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蓝鸟》 (阅读986次)



    蓝  鸟

            一
贯穿灵魂的家园,曾经厮守的家园
我的目光已经充盈
我的归宿在更远的水面

当我披上褐色外衣
流落于城市的废墟
有一阵啁啾掠过冬天的左肩

悠扬得像起伏的湖水
漫过绿色长廊和乡村教堂的天顶
点燃失明的太阳

而今音乐阻绝,音乐的背后
是荒芜的睡眠与半空凝滞的弹拨的手
果核在泥土里轻轻喊叫
余下的日子将在遗忘中度过

同样深远的场景还在发生:我站在落日巨大的
下班窗后,眺望迟迟未雪的南方天空
却记起丧失已久的某种旋律

它的背景是一望无际的澄明
它的翅翼在排箫中脱颖
向着大海

            二
牧神的午后
天空弥漫似是而非的情结
淡蓝的羽毛
将我吸入静穆的中心

整整一天我一直独处
只要风一动,痛苦就会拥抱我
它们在纵情的海滨与草场演奏
消亡的速度使旋律愈加优美

这是十一月最初的日子
世界褪去它斑驳的色彩
开满荆棘的花园内
我被城市中最小的一颗雨水蒙蔽
想起一些遥远的时日
美丽、感伤,却无从追忆
雨点落上我的面颊
仿佛一场刚刚出土的交响
被消瘦的耳轮埋葬
而我,除了满目疮痍的街景
和日渐稀薄的爱情
已对周围一无所知

            三
从无边的梦魇苏醒
春天,飘荡在料峭的岩石

以冥想度日的人
他胸中迷人的伤口正在溃烂

神秘的琴,穿过松林和温情的陷阱
彻骨的回声比灵魂凄凉
比月光下失眠的石头更悠久

而我体内的水如此沉郁
对梦的怀想又变成了梦
激情的杯盏
在透支的光芒中日渐夺目

关于春天, 能够补充什么
相爱如此短暂
相忘如此长久
无可比拟的青春
正在哪一面铜镜中失色
既然树木坚持生长
既然我已接触了
火焰中的火焰,玫瑰中的玫瑰
那残留于唇边的谣曲
是否还有倾听的意义

春天呵,是隐匿于花荫的海妖
以咒语为祈祷,加速末世蒙难的船只

            四
下雨了,是什么使回忆慢慢靠拢
是什么,透过树木指节的缝隙
打湿铁皮屋顶的月亮

整个雨季,我目睹空中花园的人流
像出殡的仪仗声势灿烂
有什么比雨水中的守望更清澈
如一块怀表
在秘密的城堡保持呼吸
此刻,不真实的风在摇曳
我目睹越来越多的欢宴
越来越近的洪水
一生的爱情少于一夜

是否归隐,是否从真相中退出
从玫瑰退回尘土,从起点退回终点
从蓬勃的一方
退回到虚无的本质
熄灭的火炬,请点亮溺水者的内心

雨水中是否能听到鸟的鸣叫
伐木人明亮的斧声
歌颂着未来

            五

从此地到另一个地点
作为人的一生有什么不同
晨光在棕榈上空舞蹈
如一次深入之后的缱绻

生命的花朵已经蔓延
而灵魂的居所依然孤单
流浪的人将随风而至的晚祷
收进行囊,匆匆启程

接下来是波涛与夏天的轮廓
白衣女子于黎明返回
此刻她的美在风中有增无减
在第九回旋曲中,请把我带走

光滑的灌木,迷人的合弦
绿色的兽获到清凉的诗艺
古老的海草赞美着天使的沙岸

如一束颤栗的光透过隐秘雨林
一只火鸟从赤道腾空
此刻飘泊之人加深了寂寞
他掌心的碎片推迟了黑夜

从此地到另一个地点
作为人的一生有什么不同
倘若星移斗转的岸边无人徘徊
除了夜莺没有别的鸟声

            六
海滨空旷的又一个章节
群鸟入住星辰的眼脸
风中灯盏
守候哪一只失贞的渔舟

风在吹拂
吹过亡灵青青的骨骼
吹过眼底幻美的石榴
风在我们丧失的和即将丧失的事物之间继续吹拂
心,它碰到哪里都是疼的

仿佛最后的蜡烛被命运中止
苍茫的投影钟声般传扬
光明中尚有仇恨
黑暗中尚有爱恋
倾斜的海滨
一滴琥珀在寻找蜜蜂
当风暴从一个灵魂植入另一个灵魂
谁又是刀尖上真正的舞者

