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北之西(组诗) (阅读4878次)



乌兰巴托之后


睡眠可不像乳房,随手
就能把握,我梦见我
又失眠,还丢失了
乳峰们的地址。

在新西伯利亚,
向西,太阳比飞机
总是快一步,他抢先
合上湖泊那些睡不着的

眼神。我梦见我沉入湖心,
《婚姻场景》离开毯子,独自
寻找水面。飞行已经死亡,

机舱却继续向前,掠过博格曼
发现的阴影,向爱情以西,挺进!
在乌拉尔山顶,看哪,阴茎梦着方舟。


2002/5/26  北京—哥本哈根
2002/7/5   上海




纽哈温河边


雨来了。酒来了。
上岸避雨的鱼来了。
她被扔进浴缸,安徒生
来了,她说,好吧,请。

写,或,做。茶来了。但
写只是去雨里避雨,而
做,却是忽略呼喊,
忽略跳楼的雨水。

好吧,我来了,我忽略
鱼汤间泡淡的时差,
甜点来时,我留下。

清洁垃圾,或者上街
赞美东方,在字里,
我复述美人。醉来了。


2002/5/26  哥本哈根
2002/7/7   上海




海边铁路


二十年后,仍是下午。
哭的人笑,笑的人
想起花开和磕药。

铁路在上,却看不见
大海,公路被绿树夹紧的小路
分开,推车登山的人
也推着方便的哲学。

这是周末,藏进山里的
小院,晾干了树荫下的日影。
火车一闪而过,有人下车,
有人回到等待与静寂。

她来,带上两天,然后
她走,揣去二十年。
他闭起眼睛,但花看见。


2002/5/27  瑞典Helsingborg
2002/7/8   上海




林间公路


最初。最初只是
沉,只是暗,只是乌云
摔向松林和桦木。

接着。麋鹿出现,
在雨前,它穿过指示牌上
留给迷路的部分:一条
隐身的飞机跑道。

绿。睡着的三分钟,我
绿了,直到发黑,我以为
天黑就能进入牡丹江。

但。别碰它。在低空,
我收起家的影子,想把它
埋进洞里,但,衣柜
太小,冰箱又太冷。


2002/5/28  瑞典Vaxjo
2002/7/9   上海




极昼轮回小镇


夜晚被忘得太干净。
外国人观光,以为骑着
月光自行车,回到旅馆
才发现怀里抱着电视。

闭上眼睛也看不到黑暗。
墓地里的人,每逢夏天醒来,
眺望在外过夜的火车站。

乌鸦翻捡垃圾,喜鹊背起手
踱回警察局花园。大湖边,
晨跑的亚洲人忽然站住,她
在难民身份里停顿了片刻。

说:教堂。说:牛排……
她继续向前,雨越下越白,
看起来一切都有点曝光过度。


2002/5/29  瑞典Vaxjo
2002/7/11  上海




那里在哪里


那里,旧城藏着
罗马,山腰却是
布达拉宫,每一条
街上,都埋伏大海。

日本人来过,
索马里人来过,
阿拉伯人也来过。

孩子,却不知
谁的,今天毕业,
他掀起她湿透的性。

皮肤的祖国在卡车上
游行,毕业生却躲进
喷水池,她腰间
藏着另一个瑞典。


2002/5/29  斯德哥尔摩
2002/7/25  上海




阳台上


我放下杂志,她
放下犹豫:接吻。
不去接另一个电话。

我打开电视,她
打开房门,人散了,
闷还在,又一个长夜。

我只是看见,她
躺着的时候也走向
诺贝尔公园,她留在
草尖上,抽烟,晒太阳。

一扇窗子隔着一条小街
隔着一座公寓,亚洲
隔着她,她和自我
还隔着一道裙子。


2002/5/30  斯德哥尔摩
2002/7/27  上海




向海而过


谁爱谁,又是什么
把谁和谁分开?海水
变亮,又忽然沉入

更深的海水。这一夜
海鸥抱着天鹅,消夏海岛
抱着栎树。发抖又发烫。

相爱就是请客吃饭。
爬上甲板,向海的人
一边拍照,一边为旅程
升起外国话的帷幕。

鱼子酱,还是几块焖肉?
爱谁谁。谁不知道谁——
屁股点上美人痣,舌底
压着房中术。做官。发财。


2002/5/31  斯德哥尔摩—赫尔辛基  MARIELLA号
2002/7/28  上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