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因为遥不可及,所以珍贵无比》 (阅读910次)



《因为遥不可及,所以珍贵无比》

    汽车在通往边陲的公路上行进。
    如此寂寞的旅行,你已经历无数。从一个驿站到另一个驿站,变幻的是风景,寂寞的是内心。你的身体随着抑扬顿挫的节奏而晃动,好像已经成为了汽车的一部分。
    汽车在通往边陲某古老王国的公路上盘旋。正是人间四月天,傍晚的高原,天光尚亮,阡陌纵横的红壤,黄绿相间的田野,错综起伏的山峦,自然美丽的风景,似乎亘古就没有变过。山风拂过,山脚下的炊烟,像一缕记忆从薄暮中升起,和着村寨中的树枝和灯光,弥漫成异邦神秘的舞姿。
    海拔渐渐增高,太阳收笼了翅膀。山脚下的灯光一晃而逝,温暖而短促。汽车在黛色的山峦间盘旋,像一个小心翼翼的探险者。这条山路,不知修于何时,不知修于何故,或许与这个星球同龄,见过恐龙的全盛时期。夜色如大幕拉拢,山的颜色更深,四周黑漆一片,消失了青葱的树木,也没有了摇曳的繁花,奔流的山泉到此,只剩下清泠的呜咽,与风中的松涛相呼应。你的心头掠过一丝寒意,只有更紧地抱住双臂的轻衣。
    天黑得不能再黑,这广大的黑到底孕育着什么。两道白炽的车灯,射向茫茫夜色。汽车在九曲回肠中穿行,迎面驶来了另一辆车,双方并不按喇叭,车灯明灭不定地闪烁着,打着哑语般擦身而过。莫名其妙地,脑海中想起一幅达利的油画:两人相遇,各自以为对方是更高等的人。
    黑暗中,忽然有人说:如果汽车在此抛锚,那就惨了。车厢中一时无语,大家屏气敛声,仿佛都在思考着什么。
    那一定是化作了孤魂野鬼,或者野花闲草。山风吹过,发梢被轻轻撩起又放下。但即便化作孤魂野鬼或者野花闲草,一切又有什么不同呢?比如此刻,你们不过是一群暂别都市的过客,锈迹斑斑的灵魂亟待自然的抚慰。谁都是被命运之手随意虚掷的一株野花闲草。地球也不过是宇宙中一颗微不足道的石子。你的心比荒原中最小的一棵草都要脆弱。你的心和地球一样孤独。
    隐隐的耳鸣之中,山势越来越高。不知不觉中,心头陡然一惊,你迫不及待瞪大了眼睛:漆黑的天空上,悄无声息地遍布着繁星,似君临天下,似天女初现,它们离你那么近,仿佛伸手即可触及;它们又离你那么远,你知道自己穷尽一生都无法抵达。天地之间洋溢着一种静美,满树繁花般盛开的群星,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你,那种隐秘而璀璨的光芒,带给你一种史无前例的感动。渐渐地,星星们越来越多,越来越亮,化岑寂为沸腾,好似一场盛大的聚会,最终弥漫成天地的主宰。
    你无言地凝望着它们,在这漆黑的异乡之夜,心潮起伏却欲言难尽,层层包裹的情感仿佛破茧而出。你知道,那是发自几亿光年之前的语言,它们穿越时空的阻隔,只为在此刻与你相遇。
    那么,爱就是星光传递的一种语言吧。你想。爱的传递,一定是用光年来计算的吧。你知道这沧海桑田的变迁与相逢,都是命定的劫数。你知道一切正因为遥不可及,才显得珍贵无比。你的泪水像漫天流动的星星。
    汽车在通往西南边陲的公路上行进。如追光灯下的舞者。茫茫大海中的小舟。马不停蹄的忧伤,迢遥而无期。像宇宙间一个被放逐的发光体,你怀揣未被破译的密码,期待着茫茫天宇之中发来的爱的信息。
                                   2000年7月28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11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