月亮是头受伤的野兽
赤裸而绝望,一生只有一次
我们喃喃自语
天蝎的猎手,在一瞬间盲目

           七
请为我弹奏湮灭的神曲
请为我吐露最后的谶语
风暴停息的前夜
请为我打开镀银的锁

请为我暗示飞翔的塔楼
请为我隐藏纱巾后的玄机
浪漫的炼金者
请为我付出最重的代价

那出家的蹄声已接近山腰
世界之黑已达夜半
但是请为我交出昨夜的宝石
并说这一切都是真的

请为我呈现一个王国的盛衰
它的光荣与孤独
它的宫殿与喷泉
请接受我的登陆和曼步
请接受我的掠夺和背叛

            八
并无必要转移,并无必要到达
红色的海盗船已经上路
再生的时刻加速消亡
我们已习惯这一过程

并无必要哭泣,并无必要赞美
珍贵的事物永远深于大海
越是幸福越是伤心
鸟儿比人类年轻

当幕拉拢,灯光亮起
卡在心头的不是掌声却是温柔的泪
当我被天空的同一只蜜蜂中伤
并无必要陶醉,并无必要诅咒
让白昼饮下黑夜全部的毒性

并无必要献身,并无必要坚守
只有失去完美才能被完美覆盖
坐在世纪的沙漠中
我全部的血流尽

            九
如果能像鸟一样振翅而去
脱离大地与阴影
不朽的闪电
是否能在拂面的众花中安息

如果能像鸟一样稳稳降落
加入耕耘与欢愉
圣洁的歌咏
是否不再摧毁歌唱者自身

黄金。锡箔。幻美的码头
幸福仅仅是我们坐拥的一夜流水!
嘹亮的远方
忧伤如阔叶林后悄悄的弯月
悄悄的蛙鸣
笼中之虎凝望掩面的丁香

像忍住泪水般忍住一夜柔情
我的余生不会比这一夜更长
临终的波涛,衰歌一样明亮
仿佛你所给予的炽热
多年以后
一旦回首依然像大火降临

塌陷的六月,一名探险者在中途消失
他的嘴角浸透终其一生的荣光
他体内的另一个夏季已无可挽回

            十
那么孤独地噙着梦境
醒来,那么深情地把最后的行装打点
突飞的云减轻了倒影
船迟早是要来的

音乐:自水和黄昏之间浮现
避开内心的火焰
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大雾就会涌起
消逝是幸福的:门扉间的雨水
一闪就不见了
如同你并不存在的预言

如同我不能减弱和增强的爱情
完美的献辞
将被哪一朵浪花延续
今夜,大地在熔岩中喘息
只要再坚持一会儿
玫瑰就会碎裂
汹涌的海水贯穿屋顶

一个空白使想象丰富,一个春天
使所有的日子逊色
一个秘密将知情者消灭
而不朽的森林
又将容纳什么样的鸟群飞翔
相似的翅膀
被空气中闪烁的片断夸张
直到送入冬天的完整句法
被欲望追杀,被风抽打
像一匹马在黑夜中的轨迹
更像是灵魂对肉体的祷告
比红更黑

比拥有更失落
夏天的绿色鸟已经驰离
八月岑寂,管风琴的音色洒遍天堂
无限之美翅翼般张扬
让我走,让我把脸
向着一种光辉俯下去
听清沉默的时空中响彻的声音
把属于陆地的还给陆地
把属于海洋的还给海洋
让我像一块呼啸的陨石穿透大气
犹如万物于悲哀的梦中孕育
必将消逝于悲哀的梦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11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