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丝路》 (阅读773次)



丝  路

            一
就像神话的延伸部分
精致的塔尖,斑斓的手鼓
如一段散佚的铭文
被岁末的云朵烘托

尘世巷陌井然
风在记忆边缘徘徊
但是为什么有缕缕异香
缓缓催发南方黄金的眼脸

就像沙漠上隐现的海市蜃楼
满目生机,又无限荒凉
月光之下赤裸的枯树
它不可名状的光彩
仿佛我所营造的言词中的宝石
被提前的风暴送抵
哦,在伊斯坦布尔的海滨
在达达尼尔的上空
微风正怎样吹送着纱丽后的玄机
转身的瞬间已无法忘怀
当背景切换,泪珠臻于完美
有谁能够留住这一切
连同沙漏之下的乐章
又有谁能够铭记这一切

从东方到西方
从一个呼吸到另一个呼吸
我隐入大地上丧失的投影迷失

            二
此刻,无限的时光在流动
雪莲和青草,结伴而行
又一个黎明
将飘泊者送回反复的生活

我,一个被风追逐的人
一个企图逃避炽热
来盗取火焰的人
迟暮的青春
仿佛海水咬紧的苦涩

反复有白昼在迫近
反复有黑夜遭流放
反复有喑哑的羌笛
抽打着月光下斑驳的心
呵,无边遥望的残垣
呵,无边遥望的草色

这个春天,飘泊者的脚步轻柔
它有着不真实的美丽
却几乎是真的

            三
恍惚的钟楼,明亮的韵脚
是什么,令倒悬的树枝隐隐作痛

灵魂风一般焦灼
避开鸟群和不为人知的传说
天空说忧伤像一场暴雨
暴雨已止,而我的忧伤更深

以及我广袤而深切的怀乡病
三片芦苇之上的箫声
像游移的手逼近脆弱胸口
“花朵是黑夜的伤口
你是我的伤口”
梦的诵达者拈花而至
她神秘的碎片
散发着淡蓝色冰块的气息

雨水落下
雨水在岩石的内部静静落下
人潮浮动的立交桥下
一边是倒伐的王国
一边是兴建的废墟

请不要和我谈论春天
请不要向我述说纯粹的物质
因为一生竭力遗忘的爱情
事实上从未发生

            四
事实是否如此,有时
我们不能指望梦想
它不过是很多死去的东西

梦想比雨水要多,但
比音乐要少
梦想有时是一场幸福的殉葬

那变形的女子穿越了盆地
降临于烈火和楼兰的大漠
她激进的长发比黑夜更黑
她纯银的躯体
在瑰丽的第九重交响中新生

并不是河流
就能够滋养绿洲
并且,也不是一场新年音乐会
就能使失聪的灵魂长出翅膀
有时梦想不再是欲望的模式
不再是蔚蓝的洞窟盘旋的天使

那么多音乐的羽毛纷纷而坠
正在归隐的人
于永恒的孤寂中获取了相应福分

            五
剩下的流水是另一个黄昏
我在凋零的胡笳中默诵大雁
一行淡淡的薄暝
仿佛被压抑的面孔坚持复出
苏醒就进入回忆多么美满
然而更美的是持续到黄昏的宁静
戈壁缓慢的落日尽头
有人拾起一块陶片
有人掩面于阴影,越来越伤心

从风暴的中心渐渐褪离
消逝的过程又成为另一种凝聚
当内心的灯盏熄灭
是谁于西北风中弹奏不朽主题
是时光精湛的技艺中
灵魂之树正一片片凋零

剩下的流水还有多少个黄昏
倾斜的天空下
除了星星还有什么能够如此心碎地遍布

            六
不知道你要把我带到哪里
让我看见沙砾、野花和倾圯的城
茫茫大地展开无字天书
把行将消逝的仙乐送抵心脏

如此浩渺,又仿佛前世所见
异域的胡扬林上空光亮一片
多少热烈的吟唱
多么深刻的泪水
因为孤独洋溢着幸福的颤栗

阳光以远。三匹俯首的骆驼浑身金黄
断裂的红柳使时空伸展
雪线之上,掌纹的边缘
一轮猝不及防的月亮
正酝酿着下一场战争

不知道你要把我带到哪里
让我看见雪莲、刀痕和死亡的手迹
我所前往的世界没有黎明
为何处处都是阳光普照

            七
黑夜带走了更多的琴声
多少暗夜的马匹中途离开,不知去向
当夜光的酒杯跌落废园
是什么从秋天的纸面遥远归来

遥远披载着梦幻,而我却缺乏
一片羽毛,或者相关的绿洲
甚至不可能有一阵风
停在曾经的枝头上轻轻歌唱

多少爱情月光一样普照
多少誓言泪水一样飞扬
多年以后,当我再次回首
明亮的更明亮,幽暗的更幽暗
当飘舞的雪花再度拥吻旷世烽火
多少的呐喊
已在十二月的海棠深处圆寂

黑夜带走了更多的琴声
此刻,我是否更接近一粒尘埃
悄无声息的野兽于忘川奔跑
它们的残杀正如两个词语般接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11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