铅色的云,悬铃木与路灯交织起的斑驳倒影,仿佛霓虹深处衣着入时的人影闪烁不定。
    夜晚的上海像一个复杂而性感的女人,空气里飘浮着香水、酒精和女歌手慵懒的声音。歌声是缓慢的,如同一段回忆,从容地、遥远地、无意识地在空中弥散着,你摆弄着手中的银色小匙,听出那是一首名叫《潸然泪下》的英文老歌,它伴着你的思绪飘浮、上升,又从天花板上反弹回来,手中的咖啡竟有了几分微醺。
    这个寒冷的正午,你来到这座城市,在一个叫大柏树的地方下了出租车。走过五金店、修车铺、饮食店,不一会儿就到了南区的后门。你看到那条灰白马路边的围墙上,与十年前一样爬满了不知名的植物,在冬日的余晖中透着寂寞生机。那些遥远的夏日夜晚,你常和同学们来这里苏北人摆的小吃摊上吃小馄饨、炒螺蛳。"铃——"地一声脆响打断了你,身手矫健的男生一闪而过,自行车座后,女孩鲜花般娇艳的脸庞一闪而过。
    南区的旧貌已换了新颜,原先的空地上,增添了好多幢新校舍和一个有假山的花园,阅览室、小卖部、食堂、开水房、海报栏……历历在目的一切仿佛昔日重来。食堂二楼悬着一条"庆祝第十届南区人节"的横幅,在冬天的风里飘。对你来说,南区的食堂是一个幻像,它源于周末如同旧上海十里洋场般鼎沸的人声与音响;源于年少轻狂的青春年代所交织的隐秘和兴奋;源于一首老歌,一首叫做《Casablanca》或者《Woman  in  love》这样的经典曲目。
    拐角的两棵枝叶茂盛的夹竹桃,令你的心跳加速,十二号楼突破了周边的粉墙高瓦,老情人一般静静伫立在你的面前:自行车棚、传达室、锈蚀的楼道……连空气中淡淡的忧伤也恍若从前。你梦游一般穿行在层层楼道间,仿佛穿行于时光的迷宫:娜朵、巫兰、梅菁、阿婷……你惊异于尘封的记忆豁然打开,竟一下子记起了这些遥远如花的名字。你在507室门前止住了脚步,一阵灿烂的笑声穿透紧闭的门扉,像春天的雨水般将你浑身淋透,你像一个飘泊的孩子在天地间丢失了自己。
    那些逝去的日子,究竟到哪里去了?在茂名南路的这座怀旧吧内,你疲倦地回想。也许,那些遥远的岁月,只是一种无意识的存在,一种模糊不清的幻觉,"一个曾经存在的记忆,如果未曾被充分理解和意识,那它就是不存在的。"但是,那些不存在的东西,为什么会将你屡屡打动?
     "蓝山"已尽,请来一瓶"卡罗娜"。窗外的云层,已转幻成了一抹青紫,时光的细沙缓缓流泻。是的,你感受到记忆的滋味了,这种无可名状的东西,它是温和的、缠绵的、奢侈的。但是,你却无法凭借一块小玛德莱娜甜饼,重返那并不遥远的过去。
    推门而出,寒冷像命运一般将你裹挟,你把双手埋入大衣口袋,仰望那爿滞重得几乎要漏出光亮的苍穹:给我一片雪花白吧雪花白。
     但雪毕竟没有飘落。它只在浮世投下迷离的影像,像时间一样缓慢。  
                                                                                             2000年1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11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